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 43 章

        

晚上请客吃饭,人不少,除了杨彪和黄丽两口子,楚韵还让王建业请了跟着王建业从江东县来的那几个研究员,一共有十二三个人。

        

楚韵找了两个大铁盆当大锅,还去隔壁借了个炉子过来,两个炉子烧起来才够用。

        

除了准备烫火锅的肉和菜,楚韵还炒了一大盆蛋炒饭,给他们加餐的。

        

下午六点半下班,王建业的宿舍里挤满了人,楚韵招呼他们坐,想吃什么菜自己夹,小料她准备了香油、辣酱、小葱、香菜和醋,想吃什么自己放。

        

有肉有菜,味道还真好,大家都吃嗨了,就差来点酒了。楚韵空间里面有酒,可不会给他们,饭菜吃饱就行了。

        

一个研究员高兴地说:“早就听说王总工家的伙食好,在江东的时候,楚老师中午给王总工送饭的时候,我们都要偷瞄,没想到现在都能吃上王总工的饭了。”

        

其他人连忙附和:“只有楚老师才舍得,这盆里都是油,我头一次看到这样做菜的,香,好吃。”

        

黄丽会做饭,笑道:“我跟你们说,这一大锅火锅汤,不比肉便宜。”

        

她转头问楚韵:“嫂子,这锅里是牛油吧?”

        

楚韵点点头:“你嘴巴还挺灵的,确实放的牛油,放其他油都没这么香。”

        

嚯!这么大两盆牛油,这要多少钱?关键是这个上哪儿去弄?这个油汤用来下面肯定棒。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楚韵跟他们说:“一会儿你们别忙着走,身上都带着饭盒吧,等火锅冷下来,你们把油汤分了,拿回家下面、烧菜味道都好。”

        

楚韵不会要吃过的油汤,但是其他人也不嫌弃,谢过楚韵后,继续埋头苦吃。

        

这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江东县来的研究员,不知道还要在第一机械厂呆多久,起哄着让楚韵以后多来,改善伙食就靠她了。

        

楚韵笑:“我们家老王的清白就靠你们了,其他的一切好说。”

        

王建业无奈叹气,众人哈哈一下。

        

吃了火锅,身上的味儿重的很,收拾好两个孩子,两人去空间洗漱,不用说,这一晚上楚韵少不了被折腾。

        

楚韵半梦半醒之间,一直听到他在念叨:不相信我,嗯?

        

楚韵被他念叨得烦了,扭过头去,缩到被窝里,又被他提溜出来,被他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楚韵从空间搬了好些方便食品出来,都用简朴的袋子装着,给王建业留着加餐。

        

九点多钟,她交待两个孩子在楼下玩,不要跑远了。

        

王大娃拉着楚韵衣角:“妈妈。你去哪儿,我们也去。”

        

“你们乖,我去买肉,中午做肉给你们吃。”

        

“哦。”

        

楚韵先去的肉铺那边,市里的供应就是比县城要丰富一些,楚韵手里现在不缺肉票,一共十斤肉票都用了,还有不要票的骨头什么的,她都买了不少。

        

卖肉的都被她的大手笔惊住了,这是哪家要办喜事儿?买这么多!

        

楚韵转过弯又去菜铺子,买了好些小芋头,用来做扣肉的垫底,她准备给王建业蒸几碗扣肉放着,现在天气还冷,菜放得住,他每天蒸一蒸就能吃。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她把东西都放进空间,换了一身不起眼的装扮,又去黑市转悠,她今天运气好,遇到一个卖腊肉的乡下人。

        

他说是队上过年分的肉,楚韵一看就知道他的话里有假,几十斤腊肉可不是小数目,再说,她到的时候他已经卖了不少,不用说,肯定是私下偷偷养猪了。

        

“大姐,有两种腊肉,一种是腌过之后风干的,一种是熏肉,我家用松枝和柏树熏的,我切一片给你看,熏的好得很。”

        

楚韵瞅了一眼,这个腊肉熏得干,切出来的肉里面,肥肉油汪汪的,瘦肉颜色也好看。楚韵看得上,一气儿把他摊子上的肉都买了。

        

老板愣了一下:“我这里还有五十来斤的肉,你都要?”

