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 51 章

        

在北京的王建业,收到好多爸妈、大哥大嫂和亲朋好友寄来的信,几乎都在说江东专业财务学校关闭的事情,还寄来了报纸。

        

唯独,只有楚韵没当一回事,连只言片语都没有。

        

大师兄郭旭看到桌上好几张一模一样的报纸,拿起来一瞅:“哎呀,弟妹这么厉害,看这报纸上写的,全是各个领导、学生和家长的夸奖,不得了啊!”

        

王建业微微一笑:“她呀,一直是个非常优秀的人,被夸是应该的。”

        

郭旭故意问:“比你这个研发小能手还优秀?”

        

王建业嗯了一声:“比我厉害。”

        

郭旭嘶一声:“好好的,也没吃糖啊,我牙都甜倒了。”

        

吊儿郎当的罗红日走过来,一屁股坐在王建业的办公桌上:“又撒狗粮啦?让我看看,有啥新鲜的。”

        

罗红日知道王建业的媳妇儿折腾了个学校出来,但是,这种听说,和在报纸上看到完全不一样。

        

罗红日一拍桌子:“王建业,你小子真是走狗屎运了,这样的媳妇儿也能让你遇到。”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会说话就闭嘴。” 记住网址m.lqzw.org

        

罗红日脸皮厚,嘿嘿一声:“弟妹这样的人,只要她愿意,干什么事儿都能成,你也别太操心,其实这对你也是一件好事不是,身上的责任没了,你们一家人就能在北京团聚了。”

        

郭旭也说:“弟妹什么时候来?老师和师娘前两天还在说你媳妇儿,说想见见她。”

        

王建业抿嘴:“要等到冬天去了吧。”

        

“这么久?下半年她还要上课?”

        

王建业深深地看了一眼罗红日:“你不会不知道,上面的大领导们在开会……”

        

现在都九月下旬了,恢复高考的事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罗红日这样的家庭,不会不知道。

        

罗红日打哈哈:“没定下来的事情我可不知道哈,不过,就算恢复了,弟妹也不用参加吧,停课的时候她是大三,她回来就是直接复课,根本不用再参加高考。”

        

罗红日可非常清楚,清大那个搞经济的范德人教授,和三师弟两口子关系不浅,就算有个什么问题,不用开口,人家就能给办了。

        

王建业叹了口气:“她不用考,但是家里还有一些亲戚要考,楚韵不放心,肯定要等他们高考之后才能来北京。”

        

在北京,恢复高考的事情都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既然是公开的秘密,那这个消息,距离全国知晓就只是时间问题。

        

虽然江东县这里比较偏远,人民日报也还没有刊发恢复高考的新闻,但是这个消息在学生和老师们之间,已经热起来了。

        

李香兰一天跑两趟楚韵家,问她王建业有没有写信回来。

        

楚韵淡定地摇头:“没有。”

        

“哎呀,你给王总工打个电话嘛,问问就知道了。”

        

楚韵无语:“消息下来,他肯定就会给我打电话,没有消息的意思,就是没有定下来嘛。”

        

李香兰跺脚:“哎呀,真是急死个人。”

        

楚韵劝她淡定:“你又不考,你着急什么?”

        

“我不考,但是我家周老师要考。”

        

“你们夫妻也要分居了?”

        

李香兰郁闷地点点头:“这个对他以后有好处,我不能拦着他,他也不走远了,就考市里的青大!”

        

“那挺好的。既然要考,复习书籍准备好了吗?”

        

“书都够,这两天他已经在家开始复习了。”

        

有远见的人已经开始复习了,那些还在上班的人都慌了,大学啊,谁不想考?

        

但是,一个好工作也真的不好找。

        

楚韵休息日回了一趟楚家大队,跟楚家人说:“凡事有会计资格证的人,就算辞职了,以后几年内也非常好找工作,如果有心想搏一搏,辞职后就来江东县找我,我帮他们复习。”

        

楚为家头发都花白了,手里捏着旱烟袋:“消息确定了?”

        

楚韵点点头:“八九不离十。”

        

/>

        

其他楚家人,像楚为家这么果断的人少,他们对工作看得重,但是一晚上之后,楚韵准备回家之前,都纷纷来找楚韵,他们家孩子也要考大学。

        

楚韵笑了笑:“挺好,他们的工作是正式工,他们去考大学,腾出一个工作,你们看看家里还有没有人能顶上去。”

        

对哦,他们家的孩子是正式工,工作可以给别人的,就算当不了会计,去车间当个工人还不行吗?就算家里孩子没考上,回头再参加招工,也能找到工作,算一算,他们还赚了呢。

        

考大学,必须考大学!

        

考不上也不亏,考上了就血赚!

        

楚韵回到江东县,才想起一件事,山上学校就只是一间空屋子,除了架子床是王建业买的,桌椅板凳上个月关学校的时候都送到山下去了。

        

楚韵还得跑一趟山下高中找刘校长,找他借桌椅板凳。

        

刘校长诧异:“你要那么多桌椅板凳干什么?你的学校还要办?”

