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第 52 章

        

第二天醒来,楚韵还没起床,家里的大门就被敲响。

        

梁静殷勤地笑:“楚老师吃早饭没有?我们给你送早饭来了。”

        

梁静身后冒出一长串的人,就跟报菜名似的:“香菇白菜包子、肉包子、稀饭、油条……”

        

“还有我们食堂大师傅自费熬的皮蛋瘦肉粥,可香了。”

        

楚韵头发都还没梳,脸也没洗,身上披着一件大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说正事。”

        

梁静嘿嘿一笑:“我们想找楚老师对答案。”

        

楚韵问:“害怕自己考不上?梁静,你昨晚上非清华北大不上的劲头去哪儿了?”

        

梁静尴尬地笑笑,那不是脑子充血,满嘴胡说的嘛。

        

楚韵冷哼一声:“早饭放桌上,你们可以走了。”

        

“那……”

        

“去学校等着,我吃了早饭就过来。”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好嘞!您慢慢用,我们不着急,不着急。”

        

一个愣小子嘟囔一句:“着急,我可着急了。”

        

他马上被身边的同学捂住嘴,拖出去。

        

楚韵望着他们的背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楚韵慢慢悠悠地在家吃早饭,学校那边的学生都急了,楚老师怎么还不过来。

        

刘校长拖了一张椅子,在学校的操场晒太阳:“着什么急,考都考完了,学校都报了,你们楚老师难道是神仙,啥事都能管?”

        

梁静笑:“校长,我们就是想知道自己能考多少分,能不能考上。”

        

“那你们其他科目答案对完了吗?”

        

“对完了,就差数学的。”

        

实际上,数学答案他们一起做了一遍,已经有参考答案了,就是想让楚老师帮他们看一眼,他们心里才放心。

        

这会儿时间已经不早了,楚韵吃完早饭去隔壁学校,市里的、周围县里的学生都赶最早的一班车到了,楚春玲他们甚至昨天下午考完就坐车来江东县了,就是为了对答案。

        

“嘿,挤在门口的,楚老师来了,你们快让一条路。”

        

通往一楼大教室的路一下分开,楚韵走进去,看了一眼黑板上的数学答案:“把你们默背下来的卷子给我看看。”

        

“给,这里。”

        

楚韵拿到卷子,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修了一个填空题、最后两个大题最后一小问的答案。

        

王亮跳脚:“我就说吧,我做的是对的,你们偏不听我的。”

        

楚韵改的那三个错处,和王亮做的答案一模一样。

        

楚韵回头看王亮:“意思是,你全对?满分?”

        

王亮嘿嘿直笑,骄傲得跟只小公鸡一样:“对呀,我全对,满分!”

        

楚韵笑:“不错,优秀!”

        

梁静下午把大家的预估成绩统计出来,基本上大家都正常发挥,大部分人和预选考试成绩差不多,梁静、王亮他们几个比预选考试成绩好一些。

        

梁静心里忐忑:“楚老师,你说我能考上清大吗?”

        

梁静得知恢复高考后,她只有一个想法,她想和楚老师读一个大学。预选考试成绩出来,她的分数好像也能够得上,就义无反顾地报了清大。

        

除了梁静之外,王亮、马一鸣也报了清大,楚春玲的成绩按理说也可以报,她最后选择报了上海的学校,她说想去南方看看。

        

楚韵拍拍她的肩膀:“要对自己有信心。”

        

“嗯。”

        

高考之后,县高中的学生上课,那真叫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学生天天伸长脖子盼最后的结果,哪里还有心读书。

        

刘校长也摇头:“不怪他们,这时候谁能有心情上课。”

        

楚韵不惯着,进教室门,教案啪地一下摔在讲台上,教室里所有萎靡不振的学生都朝楚韵看过去。

        

楚韵冷冷的目光扫过所有人的脸:“上课!”

        

所有学生,赶紧掏出书本,拿出笔,上节课讲到哪儿了?

        

时间进入一月,很快就要放寒假了,这一天,邮局的局长,和两个工作人员,笑容满面地往县高中跑,手里抱着好多邮件。

        

刘校长刚走到校门口,看到邮局的人,他立马眼睛一亮,啥?难道是他想的那样?

        

他这半个月一天跑三趟邮局,都没听到好消息,今天早上还没去呢,好消息就来了?

        

邮局的局长跑到校门口,二话不说扔下一挂炮,噼里啪啦放了。

        

周围的人目光都集中到这里来了。

        

“刘校长,恭喜啊,今天收到了十三封录取通知书!”

        

刘校长高兴得嘴巴都哆嗦了:“十……十三封!”

        

“对,十三封,今天一大早到的市里,知道你们等得急,我们都没等,拿到录取通知书就借了个车赶回来。”

        

校门口沸腾了,一群学生冲过去:“校长,是不是我的录取通知书到了?”

