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 40 章

        

和陈晶聊的久了点,楚韵他们从市里回到江东县,已经是晚上了。

        

楚韵没心情做饭,就拿了一大包小面包,给他们泡上牛奶,让他们先吃着。饭都不想做,那就更懒得烧水,直接从空间接了一盆热水出来,给两个孩子洗漱。

        

王大娃嘴里还包着食物:“妈你别急,我还没吃完。”

        

“差不多行了,晚上吃太多容易胖。”

        

王大娃不觉得自己胖,他就是觉得妈妈对他很不耐烦,心里委屈:“我不胖。”

        

楚韵摸摸他的头:“好啦,别委屈了,嘴巴再翘起来,都能挂油壶啦。你不胖,是灯光太暗了,妈妈没有看清楚,错怪你了。”

        

王建业在一旁听媳妇儿一本正经地胡扯,默默翘起了嘴角。

        

把两个孩子安顿好,楚韵拉着王建业进空间的时候先警告他:“今晚上不行哈,你都吃了两晚上的肉了。”

        

王建业彻底笑出了声:“放心,不会把你怎么样,今晚上早点睡。”

        

“嗯。”楚韵暂且相信他。

        

明天岳父岳母一家要来,学校那边学生返校要准备上课,他舍不得让她那样累。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洗漱完,楚韵熟练地滚到他温暖的怀里,蹭一蹭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楚韵打仗一样搞完家里的事情,转身就去学校那边,已经有学生到了,看到楚韵过去,纷纷跟她打招呼。

        

楚韵叫梁静过来:“上午你辛苦一下,帮我做一下统计,看看哪些同学没来,中午到办公室跟我说一声。”

        

“楚老师我知道了,你先去忙。”

        

“嗯。”楚韵转身去后勤部,拿着她的记事本,去仓库检查储备的粮食什么的。

        

原本就是她习惯如此,常规检查,谁知道这一检查,还真检查出事情了。

        

楚韵对照了两遍,仓库里存放的粮食和记录单上对不上,缺了一袋大米,一袋面粉,一袋五十斤,两袋那就是一百斤粮食。

        

这可不是小数目!

        

r />

        

刘二看楚韵脸色不对:“楚老师,怎么了?”

        

“先别问,叫你去你就去。”

        

刘校长就在办公室,听到楚韵叫他,还很着急的样子,他连忙放下手里的工作赶过去:“怎么了?”

        

楚韵那样生气,后勤部的人到的就更加快了。

        

“仓库里的数目对不上,大米和面粉少了一袋。”

        

刘校长皱眉:“怎么会?放假那天下午我们清点过的。”

        

“事实如此,不容反驳,现在要追究责任人,和仓库有关的人都站出来。”

        

在场的十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人动。

        

楚韵拿出名单:“赵铁柱、王金花、刘二,你们三个人,一个是负责拿学校大门的钥匙,一个负责后厨用粮申领工作,还有一个负责仓库钥匙,你们三个是这次事件最直接的相关人,你们有什么话要说?”

        

赵铁柱连忙道:“楚老师,真不关我的事,学校放假我也回家了,回家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学校来过,我是今天早上才来学校的呀。那啥,我就住在江东县,我周围的邻居街坊都知道的呀。”

        

楚韵反驳:“你晚上的时间呢?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你不在场。”

        

王金花给自己辩驳:“那也不关我的事,我每天领了粮食就走,我根本不知道仓库的钥匙长什么样。”

        

楚韵看向刘二:“你有什么想说的?”

        

刘二面相老实,平时话也少,吭哧半天才挤出一句话:“虽然仓库的钥匙在我这里,但我真的没有偷学校的粮食。”

        

楚韵关上笔记本:“既然没人承认,那就报警,叫公安来查。”

        

王金花大着胆子问了一句:“楚老师,会不会搞错了呀?平时你事情多,记错了也是有的。”

        

其他人赶紧跟着帮腔:“就是,只有一两袋对不上数目,也不是大事情。”

        

楚韵冷笑:“不是大事情,看来你们家都不缺粮食吃,那就做个好事,给学校捐一袋吧,也不多,一袋粮食五十斤,你们要捐了,我就当这个事情没发生过。”

        

“那怎么行!”

