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 48 章

        

过春节,学校从腊月二十八开始放假,放到正月初二。

        

和去年一样,一家人腊月二十八去市里和公婆过年,家里的腊肉和香肠都带了三斤去,楚韵还让王建业宰了一只老母鸡带上。

        

楚韵站在旁边,看着王建业忙活:“这房子是机械厂分给你的,你这一走,他们是不是要把房子收回去?”

        

王建业嗯了一声:“前两天我跟他们说了,这房子我们出钱买下来,以后都是我们家的了。”

        

“买了房子,有房产证吗?”

        

“好像没有。”

        

“那你也要他们开一个证明或者收据啥的,证明这个房子是我们家的,要不然以后还要扯皮。”

        

“好,等过完年我就去找他们开证明。”

        

楚韵点点头,看见王建业要弄完了:“要不要再宰一只鸭?”

        

王建业看了一眼媳妇儿收拾出来的大包裹:“够吃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赶紧走吧。”

        

楚韵叫上孩子准备出门,刚走到门口王大娃就扑倒在地,楚韵把他拎起来,拍拍身上的灰,一路上还念叨两个孩子:“别把衣裳弄脏了,要初一下午才回来,管三天呢,要不然大年初一就穿脏衣服,丢不丢人?” 记住网址m.lqzw.org

        

王大娃嘟囔一句:“知道啦!”

        

一家人到公婆家,楚韵笑着道:“今天中午大哥大嫂他们不过来?”

        

刘翠拉着小孙子的手,笑眯眯道:“她没空,在家里照顾陈晶,估计要等大年三十才有空过来。”

        

楚韵回过神来:“陈晶怀孕啦?”

        

刘翠笑呵呵地点点头:“怀了,刚过三个月,刚好可以对人说,昨天王勤就给咱们家亲戚报喜了。”

        

“哎哟,那可要恭喜他们了。”楚韵回头对王建业说:“今年给陈晶准备个大红包。”

        

王建业给她倒了一杯热水,递到她手里:“等会儿再说,你先喝口水。”

        

“嗯。”

        

小儿子小儿媳带着孙子来了,王杰也不和老伙计们吹牛皮了,踱着小步走回家,逗孙子去。

        

楚韵和刘翠在厨房里忙活,一边做饭一边聊家里的事情,说到王建业去北京的事情,楚韵说:“妈,王建业明年去北京,我和两个孩子暂时不跟着去。”

        

刘翠错愕:“建业又要走,走多久?”

        

楚韵切菜把菜板剁得咚咚响:“不知道吧,以后可能就不回来了,看他的工作安排。”

        

刘翠擦擦手,着急道:“不行,我得跟他说说去,他是多大的人物不得了了?江东县就装不下他了?你们两个人才住在一起几年?他这就要走,那可不行,他不能这样对你!”

        

楚韵拉住她:“您别急,我同意了的。”

        

刘翠眉头都皱起来了:“你怎么能同意?你一个人在家要忙工作还要带孩子,多难呀!”

        

楚韵笑:“也不会一直这样,王建业先去,我等明年冬天再去。”

        

“咋地?你的学校明年寒假班不开了?”

        

楚韵也不好跟她说还没发生的事情,就说:“如果我要走,肯定要把工作先安排好,至少我现在肯定不能跟他走。妈你放心,我和王建业商量好了的,肯定不会跟以前一样长期分居,我会尽快去北京。”

        

刘翠稍微放下一点心,又操心她的工作,现在的江东专业财务学校,就是一块金字招牌啊,从这个学校毕业出来,找工作比高中毕业的容易多了,谁不想考进去读书?

        

楚韵安慰了刘翠半天,也没什么作用,吃午饭的时候,饭桌上刘翠尽顾着担心这些事情去了。

        

下午,楚韵和王建业原本计划去桂花巷转一转,最后也没去成,楚韵让王建业跟公婆好好说说。

        

楚韵找借口避出去,让他们三个人在家好好说,楚韵出门找了个偏僻的地方,躲去空间消磨时间。

        

刚好有空,她把箱子里的字画都清理出来,按照朝代年份分类,也算是意料之中吧,找到几幅在以后能拍卖出天价的字画。

        

清理字画的过程就跟寻宝一般,她忙活得起劲儿,连时间都忘记了,等她忙完一看时间,都已经是晚上了。

        

她赶紧从空间出去回家,赶回家,她婆婆都把晚饭做好了。

        

楚韵去洗手的时候,王建业挨着她:“把我丢家里面对爸妈,一下午你去哪儿逍遥了?”

