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 55 章

        

快中午了,师娘去厨房准备午饭,今天家里来的客人多,好多人十一点多就走了,但是留下的亲朋好友还是有十几个。

        

师娘好像已经习惯了做这么多的饭菜,家里蒸饭的锅特别大,饭锅上放上蒸格,蒸格上又放满了做好的馒头和包子。

        

师娘:“再炒几个下酒菜,煮一个汤就行了,楚韵你出去歇着,这里有我。”

        

楚韵脱掉大衣,捆好围裙,挽起袖子:“我来吧,我做饭可快了。”

        

楚韵给师娘安排了一个活儿,让她帮忙切土豆丝,其他放着她来。

        

师娘拗不过她,只能把灶台前的位置让出来。

        

楚韵今天带的年礼里面,有一些炸货,油炸肉丸子、油炸蔬菜丸子,还有油炸酥肉。油炸肉丸子下锅煎一煎,再加一点勾兑好料汁进去煮,最后勾上薄芡,撒上葱花,一道红烧素丸子、一道红烧肉丸子。

        

另起锅,锅里的水开了,酥肉和小青菜丢锅里煮,一大盆酥肉汤完成。

        

还有她昨天自己卤的猪头肉、肥肠、排骨和鸡鸭,楚韵直接拿出来切好,撒上芝麻和五香辣椒粉,这就是几道上好的下酒菜。

        

还有她带来的腊肉和香肠,特别是香肠,蒸熟后,各种味道切一盘,香辣味儿、麻辣味儿、五香味儿、南北味儿,这就是四盘了。

        

再调一个酸辣糖醋汁,切成细丝的白萝卜,用盐腌渍之后,挤干水分,和酸辣糖醋汁儿拌一拌,就是一道开胃下饭的小菜。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最后炒几个快手菜,炝炒白菜、蒜苗回锅肉、酸辣土豆丝,不过半个小时的工夫,二十几道分量十足的菜,把厨房的桌子堆得满满当当。

        

不仅师娘看直了眼,闻到香味过来准备偷吃的罗红日也不禁竖起大拇指:“弟妹,牛啊!”

        

师娘笑:“怪不得你把两个孩子和建业照顾得这么好,就灶上的手艺,比专业厨师都不差了。”

        

楚韵一边擦手一边谦虚道:“我这就是家常菜的手艺,肯定不敢跟人家专业厨师比。”

        

王建业推开罗红日:“你去收拾桌子,我来端菜。”

        

“得嘞!”

        

师娘的手艺,大家都是吃过的,今天这一桌菜,一看就不是师娘的风格,一问知道是楚韵做的,都纷纷夸奖楚韵做菜好吃,王建业有福气。

        

王建业脸上还绷得住,只有楚韵看出了他藏在深处的那点得意和得瑟。

        

饭桌上,师娘说起楚韵刚才说的事:“建业年后工作忙,楚韵也要去清大上学,以后呀,王沐和王林两个小家伙要多来我们家,我给带。”

        

纪明笑了,看了一眼王建业:“你喜欢就好。”

        

说完王沐和王林,郭旭和罗红日这两个难兄难弟,少不了又要被催婚。

        

师娘:“红日啊,你去年谈的那个姑娘怎么样了呀?”

        

去年谈的那个嘛,她爸已经进监狱了,她妈带着弟弟改嫁了,至于她嘛,谁知道去哪儿去了。

        

罗红日不吭声,师娘皱眉:“你这孩子,遇上好姑娘不容易,处对象就好好处,你年纪也不小了。你看看,建业就比你小一点点,王沐和王林都上小学三年级了。”

        

罗红日祸水东引:“师娘,那您得好好念叨一下大师兄,没两年都快四十了,到时候想生孩子都生不出。”

        

郭旭瞪眼:“我看你皮痒了。”

        

罗红日撒娇:“师娘,你看,大师兄他凶我。”

        

“你不犯蠢我凶你干什么?”

