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 42 章

        

范德人是搞经济的人,他还正在亲身在基层经历,从工业到农业,没有人比他看的更明白,当前国家经济发展的症结在哪里。

        

楚韵则是从更宏观的方向进行论述,不仅说到我国经济的发展,还举例国外主流欧美国家的经济发展,从经济周期上进行把握,制定出来的经济政策才更加有前瞻性。

        

至于改革开放这四个字,楚韵没有直接说到,但是从她的举例中,各位领导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固步自封是搞不大的。

        

楚韵:“我能说的就是这些,其实要验证我和范老师说的话真实与否,你们可以去国外参观,比如那些正在发展中的国家,让他们国家经济欣欣向荣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从他们的经验里面,找到一条最适合我们国家的道路。”

        

几位秘书埋头做记录,领导们低头沉思,好像若有所悟。

        

结业考试已经结束了,第二天,在学校呆了好几天的领导们终于准备打道回府了。那些各个单位的代表们,也带着去他们单位的实习生回去了。

        

范德人现在还是不能离开乡下,他还要回原来的地方住一阵,但是可以预见,他的前途已经光明起来。

        

范德人是和马一鸣他们一起走的,走之前,马一鸣笑着跟楚韵保证:“楚老师,等我这学期高中毕业,我就去上班,暑假我就把欠你的助学打款还回来。”

        

楚韵微微一笑:“行啊,这学期初级班和中级班加一起两百多个学生,超过一半的人申请了助学贷款,你们楚老师我的家底都被掏空了,就等着你们回血了。”

        

操场里还没走的学生哈哈大笑,纷纷保证一定会尽快工作还钱。

        

楚韵很欣慰,马一鸣才来的时候,整个人畏畏缩缩,看到她的时候,恨不得缩成一团,就因为他觉得欠了她的钱,不好意思。 记住网址m.lqzw.org

        

现在好了,两个寒暑假而已,他整个人就跟长开了一样,身体长开了,心也长开了,还能毫不在意地跟她谈钱的事情。

        

挺好的!

        

寒假时间卡的太紧了,今天学生离校,楚韵还要清点后勤的东西,粮食要转移到山下县高中去,其他东西也要一一封存,等到暑假的时候再开门。

        

忙完这些,第二天县高中就要开学了,虽然楚韵帮不上什么忙,人还是要到的。

        

第二天早晨,楚韵晃晃悠悠地出现在县高中办公室,一副没精神的样子。

        

刘校长体谅她:“楚老师,我们后面三天不会上课,主要是打扫学校,进行政治学习,你回去休息三天再来。”

        

办公室的其他老师也说:“对,楚老师你回去休息吧,你这个寒假也真够累的。”

        

楚韵谢过他们的好意,既然用不着她,她转身就走,还去隔壁小学给两个孩子请假,她准备今天下午,带两个孩子去城里看看王建业。

        

中午,王大娃和王二娃回家,高兴得很:“妈妈,老师说你给我请假啦?”

        

“嗯,我们去看看你们在外打工挣钱的爸爸。”

        

“好嘞!”

        

王大娃赶紧跑回自己屋里,把他的衣裳抱出来,示意妈妈装上。

        

楚韵摆摆手:“不用,我们今天去,后天回来,不用带换洗的衣裳。把你们的睡衣和牙刷、毛巾什么的带上就行了。”

        

楚韵怕他们晚上睡着了踢被子,冬天着凉了可就麻烦了,就在空间里找了一床珊瑚绒的毯子,做成了连体睡衣给他们穿。

        

“哦。”王大娃快乐地跑回屋里拿东西。

        

妈妈简直太棒了,他们今天下午走,就不用去学校的操场除草、去街上扫大街,他好想爸爸呀,现在就想走了。

        

楚韵中午不知道做什么吃的,就给下了三碗面,母子三人吃完午饭,楚韵去后院把鸡喂了,关上门就出发了。

        

楚韵知道第一机械厂在哪儿,但是这时候还没下班,她也不好去找人,就带着孩子去公婆家。

        

市里学校开学前两三天也有政治学习的任务,楚韵他们到的时候,婆婆刘翠在家。

        

“妈,老师不在家?”

