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 45 章

        

招生考试这一天,江东县又热闹起来,楚韵上午没去学校,得了一点空闲,十点多钟就在准备午饭。

        

早上王建业出门的时候,楚韵让他杀了一只鸡,今天中午吃芋儿鸡。

        

两个孩子昨天正式放假,吃了早饭之后,就跟匹野马一样,一眨眼就跑山下疯去了,还带上他们的羽毛球拍。

        

这已经不是前年买的那对球拍,那对早已经报废了,这是今年买的新球拍。

        

两兄弟对羽毛球爱的深沉,楚韵都怀疑他们要去打奥运会,一天有点空闲的时候就拿着羽毛球拍下去和人社交。

        

因为他们家最先买了羽毛球拍,当初其他孩子也回去闹,现在江东县有羽毛球拍的孩子不在少数,这些玩羽毛球的孩子就自动自发地成了一个小团体。

        

楚韵有一次路过学校操场,还听他们说,他们这个民间团体还不是乌合之众,人家有正式的名字,叫江东第一羽毛球队。

        

楚韵很想问问他们:江东县有第二支羽毛球队吗?

        

知道今天家里中午有好吃的,十一点半两人就跑回家了。

        

王大娃:“妈妈,我想和小虎他们去小河沟里游泳。”

        

楚韵:“山下那个叫小河沟吗?人家叫河!那条河别的不说,把你们几个小不点儿卷走还不容易?我跟你们说,不准下河,要让我知道你们下河去玩儿,你们就试试。” 记住网址m.lqzw.org

        

王大娃和王二娃一瑟缩:他们不敢试。

        

楚韵瞥了他们一眼:“玩了一上午,暑假作业一个字都没写过吧,不干点正事儿?”

        

王大娃嘿嘿一笑:“妈妈,快下班了,我们去接爸爸回家吃饭。”

        

王大娃一跑,王二娃也跟着跑了,爸爸说过的,今天中午会回家吃饭。

        

楚韵笑了笑,去厨房端饭。

        

两兄弟在机械厂门口见到王建业,就一路往回跑。

        

楚韵看到他们俩:“你们爸爸呢?”

        

王大娃:“在后头。”

        

楚韵好奇:“你们怎么接的?”

        

王二娃:“我们在机械厂门口看到爸爸,喊他快点回家吃饭,我和哥哥就跑回来了。”

        

王建业刚到院子门口:“我刚看到他们,他们转身就跑。”

        

楚韵哈哈大笑:“看来是好久没吃到好吃的了,馋得慌,你们三个,快去洗洗手准备吃饭。”

        

“哦。”

        

一家四口的口味分明,楚韵一个人在吃芋儿,那父子三个,先吃鸡肉,等鸡肉吃完了再吃芋儿。

        

饭桌上,王建业说起工作:“今天厂长找我谈话了,从明天开始,我要开始新项目,又要忙起来了,你这里又要顾学校那边,我们两个都没时间盯着他们俩,要不,把他们送到他们爷爷奶奶那里过暑假?”

        

王大娃不同意:“我不去市里,市里不好玩,就算要去也去楚家大队,我去外婆那里。”

        

楚韵也有这个意思,一到夏天天气热的时候,一群半大不大的男娃就想往河里溜,前两年他们两个年龄还小,不敢去,今年说不定就溜过去了,她心里也害怕。送到乡下有人看着她放心一点。

        

楚韵看向王二娃:“你呢,去哪儿?”

        

王二娃看看爸爸又看看妈妈:“那我也去外婆家。”

        

楚韵笑:“你看我和你爸爸干什么?”

        

王二娃撇嘴:“我不想去爷爷奶奶家,也不想去外公外婆家,我想呆在自己家。”

        

他小大人一般叹口气:“不过我知道你们忙,没空照顾我和哥哥,我们就去外婆家吧。”

        

楚韵没想到,家里小儿子还挺恋家。

        

楚韵摸摸他的小脑袋:“去外婆家别闯祸知道吗?别祸害粮食,也别欺负小孩儿。你们去外婆家,我给你们一袋大白兔,都让你们分配。”

        

王二娃睁大眼睛:“真哒?”