        

刘校长也生气:“必须报警,丢失粮食是大事情,我们学校的队伍里有这样德行败坏的人更是大事情,可不能把学校的风气搞坏了。”

        

半个小时不到,山脚下的公安就来了,楚韵让人把她们请过来,给他们展示学校的各种记录单。

        

“这是我们每次从粮站那里申领来的粮食,单据一式两份,粮站一份学校一份留底。这是仓库的入库单,也是一式两份,刘二手里有一份,我这里有一份。这是每天食堂那边的申领单,一式三份,食堂、仓库和我这里各一份。”

        

把单据都交过去,楚韵又说:“学校放假之前我们盘过一次库存,最后的总数也是一式两份,仓库这边一份,我手里有一份。仓库里每笔粮食的来处和去处,以及库存都是有据可查的,所以刚才我才这么快就发现一袋大米、一袋面粉被偷盗。”

        

后勤部的人低着头,心里面是什么感想就不知道了。

        

公安这边很震惊,不愧是教会计的学校,看看学校的这个账本,做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就没有一点含糊的地方。

        

楚韵目光扫向在场的人:“这件事的所有相关人员都在这里了,希望公安同志能尽早查明真相,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

        

“楚老师放心,我们会尽快查清事实。”

        

楚韵把这件事移交给公安,她去办公室工作。

        

不到十一点钟,梁静进来汇报工作:“楚老师,学生已经全部到校了,上午大家都在教室自习,下午可以开始正式上课。”

        

“好,我知道了。”

        

梁静犹豫了一下:“楚老师,听说仓库那边粮食被偷了。”

        

“嗯,确实被偷了,你们可以关注一下,这件事其实对你们有好处,正好让你们现场体验一下,账本做得好的好处。”

        

“嗯。”

        

梁静一向听楚韵的话,从办公室出去,被一群好奇的学生围着,就把楚韵的原话转给他们听。

        

楚春玲是个大胆的人,她和几个关系好的同学,真跑去打听事情的进展。

        

其他的事情不知道,但是楚春玲他们在公安局看到了学校整整齐齐的账本,每一笔账都清楚。

        

公安请楚春玲他们出去,不要干扰办案,还没等楚春玲他们离开公安局,这件事情就有进展了。

        

因为楚韵的账本做得细,从粮站过来的麻袋上都有编号,公安就全力追查丢失的那两个麻袋。

        

粮食都长的一样,换一个袋子装上不就认不出了?所以这个案子的关键,就是找到那两个编号的麻袋。

        

两个麻袋是在废品收购站找到的,偷粮食的小贼也真是会过日子,把粮食换了一个袋子装,这个麻袋还舍不得扔掉,转手卖到废品收购站。

        

公安根据废品收购站提供的线索,很快抓捕到了盗贼。

        

楚春玲他们真的是现场感受到了,为什么老师一直跟他们强调,做账要仔细!再怎么仔细都不为过。

        

楚春玲撇撇嘴:“这贼真够笨的,要是我,肯定就把麻袋烧掉了。”

        

一个公安说:“你要站在盗贼的角度想问题,都穷到去偷盗了,怎么会浪费两个好好的麻袋?”

        

粮站的麻袋质量好,有些穷人还会买回来做衣裳。

        

楚春玲:也是哦。

        

正是吃午饭的时间,公安押着盗贼到学校来,所有的师生都看见了。

        

这件事是这个样子的,偷粮食的盗贼是刘二一个远房亲戚,名字叫刘贵。刘贵也没个正式工作,他姐姐下乡去了,家里只有他一个儿子,还是个混混,平日里偷鸡摸狗的事情没少做。

        

他知道刘二是山上会计学校守仓库的,就趁过年拜年的时候,偷偷搞来刘二的钥匙,仿了一把,晚上叫上平日里跟他鬼混的另一个兄弟,翻墙进来偷了两袋粮食走。

        

