第36章 第 36 章

        

元旦节楚韵和王建业按照原定计划,先去市里和公婆吃午饭,这一顿饭吃得极其和谐,没有张素芬在中间阴阳怪气,楚韵简直身心愉悦。

        

楚韵私下跟王建业说:“你说,大嫂现在是不是看我特别顺眼?”

        

王建业笑:“你不是知道吗?琴琴现在还在读初中,以后说不定还要咱们家帮忙,我看这几年大嫂肯定不会找你的茬。”

        

楚韵哼笑:“等这几年过去了,以后日子好了,我们家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她以后巴结我的时候多着呢。”

        

楚韵嘴上说着嫌弃的话,心里其实对张素芬也没那么大意见,被她挤兑两句有什么?回头她就在其他地方找回来,张素芬还得不偿失呢。

        

中午在家里吃完饭,走之前楚韵还去青大拜访了吴清风和商立新,商立新拜托她帮忙送个包裹给范德人。

        

下午三点多,两人带着公婆给的节礼,带着孩子又赶去楚家大队,到达楚家大队的时候天都黑了。

        

楚韵今天这一天折腾的累了,晚上随便吃了点,就回屋睡觉了。

        

李桂芳去敲门,是王建业开的门:“建业啊,楚韵睡了吗?没睡就出来泡个脚,晚上好睡一些。”

        

“妈,没事儿,她已经睡着了。”

        

“睡着了就算了,你一会儿来泡脚。” 记住网址m.lqzw.org

        

“哎!”

        

王建业关上门,屋里只有他一个人,过了一会儿,楚韵才从空间里面出来。嘟囔一声:“累死我了,你去空间洗个澡?”

        

“等一会儿,妈叫我去泡脚。”

        

“哦。”楚韵头挨着枕头,闭眼就睡着了。

        

王建业无声地笑了,给她掖了一下被子,出去泡完脚,随便用热帕子擦了一下身体,回屋上床,抱着媳妇儿就睡了。

        

早上,两个孩子打着哈欠从外公外婆屋里出来:“爸爸,妈妈呢?”

        

“在屋里,一会儿就来。”

        

李桂芳端着碗出来,里面放着鸡蛋:“乖孙,快来吃蛋,外婆特意给你们煮的。”

        

“谢谢外婆。”王大娃拿起一个蛋:“表哥呢?我去叫他们吃蛋。”

        

向红脸上都是笑:“别叫了,你两个表哥早就吃了,这时候估计出去玩儿了。”

        

说是出去玩,实际上是被公公叫去通知队上的人,小姑子难得回来一趟,这马上又要到寒假了,他们肯定想见见小姑子,问问考财务班的事情。

        

上次楚家大队第一次参加考试,考上了十五个,除了还在学校读书的,那几个已经毕业的都已经在找到了工作,这小半年,队上的人对他们家态度那叫一个好。队里有啥好事都有人记着他们家,这不马上就要杀猪了嘛,队上的人都说,今年让他们家第一个分大肥肉。

        

向红还没嫁到楚家来之前就知道,她这个小姑子得公婆宠爱,特别聪明,没想到嫁过来之后,她能得小姑子这么多好。

        

现在想起来,当初她一口答应帮小姑子照顾两个外甥这件事,做的多么明智!

        

有一次她畅想以后,等从文和从武长大了,有这样一个厉害的姑姑帮衬,以后家里肯定能出两个工人,以后日子不知道多好过哟。

        

王大娃两兄弟早饭吃完都有一会儿了,楚韵才从屋里出来,向红连忙招呼道:“楚韵过来洗脸,水还是热的。”

        

楚韵懒散地笑:“谢谢大嫂。”

        

都入冬了,现是农闲时节,事情不多,这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全家人都还在家。

        

李桂芳见不得女儿懒散的样子:“快点过来洗脸吃饭,过一会儿你堂叔他们肯定就要过来了。”

        

“哦。”

        

楚韵早上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点,问她妈:“妈,我和王建业商量,今年过年我们去市里和公婆他们过,大年初二你们去我家住两天怎么样?”

        

李桂芳是很心动的,女儿搬去江东县之后,见面的时候就少了。她想外孙子,也想去看看女儿住的地方,她还没去过呢。

        

李桂芳去看楚为民:“当家的?”

