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 37 章

        

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的招生计划一发布出去,江东县一下子热闹起来了,各个县里的和市里的人都纷纷来打听。

        

还没到报名那一天呢,江东县里的招待所早早就住满了,因为有先例,有些学生也会申请去财务学校的宿舍住两天。

        

也有的学生,觉得宿舍太吵,影响复习,愿意去租房住。楚韵去买菜的时候,看到好几个家长带着孩子打听哪里有房子住。

        

听口音,有些人还是外地的。

        

谢大姐远远看到楚韵,笑眯眯地招呼她:“楚老师,去买菜啊!”

        

楚韵走过去:“哎,去买菜,两个熊孩子想吃油煎豆腐,我去买块豆腐。”

        

“哈哈,买得着,买得着,我刚从菜铺那里过来,豆腐还多着呢。现在的孩子真是会吃,油煎豆腐多费油啊,不是逢年过节我都舍不得。”

        

楚韵微微一笑,她没说,他们家一个月用的油,比人家一年用的油还多,不差这一点。

        

谢大姐没把心思放在买菜上,她跟楚韵说起了八卦:“还好我家云柳第一次就考上了,看看现在来报考的学生,乌泱乌泱的,就录取两百个人,一般两般的学生哪里考得上。我们工会张大姐家住的宽敞,昨天来了一个学生租房住,还是大学生呢,也是来参加会计班招生考试的,你说吓人不?”

        

楚韵挑眉:“是吗?”

        

“怎么不是?我还专门去看了一眼呢,是个姑娘,看年纪二十多了吧,真是够上进的。要不是我手里没有学历配得上她的男娃,我肯定要给她介绍个对象。”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楚韵轻笑:“那你再寻摸寻摸。谢大姐,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头聊,我买菜去了。”

        

谢大姐一拍大腿:“看我,跟你扯闲篇,一说起来就没完,你快去买菜,我就不耽误你了。”

        

楚韵和谢大姐挥挥手就走了,没走出几步,又碰到县高中的老师陈秋,也是问入学考试的事情。明天报名,后天考试,今天街上就都是人了。

        

陈秋:“刘校长还叫我们明天都去学校帮忙,报名的人太多,怕忙不过来。”

        

“我明天也来帮忙。”楚韵准备明天负责会计中级班的报名。

        

“好,那我们明天早上见啦。”

        

江东县认识楚韵的人太多,楚韵买个菜,半个小时后都没走到菜铺,路上尽跟人说话去了。

        

最后她干脆当自己耳背,快步去菜铺,买了菜就赶紧回家。走到回家的小路上了,她才松了口气,今天一早上,耳朵都没有清净的时候。

        

楚春玲他们这时候在家里和王大娃他们玩,看到楚韵回来,过来接过她手里的菜:“楚韵姐,学校那边好多人啊!”

        

“嗯,中午你叫楚良他们过来吃午饭,学校那边人太多,肯定很多人去食堂热饭,不方便。”

        

楚春玲:“那我现在就去,把我们的粮食拿过来。”

        

“那你快去,我准备做饭了。”

        

楚家连同来报名参加初级会计班考试的,以及参加中级班考试的孩子,加一起一共十几个人,做起饭来又是一大锅。

        

楚韵负责在一旁指挥,楚春玲他们负责动手。

        

王建业回家的时候饭已经做好了,十几个菜摆在他们家的大长桌上,坐不下,大家只能端着碗站着吃。

        

楚良搬了两张椅子:“王大娃、王二娃,你们过来这边坐。”

        

王大娃和王二娃也想学着哥哥姐姐站着吃的,可惜他们身高不高,站着夹菜有点费力,干脆就爬上椅子。

        

王建业吃完饭匆匆忙忙又要走了,楚韵送他到院门口,王建业:“你下午别下去了,买菜让孩子们去。”

        

“嗯。”她也不想下去挤。

        

这一天过去,第二天报名的时候,江东县更加闹哄哄的。

        

楚韵一早去学校,在报名处站了一会儿,有个人喊出了她的名字,然后一群人朝她涌过来,她赶紧跑进学校办公室把门关上。

        

刘校长忙的脚打后脑勺:“楚韵你快回去,这里用不着你。原本还指望着你帮帮忙,结果你一来就是给我们添乱的。”

        

办公室里其他老师扑哧笑了。

        

楚韵无奈:“那我真走了?”