        

“哎,你老师还在学校,快进来,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你们高中也开校了吧?”

        

两个孩子乖巧地喊奶奶,把刘翠高兴得很跟个什么一样。

        

楚韵还在放东西,没来得及回答,两个孩子就说开了:“开学了,妈妈给我们请假了,带我们来看爸爸的。”

        

刘翠问楚韵:“晚上住家里还是去第一机械厂那边?”

        

楚韵:“去机械厂那边吧,我有三天假,后天就得回去,两个孩子想爸爸了,就带他们去王建业宿舍挤一挤。”

        

“那行,一会儿你买上菜过去,建业那里我去看过,一室一厅的房子,还有厨房,就是屋里没有厕所,要去外面上。”

        

“好,等会儿我就去。”

        

楚韵把孩子放在婆婆家,提了一个空篮子,拿着钱和票就出门了。

        

先去的菜铺子那边,这时候冬天还没过,天气还冷着,菜铺子里也没有什么新鲜蔬菜,土豆、红萝卜、白萝卜、白菜、莲花白,偶尔点其他的蒜苗之类的蔬菜。

        

楚韵买了两把大蒜苗,准备拿回去做回锅肉,大蒜苗炒回锅肉能香出两条街去。土豆、豆腐啥的都买上一点,也不用多,装个样子,不够到时候就从空间里面拿。

        

肉铺里面这时候没什么好肉,大肥肉早上就被抢光了,半下午剩下的都是瘦肉和骨头,猪蹄肯定是没有的,家里有奶娃娃的,都买回去给产妇下奶了。

        

楚韵回去的路上,从空间里面拿了两个夏天囤的梨子、苹果,准备晚上用这个和里脊肉做一道糖醋肉。

        

回到家里的时候,刘翠看到她满手的东西:“你怎么买这么多?”

        

楚韵笑了笑:“不多,我们一家四口要吃两天呢。”

        

这时候时间也五点多了,楚韵带着孩子去第一机械厂,到的时候,刚好碰到他们下班。

        

楚韵等在门口,王建业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她,快步走过来,脸上都是笑:“你怎么来了,带着这么多东西,累不累?”

        

楚韵白了他一眼:“我亲手提过来的,你说累不累。”

        

王建业捏捏她勒红了的手,看了一眼两个孩子:“你们今年一个七岁,一个八岁了,怎么不能帮妈妈分担一点。”

        

王二娃不服气:“我没有七岁,我才六岁。”

        

“过完年就是七岁了。”

        

“我还没满,不算。”

        

王大娃识相,从身后捞出一个苹果:“我帮妈妈拿的苹果。”

        

“你想自己吃吧。”不愧是当爹的,一眼就看穿了儿子的小心思。

        

王大娃默默挪动两步,挪到妈妈背后,想把自己藏起来。

        

王建业提着东西:“走,我带你们去宿舍,宿舍有厨房,我做饭给你们吃。”

        

楚韵:“过来的时候听妈说过了,不过我做给你吃,让第一机械厂的人看看,王总工是有媳妇儿的,不仅长得漂亮,厨艺还好。”

        

王建业笑了:“好,都听你的。”

        

楚韵警觉,她在门口站了这么一会儿,至少有四五个年轻姑娘的目光落在他们一家身上,准确地说,是扫了她一眼之后,目光都落在王建业身上。

        

好家伙,楚韵直接好家伙!就算没见过她,也知道王建业已经结婚生子了吧,还敢这么明目张胆地乱看,她不秀一下存在感,这些人,真的是当她不存在。

        

在江东县,谁不知道王建业是她的人,她也算是江东县的名人,就算眼热她,还真没有哪个年轻姑娘敢撬她的墙角。

        

到市里就不一样了,她楚韵的威慑力这是直接相当于没有了吗?