        

楚韵偷笑:“哪儿也没去,去空间清理字画了,找到好几幅价值连城的。”

        

“你呀!”王建业无奈,他媳妇儿就是间歇性热爱事业,持续性热爱寻宝。

        

晚上,回房间休息,等两个孩子睡觉之后,两人去空间睡觉,靠枕头上,楚韵问:“和爸妈说的怎么样了?”

        

王建业把她搂怀里:“说好了,我跟爸妈说,明年下半年,你会找到合适的老师,把学校交出去,然后带着孩子去北京找我。”

        

“爸妈就信了?”

        

“嗯,这个有什么好怀疑的,楚老师,你不会自恋到以为自己不可替代吧?”

        

楚韵切了一声:“不用怀疑,我就是不可替代,我走了,还真没有哪个老师能接手。会计班的课一直是我在上,虽说中级班的学生拿着我的教案也能给初级班上课,但是没有我操心着学生的学习进度,搞小测验等等,绝对会出问题。”

        

王建业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爸妈他们信了就行,等到下半年,恢复高考的通知下来,学校关闭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毕竟,比起考一个会计证,大家还是想去读大学,读不了大学,读大专、中专也可以。”

        

聊完家里的事儿,楚韵拍拍他,让他放开:“睡觉吧,明天上午我们去桂花巷?”

        

“去。”

        

关灯,夫妻俩个头挨着头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夫妻俩去桂花巷转悠了一圈,碰到五爷,互相拜个年就回来了。下午,楚韵在家陪着公婆聊天,哪儿都没去。

        

等到大年三十那天,一直到下午,楚韵才见到大嫂张素芬。

        

“上楼了,上楼小心啊,王勤,扶着点你媳妇儿。”

        

“小心台阶。”

        

“谁家没事儿往地上泼水,滑倒孕妇孩子了,可怎么得了。”

        

家里的大门是打开的,楚韵坐在屋里,和公婆正喝茶,就听到楼下大嫂的声音,嘴里絮叨的都是陈晶的事儿。

        

楚韵笑着跟婆婆说:“没想到大嫂还是个这么贴心的婆婆。”

        

刘翠笑得慈祥:“你大嫂人不坏,她早说了,不管是陈晶生的是儿还是女,她都喜欢,一样伺候月子。”

        

楚韵端起热茶喝了一口,闲适地伸伸胳膊,活动一下身体::“挺好的,闺女养得好,比儿子贴心多了。”

        

刘翠赞同地点点头:“可不是,我这一辈子,就想要个女儿,可惜,没那个命。不过我的命也不差,有你和你大嫂两个媳妇儿,日子过得可好呢。”

        

张素芬哈哈大笑:“妈,我在门口就听到你夸我和楚韵了。”

        

张素芬一张脸乐开了花,手里提着东西,还不忘回头交代王勤,照顾着点儿陈晶。

        

刘翠也笑:“当面我也这样说,你们两个都是我们家的好媳妇儿。”

        

张素芬更乐了,不过还记得让王勤扶着陈晶进来。

        

楚韵给陈晶让了个位置:“快来坐,今天上午你爷爷奶奶就在念叨你们了。”

        

陈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说早点来的,王勤不让,说早上路上说不定有霜,路滑,我们干脆就吃了午饭再过来。”

        

“城里路边还有霜?”

        

王勤一本正经地说:“有的,有草的地方,地上就有霜。”

        

楚韵:“……”她可记得从他们家到这里,路都是石板铺的,哪里来的草?