        

刘校长连忙挥手:“快走吧。”

        

楚韵就回家呆着了,一呆就呆到第二天考试结束,她才去学校帮忙阅卷。

        

今年报名的考生远远超过两千人,只是给学生排名次,都费了老大工夫。这时候楚韵就特别怀念电脑,手工排序简直太麻烦了。

        

一群人忙到下午四点多钟,才把名单整理出来。一眼扫过去,名单上排名前列的基本上都是在校高中生,里面夹杂着社会考生、初中生,除此之外,有两个人特别醒目,一个叫王亮的小学生,一个叫罗琦的大学生。

        

刘校长看到名单后,把这两个人的卷子拿出来看:“王亮脑子聪明,还在读小学呢,你们看看他答的题,初中高中都能做。罗琦从卷子上看感觉高中知识都没学透彻,不过字迹工整,看得出是个有心学习的人。”

        

那必须是爱学习的人啊,一个大学生回头和一群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抢会计班的入学名额,一般人也拉不下这个脸。

        

楚韵看完榜单,在榜单尾巴上,看到了两个楚家孩子的名字,倒数几位里面还有姜灵的名字,就是楚家大队的那个知青,这一次她总算考上了。

        

刘校长:“别聊了,赶紧把名单贴出去,天色都要晚了。”

        

县高中的大门外挤满了人,看到红榜拿出来了,人群骚动起来。今天特地来县高中执勤的公安赶忙维持秩序。

        

一张红榜,承载了好多人的辛酸,还有好多人的喜悦。落榜的黯然离场,上榜的开心地和家人同伴庆祝。

        

马一鸣和同大队的几个考生挤上前去,目光从榜单上依次扫过,前两百名,他们大队这次考上了三个。

        

马一鸣高兴地从人群里面挤出来:“考上了,考上了三个!”

        

“哪三个?谁考上了?”

        

一个穿着黑色棉袄的男生从人群里面挤出来,兴奋地挥舞着双手:“我,我考上了!”

        

“还有我!”

        

“我也考上了!”

        

“哈哈,范老师就是厉害,有一个题,我来的时候他才跟我讲过,今天就考到同一类的题。哈哈,那个题五分啊,要是没有那五分,我就被刷下去了。”

        

旁边落榜的考生,一脸羡慕地看着他,运气真好啊!

        

姜灵也是,激动的热泪盈眶,老天保佑,她总算考上了。

        

跟姜灵一起来的知青,也有两个人考上的,其他人都落榜了。

        

白霜苦笑一声:“我们把这个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于解放喃喃自语道:“是啊,能来这里参加考试的人,都是数学很好的人。”

        

像他们这样底子差,只是来碰碰运气的人,排名都在两千名以后去了。

        

姜灵安慰一句:“别难过,下次再来。你们看到榜单没有,上榜有个大学生,也才排到九十八名,竞争太激烈了。”

        

确实竞争激烈,那个被大家讨论的大学生罗琦,看到自己的排名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是,事实如此,不容反驳。

        

那个小学生王亮兴奋的拉着爸爸的手蹦蹦跳跳:“爸爸,你看,我就说我能考上吧。”

        

王亮的爸爸嘿嘿一笑:“你小子,是我的种,就是聪明哈。”

        

王亮哈哈大笑:“妈妈说了,我聪明是像她。”

        

王亮的爸爸不同意:“别听你妈的,你聪明肯定是像我。”

        

父子俩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争论起来了,这一幕被报社记者的镜头,忠实地记录下来。

        

过了一会儿,等外面的人散的差不多了,会计班中级班的录取名单又贴了出来。名单上,除了免考的十二个学生,还有十三个考上的学生。

        

中级班的人数,和楚韵预计的差不多。

        

两届的免考生一共二十个人,加上有些人已经去上班了,有时间来参加中级班学习的人,有十二个已经很不错了。

        

成绩单公布出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江东县最后一班车上挤满了回家的学生和家长,考上的则搬到学校的宿舍,明天正式入学报名,第三天就要开始上课了。

        

楚家的没考上的孩子,楚韵让他们留下,明天再走。

        

马一鸣同队的考生,他们商量过后,也决定明天早上回家报喜,明天下午再赶回来。这时候回去车子太挤了,下车还得走夜路,划不着。

        

楚韵听说马一鸣他们没走,就让楚良把马一鸣叫回家吃饭,吃过晚饭后,把一个大包裹给他:“里面是被子,你交给你们范老师。”

        

马一鸣嘿嘿一笑:“范老师有被子,我们大队长借了一条被子给他。”

        

“没事儿,拿回去吧,这个是今年的新被子,范老师的亲戚给的。”

        

“好。”

        

梁静马上要去读中级会计班,晚上梁静回家跟爸妈说,寒假期间中午就不回来了,她在学校食堂吃饭。

        

梁铮看着梁静笑:“听和你玩的好的丫头片子说,你要去给会计班上课,人家给你多少工资啊?你都挣钱了,不给家里交生活费?”