        

楚韵点点头。

        

王大娃:“妈妈,我想要足球,我不要大白兔行不行?”

        

“足球?我们县里有足球?”

        

王大娃连忙点头:“有,百货大楼里有足球,好贵的,我们去看过,还没有人买呢。妈妈,你给我买个足球,我去楚家大队和表哥他们玩儿。”

        

楚韵无所谓:“我觉得可以,锻炼身体是好事,问你们爸爸。”

        

王建业说:“你们妈妈没意见,那我也没意见。”

        

楚韵拍板:“那就买。”

        

楚韵和王建业一商量,后面几天都抽不出时间,干脆今天下午把他们俩打包送过去。下午阅卷,楚韵不参加也行。

        

楚韵带着孩子去百货大楼,把他们心心念念的足球买了,楚韵又去学校:“你们两个在门口等我,我去一趟办公室就出来。别跑远了,我一会儿送你们去外婆家。”

        

王大娃着急玩足球:“哎呀,妈妈我们知道了,你快去忙吧。”

        

楚韵转身刚走进学校,两兄弟就跑去找钱小虎和张大志:“你们快来看呀,我妈妈给我买足球了。”

        

钱小虎噔噔噔地跑过来,特别开心:“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玩足球吗?”

        

王二娃:“我们是好朋友,当然可以啦。”

        

王大娃嘿嘿一笑:“我踢给你,你再踢回来。”

        

几个小孩儿在会计广场那儿玩足球,好多人围着看,楚老师真宠孩子,这个足球多贵啊,说买就买了!

        

楚韵去办公室找刘校长,说了一下她的情况,下午就不过来了。

        

刘校长挥挥手:“你去吧,李副局长他们下午也会过来帮忙,你先把孩子送回去,你们两口子忙起来顾不上孩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楚韵从办公室出去,在学校门口没看到人,孩子呢?

        

门卫大爷给她指路:“前头,去会计广场了。”

        

“谢谢啊,我去看看。”

        

楚韵到会计广场的时候,一群小孩儿玩的正开心,楚韵也不叫他们,她先回家收拾行李,他们的衣服鞋袜,还有楚韵给爸妈准备的茶叶、腊肉、新鲜的肉,还有承诺给他们两兄弟的大白兔,最后走的时候,把他们的羽毛球拍都给带上。

        

楚韵去会计广场:“别玩儿了,我们要去坐车了。”

        

“哦。”

        

王大娃把足球抱起来,和钱小虎挥挥手:“我们要去外婆家过暑假了,等开学后我们再见啦。”

        

钱小虎恋恋不舍道:“你们要早点回来呀。”

        

“知道啦,我们会想你的。”

        

张大志跑过来:“哼,幼稚!”

        

王二娃跺脚:“哼,我不想你!”

        

楚韵一头黑线,你们几个小学生都是一样幼稚,不分伯仲,难分高下。

        

楚韵带着两个孩子到楚家大队,时间已经不早了,楚韵还要赶最后一班车回江东县,楚卫东临时请了假,骑自行车送楚韵去车站,时间刚刚好。

        

楚卫东推着自行车紧走两步:“你去忙你的去,两个孩子我们会照顾好。”

        

楚韵从车窗里面伸出手跟他挥了挥,车子就开走了。

        

楚卫东骑着自行车回家,已经下工了。

        

李桂芳和向红在厨房做饭,李桂芳说:“今天晚上吃点好的,煮面疙瘩,都用白面。”

        

向红点点头:“我去柜子里装面粉。”

        

王大娃跑进来:“外婆,吃肉吧,我妈拿了好多肉,不吃就坏了。”

        

李桂芳:“胡说,你们妈拿的都是腊肉,这个能放。”

        