        

算了算了,初次有孩子的父母都傻,跟他掰扯什么。

        

下午时间差不多了,楚韵和婆婆去厨房准备年夜饭,张素芬也跟进来:“妈,要做哪些菜,你跟我说,我一准儿给你料理得妥妥当当的。”

        

有张素芬加入,今天的年夜饭,比预计时间早了一个小时开饭。

        

王建业开年要去北京,不知道明年过年还在不在家呢,今年这个年就过得格外隆重,刘翠凑够了十二个大菜。

        

年夜饭桌上最多的菜就是各种腊味,楚韵送了香肠和腊肉过来,张素芬也送了。

        

王勤结婚的时候,张素芬从公婆这里借了五斤腊肉,今天也一并当着楚韵的面还回来了。

        

刘翠从屋里拿来一瓶珍藏已久的高粱酒,除了陈晶,每个人都倒了一小杯。

        

王杰举杯:“祝来年工作顺利,日子顺心,幸福安康!”

        

楚韵举起酒杯,跟大家都碰了一下,正准备喝的时候,感觉缺了点什么,扭头和王建业碰了一下。

        

楚韵:“新年快乐!”

        

王建业唇角翘起:“新年快乐,来年发大财!”

        

楚韵哈哈大笑:“发财都靠你了。”

        

说到发财,楚韵从包里拿出几个红包,还俏皮地跟王杰和刘翠说:“爸妈,我可要先发红包啦,您可别说我们不讲规矩。”

        

刘翠也从兜里掏出几个红包,乐呵呵地说:“不说,我们先发。”

        

王勤眼明手快,赶紧排队第一个拜年:“祝奶奶新年大吉,大吉大利!”

        

刘翠给了他三个红包:“我和你爷爷给你和晶晶的,还有你们未出世的孩子。”

        

王勤乐了:“嘿嘿,谢谢爷爷奶奶。”

        

王大娃他们赶紧跟上,王琴琴是个女娃,动作慢点,排到最后去了。

        

公婆发了,张素芬也赶紧发了红包,这才轮到楚韵发。

        

年夜饭还没吃完,家里的小孩儿兜里揣着好几个红包了,特别是王勤和陈晶小夫妻俩,收获颇丰啊。

        

楚韵看了一眼两个儿子兜里的红包,王大娃特别警觉:“妈妈,我们的压岁钱留着买新足球的。”

        

王建业不紧不慢道:“你们这点压岁钱够买新足球?”

        

都已经不是一年级小学生了,两兄弟当场拆红包数了数,离买足球的钱还差老远呢。

        

王建业又说:“把压岁钱给你们妈妈保管着,等你们钱凑够了,让妈妈给你们买。”

        

嗯,有点不愿意呢:“我们想自己拿着。”

        

“你们自己拿着,明天就拿去买糖吃了,能存下来钱?”

        

好像也是哦。

        

最后,两兄弟的红包,都被王建业收起来,塞到媳妇儿兜里:“咱们家的钱都给你管。”

        

屋里的其他人都笑了起来,特别是王勤,哈哈大笑。

        

楚韵都怕他笑得背过气去。

        

毕竟还是亲妈,楚韵从兜里掏出两毛钱:“给你们明天买糖用。”

        

王大娃乐滋滋地把钱揣上:“我们明天去买米花糖。”

        

王二娃说:“我不要,我要吃花生糖。”

        

随便吃什么吧,反正就只有一毛钱的额度。

        

新年,好些人家会买一小挂鞭炮回来,年三十晚上噼里啪啦放一阵。有点家底的人会买两挂炮,早上天亮的时候,噼里啪啦再放一阵。

        

楚韵怕两个孩子早上被鞭炮惊醒了看不到他们,这天晚上他们没去空间,一家四口挤在一张小床上,两个儿子放中间,楚韵和王建业睡床边,连翻个身都觉得困难。

        

早上天亮了起来,两个精力旺盛的孩子穿上衣服就跑去楼下院子里玩,楚韵终于能翻个身,感觉身体关节都僵了。

        

王建业给她揉揉腰:“有没有好一点?”

        

“嗯。”楚韵含混地应了一声:“再忍忍,等下午回家就好了。”

        

上午,家里迎来了好多拜年的人,特别是大家知道楚韵过年的时候也在王家,来的人就更多了。

        

李香兰和周勉到的时候,楚韵被人围在最里面,想出来上厕所都要跟人借路。

        

李香兰喊了一声:“楚韵姐,你过来一下,我有事儿找你。”

        

哪个小姑娘这么不懂事,没看到楚老师正和他们聊得开心嘛,扭头一看,哟,江东县那个税务局的副局长,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局长了,惹不起,惹不起!