        

“肯定不办了,都上了报纸说关门了,怎么还会办?”

        

“那你要桌椅板凳干什么?”

        

“给家里孩子准备高考复习的场地。”

        

“啥?”刘校长掏耳朵:“你刚才说啥,已经定了?”

        

楚韵但笑不语,没说没定,也没说定了。

        

刘校长自动脑补,那肯定是定了!说起消息灵通,谁也比不上楚韵,她丈夫现在人就在北京呢。

        

“我们学校的桌椅本来就用不完,八月底从山上学校搬下来的桌椅板凳都堆在杂物间,你要想要,到时来搬就是了,记得给我原样还回来就行。”

        

“放心,弄坏了我照价赔偿。”

        

不只刘校长认为楚韵消息灵通,认识楚韵的人,几乎都这么认为。他们看楚韵找学校借桌椅板凳,又去粮站买粮食,准备着给楚家的孩子高考复习用,其他观望的人,都纷纷行动起来。

        

和楚韵关系更亲密一些的,比如梁静,直接找上门跟楚韵撒娇:“楚老师,我也想跟着你复习。”

        

“你的工作呢?”

        

梁静连忙说:“我回去就辞职。”

        

“你工作给你哥哥?”

        

梁静不爽地点点头:“便宜他了,要不是我妈特意跟我说,我还想把工作卖了。”

        

“给了就给了吧,想一起复习,你明天自己去学校那边搬桌椅上山,我把财务学校大门的钥匙给你。”

        

“行呢,交给我保管没错。明天是不是还有粮站的人送粮食?我去交接,您忙您的,就不用过去了。”

        

楚韵笑:“挺好,我这年纪轻轻的,就能享受到学生的孝敬了。”

        

后面两天,楚春玲、楚良他们都陆续到了江东县,放下东西就去山下学校搬桌椅,楚韵一切不管,在家里给它们准备高考复习资料。她一边写一边翻书,大长桌上摆的参考资料,都是她当年读书留下来的,总结起来特别顺手。

        

楚韵埋头忙活着,时间很快到了十月二十一号,恢复高考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而山上的财务学校,宿舍已经住满了人。

        

楚韵忙活完,去学校看到眼前人满为患的景象,都惊了一下。

        

梁静统管着学校里的学生,楚春玲和马一鸣从旁协助,看到楚韵终于过来了,梁静赶紧把名单交上去:“现在山上的学生已经快超过一千了。”

        

“怎么这么多人?”

        

“我们山上的学校开门准备高考复习的消息被传出去了,财务学校的历届学生要参加高考的,都背上行李书本来了。第六届毕业生,他们实习完都没去单位上班,知道学校可以复习,连初中生都来了。我们的宿舍都挤满了,再来人,就要打地铺了。”

        

楚韵快速地翻着名单,梁静把所有人都按照历届学生分寝室,第一届只有四十五个人,这里面还有一些在税务局上班,要参加考试的一共只有二十来个人,就和第二届的学生合并住一个寝室。

        

江东专业财务学校一共六届学生,总计九百四十五人,楚韵估计,至少回来了八百多人,剩下一百多人,都是山下县高中的学生。

        

楚韵连忙说:“马一鸣,你去写一个大一点的牌子,放到山下去,告诉大家,山上已经住满了,让想来复习的学生另外找地方。”

        

“嗯,我现在就去。”

        

楚韵没预计到会有这么多人,她去找刘校长帮忙,粮站那边要多给点粮食才行,将近一千号学生,要吃一个月的粮食,可不是小数目。

        

他们要的粮食有点多,粮站那边有点拿乔,刘校长气得直接去找县委书记,慷慨激昂道:“楚韵是谁你不知道?论教书育人,我们县高中的老师,有几个敢拍着胸口说比她厉害?山上那一千名备考的学生,就算只有十分之一考上了大学就很不得了了!那都是我们江东县的体面,江东县的名声!”

        

至于名声是什么,这个话不用他说透了吧!

        

县委书记立马答应他去找粮站的人沟通:“又不是白要他们的粮食,他们还扣着不给,就过分了。”

        

刘校长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不就是看着江东专业财务学校关了嘛,以为楚韵没价值了,才敢这样为难人家。

        

山上的学生在全力冲刺高考,山下县高中没法去山上的学生,不管高一还是高二,都报名参加高考。不管成不成,试试呗,考不上就继续读书,反正也不耽误。

        

楚韵这一个月备考时间,就山上山下两边跑。她准备的复习资料,县高中的老师看了之后,都觉得不错,最后干脆找印刷厂印刷了一千五百份,给山上和山下的学生用。

        

天气越来越冷,楚韵早上起床给两个孩子做好早饭,就去学校那边看看,早起的学生已经起床跑完操,去教室里背书了。

        

楚韵看到王亮一个人还在跑,气喘吁吁的,楚韵问:“怎么你一个人还在跑?”