        

“哼,你就是凶我了,你还找借口,活该你这样的男人没人要。年纪老,还脾气不好。”

        

这师兄俩对掐起来,一点都不顾及桌上还有其他客人在,没吵两句就歪楼了。

        

师娘被他们吵得头疼,纪明让他们闭嘴,这事儿才算完。

        

王建业给楚韵夹了一块酥肉:“别管他们,每次都这样转移视线,都没点新鲜的招。”

        

这话被罗红日听到了,阴险地笑:“三师兄,你的黄花梨还要不要了?”

        

楚韵连忙说:“要,怎么不要!二师兄喜欢吃火锅是吧?明天中午来家里吃火锅,吃到你满意了,我们再说黄花梨。”

        

罗红日得意地瞥了王建业一眼:“还是弟妹会说话。”

        

吃了午饭,其他的客人坐一坐就走了,王建业被楚韵支使去厨房洗碗,罗红日和郭旭也没逃过。

        

楚韵把茶具找出来,沏了一壶清茶,给纪明和师娘倒了一杯:“喝点茶,消消食。”

        

师娘笑:“还是楚韵贴心。”

        

纪明现在有空坐下喝茶,也想和楚韵聊一聊:“月底复课你去清大直接读大四你知道吗?”

        

楚韵有点意外:“我以为我要重读大三。”

        

“不用,当年停课的时候你们大三已经期末了,不用再重新读一年。再说了,现在国家缺人才。”

        

纪明的未尽之言,楚韵点点头,表示懂了。

        

“你大学毕业之后,准备干什么?还是当老师?我知道你之前做的事,无论是会计班还是你教出来的那一千多名大学生,有这些实绩在,你想留校任教也不是不可以。”

        

楚韵原来没想过大学毕业之后当老师的,她准备做投资,搞生意,这些来钱快。但是她爸妈对她没当老师的遗憾,让她有了其他想法。

        

“能留校任教当然好,留校任教后,我可以再考研究生、博士生都行,选个容易研究的方向,拿个文凭就行。”

        

楚韵笑着道:“老师可别嫌我没有上进心,说实话,我志不在此。但是吧,前头这几年什么都必须试探着来,想做点什么也不方便,还不如在学校里呆着。说功利点,我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王建业工作也那么忙,当老师假期多,我也能照顾家里。”

        

师娘帮腔:“你想往上读已经很有上进心了,而且你说得也对,家里确实需要你照顾。老纪,你说是不是?”

        

纪明无奈地看了一眼老妻:“我又不会骂她,你护着干什么?”

        

楚韵勾唇:“我知道老师和师娘肯定都是为我们好。你们放心,我会和王建业商量着来。”

        

纪明也看出来了,楚韵是个极有主意的人,无论是之前叫王建业买古董,还是通过罗红日买房子买地,就能说明她不是一个缺乏远见的人。

        

而且,从她的行事,以及今天说的话中能看出,她判断,国家以后肯定是欣欣向荣的。

        

纪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也希望如此。

        

毕竟,个人的命运,永远都是和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

        

王建业他们收拾好厨房出来,罗红日一屁股坐在楚韵的对面:“弟妹,听王建业说,卤肉和腊肉香肠都是你自己做的,明天可要给我准备点。”

        

楚韵十分大气:“放心,给你备着的,明天去我们家里拿。”

        

罗红日得寸进尺:“还有卤鸡、卤鸭,最好再来一个卤猪蹄儿,我们家老爷子可好这一口了。”

        

纪明神色愉悦:“你们家老爷子当年过草地的时候,连骨头都没有多的啃,那时候饿狠了,现在可不是馋肉嘛。”

        

说起以前的事情,大家一阵唏嘘。

        

待到下午三点多,时间也不早了,王建业和楚韵准备带着孩子回家了。

        

师娘让他们等一等。

        

“这是给楚韵准备的,听建业说你喜欢这个。”

        

楚韵接过打磨得光滑油亮的檀木盒子,一打开,里面是一套翡翠首饰,从头饰、耳坠到手镯、戒指,什么都有。

        

楚韵听王建业说过,师娘家庭出身好,嫁妆特别丰厚。他们那时候去东北之前,嫁妆都被老师藏了起来。

        

师娘说:“你可别推辞,我的东西,最后都是留给你们的。如果郭旭和罗红日没有媳妇儿,我留下的东西都给你。”

