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 39 章

        

王家。

        

楚韵和王建业带着孩子住一个屋,等孩子都睡了,王建业关上门,两夫妻转身去空间。

        

楚韵坐在梳妆台前,静静欣赏李香兰她妈给的镯子,别说越看越好看,水头简直太好了,翠□□流都不足以形容它。

        

王建业洗完澡出来,坐在床边擦头发:“喜欢镯子啊!”

        

楚韵:“好看的东西,谁不喜欢?”

        

王建业道:“咱们家还有多少钱?喜欢就去买。我知道市里有个地方,专门卖这个东西,便宜的很。小件的玉器,五块钱能选两样?”

        

“咋咱们这里有好东西?”楚韵示意他看这个镯子:“我是说这样品质的好东西。”

        

“你手里这样好的,肯定也有,价格肯定也不会太便宜,你想要就买,钱没了我再去赚。”

        

楚韵放下镯子,走过去面对面坐在他的腿上,接过他手里的毛巾给他擦头发,擦完头发,亲了他一口:“我就喜欢你为我花钱的样子,简直帅呆了。”

        

王建业笑,双手托着她的大腿,把她抱起来,转身压床上,按头就是亲。

        

他炙热的气息在她脖颈处流转,他一只手撑在他脑袋旁,嘴唇若有似无地吻着她的耳垂,声音低哑:“这样也帅呆了?嗯?” 记住网址m.lqzw.org

        

楚韵脸上都是红晕,眼波流转,眼色迷离,小腿磨蹭着床单,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会了,勾死她了。

        

一夜甜蜜,第二天两人从卧室出来,那粘粘乎乎的样子,啧啧,跟新婚夫妻都没什么两样。

        

吃过早饭,王建国和张素芬带两个孩子过来了,王勤和琴琴都笑着叫人,楚韵问他们吃饭了没有,没吃就再吃点。

        

王勤摆摆手:“小婶,我们吃过了。”

        

张素芬脸上都是笑:“妈,我们今天过来,就把年货带过来了,您别嫌弃。”

        

刘翠笑:“我嫌弃什么,你们有这个心记挂着我和你们爸爸,我们高兴还来不及,是不是,老王?”

        

王杰嗯了一声。

        

张素芬看到楚韵,眼底都是笑:“我可比不上弟妹,弟妹肯定给爸妈送了好东西。”

        

张素芬好声好气的,楚韵也给面子,淡淡一笑:“都是些平常东西,和大嫂送的差不多。”

        

楚韵这次给公婆送的厚礼,无论是钢笔和布料什么的,都不是便宜货,昨天楚韵他们就到家了,东西早就给公婆收起来了。

        

楚韵没有特意提,刘翠肯定不会说出来让大儿媳不痛快。

        

王勤在屋里呆了一会儿,就被张素芬催:“你不是和你对象约着看电影吗?怎么还不去?”

        

楚韵瞪大眼睛:“王勤谈对象了?”

        

张素芬捂嘴笑:“可不是,就是钢铁厂的一个小姑娘,家里都是工人,和我们家,那叫一个门当户对。”

        

王勤不好意思:“妈,谁上午看电影的?要看电影也是下午去。”

        

王二娃吃完一个鸡蛋,去猴着堂哥,要抱。

        

王勤把王二娃抱起来:“够重的啊,身高也高了,你今年长得够快的。”

        

王二娃哼哼:“你再说,你再说我也要去看电影,和你一起。”

        

张素芬哈哈大笑:“这小子,真是机灵,还知道堵你堂哥的嘴。”

        

楚韵观察两个孩子,在家的时候每天呆在一起,她还真没怎么注意到两个孩子长高了。

        

王杰看看两个小孙子:“今年真的长高了不少,抽条了。”

        

楚韵看向王建业:“今天正好有空,我们去照相馆照张相?我们一家人都还没有一起照过呢。”

        

王建业点点头:“去吧,爸妈也一起去,大哥大嫂去吗?”

        

王建国一拍大腿:“去,再过一两年,说不定咱们家第四代都该出来了,以后每年我们都去照一张。”

        

张素芬说了一句:“哪能每年都照,一张照片一块钱呢,多贵!”

