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 41 章

        

周勉才调到江东县,学校暂时只能分给他一间宿舍住,周勉没有住,而是搬进了税务局的家属院。

        

李香兰现在是税务局的副局长,单位给她换了一套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房子,他们小夫妻两个住挺合适的。

        

李香兰带着楚韵参观:“我们单位这个房子是六十年代修的,都挺小的,最大也就两室一厅。”

        

楚韵开玩笑:“你这个副局长还不能换个两室一厅的大房子?”

        

“切,大什么呀大,就比我这个一室一厅大一点,但是屋里没有厕所和厨房,都给挪到楼道里面去了,屋里才能多一间卧室。”

        

楚韵点点头:“厨房和厕所在外面,确实不太方便。”

        

“看吧,我知道你肯定也会这样说。”

        

现在这个年代住房比较紧张,所以为了家里住的宽敞点,大家都愿意把厨房挪到楼道里,这样厨房就还能再做一间房间。

        

楚韵想起上一辈子,以听老一辈的讲古,现在城里已经这么挤了,等恢复高考后,下乡的知青们逐步返城,城里的住房会更加紧张。

        

要换作其他人楚韵还会提醒一声,让他们多存点钱,等房子能公开买卖的时候就买一套房子屯着,不过李香兰就不用了。

        

她这样的,事业发展好了,还会缺房子住?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周勉在厨房里喊:“准备吃饭啦。”

        

楚韵拉着李香兰:“走,你们家周老师饭做好了。”

        

李香兰甜蜜地笑:“这几天家里都是他在做饭,他连碗都没有让我洗过一个。”

        

“行啦,知道你过得幸福。周老师这么心疼你,你也要对人家好一点。”

        

“那我肯定不会对他差了,以后我们夫妻共同奋斗,等我跟孙局长似的调回市里,我们就准备生个孩子,以后我在外忙工作,周老师下班就带孩子。”

        

楚韵瞥她一眼:“哟,安排的挺好的吗?你们家周老师同意?”

        

周勉腰上还系着围裙,端着一盆豆芽汤出来:“我同意,香兰做什么我都支持。”

        

楚韵一阵鸡皮疙瘩,这新婚夫妻,真是惹不起。

        

/>    王建业给她舀好饭:“快过来吃,吃完我们一会儿散步回家。”

        

楚韵过去坐下,准备吃饭:“对,早点吃,吃了带儿子去遛遛,这个冬天不知道长了多少肉,脸上肉嘟嘟的,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

        

李香兰噗嗤笑了:“有你这么说亲儿子的吗?”

        

“我还不想说呢,你看看他们。”楚韵使了个眼色。

        

李香兰顺着楚韵的眼神看过去,两兄弟端起碗就是干,吃饭吃的眉毛都竖起来了,看得出,他们对吃饭可认真了。

        

周勉笑着给两兄弟夹肉:“爱吃就多吃点,下次想吃了,来周叔叔家,周叔叔给你做。”

        

李香兰大气地挥挥手:“我不嫌弃你们胖,想吃肉了就尽管来,我吃了你们家那没么多好吃的,总要还回去一点。”

        

楚韵听到这话都笑了起来。

        

李香兰去他们家吃饭,从来不当自己是外人,楚韵也喜欢这样,不生疏,亲近。

        

说是吃了饭早点走,结果边吃边聊,吃完饭已经天黑了。

        

在李香兰家借了一个手电筒,夫妻俩带着孩子慢慢回家。

        

回家的路上,王建业牵着她的手:“过段时间,我可能要出差。”

        

“怎么了?”

        

“听上面传来的消息说,年前我交上去的大型电机图纸,有一些技术问题他们没搞明白,我要去一趟。”

        

“我记得你说过,年前送图纸的时候,不是就派了一个技术员过去吗?”

        

“嗯,那个技术员估计也没搞明白所有的技术问题。”

        

楚韵皱眉:“你要走多久?”

        

“不知道,但是地方不远,就在市里第一机械厂,我休息的时候会回来看你们。”

        

“一周才休息一天,上午回来,你下午还要走。”

        

王建业捏着她的手:“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两个都有工作。”

        

楚韵沉默了,并不是因为和王建业分开沉默,而是为她刚才的行为沉默。她刚才在干什么?怎么变得那么黏人,她都不认识她自己了?

        

br />    “王建业。”

        

“嗯?”