王大娃摇头:“不是,下面还有新鲜肉,赶紧吃,不吃就坏了。”

        

李桂芳走过去:“我看看。”

        

向红帮忙拆开袋子,哎哟,还真是,袋子下面包着两三斤大肥肉。

        

向红笑:“楚韵每次回来都想着咱们,我们当哥哥嫂嫂的,占了她好多便宜。”

        

楚卫东放好自行车过来:“说什么呢?哟,这么多肉。”

        

李桂芳看了儿子儿媳一眼:“楚韵既然送过来了,你们拿着就吃,她对你们的好记在心里,以后啊,她需要的时候你们就伸把手。”

        

楚卫东:“妈,看你说的,她是我妹妹,就是没有这口肉我们也是亲兄妹,我还能不管她?”

        

这晚上,楚家还是吃面疙瘩,只是里面切了不少肉,把香香的猪油煎出来,一瓢水倒进去烧开,面疙瘩、青菜叶子丢进去,再撒上盐,来一点酱油,那叫一个香哦!

        

楚韵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这一下午坐车折腾的她下车都腿软,那个路实在太颠簸了。

        

她都没空去县高中门口看今年这次的录取名单,直接回家。

        

站在山下,就看到坡上,他们家的灯光亮着。

        

王建业在屋里看书,听到门口有响动,放下书走出来:“回来了,我给你做了蔬菜粥,已经放凉了,你去洗漱一下,出来吃一碗。”

        

“好。”

        

家里只有他们俩个人,不用顾忌什么,楚韵转身就去空间,洗完澡,还把头发吹干才出来。

        

王建业给她把蔬菜粥和下饭的榨菜端出来:“我猜你肯定没什么胃口,随便吃点。”

        

楚韵一边吃饭一边问:“你以后就一心搞电机?”

        

王建业想了想:“再看吧,现在他们需要我搞电机,我就搞电机,国家很多技术都缺,其他方面我也要努力专研。”

        

楚韵鼓励他:“挺好的,我们家以后肯定不缺钱花,还是要有点小理想的,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王建业笑:“我要和前几年一样去东北那样远的地方,一走就是好几年,你也支持?”

        

楚韵瞟了他一眼:“那肯定还是支持的,不过我在家空虚寂寞冷,说不定哪天就……”

        

王建业捏她的脸颊肉:“别张口就胡说,你是什么人我知道。”

        

楚韵没再故意招惹他:“王建业,我们先说好,以前就算了,现在我完全不能接受两个人长期分居,以后如果你要长期去外地工作,那我就带着孩子跟你一起去。”

        

“你的工作呢?”

        

“我自己有安排。这么说吧,我对工作不执着,我只是对赚钱执着,只要能赚到钱,我干什么工作都可以。”

        

王建业问她:“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像你上辈子那样,当个女强人?”

        

楚韵看他一眼:“不,我那是逼不得已,我人生的终极目标是当个富贵闲人。”

        

王建业抬起上半身,伸手揉揉她炸毛的头发:“都是我的问题,不能让你当个富贵闲人。”

        

楚韵哼笑:“我自己也能行。”

        

楚韵吃完饭,夫妻夜谈到此结束,楚韵去刷牙,王建业去洗碗,然后,两人上床,相拥在一起睡去。

        

第二天起床,就又开始各忙各的,楚韵忙过开学那几天,又恢复了中午给王建业送饭的日子。

        

有一天,楚韵送完饭准备回家,听到河边闹了起来,几个大孩子跑到机械厂来叫人,有个孩子被河底的暗流卷走了。

        

“什么,卷走了?”