        

楚韵点点头:“我都要,你把背篼一起给我算钱吧。”

        

“好嘞!”

        

这个肉卖得真心不便宜,不要肉票,这五十多斤肉,楚韵花了近一百块钱,不过她觉得很值得。

        

楚韵花钱太舍得了,周围几个卖家特别眼红,一个卖面条的凑过来:“大姐,你要面条不,我这个面条实惠得很。”

        

楚韵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面条,颜色有点乌,看起来脏兮兮的,她摇摇头:“我家有面条,不缺。”

        

又一个凑过来:“看看我的这个咸鸭蛋,家里自己腌的,腌了一个月,现在吃正好。”

        

咸鸭蛋可以,留给王建业早上配包子馒头吃。楚韵都要了。

        

又有其他人凑过来,楚韵看都不看,给完钱背上背篼就走。

        

刚绕路走出黑市,楚韵敏锐地发现后面有尾巴,她窜进一条小巷子,里面没人,她躲进了空间。

        

过了一会儿,她换了一身衣裳出来,提着一个篮子,和两个人面对面撞上,那两人看了她一眼,就过去了。

        

楚韵听到身后两个人交谈,一个人说:“妈勒个巴子,那个女人跑的这么快。”

        

“别说了,先回去,她不缺钱,说不定哪天还回来,到时候还怕逮不住她吗?”

        

楚韵微微一笑,转身走了。

        

楚韵回到宿舍,时间已经不早了,她给两个孩子两颗奶糖,让他们乖乖的,她去厨房,关上厨房门,进空间做饭。

        

空间有高压锅,王建业下班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六大碗扣肉,咸鸭蛋也煮好了。

        

楚韵从空间出来,炒了两个素菜,端上桌,叫孩子回来洗手吃饭。

        

王建业去厨房看了一眼:“你做得太多了吧。”

        

楚韵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不多,给你留着的,这几天还能放得住,你每天吃一份,不爱吃这个就跟人家交换,等到下周我休息再来给你改善伙食。”

        

王建业笑:“一天吃一大碗扣肉,说出去没人觉得我出差受苦了,只觉得我太享福了。”

        

楚韵给他夹了一片扣肉,淡淡道:“吃吧,咱们家有这个条件,吃点肉怕什么,咱们有钱。”

        

中午,两夫妻回房间,王建业看到空间里面那一背篼腊肉,确实,他媳妇儿在家里吃穿上面,花钱是一点都不含糊。

        

楚韵还给他看冰箱,里面还囤着不少肉。

        

>

        

楚韵说:“没关系,第一次来嘛,手忙脚乱一点,等我下次来就方便了。”

        

“嗯,你下次来把儿子放爸妈那边去,你自己过来。”

        

楚韵笑:“哟,儿子不要啦?”

        

王建业搂着她的腰:“孩子他妈更重要。”

        

楚韵勾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睡一会儿午觉吧,你下午还有工作。”

        

两夫妻头挨着头,小睡了一会儿。

        

午睡醒来,王建业要去上班的时候,问她:“下午什么时候走?”