        

郭旭和罗红日齐齐望天,假装自己耳朵聋了。

        

师娘哼一声,不搭理他们。

        

楚韵关上首饰盒,把东西给王建业拿着:“谢谢师娘,那我就收下了。”

        

师娘高兴得很:“哎,就要这样。”

        

给两个孩子的见面礼,是两块平安牌。郭旭和罗红日也掏出两个大红包,里面装了厚厚的一叠钱,楚韵的手感估计,至少有一千。

        

回去的路上,王建业跟楚韵说,这两块玉佩是老师亲手雕的,上面还落了王沐和王林的名字。

        

“是吗?”

        

回到家后,楚韵对着光仔细看,真的在玉牌上看到一个浮雕的沐字和林字。

        

楚韵找了两根结实的线,把两块玉牌串上,挂在两个儿子脖子上。

        

楚韵:“这个玉牌不要取下来,一直带着。”

        

王沐低头看着玉牌:“知道了。”

        

第二天正月初二,走亲访友还在继续,楚韵早早准备好丰盛的火锅,等着罗红日和郭旭过来。

        

吃完高配版火锅,罗红日心满意足,下午提着一大袋香肠、腊肉、卤肉、卤鸡、卤鸭以及炸货回家。

        

罗红日妈妈惊呼:“你这是上谁家打劫去了?”

        

“我三师弟家!”

        

第二天正月初三,一些单位开始上班了,罗红日溜达到同仁巷,说带他们去逛街。

        

罗红日跟楚韵说,要买老家具价格肯定便宜不了,几大百、小几千,说花就花出去了。

        

如果去木头厂买原木,那个按照立方算钱,价格便宜好多,几十块钱一立方,都是非常好的楠木了。

        

不过,木头厂那里,要票,不要票就不是这个价格了。而且一般这样贵重的木材,木头厂那里都是有数的,黄花梨这样贵重的更是几乎没有,有也很难落到他们手里。

        

北京,不缺聪明人。

        

楚韵早有心理准备,钱带够了的:“老家具成套的我要,原木我也要买。”

        

她倒是什么都想要,可惜啊,预留出买唐老太太房子的钱,她手里的钱也不够买多少,算计来算计去,听罗红日的建议,买了三套老家具,至于兜里剩下的那几千块钱,罗红日带他们去几个木材厂,都买了木头。

        

楠木都送到家里之后,楚韵靠着王建业撒娇:“我兜里没钱了,你要好好赚钱养我。”

        

王建业眉梢眼角都是笑:“放心,我会好好干活。”

        

两人黏黏糊糊地打情骂俏,罗红日看不过眼了,去厨房挂香肠的木杆上,又取了几根麻辣味儿的香肠,卷吧卷吧拿着走了。

        

正月初八,楚韵在考虑开春拆院墙的问题,家里的大门被敲响了。

        

王沐和王林在前院玩儿,听到敲门声,打开一条门缝,外面站着四个人。

        

梁静站在前面,朝他们笑:“好久不见了。”

        

王沐开心地叫起来:“梁静姐姐,你们来啦,妈妈在屋里,我去叫妈妈出来。”

        

站在门外的是梁静、马一鸣、王亮和他的爷爷,他们过完年就出发,就是赶着开学前到北京,后天学校就开学了,他们来的时间刚好合适。

        

他们下火车后,一路打听找到同仁巷,没想到楚老师住着这么大的院子,怪不得当时说,欢迎他们去北京的同学,都去家里坐坐。

        

楚韵在二门口迎倒了他们,楚韵看到包得严严实实,带着瓜皮帽的王亮,不厚道地笑了。

        

王亮脸红:“哎呀,北京太冷了。”

        

楚韵跟王老爷子打招呼,招呼他们进去坐:“知道你们要来,房子早给你们准备好了,屋里烧炕,暖和得很。”

        

果然,一走进屋里,感觉一下就暖了起来,王亮脱掉帽子,和身上笨重的棉衣,跳了两下:“楚老师,什么时候才会开春啊,穿这么多简直太难受了。”

        

“等开春啊,估计有得等了,不过棉衣太厚了,穿着也真的难受,我给你找一件轻一点的衣服,那个穿着舒服一点。”

        

王老爷子摇摇头:“楚老师别管他,他就是娇气,有棉衣穿还有什么可嫌弃的。”

        

楚韵笑着道:“王沐和王林他们也是这样,穿得太厚,衣服又重,都不爱出去玩儿。所以我找人打听,说是国外有那种羽绒,就是羽毛做的衣服,又保暖又轻,王建业托人弄了一些,被我做成衣服,还有剩的。”

        

楚韵转头问梁静和马一鸣:“你们冷不冷,我给你们也做一件?”