偷出来的粮食两个人平分了,他们也知道作案证据不能留在手里,就趁回收站快要关门的时候,那时候天色暗下来的时候,也不太看得清楚人,两人就把两个麻袋卖给了回收站。

        

他们不知道的是,县里偷鸡摸狗就那么些人,经常在回收站工作的人,难免会接触到一些二混子去卖些不干净的东西,他们心里都是有数的。

        

但这次,谁知道两个麻袋搞出大事情来了。

        

事实摆在眼前,刘二红着眼睛:“刘贵,你为什么要害我!”

        

刘贵目光躲闪,不敢看刘二的眼睛。

        

刘贵偷了两袋粮食,一共一百斤,都是大米、白面这样的好粮食,罪行轻不了,蹲号子还是下放农场,就看公安局那边怎么安排了。

        

楚韵忙完学校里的事情,已经十二点半了,她忙不迭地回到家里,爸妈大哥大嫂和两个侄子都到了。

        

向红最先看到她:“楚韵回来了!”

        

“嗯,大嫂,你们什么时候到的?我本来计划去车站接你们的,上午事情太多,被耽搁了。”

        

楚为民背着手走出来:“学校的事情要紧,我刚才去学校门口转了一圈,听说你们学校丢粮食了?”

        

“嗯,公安动作快,已经抓到人了。”

        

楚为民摇摇头:“现在这些人,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连学校娃子的口粮都要偷。”

        

楚韵扯着嘴角笑:“林子大了,什么样的人都有。”

        

楚韵她妈李桂芳在厨房做饭,两个孩子和侄子都不在。

        

“孩子呢?”

        

“下山去玩了吧,我跟他们说过,看到饭点儿就回来,估计快回来了。”

        

李桂芳忙活着手里的活儿,装了两盒饭菜交给楚卫东:“你跑快点,给建业送去。”

        

楚韵瞅了一眼饭盒:“王建业不回来?”

        

“建业中午请假,在车站接到我们,就赶回机械厂上班了,他说工作忙,中午就不回家吃饭了,我说让你哥到时候给他送去。”

        

楚韵:“送吧,过年后第一天工作,他估计也忙。”

        

早上商量好的,他们俩一起去车站接爸妈,楚韵都忙忘了,好在王建业还记得。

        

楚卫东跑得快,他送完饭回来,家里的饭菜刚上桌,就等他开饭了。

        

饭桌上,楚卫东说起他刚才送饭的时候看到的事情:“我一直觉得妹夫挺好相处的,刚才我一路打听去他的办公室,在门口听到他训人,特别厉害。”

        

楚韵笑:“他也就在外面厉害。”

        

楚卫:???

        

王大娃发言:“在家我妈最厉害,我妈让我爸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

        

李桂芳日常规劝女儿:“你对建业别那么凶,小心哪天他烦了,不伺候了,我看你找谁去。”

        

楚韵一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楚为民见不得女儿被念叨,主动说起:“我看后院的鸡圈和鸭圈都朽了,该做个新的了。”

        

“是吗?我没注意。”

        

李桂芳咬牙:“你能注意到什么?平日里鸡鸭是不是建业在管?你真的没去看过一眼?”

        

楚韵糊弄一句:“怎么没看过,我去后院摘菜的时候,路过鸡圈肯定看见了。”

        

路过是路过了,只是每次都没有走近看过。再加上被王建业发现了空间的事情,这几个月她干脆就在空间洗澡,一般都不会去后院的洗漱间,看到鸡鸭笼子的时候就更少了。

        

楚为民:“下午我和你哥没事儿干,重新给你搭一个鸡圈起来,做好点,能多管几年。”

        

楚卫东点头:“好,这个鸡圈还是他们才搬过来的时候做的,也有一点年头了,该换了。”

        

楚韵笑:“那就谢谢爸爸和大哥啦,下午等我忙完,吃完晚饭我带你们去县城遛弯儿,我还想带你们去照相,我们家都没有一张全家福。”