        

“等我收拾好行李就走了,你记得好好吃饭。”

        

王建业看她:“不去车间外面看看?看看第一机械厂和我们江东机械厂有什么不一样。”

        

“好啊,看看就看看。”

        

王建业提前了点时间去上班,带着楚韵和两个孩子去车间那边转了一圈。王建业讲原则,进去是不可能带她进去的,就在门口看了一眼。

        

江东机械厂主要生产农机这些东西,第一机械厂还能生产卡车这样大型的机械,生产线也比较先进,所以第一机械厂才有条件让王建业在这里试验组装大电机。

        

王建业说:“主要是钢铁厂离第一机械厂近,要材料什么的都很方便。”

        

楚韵以前考察过类似的工厂,说实在的,这样落后的生产线,楚韵上一辈子真没见过。就算不是全自动化,至少也是半自动化吧。

        

王建业看出了她的想法,知道她看不上,捏捏她的手:“慢慢发展起来,会好的。”

        

“嗯。”

        

最后他们去到一号车间,这时候车间里面陆续有工人到岗了,杨彪看到他们两个,和他们打招呼,问楚韵下午是不是要回去了。

        

楚韵笑着道:“对,两个孩子还要读书,我也要上班了。”

        

正聊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年轻姑娘声音,惊喜地叫了一声王总工。

        

顿时,周围都安静下来了。

        

r />

        

杨彪低下头笑,楚韵扭头看王建业,咬牙切齿:“王总工,听见没有,人家给你送橘子。”

        

王建业去牵她的手:“别闹,走,我送你和孩子去车站吧。”

        

王建业转身跟杨彪说:“你帮我请一个小时假,我一会儿过来。”

        

杨彪摆摆手:“没问题,你先去忙,嫂子带着孩子赶车也不容易。”

        

“王总工……”

        

王建业拉着楚韵的手走了,把那个送橘子的姑娘落在了后面。

        

那姑娘不明白情况,还想追上去问,被几个研究员拦住:“哟,给咱们车间送橘子啊,谢谢啦,我们就先收下了。”

        

那姑娘生气:“不是给你们的。”

        

“哈哈,不是给我们的是给谁的?总不会是给王总工的吧,王总工可不爱吃橘子,王总工喜欢吃火锅,最爱的是他媳妇儿做的火锅。”

        

几人特别强调媳妇儿两个字,那姑娘闹了没脸,转身走了。

        

这姑娘是财务那边的,她回到办公室,气呼呼地坐下,问前面那个姑娘:“你不是江东那个会计班过来的吗?王总工真有媳妇儿?”

        

她问的这个人,正是来江东第一机械厂实习的姜灵。

        

姜灵淡淡一笑:“这还有什么疑问吗?王总工今年都三十岁了,没有老婆孩子才奇怪吧。”

        

那姑娘被姜灵噎了一句,恼羞成怒:“王总工这么优秀,他该找个城里的姑娘,那个小县城能有什么好女人,只会拖累王总工的前程。”

        

姜灵可怜地看她一眼,这种脑子,别说只是副厂长的外侄女,就是厂长的亲闺女也不行。她跟楚韵接触的不多,但是从她做事风格上也看得出,那是个有脑子有手腕的人,这样的傻白甜在楚韵手上都走不了一个回合。

        

姜灵实习完想留下来,于是就顺手给副厂长卖了个好。下午汇报工作的时候,不经意地就把这事儿说给了副厂长听。

        

副厂长当时没什么表示,还和蔼地和她聊了两句单位分宿舍的事情,她的户口关系落到工厂来也要早点准备好。

        

姜灵笑着从副厂长办公室出去,第二天姜灵上班,就没看到那个傻白甜。中午休息的时候,听那些女人叨叨,说是听副厂长说的,那姑娘身体不好,家里接回去了。

        

姜灵听了一耳朵八卦,转身回办公室,安安心心工作。

        

副厂长算不上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但王总工是什么人,以及他老婆楚韵是什么背景,他一清二楚。别看他是个副厂长,要真惹恼了这两口子,他肯定只有认怂的份。

        

他只是个没有多少实权的副厂长,人家楚韵靠着江东专业财务学校,手里握有大把的人脉,就不说她的那些隐形人脉,就说税务局、报社和青大这几个摆在明面上的关系,他都惹不起。

        

所以,他才果断地把这个便宜外侄女送走。

        