        

梁静当然乐意:“那我就不客气啦,楚老师,我帮你一起做。”

        

马一鸣想拒绝的,楚韵当作没看到他的拒绝一样。带他们去看房间,王亮和王老爷子一间,马一鸣和梁静各自一个人一间。

        

楚韵说:“东西先放下,一会儿我做午饭的时候多烧一点水,你们好好洗个热水澡,下午睡一觉,身上就舒服了。”

        

中午王建业不会回来吃饭,屋里只有他们几个,楚韵前两天闲着没事儿,做了好多饺子,中午就吃饺子,这个方便。

        

饺子煮好了,楚韵让王沐给隔壁唐老太太送一碗过去:“你唐奶奶喜欢吃藕馅儿的饺子,你给端一碗过去。”

        

“哦。”

        

“小心烫,别跑太快。”

        

王沐已经出院子了,大声回了一句:“知道啦!”

        

梁静往烧水的锅里加了一把柴火:“唐老太太是谁?”

        

“隔壁邻居,孩子都不在这里,她一个人独居,能照顾一点就照顾一点。”

        

初六那天,他们家做了饺子,楚韵空间还有莲藕,就做了很多莲藕馅儿的,也给老太太送了一碗,她回来还碗的时候,高兴地说藕馅儿的饺子好吃,特别爽口。

        

藕馅儿饺子确实好吃,因为坐火车身体不舒服没什么胃口的王老爷子,也吃了一大碗,还喝了半碗汤。

        

楚韵催他们洗澡,洗了好好睡一觉。

        

下午两点半,家里除了楚韵,都在房间休息,她在堂屋里拆拆剪剪,做羽绒服。

        

前院响起了敲门声,楚韵去开门,是唐老太太。

        

唐老太太是来还碗的:“忙不忙?不忙的话,请我进去坐坐?”

        

楚韵接过碗:“不忙,我在火炉子上放了一壶茶烧着,不怕晚上走觉的话,来喝一杯?”

        

“那我喝一杯。”

        

看得出来,唐老太太是个出身挺好的,她无论是穿着打扮、走路、说话,都看得出来小时候被精心教养过的痕迹。

        

楚韵给她倒了一杯茶,茶香氤氲,唐老太太说起二十年前,他们一家人搬到同仁巷那一天。

        

“我家唐昕可高兴了,他问爸爸,以后我能在巷子里踢足球吗?他爸爸说,行呀,爸爸有空就陪你。可惜,我丈夫没活几年,我儿子还在读初中他就去世了。他去世之后,就遇到动乱,那几年,多亏了那些老朋友,我才保住我家的房子。”

        

唐老太太望着院墙,叹一口气:“我儿子因为工作去了上海,就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守着。其实,老头儿都走了这么多年了,我又有什么好守的?罢了,我也老了,我要去上海找我的儿孙,好好安度晚年吧。”

        

楚韵笑:“房子卖给我?”

        

唐老太太喝了一口茶:“嗯,卖给你!你们也知道,这四个分割的院子,原本就是一体的,卖给你也挺好。你给他们两家多少钱,就给我多少,我也就不给你报价了。”

        

楚韵应了声:“我答应,不过作为一个小辈,我要劝你两句,您有兴致就听一听,没兴致就当作我胡说八道。”

        

唐老太太饶有兴致:“你想劝我什么?”