        

“我是不是太不懂事了?你出差忙工作我还跟你闹,一点都不支持你的工作。”

        

王建业嗓音温柔:“谁说的,你要不闹我才该哭,我媳妇儿一点都不把我放在心上。”

        

楚韵笑了起来:“哼,算你识相。”

        

两个孩子跑到前面,手电筒已经照不到了,王大娃大声喊:“爸爸妈妈你们快点啊,我看不到路啦。”

        

“来了。”

        

王建业把电筒抬高,照的远一点。又看得见路了,两兄弟一股脑儿争着抢着往前面跑。

        

第二天两夫妻分头忙工作,王建业中午没空回来,楚韵学校那边工作也忙,为了赶时间,她就在空间做饭。

        

早上去上课之前,就去空间把饭焖上,中午回家就开始炒菜。菜都是王大娃和王二娃择好的。

        

楚韵早就给它们安排了工作,爸爸妈妈忙,他们也要帮忙,每天上午出去玩之前把菜准备好,她回去就直接能用。

        

一家三口各司其职,一直忙到寒假即将结束。

        

楚韵和刘校长商量结业考试的事情。

        

刘校长:“吴老师跟我说,年前那几个上蹿下跳拉帮结派的学生,最近学习特别用功。”

        

楚韵把申请免费实习的厂矿单位名单递给刘校长:“希望他们是真的用功,不要只是做个样子。”

        

刘校长拿着文件看:“应该不会,如果不能毕业,那不就白费了他们辛辛苦苦考这一遭。”

        

翻了几页文件,刘校长抬头看楚韵:“怎么回事,申请会计实习生的单位有这么多省外的?”

        

“应该是上面的领导有想法吧,我们市里的各个单位几乎都已经申请过了,现在应该不缺会计。这都第三届学生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有外省的厂矿单位过来也不奇怪。”

        

中午休息的时候,楚韵让人把这一次的实习单位贴墙上,学生们吃完午饭,就去看名单。

        

“啊,有我们省的红旗钢铁厂,你们都别和我争,我要去红旗钢铁厂实习。”

        

这个学生恰好就是红旗钢铁厂所在省份的学生,其他学生也没人和他们抢,大家都想回自己的家乡实习。

        

但是,分配不可能那么平均,肯定有的偏远地方没有人去,也有效益好的单位,好多人抢着去。

        

学校还没发话呢,这些学生因为实习单位分配的问题,就已经闹起来了。

        

楚韵这会儿已经回家了,不在学校,刘校长跑过去,把所有人都吼了一顿:“吵什么吵,有什么好吵的?没看到名单下面那一排字。”

        

还有字?挤在最前面的学生偷偷瞄了一眼,嘿,还真有。

        

刘校长把所有人都骂了一顿:“看看你们现在什么鬼样子,一切行动听指挥不知道?要换我们当年,分配工作,分配到哪儿就是哪儿,还有你们讨价还价的余地?”

        

“都给我滚回去休息,等你通过结业考试再去考虑实习的事情,我看你们里面的有些人,拿不拿得到结业证还不一定了,操心什么实习名额,简直可笑!”

        

一群学生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回到寝室后,他们才问刚才偷瞄到名单下面那排小字的同学,上面写的啥?

        

那学生挠头:“上面写的,申请实习单位,按照结业考试成绩来定,排名在前的学生有优先选择权。”

        

那个想回老家红旗钢铁厂实习的学生嗷嗷叫:“我要考第一名,我要第一个选!”

        

“呵呵,我记得上次小测验你才刚刚及格吧。”

        

“你别小瞧人,我努力起来,连我自己都怕。”

        

他上铺的同学,趴下头来,不走心地鼓励了他一句:“哦,那你加油吧。”

        

结业考试近在眼前,还有实习单位的这块大饼在眼前吊着,那几个早就毕业等着工作的学生,复习起来比拉磨的还勤奋。

        

楚韵一边顾着学校那边的事情,还要给王建业打包行李。

        

第一机械厂那边已经联系好了,就等着王建业他们去。

        

今天下午,王建业就要带着研发小组的人去第一机械厂那边,按照计划,要一直呆到样品做出来。如果样品试验效果好,他还要协助搞生产线。

        

>

        

楚韵给他打包好换洗衣裳,又去空间搞了一箱火腿肠、饼干、糖果。

        

“每天出门包里带一点,饿了就垫一垫肚子,别忙着工作忘了身体,等我下次去市里看你,你要瘦了我可跟你没完。”

        

王建业只拿了大白兔奶糖,其他让她装回去:“这火腿肠虽然外面没有标示,包装火腿肠外面这层塑料现在没有,拿出去肯定会被人发现。”

        

“饼干呢?我把包装已经拆了,这个你装上。”