        

一个孩子着急:“也没有完全卷走,在河下面看到他冒头了,我们不敢下去。”

        

一群大人顾不得其他,放下饭盒就往河边跑,大声呼喝着把还在河边玩耍的小孩儿拉起来。

        

楚韵也赶过去看了一眼,她到的时候,那个孩子已经被救起来了,一个像是他妈的女人,扯着他的手,又哭又骂,捡起一根树枝狠狠地揍他。

        

旁边一群人在那儿劝:孩子吓坏了,快带回去洗个热水澡,回回神,以后好好教,别为了贪那点凉快,把命都交代了。

        

楚韵扭头,还看到钱小虎的妈妈,钱小虎穿着一条短裤,看着还是干的,估计是没下水就被他妈逮住了。

        

钱小虎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惨兮兮的,身上都是他妈揍的红印子。

        

楚韵心头一阵后怕,幸好把两个儿子送走了。这些小孩儿,真是胆子大。

        

河边差点出事淹死人,楚韵给刘校长建议,组织高中学生分批去河边巡逻,不准小孩儿靠近。

        

刘校长想了想:“也行,我去问问,找几个能顶事儿的学生把人组织起来。”

        

七月份,楚韵家收到了东北寄过来的东西,有两只晒干的野鸡,信上说是东北非常有名的飞龙,用来炖汤,香的不得了。还有一些吃的,肉肠、蘑菇、糖,另外还有两块特别厚的布料,一块深蓝色的,一块米白色的,都是羊绒的,看这个纺织工艺,肯定不是国产的。

        

楚韵一眼就看上了:“我们做两件大衣吧。”

        

王建业看那两块布料:“深色的这一块能做两件,我们一人做一件,米色的你可以做一身。”

        

楚韵笑了:“这个可不能用来做裤子穿,浪费了,米色我也做两件大衣,剩下的布料,看能不能拼一条裙子出来。”

        

“好,你自己处理。”

        

楚韵在一旁收拾这些东西,王建业在看老师写给他的信,看完之后,他叹息一声,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受。

        

“怎么了?”

        

“你看。”王建业把信放她手里。

        

楚韵一目十行地看完信:“情况变了?”

        

王建业:“看起来好像变了,老师说,等他们做完手上的工作,明年初就会回北京。”

        

楚韵把信交给他:“我看到了,让我们不要再寄东西去东北了,没有说的那么清楚,但意思一定是那个意思。”

        

“你这么肯定?”

        

楚韵嗯了一声:“今年都七六年了,虽然高考是七七年九月才决定下来,但是一些政策,上面应该早就着手开始实施了。你还记得去年寒假的时候,来我们学校做调研的那些领导吗?等着吧,范德人范老师很快就会离开这里。”

        

炎热的七月很快过去,八月初,学校来了几个学生,马一鸣也来了。

        

楚韵笑:“大热天的,你们来学校干什么?”

        

马一鸣笑:“我来还助学贷款的呀。”

        

楚韵睁大眼睛:“你们拿到工资了。”

        

几人嘿嘿直笑:“拿到了,还不少。”

        

楚韵:“我这里不急,你们才拿到第一个月工资,最多也就四五十块钱吧,拿回家给辛苦养育你们的爸妈买点好吃的,过两个月你们把钱存够了再来还给我也行,我不着急。”

        

马一鸣把钱掏出来:“我着急啊,楚老师你点一点,我跟单位提前预支了工资,刚刚够助学贷款。”

        

既然他们诚心想还,楚韵也没啰嗦,点完钱之后,从柜子里面把助学贷款的文件翻开:“来来来,都来签个名,今天你们的助学贷款就算销账了。”

        

马一鸣举手:“我先签名。”

        

“你来。”

        

马一鸣从那一叠厚厚的助学贷款名单中,找到自己的那张,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楚韵开了一个单据给他:“这是收款单。”

        

马一鸣把收款单塞进兜里,往旁边椅子上一坐,感觉肩膀上的重担,和心里的压力都没有了。

        

楚韵看向他们几个人:“是不是感觉无债一身轻。”

        

几个小伙子连忙点头。

        

马一鸣他们开了一个头,楚韵陆续又迎来好些还助学贷款的学生,这个暑假,回收了好几千了。

        