        

梁静淡淡看了梁铮一眼:“这么说,你工作了这么久,肯定交了挺多生活费的,说给我听听,等我明年毕业了,我也学着点儿。”

        

梁铮皱眉:“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你没有毕业就不交生活费了?”

        

“对,不交!你读高中的时候都没给家里交生活费,我要是交了,说出去,别人都以为老梁家的宝贝儿子,多么的烂泥扶不上墙。”

        

梁铮猛地把筷子摔在桌上:“欠揍吧你!”

        

梁静直接无视梁铮,看向爸妈:“你们也想要我交生活费?”

        

梁静的妈妈欲言又止,梁父淡淡道:“你我和你还没老,交什么生活费,你挣得零用钱自己存着,想买什么买什么?”

        

梁静放下碗筷,平静地站起来:“我算过了,我拿到的工资,交中级会计班的学费和生活费、住宿费,应该够了,寒假我就去学校住。”

        

等梁静关门走了,梁父也没有吃饭的心情,转身进屋。

        

梁铮跟他妈抱怨:“妈,我跟我对象说暑假结婚呢,她想要个缝纫机,要大几百呢,有梁静那个丫头片子的工资帮忙,咱们家也能办一场风光的婚礼。”

        

梁妈也累了:“你妹妹说的对,你上高中的时候有本事挣钱吗?给家里交过钱吗?没有你就闭嘴,你一个当哥哥的,怎么有脸让你妹妹给你出钱娶媳妇儿?你结不起婚就不要结。”

        

梁铮愣住了,一向都是站在他这边的,他妈今天到底怎么了?

        

家里这一两年,气氛一直剑拔弩张,梁妈也累了,开始还帮着儿子,现在来看,这个儿子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工作工作做不好,在家里还懒,这样以后老了,能指望他什么?

        

她现在已经在后悔了,为着儿子和女儿关系闹得那么僵,该怎么缓和?

        

梁静大晚上的抱着被子搬到学校,女生宿舍那边空床位多,楚春玲招呼她住她旁边。

        

楚春玲:“你来的刚好,我还说我晚上翻身旁边都没有人,我还觉得害怕呢。”

        

楚春玲床位旁边的另一个姑娘说:“怪不得你选个中间的床位,肯定老有安全感吧?”

        

楚春玲搂着她的脖子:“是呀是呀,有你和梁静这两个左右护法,我晚上肯定睡得香。”

        

那姑娘嘿嘿一笑。

        

在大家的帮助下,梁静很快铺好床位,一屋子的姑娘窝在被窝里聊天,气氛温馨,梁静脸上慢慢也有了笑容。

        

第二天,马一鸣背着大包小包地和同队的考生回去,受到了社员们的热情欢迎,其他三家考上的学生,纷纷给马一鸣家送吃的,谢谢马一鸣带他们家孩子去江东县。

        

马一鸣是上一届的前十名,只要报名就可以读中级会计班,为了等队上的其他考生,才等到今天一起回来。

        

马一鸣笑眯眯地摆摆手:“小事儿一桩,要谢就谢范老师吧,听说范老师还押到考题了呢。”

        

一个大婶哈哈大笑:“对,就是我们家小儿子,他说要是没做对那道题,他肯定考不上。”

        

范德人辅导的学生考上了三个,隔壁几个大队,一个考上的都没有,范德人的水平毋庸置疑,待遇又好上了一层不用提。只要不是特别农忙的时候,都不用他下地,就让他在大队部专门腾出来的教室里,给学生上课。

        

今天正式给学生入学报名,出现在报名处的除了学生,还有商立新和吴清风。

        

楚韵惊讶道:“商老师、吴老师,你们两尊大神来我这个小小的财务学校有何指教呀?”

        

商立新哈哈大笑:“上次我不是让李香兰带话了吗?我们闲着也是闲着,来给你帮个忙啊。”

        

这是来给她的学生上课啊,她肯定求之不得。

        

商立新是搞数学的,还有一个搞经济的师弟,初级会计班的一些课程让他来上肯定没有问题。至于吴老师,给学生一周加两节思想课也行啊!