        

王建业又装了两斤饼干:“剩下的留给你和儿子吃,我吃不了那么多,包装拆开很快会回潮。”

        

楚韵都给他:“不用,空间里面多的很,你吃不完分点给别人吃。”

        

两人拉扯半天,都下午三点多了,楚韵抱着他:“真舍不得你走。”

        

王建业拍拍她的背:“乖。”

        

王建业还是走了。

        

楚韵站在院子里,望着山下王建业的背影,小声骂了一句:“臭男人,说走就走了,都不回头看我一眼。”

        

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王建业真的停下来了,回头看她。

        

楚韵咧嘴笑,朝他挥手。

        

王建业微微一笑,转身走了。

        

送走王建业,楚韵恢复成雷厉风行的样子,一心扑在工作上,准备结业考试的试卷,接待领导们的走访,以及那些心急想挑选好学生的厂矿单位代表。

        

楚韵这时候才知道,上次登上报纸那个小新闻,小学生打败大学生争取到会计岗位的事情,原来在领导们心里还没有完全过去。

        

第三届学生马上就要参加结业考试的关口,一群领导带着专家来江东专业财务学校学习参观,那些厂矿单位的代表也跟着领导们一起来了。

        

厂矿单位的代表们这么积极,他们一是来参观,再顺便给自己的单位选个有实力的会计。另外,就是和领导们拉拉关系,以后有啥好事儿,千万想着他们单位一点。

        

楚韵这几天,别说上午,连下午晚上都没有多少休息时间。

        

上午是她的上课时间,下午要给学生解答问题,晚上要和领导们会谈,回答他们的提问。

        

开始的时候,他们问的问题还在学校和会计这一亩三分地上打转,后来,他们越问越深入,涉及到财务系统的改革、统购统销的政策,以及国家的经济模式,以后的发展道路等等。

        

楚韵感觉很敏锐,说到敏感问题的时候,果断就住嘴了。

        

楚韵是个心里有数,嘴上把得住门的,李香兰道行就差一点。

        

领导们态度和蔼,跟拉家常一般的问起李香兰上过内刊的那篇财务报告,李香兰就被带进坑里了。

        

领导们说:“你们江东县这两年在税务系统里面,确实做的非常优秀,还搞出一个专业的会计学校,也确实值得大家学习。李副局长在报告里面提到的改革财务系统,说的太笼统了点,我们想就这个问题,和你深入交流一下。”

        

改革财务系统这几个字以前确实在李香兰脑子里转过几圈,但是她也知道,她做的都是表面功夫,那些一个个观点下面,她都没有深入思考过,领导们这一问,就把她问住了。

        

李香兰下意识地去看楚韵。

        

那个领导和善地笑了笑:“看来楚老师对这个很有心得,也对,毕竟李副局长是你一手带出来的,我记得那篇报告上面写的指导老师还是你嘛。”

        

李香兰明白,自己这是被套路了,能当上大领导的,有几个是头脑简单的和善人?他们最开始的目标就是在楚韵姐身上,她就是抛砖引玉的那块砖,投石问路的那块石头。

        

楚韵淡淡一笑:“领导说笑了,不过是盲人摸象罢了,我不过是一个偏远县城的一个平凡无奇的老师,我站的位置就决定了我的视野宽不了。这些大事,还是各位领导和专家有发言权。”

        

这就是不愿意聊了!

        

领导们也没再紧追着这个问题不放,又谈了一会儿,说时间不早了,大家先回去休息,等明天学生们的考试成绩出来再聊。

        

楚韵站起来,和几位领导专家告别,李香兰赶紧跟上。

        

出去之后,李香兰拍拍胸口:“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br />

        

“别害怕,我们又没有说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你的周老师来了,时间不早了,快跟他回去吧,明天还要考试。”

        

“嗯。”

        

两个小夫妻感情是真的好,李香兰晚上来学校自习,周勉必定拿着手电筒到学校来接她。

        

今天晚上他在门口等了好久都没看到人,找人打听,听说是去办公室找楚韵,他才放下心来,继续在门口等着。

        

李香兰三两步跑过去:“等久了吧。”

        

周勉拉着她的手:“没等多久。”

        

李香兰把手揣他兜里:“明天上午考完试就好了,拿到结业证后,我就不用大晚上跑来学校学习。”

        

“说什么呢,你爱学习是好事情。楚韵不是说了吗,还有高级会计班,你要想学,我以后每天晚上都来接你。”

        

“嗯。”李香兰乐的跟个小傻子一样。

        