        

王亮委屈:“谁让我腿短,连女生都比我跑得快。”

        

山上的高考冲刺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高中生,剩下的人,有一些往届生,还有几十个想去试试的初中生。在这群学生里面,年纪最小的就是今年秋天刚上初一的王亮。

        

楚韵笑:“没事儿,你读书早,和你一样读初一的同学都比你大两三岁,你现在的年龄才十一二岁,长这么高已经很厉害了。你多喝牛奶多锻炼,再过五六年,你肯定比穆东长得高。”

        

“穆东身高都一米八了,我能比他高?”

        

/>

        

王亮捏着拳头:“都怪我爸,嫌我在家麻烦,早早把我送到学校,同年级的同学,每个人都比我高。”

        

楚韵笑了:“以后啊,等你长大当爸爸了,就不要那么早送孩子去学校。”

        

王亮脸红:“楚老师,我还是小孩儿呢。”

        

楚韵看着王亮害羞地跑开,笑出了声,这小孩儿真可爱。

        

备考生的每一天都被书本占满了,黑板上每天更新一次考试倒计时,他们的学习就更努力一些,甚至到最后,有学生因为没日没夜的学习病倒了,楚韵觉得,这不是个事儿。

        

这天早上跑完早操后,楚韵开了会:“我知道你们想考上大学的迫切,但是你们要科学复习,有节制地学习。熬夜多看几页书,并不会让你多提高几分,反而会让你们因为身体疲累,浪费掉第二天的黄金学习时间。我希望你们以此为戒,要养成好的学习习惯。”

        

这一天之后,楚韵和县高中的老师们晚上开始排班巡逻,专门抓那些晚上还在熬夜学习的。几天后,楚韵办公室放着三十几个手电筒。

        

楚韵笑:“我们这些学生里面,有钱人还挺多,手电筒都带到学校来了。”

        

刘校长说:“初衷都是为了学习罢了。”

        

楚韵强势干预之下,大家每天按照学习安排积极投入学习,黑板上的倒计时,终于只剩下两天了。

        

第二天,家里在江东县以外的学生要赶回家参考,家就在江东县的学生,还能继续学到考试前一天。

        

楚春玲他们也要回陵山县,楚韵跟楚春玲妈妈王霞说:“回去陵山县还是按照学校的饮食给他们准备吃的,别大鱼大肉,万一这两天伤了肠胃,那才是得不偿失。”

        

楚春玲这些年都和王霞相依为命,她在陵山县读书,她妈妈王霞就跟着,她去市里上班,王霞也跟着,她决定到江东县复习参加高考,王霞也跟着来照顾。

        

王霞点点头:“我知道了,这一个多月辛苦你了,这两天你刚好能好好歇歇。”

        

“嗯,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马上就是高考,楚韵想歇业歇不了,江东县本地有考点,她也是监考老师之一。

        

刘校长问:“你山上将近一千名学生,你觉得能考上多少?”

        

刘校长问了之后,办公室的其他老师都看向她。

        

楚韵勾唇一笑:“我又不是学生本人,你们问我,我还真不知道。”

        

陈秋不同意:“少来,我们都这么熟了,能不能真诚点?你要说错了,我们还能笑话你不成?”

        

其他老师也跟着起哄,楚韵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说。

        

刘校长试探着问:“算上中专、大专和大学,你说,上线的能有一百人吗?”

        

“楚韵惊讶:“有这么难考?”

        

“要不然你以为你?十年啊!你想过有多少报名参考的学生?”

        

楚韵摇摇头:“分母再大也没用,除了应届高中生,一部分学习好的初中生,以及才毕业没两年的往届毕业生,其他人丢开书本那么多年,这一个月能复习到什么程度你们想过吗?他们大多数人没有老师教导,没有人跟他们说考试重点,甚至很多人连一套书都凑不齐。”

        

所有的老师沉默了,他们想到了每年寒暑假会计班招生考试的时候,都会来报名的那些知青。会计班一共办了六届,录取了九百四十五人,考上的知青堪堪十七个人。而且,就算勉强考上了,排名都很靠后。

        

楚韵看向大家:“虽然这话有点残酷,但是事实上,这一次考试,他们大概率就是分母,很难成为上面的分子。”

        

尤其是,和她带出来的学生相比!

        

刘校长打破沉默:“你的意思是,你相当看好你的学生?”

        

楚韵扬起头:“尘埃落定之前,说这个太早,我们等着吧。”

        

她曾经买过一本知青的自传书,上面提到过高考,她对77年高考的大部分印象都是从这本书来的。

        

她特意根据作者说的他自己以及周围的知青、亲朋好友的成绩拉出表格。

        

湖北、四川、云南、山东、青海这几个地方,录取分数相对较低,特别是理科,两百分出头就能保证有书读。北京、河北、江苏,分数要三百五十分以上,才能去试试。

        

她的学生,已经是优中选优了。虽然会计班招生只考数学,但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