        

在王建业的宿舍楼下,他们碰到两个提着菜的年轻夫妻,王建业给楚韵介绍:“这是第一机械厂一号车间的主任杨彪,这是她爱人黄丽。”

        

楚韵笑着跟他们点点头:“你们好,我是王建业的爱人楚韵,这是我家两个皮孩子。”

        

黄丽脸上带笑:“哎呀,早就听王总工组里的研究员说,他媳妇儿又漂亮又能干,我今天总算是见到了。嫂子啊,你难得来一趟,明天去我们车间看看,也让我们大家认识认识你。”

        

楚韵应了一声:“你们车间准许外人进去?”

        

杨彪笑:“不能进去,在外面看看还是可以的。”

        

王建业给楚韵介绍说,他要组装大电机,这个任务就分给一号车间,主要由杨彪和他配合,这段时间没少麻烦他。

        

杨彪摇摇头:“哪里算得上麻烦,都是工作,应该的。”

        

楚韵笑眯眯地说:“今天没准备,明天请你们夫妻来家里吃饭。”

        

黄丽一口答应下来:“我肯定来尝尝嫂子的手艺。时间不早了,王总工、嫂子你们先回去做饭吧,别把孩子饿着了。”

        

回到楼上宿舍,楚韵叉腰:“王建业,你是不是招蜂引蝶了?”

        

王建业瞥了一眼两个孩子:“去卧室,把门关上。”

        

王大娃赶紧拉着弟弟跑了,卧室的门砰地关上。

        

王建业无奈:“我上哪儿招蜂引蝶去?我每天不是在车间就是在宿舍休息。”

        

楚韵挑刺儿:“你不去食堂吃饭啊,你是神仙啊!”

        

“饭是小李给我打的。”

        

小李是王建业的助理,主要负责给他打杂,协助他处理各种杂事。

        

楚韵哼哼:“听话听音,你没听到刚才黄丽是什么意思?”

        

王建业闭嘴了,虽说他没这个意思,但是他也听人家说过,最近有些年轻姑娘经常往一号车间跑。但是,人家也没做什么,他也不能主动挑这个话头,让人家以后别来了,只能板着脸当作没看到。

        

楚韵也懒得跟他掰扯:“你去,把大门打开,姑奶奶我要做饭了。”

        

宿舍的大门打开,楚韵从空间里面把各种调料拿出来摆好,先备菜,洗洗切切,一切准备就绪,就开始干起来。

        

不过一会儿,蒜苗回锅肉霸道的香味就飘出去,大家吸着鼻子问:“谁家做好吃的,还不知道关着门做,不太厚道哈!”

        

蒜苗回锅肉的味道还没回味够呢,后头又是炝炒土豆丝、糖醋肉、油煎豆腐、煎蛋粉丝汤。

        

过年也就这样了,这家人伙食标准简直没得说!

        

王建业的宿舍就在二楼,两边都住着人呢,大家端着饭碗出来看,看到王建业端着一盆洗菜的水出来倒,纷纷打趣:“哟,王总工还会做饭?”

        

王建业笑了笑:“不是我做,今天我媳妇儿带着孩子来看我,今天的饭是她做的。”

        

王总工媳妇儿来了?他们刚才一下班就回家做饭,还不知道王总工的媳妇儿来了。

        

王建业倒完水回来,邻居又跟他搭话:“你家媳妇儿手艺真够好的呀,平时在家你没少享福吧。”

        

王建业点点头:“我媳妇儿做饭手艺好,我爸妈都夸来着,不过在家里面,我做饭的时候也不少,下次我做饭请你们来尝尝。”

        

“哈哈,那感情好。”

        

饭做好了,楚韵出来,叫王建业端饭:“在聊什么呢?”

        

二楼的邻居第一次看到楚韵,哟,这是王总工的媳妇儿?男才女貌够相配的呀!