        

“好,我要和外公外婆照相。”说到照相王二娃最积极了。

        

王大娃:“对,我们过年的时候和爷爷奶奶也照了。”

        

李桂芳也想照:“等照片洗出来,我去弄个玻璃框子,把相片罩起来,听人说这样管的久。”

        

“好,我给你选个最贵的相框。”

        

李桂芳瞥她一眼:“我要最贵的干什么,一般好的就行了。”

        

“行呢。”

        

“不过你有钱,你要买个贵的给我,我也不推辞。”

        

楚韵:“……”

        

楚韵看一眼她爸,她妈今天怎么了?

        

楚为民给女儿使眼色,别管。

        

楚韵赶紧吃完饭,都不敢在家午休,一抹嘴就跑去学校那边,借口工作忙。

        

等楚韵走了,一家人吃完饭,向红叫孩子去玩,她去厨房洗碗,顺嘴把楚卫东叫去帮忙。

        

屋里只剩下老两口,楚为民才说话:“你凶闺女干什么?他们小两口的日子,愿意怎么过就怎么过。”

        

李桂芳:“我也不是想凶她,楚韵越来越会挣钱我当然高兴了,但是也不能这样对建业吧,长期下去,就算建业做习惯了,让王家老两口知道,肯定会对闺女有意见,我也是为她好。”

        

越说这个李桂芳越来气:“我也不是第一次提醒她了,你看看她的态度,爱答不理的,我为她好,她还不爱听,这个丫头真是气死我了。”

        

楚为民声音软了下来:“好了,你也别生气,建业不是那么没担当的人,王家的事情他知道去说。再说了,他们又没有和王家老两口住在一起,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楚韵也不傻,她当然知道她妈为什么生气,不过,她真的是不在意。家里的事情王建业在做,她也在其他方面分担了,不过她妈的观念传统,理解不了她。

        

楚韵下午事情也不少,快要下班的时候,刘二来敲门。

        

楚韵叫他坐,问他有什么事情。

        

刘二说他不做了,局促地站在那儿:“我是来辞工的,仓库的粮食被偷,都是我的错。”

        

厨房放下手里的笔,看向他:“仓库粮食被偷你确实有错。”

        

刘二听到这句话,心凉的跟掉进冰窝子一样。

        

“不过……”

        

刘二抬起头。

        

楚韵:“不过你也罪不致死。我和刘校长他们商量过后,决定罚你半个月的工资作为惩罚。刘校长说了,你在县高中也干了小半辈子了,一直都很严谨,没出过事情,以后你还是干仓库管理的工作,只是仓库的钥匙一定要保管好。这次的事情你要引起重视,”

        

刘二连忙跟楚韵鞠躬:“楚老师你放心,我以后肯定会更小心,我绝对不会让钥匙丢失。”

        

“出去吧。”

        

“哎!”

        

梁静进来送文件,看了楚韵好几眼,楚韵问:“你看啥?”

        

“我们都以为你会开出刘二。”

        

楚韵淡淡道:“开出刘二容易,上哪儿再去找个那么合适的人看仓库。”

        

刘二的工作能力是得到很多人认可的,这次出了事情后,他肯定会更加小心,楚韵觉得,还能再信任他一次。

        

换其他人来,不知根底的,不知道招来的是个看仓库的,还是只硕鼠。

        

这个年代的粮□□贵,有时候比钱财还动人心。

        

下午下班,楚韵没着急回家,先从学校这边下山去机械厂找王建业。

        

王建业看到楚韵,冲她笑:“怎么来了?我还有一会儿才能走。”

        

“那我等你。”楚韵找了个地方坐下,一副要等他一起走的样子。

        

王建业挑眉,发生什么事情了?

        

楚韵小声说:“中午的时候,我妈又说我不体贴你,指使你干家务。”

        

王建业笑了:“还是岳母大人火眼金睛啊!”