        

“肯定是我的,我报的青大,青大这么近,肯定最先送来。”

        

“屁话,那我报的大专更近,就在城边上。”

        

第一批录取通知书到了,学校里一整天都喜气洋洋,而且,这跟开了个头一样,后面每天都有录取通知书到,到最后,刘校长都有点麻爪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考上?

        

前两天已经放寒假了,刘校长去市里开会,他们江东县高中,中专、大专和大学目前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学生加一起,比其他县捆一起还多。

        

放寒假之后,楚韵准备打包行李去北京,走之前还要去一趟楚家大队。

        

楚韵带着孩子刚回到家,听到消息的人都跑了过来,一个个欣喜若狂,这次不给土特产了,直接给两个孩子塞红包,美其名曰,提前给的压岁钱。

        

这一下把王大娃两个整蒙了:好想要红包呀,拿了红包,妈妈会不会揍他们吧?

        

楚韵了然,笑了笑:“看来大家都考得很好。”

        

一个本家的大婶连忙说:“考得好,最差的那个,也考上了中专,他们家前天还想请吃饭呢,你堂叔不让他们家请,说等明天杀猪,各家一起庆祝。”

        

楚家大队的孩子学习成绩一般,考得最好的是楚春玲,如她所愿,考上了复旦。

        

自己家的孩子自己清楚,能考上就很不错了,哪里还能有多少奢望一定要上名校。

        

一群婶婶奶奶,拉着楚韵激动得脸都红了,都说楚韵是福星,他们楚家改换门户,就靠她了。

        

等队上的人散去,只剩下家里的人,楚为民脸上的笑都没停过。

        

楚韵无奈:“爸,你脸不酸吗?”

        

楚为民揉揉脸:“不酸,心头高兴呢。”

        

楚韵中午歇息了一会儿,下午又被亲戚包围了,现在农闲,大家东家串门,西家说闲话,就是苦了楚韵,耳根子就没有清净的时候,连中午的杀猪菜都不期待了。

        

队上今年杀了八头肥猪,说是取一个吉利的数字,队上的人集体同意了,少卖几头猪,大不了少分一点钱,不碍事。

        

这八头猪,下水中午都做成了杀猪菜,分猪肉的时候,队上给楚韵分了半头。

        

楚家的几个拄着拐棍的老人,激动地敲地头,生生把夯实的泥地戳了一个坑:“楚韵拿着,这是给你学费。”

        

众人连忙帮腔:“对,收着,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要不是你为家里孩子操心,他们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混日子呢。”

        

楚良和几个小伙伴嘟囔:“混啥日子,没考上大学,我也是个正经工人。”

        

楚为家瞪他一眼:“你对你姑姑让你考大学有意见?”

        

楚良无奈:“爷爷,我说了好多次了,我叫楚韵姐不好吗?”

        

“不好,辈分都乱了!”

        

这一顿杀猪菜吃得热热闹闹,几个会来事的小年轻,似模似样地拎着米酒给楚韵敬酒。

        

楚韵让他们所有人都来,举杯一起。

        

喝了一杯酒之后,姜灵专门来给楚韵敬了一杯:“楚老师,谢谢你,改变了我的命运。”

        

楚韵微微一笑:“客气了,这都是你努力得来的结果。这也快过年了,祝你前程似锦,回家一切顺利。”

        

姜灵脸上露出了温柔的微笑,这么多年,她以为自己被生活搓磨的再也不会笑了,没想到,她还能有这样一天。她一步步从谷底爬到山峰,未来,她还将向更高的山峰前进。

        

姜灵:“楚老师,以后去上海,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请您一定跟我说,我绝对鼎力相帮。”

        

楚韵举杯和她碰了一个。

        

第二天,楚韵就准备回去了,她托孙璞的爸爸订了一批肉,足足六百斤,今天晚上悄悄给送到家里去。

        

队上还给了半边猪肉,楚韵就要了那半边五花肉,其他都都留给爸妈。

        

李桂芳不要,让她都拿走:“都是大家给你的心意,你给我干什么?”

        

楚韵小声跟她说,她找人订了好多肉,不缺肉吃。

        

好说歹说,才让她爸妈把肉收下。

        

楚卫东和向红松楚韵母子三人去镇上坐车,一路上,向红看着像是有话想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

        

楚韵:“大嫂,你想说什么?”

        

向红看了一眼楚卫东:“楚韵啊,我跟你说件事情,你可别生气。”

        

“我不生气,大嫂你说吧。”

        

“从文今年读初一,从武明年秋天也读初中了,到时候,他们考大学的时候,能不能请你辅导一下?”

        

楚韵笑:“我还当什么事呢?放心,楚家其他人我都帮了,没理由不帮我亲侄子,让他们好好学,别放松,高考的时候有我。”

        

向红高兴地点头:“哎,我知道了。”

        

楚卫东无语:“我都说了,楚韵肯定心里有数,你偏不信。”

        

向红尴尬地笑了笑:“我不问清楚,晚上睡不着。”

        

楚韵凶哥哥,给大嫂帮忙:“你也是当爸爸的,嫂子都能问我,你怎么就不能问?从文和从武不是你亲生的?你还说大嫂,大嫂比你负责任多了。”

        

楚卫东连忙认怂:“好好好,你们最好,都是我的不对!”