        

啧啧,厂里那些心大的姑娘,这次肯定没戏了。

        

楚韵迎着他们打量的目光,笑了笑:“不好意思啊,本来该关着门做饭的,但是王建业宿舍的厨房没有窗户,这不开着门,做一顿饭屋里的油烟气估计一天都不会散,晚上就没法儿睡觉了。”

        

大家纷纷摆摆手:“没事儿,没事儿,我们都理解。”

        

楚韵谢过大家,又问吃过饭没有,没吃就来家里吃点。

        

又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儿,大家纷纷找借口走了,只有王建业还站在门口。

        

楚韵双手又叉腰,还没等她发作,王建业连忙说:“端菜是吧,你先坐着,我来。”

        

楚韵搞了一顿杀伤力巨大的大餐,在宿舍区这边刷了一波存在感,晚上的时候,她感觉耳朵痒,心里想着,指不定多少人在背后念叨她呢。

        

吃过晚饭,王建业督促两个儿子去洗脸洗脚,王大娃不干:“我们还没遛弯儿呢,我晚上吃撑了,睡不着。”

        

王大娃摸摸圆溜溜的肚皮,王二娃也是同款姿势。

        

王建业没办法,回头看楚韵。

        

楚韵点头:“那就去吧,早点回来。”

        

王建业看她:“你不去?”

        

楚韵:“我又没吃撑,不去。”

        

王建业换个问法:“你不想去转转?就像你说的那个词,那就什么,刷刷存在感。”

        

楚韵拿起外套穿上:“走,刷存在感,要去你们机械厂的CBD,老娘争取一次性把存在感刷到位,让第一机械厂的人都知道知道,你是有主儿的。”

        

门口,一个女人突然噗嗤笑了。

        

楚韵停下来了,看了一眼门板,隔了一会儿,门就敲响了:“嫂子,我是楼下的黄丽,我们刚才见过,想问你要出去逛逛吗?”

        

楚韵笑盈盈地打开大门:“正说要去呢,谢谢你啊,我们一起吧。”

        

黄丽笑了:“好,我爱人还在楼下,我准备去前头工人广场那边转转,我们附近有好几家厂矿单位的家属区,人多,去年工人广场那里就修了路灯,天一黑,广场那边特别热闹。”

        

楚韵拍拍黄丽的肩膀:“还是你知道我的心,咱们走,就去工人广场。”

        

黄丽哈哈大笑,真是,笑的肚子都疼了,这位说话可太有趣了。

        

黄丽和楚韵走在前头,她兴致勃勃地跟楚韵介绍,周围有那些工厂,附近哪条街上的菜铺子和肉铺子新鲜,楚韵还说明天去买点肉,请他们明天晚上来家里吃顿好的。

        

黄丽:“那多不好意思啊,一般般的,炒两盘菜就行了。”

        

“不用不好意思,以后啊,我不在的时候,你帮我看着点王建业,他要看眼睛乱瞅,你看到就找我举报,举报一次我就给你炖一个大肘子。”

        

黄丽的丈夫杨彪和王建业走在后头,杨彪瞟了王建业一眼,王建业感受到了,扭头看他。

        

王建业:你是有什么毛病,好好一个大男人,有话就说呗,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是怎么回事?

        

杨彪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嫂子性子挺厉害的哈!”

        

王建业勾唇:“她只对我厉害,别人啊,她看都懒得看一眼。”

        

杨彪心里:呵呵,合着你还挺骄傲的嘛!

        

黄丽是个社交牛逼症患者,认识的人也多,不等人家问,就给人介绍,这是机械厂上周来的王总工爱人,在县高中当老师的,人家夫妻生了两个孩子了,看见没,那两个虎头虎脑的,哎哟,两口子感情可好了,这不,有时间就来看王总工……

        

楚韵都没说几句话,就顾着微笑了。

        

一个老大娘疑惑地看了楚韵一眼,还回头问老姐妹,过了一会儿,又有三个老大娘围着楚韵看。

        

“姑娘,你再笑一下。”

        

楚韵笑着问:“怎么了?”