        

楚韵推了他一下:“好好说话。”

        

王建业拉着她的手:“好好好,你别生气,坐下等等,我把文件收拾好就跟你一起回去。”

        

“哼,那还差不多。”

        

楚韵跟个小媳妇儿一样跟在王建业后面,回到家,李桂芳看到王建业,那个笑容叫一个灿烂。

        

“建业回来啦,上班累了吧,快坐下歇歇,一会儿就能吃饭了。”

        

楚韵跟在王建业后面,李桂芳就淡淡扫了她一眼。

        

楚韵扯了一下王建业的衣角。

        

王建业笑着跟李桂芳说:“妈,您难得过来住两天,别累着了,做饭有楚韵呢,平时家里都是她做饭,手艺越来越好了。过年的时候我妈还夸楚韵贤惠,说我能娶到楚韵是我八辈子的福气。”

        

李桂芳脸都笑烂了:“亲家母是这么说的?”

        

“不只我妈夸楚韵,我爸也说,楚韵是他教过最有出息的学生,以后出去说起他是楚韵的老师,别人都会朝他竖大拇指。”

        

李桂芳夸张地哈哈大笑:“你爸妈真是太客气了。”

        

/>    楚韵小声提醒王建业:“王工程师,你吹捧的有点过啊!”

        

王建业去抓她的手,小声说:“别扯了,衣裳都被你扯坏了。不是假话,我爸真正说过。”

        

有王建业这个当事人背书,李桂芳总算肯正眼看楚韵了,楚韵趁热打铁,吃过晚饭就拉着一家人出门散步。

        

先去的照相馆,从照相馆出来,百货大楼还没关门,楚韵领头冲进去,豪气得很:“爸妈你们随便看,看上什么我们买什么。”

        

老两口舍不得花闺女的钱,看得多,基本上不怎么买,连价格都不问。楚韵就自己做主,这个要,那个也要,她选了东西,还让王建业给钱。

        

王建业当然二话不说就给钱,那个动作爽快的,亲生儿子也就这样了。

        

楚卫东摇摇头:不,他这个亲生儿子也做不到这样爽快!

        

一家人满载而归,第二天傍晚,楚韵故技重施,老两口再也不肯跟着她去山下散步。

        

楚为民只说,想去学校那边看看。

        

看看有啥,想看就看。

        

楚韵亲自领路,带爸妈哥嫂去学校那边逛逛,逛到教室那边,还有好些学生在上自习课,楚家的孩子也在自习,楚春玲看到了,就出来说了两句话。

        

楚为民挥挥手:“回去吧,珍惜机会,好好读书,你妈还等着你回去呢。”

        

“嗯,我知道了。”

        

逛了学校后,楚为民算是心满意足了,第二天就说要回去了。

        

“不多玩两天?”

        

“不玩了,用不了多久就要开春了,现在回去准备准备。”

        

楚韵也没有多留他们,他和王建业就送他们去车站坐车。

        

王建业把家里那辆崭新的自行车扛下山,一路送上了车:“爸,这是我和楚韵给你准备的过年礼物,有了自行车,以后你们去镇上也方便点。”

        

李桂芳连忙拒绝:“不用,不用,这么贵重的东西,给我们干啥。”

        

王建业不容拒绝:“你们别担心我爸妈那边,我爸妈那边我们也送了,我和楚韵商量好的。爸妈大哥大嫂,我和楚韵工作忙,就不送你们了,我先下车了。”

        

王建业刚跳下车,汽车就开了。

        

楚韵朝王建业竖大拇住:王工程师厉害!“

        

王建业笑了:“下午你没事儿吧,快回去休息。”

        

“那必须回去睡个午觉,我爸妈在这几天,我皮都绷紧了,天天装工作忙。对了,还有一件事,周勉他们搬到江东县来了,香兰请我们一家今晚上去他们家吃饭。”

        

“好,我今天下午不加班。”

        

汽车上,刚才全程围观王建业送自行车的人,得知刚才那个是他们家的女婿,纷纷夸奖王建业是个好女婿,这么贵的自行车,说送就送。

        

楚为民和李桂芳嘴上谦虚着,心里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