        

王建业笑:“是我们家提的要照相,这个钱我们家出,爸妈,你们可别跟我抢。”

        

刘翠笑道:“那肯定不能跟你抢,你现在都是总工程师了,你一个月工资比我和你爸两个人加起来都高,我今天就是吃大户了。”

        

一屋子人哈哈大笑,张素芬心里也熨贴。少了一笔支出,还能体体面面的。看来楚韵和小叔子也不难相处嘛,还会体谅人。

        

说好了去照全家福,那就别耽搁了,一家人收拾收拾就准备出门。

        

既然要照相,就是留做纪念的,那就别心疼钱。先来一张全家福,然后是爸妈老两口、他们家一家四口、大哥大嫂一家四口分别照一次,楚韵还让王大娃他们兄弟俩和王勤兄妹俩照一张,最后大家每人再来一张单人的。

        

张素芬连忙摆摆手拒绝:“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家有一张全家福就行了,太费钱了。”

        

楚韵拉她去照:“没事儿,多花不了多少钱。”

        

张素芬看楚韵真不介意花钱就说:“那我和王建国照一张就行了。”

        

“那也行,随便你们。”

        

楚韵最后也和王建业亲亲密密照了一张双人照,还照了单人的。

        

最后算钱的时候,楚韵跟人说:“全家福要三张,小孩儿的合照也要三张,其他的一人一张。”

        

王建业负责给钱,这么多照片,一下花了二十多块钱,虽说花的不是自己的钱,张素芬还是心疼,这是她大半个月的工资啊,买肉都能买二三十斤了。

        

张素芬太心疼了,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

        

王建国皱眉:“花了就花了,那么小家子气干嘛?有那些钱你有那么多肉票吗?买得到那么多肉吗?”

        

张素芬不服气:“怎么没有,我们家没有,楚韵家也没有吗?楚韵可是领三份工资,建业还有一份工资呢。”

        

王建国作为大哥,工资啥的都比不过弟弟,脸上本来就挂不住,被媳妇儿这样一顿抢白,越发生气。

        

楚韵看出来了,连忙跟大哥说:“大哥,说到买肉,今年我和王建业都忙,忘了去买肉。昨天为了参加朋友的婚礼,连自己养的鸡鸭也忘了给爸妈提一只过来,咱们家过年还没有肉吃。市里大哥你熟悉,我们家出肉票和钱,大哥帮忙找人买一点肉行不行?”

        

楚韵说这么一堆,就是请他买肉,王建国拍着胸口答应:“我认识肉联厂的人,过年期间别人买不到肉,我肯定能买得到,交给我。”

        

楚韵给王建业使眼色:“快给大哥拿钱和票,肉这么抢手,去晚了就没有了。”

        

王建业从兜里掏出五斤肉票,还有五块钱:“不知道够不够。”

        

王建国接过:“够了,怎么不够,我们家还准备了一斤肉,我们一家子够吃了。”

        

王建国走了,张素芬也反应过来楚韵刚才是给她解围,尴尬地笑笑:“让你们破费了。”

        

楚韵淡淡一笑:“破费啥,本来就是给过年准备的肉票,还要谢谢大哥大嫂肯帮忙,要不我们拿着票也吃不上肉。”

        

刘翠温柔地拍拍楚韵的手:“明天你多吃点,想吃什么,妈给你们做。”

        

张素芬积极道:“还有我呢,你们出钱,我们出力,总不能让你们吃亏。”

        

“一家人讲什么吃亏不吃亏的,外道了。”

        

楚韵用五斤肉化解了家里的一次争吵,王建业捏捏她的手心,被楚韵躲开,一本正经地凶他:“摸什么摸,大街上拉拉扯扯的,像什么话?小心戴红袖套的抓你去改造。”

        

刘翠和张素芬哈哈大笑。

        

中午在家简单地吃了午饭,下午两夫妻带着孩子去市里到处逛逛,还偷偷去私人饭馆吃了晚饭,然后去看电影。

        

电影院里叽叽喳喳,一点都没有看电影的气氛,黑暗中,楚韵靠着王建业的肩,小声说:“还不如我们在里面看电视。”

        

王建业小声回应她:“别说话,晚上回家再说。”

        

楚韵看不进去,王大娃和王二娃看的津津有味,电影结束出去的时候,两人还手舞足蹈的。

        

楚韵推了王建业一下:“哎,你看,门口那个是不是王勤?”

        

王建业比她高,目光穿过人群,看的更清楚:“是王勤,旁边那个姑娘是他对象吧。”

        

楚韵不走了,顺手把两个活泼的孩子揪回来。

        

王大娃正高兴着呢:“妈妈,你干啥子?”