        

向红乐得哈哈大笑,心里那点小疙瘩一下就没有了。

        

大哥大嫂把他们送上车,车子开动了,两兄弟趴在窗口给舅舅、舅母挥手。

        

王二娃心里很舍不得:“我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楚韵摸摸儿子的头:“不知道。”

        

王大娃小大人一般叹气:“我把足球送给表哥他们了。”

        

r />    楚韵笑了:“去北京后,妈妈再给你们买个新的。”

        

“嗯,妈妈,等我们长大了,我们能不能自己坐车回来,看外公外婆他们?”

        

楚韵点点头:“可以,等你们读高中就可以了。”

        

楚韵在吃食上从来不吝啬,两个儿子,今年一个九岁,一个八岁,身高和他们两个十二三岁的表哥都差不了多少。

        

等他们读高中,想必能长成高高壮壮的小伙子。

        

养儿子就这点好,只要长大了,出门都能放心点。养闺女,不管孩子多大父母都操心。

        

楚韵中午回到家,时间还早,家里的鸡鸭,上周杀了一些做腊鸡、腊鸭,剩下的都挪进空间。家里的其他常用的东西,也都搬进去了。

        

晚上,孙璞的爸爸送肉上来,六百斤肉,孙璞找人帮忙送上来,都放在院子里,楚韵把钱和票都数给他,还另外多给了五十块钱辛苦费。毕竟这么多肉不算小数目,他也要给他人一点好处,楚韵肯定不能占他这个便宜。

        

但是,孙璞爸爸没要。

        

“楚老师,我们家孙璞的估分应该没错吧?”

        

“没错,他们的估分我都亲自算过的,我没记错的话,孙璞应该考了三百分左右,他报的那个学校,不热门,应该稳上。”

        

孙璞爸爸愁眉苦脸的:“孙璞也是这样说,但是他现在还没收到录取通知书,都快过年了。”

        

楚韵皱眉:“你别急,我还要过两天再走,我去帮孙璞查查。”

        

“哎,谢谢楚老师,麻烦楚老师了。”

        

楚韵以为只是意外,比如送晚了之类的。

        

第二天,楚韵给吴清风打了个电话,麻烦他帮忙问问,他在教育局那边的关系深厚,查什么比她方便多了。

        

过了几分钟,吴清风打电话过来,说学校那边确实有个叫孙璞的学生被录取了,录取通知书半个月前就发出来了。

        

半个月前就发出来了,现在还没收到,难道丢了?

        

r />

        

录取通知书这种重要的邮件,一般都必须交给本人,怎么就签收了呢?

        

江东县邮政局这边,他们连忙说:“肯定不是我们这里的问题,我们真没有收到孙璞的录取通知书。”

        

楚韵冷淡地嗯了一声:“放心,不管是谁在搞鬼,我会抓出来的。”

        

楚韵麻烦吴清风去教育那边帮忙打听一下,结果人家一推四五六,既然是邮件丢了,那肯定就是邮局的问题嘛。

        

市里邮局那边说,我们的本子上有签收记录的,写的就是孙璞的名字,和我们没关系。

        

那就奇了怪了。

        

楚韵也没心情跟他们兜圈子,中午带着两个孩子和孙璞去市里,把他们送到公婆家,转身就去报社找路阳。

        

楚韵:“你最近在准备报道我们江东县高考的新闻吧?”

        

路阳点点头:“主编说稿子还要压后一点,等到所有的学生都拿到录取通知书,再给大家照一张合照。”

        

楚韵点点头:“确实要等到所有考上的学生拿到录取通知书,其中有个学生录取通知书丢失了,要不要跟踪报道一下?”

        

这个敏感的时候,录取通知书丢失?

        

干!肯定干!

        

楚韵带着孙璞,后头跟着报社的人。

        

一走进教育局大厅,楚韵气势汹汹的:“教育局不为学生的利益操心,这合适吗?”

        

教育局的大厅里,没人不认识楚韵这尊大神,眼神好的人还认出了路阳他们,脑子聪明的人想到今天上午打过来的那个电话,赶紧跑去找局长。

        

楚韵的态度就摆在脸上,这事儿肯定是不能善了。

        

“干什么?上班时间堵在这里,工作都做完了?”一个穿着干部装的人一吆喝,大厅里的人都作鸟兽散。

        

那人笑着走过来:“楚老师,怎么有空来教育局,您大驾光临,我们教育局真是蓬荜生辉啊!”

        

高考录取名单还摆在他们局长的办公桌上,楚韵和她教过的会计班学生们,肯定就是这届高考的典型,他一个小秘书是得罪不起的。

        

楚韵淡淡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