        

一个老大娘一跺脚,一拍掌:“哎呀,我说呢,怎么那么眼熟,你是不是上过报纸的那个,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的校长?”

        

“名字叫楚韵!”

        

这一声吼的大,周围一群人都听见了,大家目光齐刷刷地朝这边看过来。

        

“哎哟,真的是她呀。”

        

“本人比报纸上看起来还好看,这都有两个儿子了,真看不出来。”

        

旁边有人不知道的,就问:“楚韵是谁?”

        

“哎哟,你不知道啊,这姑娘可能干了,开了一个会计班,后来又办了会计学校。”

        

“对对对,我们隔壁在老张家的外孙子,初中毕业后没考上高中,托关系在我们厂里当了个临时工,找对象人家女方都嫌弃。去年考上了会计班,好家伙,读了一个暑假回来,人家就成了会计,正式工哦。”

        

“喔唷,这么好的工作,那不是好找对象了?”

        

“哈哈,找什么找,都是人家来找他,就年前,才办了喜酒。”

        

这下众人看楚韵的目光又不一样了,火热的很。

        

楚韵淡定地把王建业叫过来,大方地拉着他的胳膊:“各位叔叔阿姨,大娘大婶,这是我爱人王建业,他这个人迟钝着呢,以后啊,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啊!”

        

众人的目光又落到王建业身上,这不是最近去第一机械厂那个总工吗?啧啧,果然啊,能干的人还是和能干的人结婚了。

        

黄丽功成身退,楚韵自己撸袖子上场,就跟在课堂上做随机回答一般,有问必答,游刃有余,如鱼得水。

        

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楚韵笑着跟大家说:“天儿不早了,我家两个孩子要睡觉了,下次我们再聊。”

        

楚韵和王建业,一人牵着一个孩子,在大家的目送之下,施施然回宿舍了。

        

楚韵这一下算是扬名了!

        

工人广场就是这一片厂矿单位的消息集散地,楚韵还没把两个孩子哄睡着,该知道她是王建业媳妇儿的人,就都知道了。

        

王建业在灯下看书,等两个孩子一睡着,楚韵拉着王建业去空间。

        

王建业一语不发,拉着她的手就往床上带。

        

楚韵挣扎:“少来这一套,你还有罪行没交代,就想吃肉?想的美。”

        

王建业喘着粗气:“我犯什么罪了?我要交代什么?”

        

楚韵扭头一想,好像确实没有,都是人家对他有点意思,而且人家好像都还没有彻底行动起来。

        

王建业捏着她细白的脸蛋:“嗯?说话。”

        

楚韵尴尬地笑笑:“我反应过度了?”

        

王建业低声笑了:“没有,你只是防患于未然,我觉得挺好,我支持。”

        

楚韵一下气焰又上了:“看吧,你都说我做得好,你还不放开我,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如何保障我们的小家庭,不被攻陷。”

        

王建业低头亲下去,含糊道:“放心,我这里防线坚固,除了你,谁也攻不破。”

        

这个男人越来越会了,楚韵被他勾搭的五迷三道的,脑子都不会转了,就被他吃干抹尽,他还想再来一次。

        

楚韵:哼,没门儿!

        

他的眼尾都是红的,抱着她一个翻身,她被压得死死的。

        

王建业难耐地哄她:“乖,累了一会儿我帮你!”

        

楚韵:帮个锤子,你个大猪蹄子,滚开!

        

媳妇儿来了,王建业不客气地折腾了大半晚上,第二天早上上班,还是一副无比精神的样子。

        

楚韵则是双眸含水,面带桃花,都不敢出门买菜,这样一副狐狸精的样子,被人看见了,指不定就有人在背后骂她呢。

        

她放两个儿子去楼下玩,她没出门,从空间掏了好些菜出来,准备晚上请客烫火锅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