        

楚韵小声说:“嘘,别闹,我们现在出去,你堂哥看到我们会不好意思的。”

        

王建业瞥了她一眼:偷看人家小年轻谈恋爱你就好意思?

        

这时候外面天色已经黑了,路边有人家的家里透出灯光,灯照亮一截儿路面,过一段又没有灯,黑黢黢的。

        

王勤心里蠢蠢欲动,伸出试探的手,那个姑娘突然把手拿起来,揪着自己的发尾,兴致勃勃地跟王勤说:“那个女主角长得好好看啊,头发看起来又顺又长。”

        

王勤憋着的一口气松了,偷偷把伸出去的手又揣进自己兜里:“那也没有你好看。”

        

楚韵跟在后头,嘿嘿地笑:“王建业,你侄子是不是想牵人家姑娘的手。”

        

王建业无奈:“别闹,我们回家吧,天色都黑了。”

        

楚韵不乐意:“闹什么闹?我们现在不是走在回家的道上吗?”

        

前头,王勤他们又走过一段黑黢黢的路,等他们再走进灯光里的时候,两个人的手已经牵上了。

        

楚韵很失望:“我都没看到,怎么牵上的?”

        

王建业拉着她转了个弯,走另一条路回家,楚韵被王建业拉着走,楚韵让两个儿子喊他们堂哥。

        

王大娃是听话的乖孩子,扯起嗓子大喊一声:“堂哥!”

        

王勤听到堂弟的声音,吓得一哆嗦,赶紧松开对象的手。

        

楚韵使坏成功,嘿嘿一笑,大声道:“王勤,快送你对象回去,天都黑了。”

        

刚喊完话就被王建业搂着腰拉走,楚韵还有话没来得及说呢。

        

王大娃两兄弟甩开脚脚跑起来:“爸妈,等等我们啦!”

        

那边,王勤红着脸挠挠头:“晶晶,那是我的小叔和小婶。”

        

王勤的对象叫陈晶,小名晶晶。

        

被家长看到他们处对象,陈晶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特别兴奋:“刚才喊你的那个就是楚老师?”

        

“嗯,就是我小婶。她很厉害,她不仅是老师,还是校长。”

        

陈晶脸都红了:“对对对,我在报纸上看到过她,我爸妈说,你小婶是个好厉害的人物,以后肯定有大好前程,让我好好跟着学学。”

        

王勤看陈晶那激动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你答应跟我处对象,是不是看在我小婶的面子上?”

        

陈晶尴尬地笑笑:“我不想骗你,开始的时候吧,确实是因为这个,但是后来不是了,和你接触过后,我觉得你是个挺踏实的人,我想找的对象就是你这个样子的。”

        

听到前半截儿话,王勤心都凉了,听到后半截儿,他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王勤:“你,你说话别大喘气行吗?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不想和我处了。”

        

陈晶主动去拉他的手:“哈哈,看你胆子小的,走,赶紧送我回家,等大年初一你来家里找我,让我们家亲戚看看你,然后我跟你去你们家。”

        

王勤强忍住激动:“什么意思?你是说……”

        

陈晶点点头:“对呀,见过家长后,如果没什么问题,我们就订婚吧。”

        

王勤委屈:“为什么不结婚?”

        

陈晶很无语:“你忘记了,你还没到结婚年龄。”

        

对哦,现在的结婚年龄,男的二十,女的十八岁,他今年才十九岁。

        

陈晶哼哼一声:“看你那个傻样儿!”

        

楚韵和王建业回到家,爸妈都还没睡。

        

刘翠在听收音机呢,看到他们回来:“厨房还有热水,快去洗洗。”

        

“哎,妈你也早点睡,时间不早了。”

        

“嗯,我把这一段听完就睡。”

        

两夫妻赶紧给孩子洗漱完,往床上滚一圈,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把房间门别上,他们两个才进空间,泡个热水澡。

        

冬天泡热水澡,那简直太爽了,就是王建业不能和媳妇儿泡一缸,媳妇儿觉得恰好的温度,他觉得自己进去能被烫熟。

        

两夫妻分头去浴室洗漱,王建业出来后,看到媳妇儿穿着短短的吊带裙,伸长了腿踩在椅子上,在腿上抹什么东西。

        

楚韵看到他进来,跟他说话:“你说,大嫂家明年是不是要办喜酒啊?”