        

楚韵笑着从人堆里走出去,借口和李香兰说话,带着李香兰去卧室坐一坐,门一关,就清静了。

        

李香兰笑:“你这个名声是越来越响亮了,瞧瞧,好些人大过年的不去走亲戚,都看看你了。”

        

“不过是跟着过来凑热闹罢了,日子过得无趣,在我这里得到一点小道消息,能出去吹一个月牛皮。”

        

王建业知道媳妇儿在屋里,敲门进去,送了一次热茶就出去了,等她们两个慢慢聊。

        

等到中午两人从屋里出来,客厅来拜年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李香兰也要走了。

        

br />

        

李香兰笑眯眯道:“我跟楚韵姐什么关系?指定不跟您客气,您老给了我就收下了。”

        

刘翠高兴:“就是要这样才好,你们几个都要好好的。”

        

李香兰每年来家来拜年,都送的是厚礼,今天来拜年,麦乳精、白糖、奶粉、酒,这些贵价礼品一样没少。

        

楚韵送他们下楼:“我们下午就回江东县了,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李香兰:“我们也是下午回去,明天休息休息,后天就要上班了。”

        

“行,那回江东县我们再约,王建业去北京之前,我们要吃一顿好的。”

        

周勉笑着道:“王总工在的时候,我也没见你们吃得差!”

        

李香兰眉目含笑,瞪了他一眼:“你知道啥,约饭是我和楚韵姐的默契,我们一边吃好吃的一边谈事情,多好!”

        

都快十二点了,他们两夫妻赶着时间回家吃饭,楚韵跟他们挥挥手:“不聊了,快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嗯嗯,楚韵姐,你也上楼吧。”

        

因为怕下午还有很多客人上门,吃了午饭,楚韵和王建业收拾好东西,带着孩子就走,下午来王家找楚韵的人都扑了个空。

        

因为走得早,他们回到江东县的时候,天都还没有黑。

        

王建业:“你回屋休息一会儿,晚饭我做。”

        

“好。”楚韵打了个哈欠,回屋躺一躺,昨晚上睡也没睡好,今天回来还坐了那么久的车,确实累了。

        

楚韵睡得太香了,王建业做好晚饭,看她睡得那样香,都不忍心叫她起床吃饭。

        

王建业在床边站了一会儿,看到被窝里,她那红扑扑的脸蛋,最后还是关上灯出去,让她好好睡。

        

楚韵这一觉睡得久,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才醒。

        

她美滋滋地伸了个懒腰:“王建业,晚上吃什么呀?我饿了!”

        

王建业刚做好早饭,听到她的声音,笑着站在门口:“你睡了一晚上,现在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该吃早饭了。”

        

楚韵从床上跳下来,几步走到床边,拉开窗帘,外面白茫茫的雾,看起来好像真的是早上了。

        

“我睡了这么久?”

        

“嗯,快穿好外套过来吃早饭,今天财务学校那边不是还要上课吗?”

        

楚韵应了一声:“嗯,我抓紧时间,还要洗个澡。”

        

“那你赶紧出来吃饭。”

        

王建业服侍得到位,楚韵去洗脸刷牙的时候,王建业已经把她的稀饭晾凉了,她就着下饭菜吃了一大碗,还吃了一个白菜猪肉包子,就赶紧回屋,转身去空间洗澡洗头,半个小时后,穿戴齐整,赶着去学校那边。

        

楚韵穿鞋的时候跟他说:“你记得去接爸妈和大哥大嫂他们。”

        

“嗯,我知道,你中午没事的话早点回来吃午饭。”

        

“嗯嗯。”

        

到学校那边,楚韵看到王亮在操场跑圈,楚韵笑眯眯地跟他打招呼:“小王老师,锻炼呢?什么时候来的呀?”