        

楚韵热情邀请两位老师在学校住下,并且,亲自带他们去宿舍。

        

当初修学校的时候就考虑到可能有老师来住的问题,左右两边的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在二楼都修了几间单独的教师宿舍,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寒假班多了不少学生,说实话,有商立新、吴清风和梁静帮忙,楚韵感觉自己好像更轻松了一些。

        

初级会计班有空的时候就去盯一盯,把控一下老师的教学质量,中级会计班才二十多个学生,她上课也没什么压力。

        

楚韵把商立新和吴清风的身份透露出去,一群学生激动得跟个什么似的,居然有大学老师给他们上课,必须好好听讲。

        

不过因为太认真听讲了,老师上课讲错了,马上就能被愣头青指出来。

        

王亮因为是小学生,年纪最小,身高最矮,哥哥姐姐们都让他坐在前面。商立新每次上课都喜欢抽学生起来回答问题,经常采用就近原则,王亮被提溜起来回答问题的次数最多,小孩儿的胆子越来越大。

        

有一次,王亮当众质疑:“商老师,刚才那道统计题你是不是算错了?”

        

算错了?教室里的学生一脸懵逼,大学老师还能算错?还让一个小学生看出来了?

        

心算快的人立马算了一次,嗯~有点尴尬,确实算错了。

        

商立新一拍额头:“对,王亮同学说的对,我少写了一个小数点儿。”

        

王亮嘿嘿一笑:“算错了没关系,改正就行了。”

        

“嗯。”商立新受教了。

        

其他的学生心里默默为小同学的耿直发言点赞,小孩儿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啥话都敢说。

        

商立新站在讲台上,把学生们脸上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学问这个事情,必须实事求是,特别是你们以后毕业后是要去做会计的,在工作中就要更加仔细。不过人哪有不犯错的,错了也不要紧,错了就要赶紧纠正过来,不要粉饰太平,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看见。这样糊弄的态度是做不好财务工作的,希望你们都能谨记。”

        

“是,老师!”

        

楚韵从楚家孩子嘴里得知今天课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笑了:“商老师说的对,犯错不可怕,假装错误没有发生才可怕。你们不要跟着那些油嘴滑舌的人学,话讲的再漂亮,也没有把事情干的漂亮重要。”

        

“嘿嘿,楚韵姐,我们知道啦。”

        

这学期来的学生多了,鱼龙混杂,学校里有几个喜欢搞小集体的人上蹿下跳,学习学的怎么样不知道,串联同学倒是挺会的。

        

这些人脑子不笨,学校里面的同学毕业后,前程肯定差不了,最次也是在某个国营单位当财务,现在有机会拉拢,肯定不能放过。

        

楚韵冷眼看着他们折腾,她倒要看看,他们能不能顺利毕业。

        

寒假班的上课时长比暑假班短一些,课程非常紧张,你今天走神,明天就可能跟不上了。

        

前两届的学生,毕业率都是百分之百,照楚韵看,这一届肯定要打破百分之百毕业率这个神话了。

        

学校的课程,按部就班地推进,这天中级班下课,李香兰没着急走,反而等着楚韵下课。

        

李香兰现在已经是江东县税务局的副局长了,但是她和贺局长商量过后,每天把工作排到下午,上午还是跑来上中级班的课。她时间紧张,每次一下课,抱着书本匆匆忙忙就跑了。

        

楚韵:“有事儿跟我说?”

        

李香兰笑:“我和周勉结婚的时间定好了,腊月二十八请客吃饭。”

        

学校过年放四天假,从腊月二十八到正月初一,初二正式上课,楚韵有时间参加。

        

楚韵笑着道:“恭喜恭喜啊,结婚要穿的喜服准备好了吗?”

        

两人边走边聊,李香兰小声跟她说:“准备好了,周勉托关系去南方弄的,上海最时新的大衣,羊毛的,可好看了。”

        

“啧啧啧,花了不少钱吧。”

        

“那我不知道,他说,钱不重要。”

        

楚韵酸了,推了她一把:“别显摆了,你不是说你还有事儿?还不快走。”

        

李香兰看了一眼手表,她二十分钟后还有一个会,确实不能多聊了:“那我先走了,楚韵姐,你记住时间哈。”

        

“知道了,快走吧。”

        

目送人前端庄霸气侧漏的李副局长匆匆忙忙往山下跑,楚韵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