        

“嗯?”王建业的注意力都在她的胸前,她的腰上,她的腿上,根本听不见她在说什么。

        

楚韵又重复了一遍,王还是没听到他说话,一抬头,就看他一副为她的美貌倾倒的样子。

        

楚韵故意扭腰,凹了一个撩人的姿势:“好看吗?”

        

“好看!”

        

“啊!”

        

一个天旋地转,楚韵身体腾空,被摁在床上,楚韵利索地从他身下滚开:“你收敛点哈,多大年纪的人了,真以为自己是小年轻。”

        

呵,再聪明智慧成熟的男人,这个时候可经不起这种挑衅的话,说他比不上小年轻?

        

那必须证明给她看!

        

楚韵作死得死!死得其所!起起伏伏间,再也记不得看小年轻的热闹,她只想把这个狗男人一脚踢开,让她好好睡个觉。

        

彻底睡过去之前,她还在想呢,说好的带她去买镯子,什么时候去?

        

外面已经是半夜,更深露重,空间里面还是暖融融的,卧室里撩人的味道还没有散尽。

        

王建业裸着上身,露出结实有力的胸肌和腰腹,下身缠着一条毛巾,去书房拿她的手机,学着她以前的样子给手机解锁,他蹭着她的脖颈,拍了一张两人的合照,彩色的。

        

大年三十,晚上的年夜饭尤其重要,吃了午饭,王家的厨房就忙活起来了。

        

该泡的各种干货比如蘑菇、海带、黄花、木耳等等都泡起来,需要蒸制时间长的各种大菜如扣肉、肘子等菜都已经可以上锅了。

        

王建国确实有门道,他昨天不仅买了五斤肉回来,还买回来一个大肘子,今天可是有口福了。

        

家里厨房不大,站不了那么多人,楚韵就被张素芬和刘翠赶出来了,她就负责摘菜,剥蒜什么的。

        

大蒜不好剥,王建业怕她弄伤手,就直接接手了她的工作,搞得她无事可做,跟一个闲人一样。

        

她从王建业手里抢了一个大蒜头过来:“给我一个,我慢慢剥。”

        

王建业还不放心:“慢点儿,还记不记得你上次,大蒜壳儿戳指甲里面去了,手都出血了。”

        

“知道了,不会的。”

        

楚韵一般很少剥蒜,一般都是一菜刀拍下去,管他碎不碎,能用就行了。

        

下午的五六点,家家户户厨房都飘出了香味,楼里各家的小孩儿东跑跑西跑跑,王大娃两兄弟也加入进去,跑回来跟他们说,这家做了红烧肉,那家做了粉蒸肉,哪家有啥好吃的都知道。

        

暖黄的灯光之下,穿戴整齐的小孩儿叽叽喳喳讨论吃食的声音,和锅碗瓢盆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这就是楚韵对这一年春节的印象。

        

陵山县一个破旧的茅草屋里,也亮着一盏昏暗的煤油灯,桌上放着一盘炒土豆丝,一碗白米饭。

        

土豆丝切的粗细不一,看得出切菜的主人手艺生疏。

        

范德人端起碗,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土豆丝,美滋滋地吃起来。

        

吃完后,夸了自己一句:“厨艺有进步。”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范老师,我进来了。”

        

是马一鸣的声音,范德人朗声:“进来吧,门没有关。”

        

马一鸣手里端着东西,用肩膀顶开门,冲范德人笑:“我妈做了红烧肉,炖了鸡汤,让我给您送一碗过来。”

        

“那怎么好意思,你拿回去自己吃,我都吃得差不多了。”

        

马一鸣扫了一眼桌上吃到一半的土豆丝:“您这才开始呢,哪里吃得差不多了,我来的刚好,菜我给你放桌上了,您慢慢吃,我先走了。”

        

马一鸣放下碗跑到外面,大声说:“碗我明天来拿。”

        

范德人笑骂一句:“这个臭小子!”