        

楚为民应下了:“去,我还想去看看楚韵修的学校。我们老楚家没想到还能有修学校的善举,等我以后死了去地府,遇上楚家的祖宗,说不定还会夸我两句会教孩子。”

        

楚韵皱眉:“爸!”

        

楚为民笑呵呵的:“好了,好了,我就随便说说,人啊,总会有那么一天,没什么好避讳的。”

        

楚韵吃完饭,王建业顺手就把碗筷收了拿去厨房洗,李桂芳正顾着高兴呢,都没反应过来。

        

等她反应过来,瞪了女儿一眼,压低声音说:“在家你不做家务?做饭洗碗都是建业做的?”

        

楚韵瞪大眼睛看她妈:“他做饭洗碗怎么了?我有空我也做啊!”

        

“建业上班那么累,你不是上半天班吗?你不帮着多做一点?”

        

楚韵哼哼一声:“你别管,他愿意着呢。”

        

李桂芳也心疼女儿的,最后只得虚张声势般地凶了她一句:“我懒得管你!”

        

王建业洗完碗从厨房出来,就看到媳妇儿乖乖地冲他笑,笑的特别甜,王建业感觉自己的心都软了。

        

他克制住自己想去抱她的动作,温柔地问:“怎么了?”

        

楚韵主动去拉他的手:“我妈夸你是个好女婿,下班回家还会帮我做饭洗碗做家务呢。”

        

王建业笑了:“家是我们两个人的家,都是我应该做的。”

        

楚韵扭头,冲她妈挤眉弄眼,李桂芳又好气又好笑。

        

她怎么就看不明白呢,女婿早就被女儿吃的死死的。

        

向红看的眼热,扭了楚卫东这个呆子一把,楚卫东痛叫:“你这个女人,你掐我干嘛!”

        

全家人的目光都落在向红身上,向红脸色一红:“我什么时候掐你了!”

        

楚韵看着一跺脚走了的大嫂,还有一脸懵逼的大哥,她坐在那儿,抱着王建业的腰,哈哈大笑。

        

李桂芳和楚为民脸上都是笑容,连眼角的皱纹都舒展了许多。

        

过了一会儿,楚为家来了,后面跟着楚良和楚春玲他们。

        

楚春玲笑着跑过来:“楚韵姐。”

        

“春玲啊,又长好看了。”

        

楚良嘿嘿一笑:“楚韵姐,我是不是也长英俊了。”

        

“你呀,多吃点就英俊了。”

        

楚良是典型的楚家人长相,长得干瘦干瘦的,楚良的爷爷楚为家,以及楚韵的爸爸他们,都是这样的身型。

        

楚良挠头:“那我要努力寒假考上会计中级班,吃两个月学校食堂,肯定就长肉了。”

        

一说到财务学校的伙食,院子里的小年轻们都馋得流口水。

        

暑假班的时候,每次休息日回家,他们的脸一次比一次圆,好几个还抽条长高了,家里大人私下问他们,是不是楚韵给他们另外补贴了?怎么在学校吃食堂,还长肉了呢?

        

说到财务学校,楚为家说道:“暑假班之后,我们楚家几个孩子找到了工作,周围大队上都传开了,今年寒假班肯定有好多学生去考,不知道暑假班刷下来的那几个还考不考得上?”

        

楚韵淡淡一笑:“考不上是正常情况,不止咱们周围的大队,我们的学校在整个市里名声都不小,暑假的时候录取一百人有一千多报名,等寒假班的时候,报名人数绝对少不了。”

        

楚为家问:“寒假班准备招多少人?”

        

“会计初级班目前准备招两个班级,两百人吧。”会计初级班这次有梁静代课,楚韵主要操心会计中级班的课程。

        

楚春玲说:“那中级班呢?”