        

小不点儿王亮嘿嘿一笑:“昨天下午来的,我是老师,可不能迟到。”

        

“挺好的,挺好的,我先去办公室,你帮着刘校长统计一下今天到校的学生。”

        

王亮拍拍胸口:“楚韵老师你放心,交给我了。”

        

学生的积极性还是很高的,不到中午,所有的学生都到齐了,楚韵和刘校长安排好下午的课程,就先回家了。

        

今天她回去得早,家里没人,估计是王建业带着孩子接人去了。

        

她去厨房转了一圈,砂锅里炖着鸡汤,洗干净的腊肉、香肠都在锅里蒸着,还有她喜欢的芋头打底的粉蒸肉,泡发好的干竹笋、黄花,切好泡在盆里的土豆丝。

        

鸡汤炖得差不多了,楚韵把泡发好的干黄花都进砂锅里煮着,转身去堂屋。

        

堂屋的饭桌上,两个装零食和饼干的篓子已经空了,楚韵从空间超市里拿了一些出来填满,还有给爸妈带走的东西也都准备好放在柜子里。

        

等她忙完这些,院子外面传来说话的声音,人都到了。

        

楚韵笑着走出去:“爸妈,大哥大嫂,你们来了。”

        

楚为民看到她,先关心她的工作:“不是说今天会计班开始上课了吗?你怎么这时候在家?你可别为了接我们耽误你上课。”

        

楚韵去挽爸爸的手臂:“不会,事情都安排好了,今天没有我的课,明天才有。”

        

楚为民这才放下心来:“那就好。”

        

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吃完午饭,楚韵下午还要去学校,做点其他的工作,家里人都交给王建业照顾,下午让他带着人去县城里转转。

        

这一次来,楚为民没兴趣去百货大楼,反而对学校特别在意,没事儿的时候,就去学校那边走一走,学生上课的时候,他还偷偷去窗边看女儿给学生上课。

        

楚为民第一次认真看女儿给学生上课,和平时她在家的时候不一样,看起来特别凶,特别厉害,特别有老师的威严。

        

楚为民有时候在窗边一站就是半个小时,怕女儿发现,等到要下课的时候,他才慢慢悠悠地出去。

        

多去几次后,门卫跟他打招呼:“老哥,又来看楚老师上课啊?”

        

楚为民笑呵呵地点点头:“来看看,楚韵当了那么多年的老师,我还没有正经看过她上课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门卫笑道:“学校开始招生的时候,我就来守大门,我看到过几次楚老师上课,那是真严厉。我要是家长,孩子交到楚老师手里才放心,孩子才能学到东西。”

        

楚为民点点头:“楚韵当老师很负责。”

        

门卫转而夸楚为民:“还是老哥你教得好,别人家,十个儿子也顶不上你家这一个闺女,一辈子能养这么一个闺女出来,值!”

        

楚为民嘴角都能翘上天了,看时间不早了,跟门卫寒暄几句才背着手回去。

        

李桂芳难得来一次江东县,白天喜欢和向红下山去县城逛逛,逛了两天也没兴趣了,也跟着老头子去学校看女儿上课。

        

去看了一次后,李桂芳回来,结结实实地哭了一场。

        

她的女儿啊,这么好的老师,以后不当老师怎么行呢?

        

楚韵下午下班回来,吃过晚饭,王建业跟她说起岳母下午在屋里哭,楚韵情绪也变得低落。

        

王建业抱着她:“没关系,等恢复高考的消息传出来就好了,岳父岳母知道你能回去继续读大学,心里指不定多开心呢。”

        

楚韵闷声道:“早知道我就不跟他们说了。”

        

“傻,我一走那么久,岳父岳母不会问?早晚都要说的,别内疚。”

        

“嗯。”

        

楚韵想着明天早上好好安慰一下她妈,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起来,楚韵发现她妈心情一下就好了。

        

李桂芳私下跟楚韵说:“你爸说得对,我们要相信你,你是咱们家最聪明的人,你做的决定肯定不会错,我和你爸都支持你。”

        

楚韵眼泪汪汪地望着她妈。

        

李桂芳心疼,搂住女儿安慰:“没事,都会好的。”

        

“妈,谢谢你!”

        

李桂芳也忍不住热泪滚落,偷偷擦掉,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