楚韵叹口气,她也期待着早点考完,好把那群大神送走。

        

回到家里,她先去儿子房间里看了一眼,两个孩子已经自己洗漱完上床睡觉了,楚韵摸摸他们的小胖脸,挨个在额头上亲了一口。

        

老二警醒,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句妈妈。

        

楚韵摸摸他的小手:“睡吧。”

        

等孩子睡实了,她关门出去,回房间后,去空间洗了个澡,才舒服地躺床上睡觉。

        

第二天结业考试正式开始,税务局那边也派人过来监考。虽说现在财务学校已经不缺老师了,但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李香兰今天要参加考试,税务局那边领队过来的是贺局长。

        

贺局长笑眯眯地说:“我们今天负责监考初级会计班吧,我们税务局的副局长在中级班考试,我们还是要避个嫌。”

        

几个领导从宿舍那边走过来,笑容满面道:“既然贺局长避嫌,中级班那边我们去监考?”

        

贺局长微微一笑:“那就多谢各位领导了。”

        

贺局长给楚韵使了个眼色,转身走了。

        

楚韵问几位领导吃早饭没有,没吃就去吃点,距离考试开考还有十几分钟。

        

“哈哈,吃饭哪能不积极,我们一早就去吃了。别说,我们去过那么多单位考察,就你们学校的伙食最好。我们还去后厨看过,卫生也做得好,饭菜弄的干净,吃的很舒心。”

        

那当然了,学校食堂那边,楚韵是按照现代大学食堂的卫生要求进行的,食堂每天都会进行消毒检查。不管饭菜怎么样,至少要吃的干净。

        

拉了两句家常,大家就各就各位去监考。

        

等到考试铃声一响,平时热闹的学校顿时陷入安静,只听得见卷子翻动的声音。

        

印刷的卷子有多余的,有一位搞财务政策方面的专家,站在讲台上就自己做起来,做得差不多了,他叫楚韵上去。

        

楚韵拿起一支红笔,给他批改。前面简单的选择题和填空题,楚韵一眼扫过去就知道答案,后面复杂一点的,她还要自己算一遍。至于后面的实操做账等题目就空着没写。

        

总分一百五十分,除了后面五十分的实操题,这位专家一共考了八十三分,在会计班里也算中上了。

        

楚韵觉得这个成绩还行,那位专家却不满意,蹙着眉,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在教室外面巡视的领导看到他们的小动作,背着手走进来。

        

楚韵让开位置,他们都凑过去看卷子,一边看题目,还一边小声交谈几句。

        

考试结束,所有学生冲去食堂吃饭,楚韵他们把所有的考卷都收到办公室。吃过午饭之后,大家开始阅卷。

        

分工合作,流水线操作,下午两点半,成绩统出来,居然是全员过关,初级班的平均分高达一百三十五点六。

        

刘校长欣慰地笑了:“这个成绩不赖,就比去年暑假班的平均分低了两分左右。”

        

楚韵点点头,这个成绩她基本上是满意的。暑假班平均分高一点点,那是因为暑假班的上课时间比寒假班要多出十几天。

        

中级班里面,第一名是梁静,第二名楚春玲,第三名马一鸣,第四名窦德辉,第五名才是李香兰。

        

前五名的学生除了窦德辉之外,都和楚韵有比较深的渊源。

        

也就是每次考试楚韵都请税务局那边的人来参加监考和阅卷,要不然真有点说不清了。

        

领导看到成绩单后,跟刘校长说:“听说你们还要根据成绩单定下实习单位,这个事儿辛苦刘校长一下,我们和楚老师说点事情。”

        

刘校长看了一眼楚韵,拿着成绩单,就出去了。

        

刘校长出门的时候,在门口碰到一个人,那人跟刘校长点点头,推门进去。

        

楚韵诧异:“范老师。”

        

没错,来人正是范德人。

        

范德人斯文地笑了笑:“楚老师,好久没见了。”

        

楚韵笑:“年前还见过,没多久。”

        

楚韵的顾虑几位领导也知道,今天把范德人叫过来,就是给她吃个定心丸,咱们就事论事,绝对不会上纲上线,希望大家集思广益,为国家的发展提供更多好的意见。

        

范德人坐下,喝了一口热水:“既然大家都这么谦让不肯先发言,那我先来说说:当前计划经济的弊端,以及给国营厂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

        

这一句话丢下去,办公室的人都坐直了身体。

        

楚韵看了一眼范德人,这位大佬真不怕自己直接就没了,就敢这样上干货!

        

楚韵咬咬牙,要不,她就相信他们一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