        

“中级班不限制人数,考上多少招多少。”

        

中级班招生是从初级班里面选,初级班两届学生一共才一百多人,考上中级班的人数不会太多。

        

楚为家真心为楚家的孩子考虑,楚韵虽然没有明说,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公事公办,后门是不可能有后门的。

        

知道楚韵回来了,一群楚家人赶过来,围着楚韵拉拉杂杂聊了半天,还留下好多土特产山货,都不容楚韵拒绝,放下东西就走。

        

楚韵和王建业下午还要回去,楚家今天的午饭吃的早,十一点半就开饭了,吃了午饭休息一会儿,楚韵带着大包小包就要走。

        

回去之前,楚韵顺路去了一趟马一鸣家,见到了范德人。这次见到他和上次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脸色红润有光泽,穿着打扮都体面了很多。

        

“范老师,最近过的不错啊。”

        

br />

        

楚韵放下手里的东西:“别客气,我只是顺口帮个忙,你能得到的这些,都是你靠自己的本事挣来的。”

        

这句话说到范德人的心坎里去了,说的对,他是靠自己的本事,靠自己的知识吃饭。

        

楚韵:“这些是商老师给你带的过冬的东西,您自己打开看看,还差什么东西,我让马一鸣再给你补上。”

        

范德人打开包裹,里面有一套厚实的棉衣棉裤、一袋小米,一袋大米,衣服里还裹着一封信。他当场打开,短短的一页纸,看得他热泪盈眶。

        

范德人侧身背着人擦擦眼:“真是让你们见笑了?你们着急吗?不着急的话我想写一封回信。”

        

楚韵微微一笑:“我不着急,您慢慢写,我出去和马一鸣聊聊。”

        

好久没见到马一鸣,楚韵问问马一鸣的功课,马一鸣红脸:“我以前觉得我学的挺好的,特别是在数学上,每次放假回来跟着范老师学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啥都不知道。”

        

“这个正常,范老师以前是教大学生的,我又跟他吹嘘,说你很有数学天赋,他估计就是想考考你。”

        

马一鸣红着脸张口结舌道:“那我肯定让范老师失望了。”

        

楚韵笑了:“没事儿,谁还不是从一加一等于二学起来了,慢慢来,不懂就多问。”

        

马一鸣狠狠点头:“我就是脸皮厚。”

        

马一鸣说起这段时间大队上的人,对范老师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仅主动提出给范老师派轻松的活儿,偶尔还给送点吃的,就盼望着范老师能帮他们家孩子补课,也跟他似的,能考上会计班。

        

楚韵说:“你是好孩子,做了好事,总会有回报的。”

        

“嘿嘿,范老师教给我那么多知识,就已经是很大的回报了。”

        

楚韵笑看着这个憨厚的傻小子,以后这段风波过去了,范德人重新回到岗位上,能给他提供的帮助,不知道能让他少奋斗多少年呢。

        

楚韵拿着范德人写的信准备回去,马一鸣的爸妈请楚韵到家里吃顿饭,楚韵连忙道:“谢谢,我们吃了午饭才出发的。”

        

马一鸣爸妈都是那种淳朴的乡下人,看得出,他们很想感谢楚韵,还有他们儿子欠的助学贷款,现在都还没有还呢。

        

楚韵连忙劝道:“你们不要把助学贷款放在心上,我能这样做肯定是我不缺这点钱,再说呢,我资助的学生也不止马一鸣一个人。”

        

马一鸣妈妈心里过意不去,看到王建业手里提着干蘑菇,也赶紧跑回家,装了一大包干蘑菇,死活要塞给楚韵。

        

“楚老师,这个你拿着,我们山里多的很。”

        

楚韵连忙推:“我们家里就四个人,够吃的,这些蘑菇你们留着给桌上添个菜。”

        

马一鸣妈妈急的汗都流下来了:“你拿着,我们不缺吃的,你吃不完就给家里亲戚分一分。”

        

楚韵还是没推搡过马一鸣的妈妈,抱着好大一包蘑菇去镇上坐车。

        

那一包蘑菇太大,挡住楚韵的路,楚韵没注意到脚下,踢着一块石头,一踉跄,好险没摔着。

        

王建业嘴角含笑,拉着她的胳膊:“给我拿?”

        

“不用。”

        

两个孩子走在前头,楚韵看看前后左右都没有人,赶紧把那一大包蘑菇塞空间。

        

她太明目张胆了,吓得王建业一身冷汗:“你就不能小心着点。”

        

“没事儿,周围都没人。”

        

王建业暗暗运气,在心里咬牙切齿,真想凶她一顿!