        

“您啊,拿着卖房子的钱,去了上海之后,我建议你买两套房子留着,记得房产证上要写你自己的名字,别写你儿子的。毕竟,你的东西以后大概率是你儿子的,你儿子的东西可不是你的,自己有才是真的有。另外再说婆媳矛盾,远香近臭,您老肯定比我懂。”

        

唐老太太笑了:“谢谢你的建议,我会放在心上的。”

        

楚韵也笑:“买两套,一套自己住,一套出租,有钱才能保证亲情不变质,你才能安享晚年。”

        

唐老太太好奇:“你们家的钱和房子谁管?”

        

“我管。”

        

“房子都在你的名下?”

        

“都在我的名下。”

        

唐老太太说:“你是个聪明人。”

        

楚韵颔首,事实如此,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唐老太太是个干脆的人,做好决定,就不再拖拉,喝完茶,她回家拿证件,带楚韵去转户。

        

房子落到楚韵名下之后,楚韵提着一大箱子钱:“我带您去银行吧,你出远门还是带着存折更安全一些。”

        

唐老太太拍拍她的手:“闺女,多谢你替我考虑。”

        

去银行存了钱之后,楚韵和唐老太太一路上有说有笑地回家。

        

楚韵问起她什么时候去上海。

        

她说:“等开春雪化了再走,我毕竟上年纪了,路上生病不好处理。”

        

楚韵算了一下时间:“雪化也要等到四月去了,要不您五一劳动节再走吧,我是也想去一趟上海,我送您。”

        

“你不怕我一直住着不走?现在房子是你的了。”

        

楚韵笑:“不怕跟您说,我们现在一家四个人,现在前面的院子都够我们一家住,您就是住到老了的那一天,我也没有意见。”

        

说句实在话,唐老太太年纪不小了,又能活几年?这房子对于她来说不仅是个住处,更是她心里的一个寄托,成全她一场也没什么。

        

最重要的是,房子已经在她名下了,楚韵有什么好怕的。

        

唐老太太答应:“多谢你,我住到五一节吧。”

        

楚韵把唐老太太送到她家院门口才回家,这时候,梁静他们已经醒了,王亮和马一鸣和王沐、王林在院子里玩足球。

        

楚韵看梁静的小脸红扑扑的:“睡得好吗?”

        

梁静笑:“睡得太好了,从西南一路过来,在火车上一直冻手冻脚的,简直太难受了。”

        

王林跑过来:“妈,你刚才去哪儿了?”

        

“和你唐奶奶出去转转。”

        

“唐奶奶找你说什么?”

        

“卖房子的事儿。”

        

“唐奶奶要卖房子?以后她住哪儿啊?”

        

王老爷子问:“现在北京的房子好买?”

        

“说好买也不好买,不过有合适的可以留意着,现在房价低,买到就是赚到。而且,现在住房紧张,特别是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指望单位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分一个单间给你,还不如自己出钱买个房子,至少住得敞亮。”

        

王老爷子十分认同:“我明天出去转转。”

        

马一鸣羡慕:“给王亮买房子?”

        

楚韵拍拍他的肩膀:“你自己努力努力,以后买小洋楼。”

        

马一鸣挺胸:“我觉得我能成,楚老师你觉得呢?”

        

楚韵笑着说:“我也很看好你们呢。”

        

马一鸣哈哈大笑。

        

梁静一直以楚韵为人生偶像,既然楚老师说买房有好处,那肯定没错了。等入学之后,除了兼顾学习之外,还要想办法搞钱买房才行,最好和楚老师做邻居。

        

王老爷子现在已经退休,有的是时间。等开学送孙子去学校之后,他也不着急回去,在城里转悠着打听房子。

        

楚韵一到学校报到,就遇到了以前的老同学,好多年没见,这一碰面,真有物是人非的感慨。

        

班长马俊看到楚韵后,十分惊喜:“楚韵,这都十年了,你怎么一点都没变?”

        

楚韵开玩笑道:“是吗?那肯定是我爱人对我太好,让我没吃到生活的苦。”

        

马俊脸色略微有点僵硬:“你结婚了啊?”

        

楚韵点头:“结婚了,孩子都两个了。”

        

楚韵远远看到范德人,跟同学们打了个招呼:“我有事儿先走了,明天上课我们再聊。”

        

马俊嘴里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就这样又被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