        

马一鸣刚走一会儿,范德人刚拿起筷子,又有人敲门来了,范德人心里吆喝一声:今晚上惦记他的人还不少呢。

        

王家这边,一家人围坐一桌,嘻嘻哈哈地端着碗,就等一声令下就能干起来。

        

刘翠端着一盆酥肉汤过来:“等啥呢,吃啊,菜都要凉了。”

        

王杰夹了第一筷子,王大娃站在椅子上,一只手撑着桌子,一手捏着筷子,就跟个土匪一样,一筷子朝大肘子怼过去,大肘子真被他戳起来了。

        

楚韵赶紧把肘子按回盘子里,王大娃一脸懵逼看向妈妈。

        

楚韵让王建业帮忙,把肘子肉撕碎,楚韵给两个孩子一人夹了一块肘子肉:“快吃,快吃。”

        

“哦。”王大娃心想,啧啧,小块儿肉哪有一整个大肘子看起来安逸。

        

刘翠招呼儿孙们:“赶紧吃啊,楚韵不是爱喝汤吗?来一碗酥肉汤。”

        

“素芬,你爱吃的扣肉,来一块儿。”

        

王建业笑了:“妈怎么不叫我和大哥吃。”

        

刘翠嗔笑:“儿子哪有媳妇儿贴心?大过年的你们就知道揣着手等吃的,还是媳妇儿心疼我这个婆婆,知道去厨房帮忙。”

        

楚韵赶紧说:“妈,你夸大嫂就行了,我受之有愧哈!”

        

张素芬哈哈哈地笑起来,她感觉,这个年过得真是痛快!好吃好喝的,嘴上痛快,心里也痛快!

        

第二天大年初一,因为王杰和刘翠都是老师,来拜年的学生也很多。实际上,这一天,整栋教师家属楼里的每一家住户,来拜年的人都不少。

        

听张素芬说,王勤一大早收拾整齐,拿着礼物去他对象家了。

        

张素芬满脸喜色:“王勤跟我说,那姑娘说了,下午还会来咱们家拜访,见见我们家的人。”

        

“是吗?那我和王建业下午晚点走,等王勤对象来了我们再走。”

        

明天楚韵爸妈要去江东县,她和王建业计划吃了午饭就回家的,现在少不了要耽搁一会儿。

        

“陈晶,那姑娘叫陈晶。”

        

楚韵回头问婆婆:“妈,我们是不是要准备个见面礼啥的?第一次当长辈,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刘翠点点头:“是得准备,第一次上门,又是过年,给个红包应该的。”

        

“那好,我就给个红包。”

        

张素芬开心得不得了:“没事儿,意思意思就行了,不用太破费。”

        

楚韵笑:“应该的,我只是当婶婶的,哪里有你这个未来的正经婆婆破费的多。”

        

张素芬哈哈大笑:“等明年王勤到岁数他们就结婚,后年我就能当上奶奶了。”

        

张素芬还开玩笑,王大娃和王二娃年纪小,楚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当上奶奶。

        

br />

        

刘翠笑着点点头:“楚韵说得对,孩子啊,长大了就跑出去了,还是老伴儿能陪你一辈子。”

        

聊着聊着时间也不早了,一起动手做午饭,吃了午饭之后一家人收拾齐整,等王勤和陈晶上门。

        

楚韵问了婆婆之后,包了个五块钱的红包准备着。

        

王勤和陈晶到的时候,楚韵和公婆大哥大嫂在客厅喝茶,因为一会儿要赶车回家,王建业在屋里收拾行李。

        

陈晶早就见过王勤的爸妈和爷爷奶奶,在一群熟悉的人中,陈晶一眼就认出了楚韵。

        

楚韵头发乌黑,皮肤白皙透亮,穿着一身灯芯绒的大衣,也看得出身姿窈窕。她现在还不知道偶像这个词语,若是几十年后,让陈晶形容,那她见到楚韵这一刻,就像是小粉丝见到偶像那样激动。

        

陈晶按耐住心情,跟着王勤叫人,轮到楚韵的时候,陈晶特别激动:“楚老师,我太喜欢你了,我去年还参加了会计班的考试,可是我数学不好,被刷下来了。”

        

一家人都笑了,刘翠说:“以后让王勤给你辅导,他学习好,你们两个要共同进步。”

        

楚韵也喜欢这个可爱热情的小姑娘,邀请她有空去江东县玩。

        

陈晶连忙点头:“我肯定去。”

        

陈晶说完,又去看她未来婆婆,害怕她觉得被冷落了,好在她没有生气。

        

张素芬才不生气呢,她现在想通了,跟楚韵较什么劲呢?还不如和她搞好关系得到的好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