        

下午回家,王建业没怎么吭声,晚上上床睡觉他才暴露真面目,楚韵被他好好教育了一顿,一直到楚韵哑着嗓子答应,再也不在外面随便进空间了,他才放过她。

        

元旦过后,期末考试就不远了,楚韵一边忙着高中期末考试的事情,一边准备着会计班寒假的招生,这时候,一则报纸上的豆腐块新闻报道,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隔壁县一家纺织厂要招两个会计,纺织厂出了一套题,专门考参加招工的人是不是会做账,因此出的题目也不是单纯的数学题,而是实操题。

        

去报名的人挺多,参加招工考试的人里面有个大学生特别鹤立鸡群,他毕业之后原本分了一个单位,他嫌弃离家太远。家里刚好有关系,就让他参加本地的招工考试,考回来就行了。

        

后头就精彩了,这个大学生没有考上!

        

根据贴出来的招工考试成绩,他排名第三位,前两名都是会计班的毕业生,不过第一名是高中生,第二名是初中生。

        

这个大学生就怒了,他一个大大学生考不过高中生和初中生?肯定是纺织厂招生考试有黑幕,就闹了起来。

        

纺织厂的领导也生气,你无缘无故这么污蔑我,我也不是吃素的,直接打电话把报社的人叫来,在众人的见证下,就在纺织厂门口,专门公开了前五名的试卷,真相到底如何,一目了然。

        

前两名考上的人,别看人家没读大学,但人家做出来的账,那叫一个一目了然,就是不懂查账的人一看就明白。而且看看人家写的规规整整,有条有理,一看就是经过正规培训的。

        

纺织厂的领导怒火冲天:“我们招工看的是能力,不是什么阿猫阿狗披着虎皮就敢来我们这里冲老大,我们不吃这一套!我们是国营厂,绝不会拿着国家和人民的财产随意挥霍。”

        

这句话硬生生地顶回去,那位大学生面子里子全没了,听说当时气晕了。至于是真晕还是装晕就没有人探究了。

        

但是,纺织厂贴出来的试卷让大家都看见了,暑假的时候火过一波的江东专业财务学校,又一次进入到大家的眼球,这个学校,有点东西啊!

        

马上不就要到寒假班招生了吗?让自己家的孩子和亲戚家的孩子去试试,反正子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去学校还能学点东西。

        

你说啥,害怕交不起学费,人家提供助学贷款,有能力就去考啊!

        

这场高中生、初中生PK大学生的争端,让普通民众看到了江东专业财务学校出来的学生有多厉害,但是上面的领导看到的问题就更多。

        

国家这样靠推荐选拔人才上大学的机制合适吗?花费这样多的资源和精力培养出来的大学生,真的有具备大学生的素质吗?这个国家真正聪明的那批人,已经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

        

大学里面的学生和老师也在密切关注这件事的发展,特别是大学生。能靠着推荐上大学的人,即使专业能力不合格,看风向看眼色还是很会的,自己有几斤几两还不知道吗?

        

大学里害怕惹上事,得过且过的老师们,想的更多。自己是不是太得过且过了?教出来的大学生还不如一个初中生,这样对得起每个月领的工资吗?能者上弱者下才是公平的,能力才是第一敲门砖,国家有没有可能改变这种机制,让真正有才能的人进入大学学习?

        

这一篇小小的豆腐块报道,让很多人都睡不着觉。

        

在楚韵不知道的地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她和她的学校,以至于,楚韵还没主动联系路阳,路阳专门跑了一趟江东县。

        

“姑奶奶,马上寒假了,你的招生考试还没安排好吗?”

        

楚韵给他倒了一杯热茶:“着急啥,早就计划好了,我还说等我有空再联系你。”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倒是稳坐钓鱼台,你不知道我们报社最近三天两头都有人来问,寒假班的招生考试怎么还没有宣布。”

        

楚韵去屋里把今年的招生计划拿给他看,路阳先挑重点的看:“初级会计班招生两百人?会不会太少?”

        

“不少了,暑假班只有一百人呢。”

        

路阳抹了一把脸:“你做好准备,我感觉,这次报名说不定会超过两千人。”

        

楚韵微微一笑:“来呗,印刷考卷的钱我们还是出得起的。”

        

路阳拿着招生计划站起来:“你有心理准备就好,我先走了,等你们招生考试报名那天我再来。”

        

楚韵站在院子里目送路阳下山,抬头望天,难得的大晴天,万里无云,真是辽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