副厂长以为自己做的够隐秘够迅速了,但是,谁也不傻,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那些对王建业有那么点小心思的女人,都默默偃旗息鼓了。

        

能不能上位还两说,把工作搞掉了,那才没处哭去。

        

而这一切的幕后推手姜灵,照常工作上班,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楚韵回到江东县,第二天开始正式上班,她今年要带高三的学生。

        

听说北京那边从七四年以后,学制进行改革,高中从原来的三年改称两年,他们江东县今年才开始跟着改革,从下半年开始的新生入学,高中就都读两年。

        

梁静郁闷地说:“我们这边要是七四年也改革成两年,我去年夏天就该高中毕业去工厂上班了。”

        

楚韵笑:“多读一年书也没什么。”

        

梁静还是不高兴:“我想早点赚钱,就可以搬出去住。”

        

楚韵问:“我记得上次你说,你爸妈都站你这边了,是你哥又搞什么幺蛾子了?”

        

梁静冷笑:“别提了,他嫌自己的工资不够用,我爸妈也没给他钱,他居然跟外头的人借钱,借钱就算了,他还不还,让人找到家里来了,我爸妈的脸都让他丢尽了。”

        

楚韵也没什么好说的,拍拍她的肩,权当安慰了:“这一学期学完了就能毕业了,你也要觉得烦,就去市里找工作。你现在已经有中级会计班的毕业证,找工作比其他人容易多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之前答应毕业后回财务学校当老师,我去市里估计就不成了。”

        

楚韵摇摇头:“没关系,老师不够就少招一点学生。”

        

刘校长刚好路过:“你说什么?少招一点学生?你忘了寒假班招生两百个,报名有两千多个?你还想少招,我怕学校都被那些想读书的学生拆了。”

        

楚韵哈哈一笑:“不会不会,大家都是文明人。”

        

刘校长哼哼一声:“那你也要当个文明人,别逼的那些学生和家长变得野蛮。”

        

楚韵心想,那倒不会,今年都七六年了,明年就是恢复高考的大年份啊!到时候都考大学去了,她这个小县城里的小小会计班,还有多少人看得上眼?

        

开始上课之后,日子就过得很快了。

        

五月,李二和曹大姐给楚韵送了一次茶叶,也是最好的正春茶,还有楚韵拜托他们收的茶砖,现在楚韵手里面已经存了四五十块七三茶砖了。

        

今年的年景好,李二送来的新茶多,楚韵干脆就打包好,分了一半出来,给王建在东北的老师、师娘和师兄弟们寄过去。

        

她有一次去第一机械厂看王建业,去黑市又遇到那个卖腊肉的,楚韵吃了之后觉得他的肉好吃,晒得好,那次一百多斤腊肉,楚韵给他包圆了。

        

寄茶叶的时候,也给东北那边寄了三十斤腊肉。

        

把东西寄走后,楚韵周末带着孩子去市里看王建业,王建业知道后,捏捏她的下巴:“你还真舍得!”

        

“有什么舍不得的,几块肉罢了!”

        

王建业笑笑,别说三十斤肉,现在谁家有一块肉吃,都要想想给谁吃,也就是他媳妇儿手松,加上家里不缺物资,才能说的这么轻易。

        

楚韵挑眉:“我把家里的钱都拿去买肉了,你不会说就没钱给我买镯子了吧。”

        

王建业一直许诺给她买镯子,她来了好几次了,一直没有时间。

        

“放心,这点钱还是有的,这是我这个月的工资,交给你。”

        

楚韵拿到手数一数:“怎么还多了五十块钱。”

        

“我在第一机械厂搞电机,给他们解决了一个技术问题,这是解决技术问题的奖励。”

        

楚韵开心地笑眯了眼:“不错不错,继续努力。”

        

楚韵说完,又把钱交到他手里。

        

王建业:“怎么了?”