楚韵抽空清点了一下,第一届学生没有助学贷款,第二届学生的助学贷款只有四个学生还没来还,第三届学生的助学贷款还了一部分了。

        

至于第四届学生,现在还在学校里上课。

        

暑假期间,陆续有往届的学生找到工作领到工资后来还助学贷款,无疑给这些还在读书中的学生很多鼓励,他们毕业之后,肯定也会找到好工作,挣钱养家。

        

楚韵敲敲桌子,所有的学生都看向她:“今天是最后一节课了,接下来几天都是你们的复习时间,结业考试近在眼前了,能不能拿到毕业证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结业证等于能找个好工作,等于有高工资,等于单位分配房子,等于能过上好日子。

        

都是十几岁的人了,年龄大的还有二十多岁的,不用楚韵说,自己就会下死劲儿去学。

        

不出楚韵意外,这一批学生,还是全员通过结业考试,拿着结业证,高高兴兴地去实习单位实习。

        

李香兰疑惑:“你是不是为了他们拿到结业证,降低了考试难度?”

        

楚韵白了她一眼:“我是那种没有底线的人吗?”

        

李香兰想了想:“那也不一定哦。”

        

楚韵瞪她一眼,李香兰哈哈大笑:“姐,这个学校你是怎么想的?这第四届都毕业了,学校的核心老师还是只有你一个,招生人数也提不上来,你这是走少而精的路线啊?”

        

“谁让你来问的?”

        

“没谁,我随便问问。”

        

说实话,楚韵开始买房子修学校,是想把这个学校做大做强的,但是她现在,不确定了。

        

王建业本来脑子就聪明,还有她空间里面那些资料,虽说不都是专业资料,很多是她自己以前感兴趣买回来的科普书籍,这些也给了王建业很大的启发。

        

她相信,王建业在机械研究方面的才能会越来越耀眼,再加上他在北方的老师和师兄们扶持,离开江东县只是时间的问题。

        

她不会和王建业分开,早说过了,她不接受异地,他去哪儿,她肯定要带着孩子去的。

        

楚韵看向办公室外面的操场,这个财务学校,能办多久她也不知道。

        

李香兰惊讶的张大了嘴:“楚韵姐,你是说,你要关掉这个学校?咱们当初能开起来可是不容易,费了多少心思?你居然想关掉?”

        

楚韵:“不要把眼光局限在眼前这一块,难道你以后就等着升上正局长,然后再调到市局,就慢慢在税务局里熬着,你的人生就到头了?”

        

李香兰正色:“你有什么建议?”

        

楚韵指了指墙角的水壶,让她提过来,她亲手给她添了水:“你现在的第一步,当然是要进入到市局,然后呢,如果有外调到南方去的机会,你就去。”

        

“去南方?”

        

楚韵勾唇一笑:“你想在我们这个大西南养老我当然是没有意见的,但是你还想再全国的税务系统里面成为更牛逼的存在,你就要考虑去南方。而且,你现在的学历只是个高中吧,高中学历现在还够用,有机会你还能去拼一拼,等大学生越来越多,你的学历就不够用了。”

        

李香兰双手交叠放在腿上,靠着椅子:“其实我也想过学历这个问题,只是我都做到这个位置了,就算单位有推荐读大学的名额,我也不能去。”

        

楚韵点点头:“确实不划算,等以后情况好了,你可以读一个在职的大学。”

        

“啥叫在职的大学,一边上班一般读大学?你听商老师还是吴老师他们说的?有这个好事儿?”

        

楚韵含糊地应了一声:“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看吧!”

        

楚韵瞥了她一眼:“你全家都是在机关单位里面混的,北方吹了点什么风过来,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李香兰嘿嘿一笑:“我今天来,本来就是想跟你说这个的,现在看来,你都知道了,我没有说的必要了。”

        

“有必要,你说说,我们多了解了解信息,做出来的决定才更加准确嘛。”楚韵最开始选择和李香兰交好,其中一条,就是为了消息更加灵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