        

“钱给你拿着,到时候买东西你给钱,让你享受一下当家作主的乐趣,以后挣钱才更有动力。”

        

王建业哭笑不得,就她一嘴歪理。

        

王建业手里的工作告一段落了,大型电机已经生产出来了,生产线改造也基本有谱了,他请了一天假期,连着休息日一共休息两天。

        

楚韵:“时间不早,我们快回家。”

        

王建业转身去宿舍楼下,叫儿子上来换衣裳。

        

张素芬真的是着急抱孙子,王勤上个月刚满二十岁,这个月王勤和陈晶的婚礼就办起来了。

        

不过现在这个年代的婚礼也没什么好办的,请亲朋好友随便吃顿午饭就行了。

        

楚韵一早带着孩子从江东县赶过来,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去参加王勤的婚礼。楚韵挺喜欢王勤和陈晶这对小夫妻的,就给包了个大红包。

        

王建业楚韵带着孩子去大哥大嫂家,屋里屋外挤满了人,王建业把红包递给王勤:“我和你婶婶给的,收着。”

        

楚韵微微一笑:“祝你们小夫妻百年好合,幸福美满。”

        

张素芬今天穿的喜庆,正在招呼客人呢,看到楚韵来了,大声喊了一句:“楚韵,你来了呀!”

        

张素芬的亲家母拉着张素芬:“这就是你那个厉害的妯娌?”

        

张素芬得意地哈哈大笑,故意说:“不厉害,不厉害,性子好得很,就是做事认真了点。”

        

楚韵也听到了张素芬的话,小声跟王建业说:“你去跟爸妈说会儿话,我去那边给大嫂长长脸,当一下吉祥物。”

        

王建业笑:“受不了就让人来喊我,我带你走。”

        

楚韵微微点了头,满脸笑容地朝张素芬迎过去。

        

哎哟,都知道王杰家的小儿子小儿媳是个厉害的,王建业已经当上总工了,媳妇儿楚韵是高中老师,还是这两年鼎鼎大名会计学校的校长。

        

王家这边的亲戚还绷得住,陈家那边的亲戚早就把楚韵围的密不透风,恭维的,打听消息的,想走后门的,总之,楚韵现在就是一块香饽饽,谁见了都想咬一口。

        

楚韵应付了一会儿,看到跑着玩儿的儿子,赶紧给他使眼色,王大娃心领神会,跑去找爸爸。

        

一会儿,王建业走过来:“楚韵,妈叫你过去一下。”

        

楚韵满脸笑容地跟大家告别:“失陪一下,下午我们再聊。”

        

下午再聊个屁,吃完午饭,把孩子放到公婆那里,两夫妻就跑去买镯子。

        

吃完午饭,一群喜欢吹牛说八卦的妇女,左看右看没看到楚韵的人,还去问张素芬,你妯娌呢?

        

张素芬也没看到,她还疑惑呢,抓到儿子就问:“你小叔和小婶去哪儿了?”

        

王勤当然看到了,但是他不能说。

        

王勤回到房间里,只有陈晶在。

        

陈晶看到他进来了,让他赶紧关门。

        

王勤关上门走过去:“怎么了?”

        

陈晶掀开棉被:“快来数钱。”

        

王勤笑:“我还不知道你是个小财迷。”

        

陈晶嘿嘿直笑:“傻呀,有谁不爱钱的。”

        

两夫妻一个拿着本子记,一个拆红包,陈晶拆开一个:“咱们小叔小婶给的,让我看看,妈呀,六十块钱!”

        

陈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王勤。

        

王勤淡定地记下:“没错,不用惊讶,我们家,我爸妈的工资加一起都没有我小婶一个人的工资多,更不要说和我小叔的工资比。”

        

陈晶摸摸小心脏:“我以后要和小婶拉关系,以后争取每年领个大红包。”

        

王勤哈哈大笑:“咱们努力努力,生个宝宝,肯定能从小婶手里再拿个大红包。”

        

陈晶面露娇羞,脸色一红:“去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