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 56 章

        

范德人背着手等着楚韵走过去。

        

楚韵走近后,打量他一番,脸上长了点肉,身型看起来也健硕了一点,穿的衣服也整洁。哟,还有心情整理头发和胡须了。

        

看得出来,回北京后,范德人过得不错。

        

楚韵笑道:“范老师过得挺好的嘛,风度翩翩的,看来是时候找个对象了。”

        

“我一个四五十岁的人了,找什么对象?倒是你,听纪明说,你年前就来北京了,怎么不带着孩子上门拜年,我还给两个孩子准备了红包。”

        

楚韵笑了:“对不住啊,开始来的时候,忙着收拾家里,后来梁静他们又来了,这不没抽出时间嘛。”

        

“少糊弄我,没来就没来吧。”

        

“行,你也别生气,明天开学,我带着他们两个到学校看你,你还是住在教师家属楼吧?”

        

“嗯,住在教师家属楼。”

        

“你现在又是教授了,已经补领了不少工资吧?”

        

范德人打量她:“你想干什么?”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别紧张,我不找你借钱。我给你支个招,有钱找关系买个院子放着,以后值钱得很。而且家属楼很小吧,家里来人来客都没处招待。”

        

范德人冷哼:“我好歹是搞经济的,你都知道的事情,我能不知道?去年回来,领到工资后,我就找朋友帮忙,买了两套院子。”

        

两人凑一起,说起各种投资,那话就长了,不过楚韵现在只能过一过嘴瘾,她手里的现金已经给清空了,想投资也没有办法。

        

范德人问她:“要说你们两口子的收入,就算放在北京,也不算少了,你们存了这么多年的钱,全都花了?投资什么了?”

        

楚韵小声说:“大部分都是古董,金银玉器、字画、黄花梨、还有楠木,另外就是院子,还买了块荒地,等我有钱了就建房子,当包租婆。”

        

范德人夸了一句:“我看你也别学数学了,跟着我学经济吧。”

        

楚韵动了心思,如果她要考研,范德人当她的导师,她想干什么还不方便?

        

楚韵:“清大现在还没有经济管理专业吧?”

        

r />    “没有,听校长说,他们在商量,准备搞个经济管理工程系,也算沾边吧。”

        

“你当老师?收研究生?”

        

“怎么?你要考研究生?”

        

“有这个想法,虽说现在百废待兴,但是枪打出头鸟我还是知道的,先找个事情干着,等以后再说。”

        

“你说得不错,学校这边,我帮你留意着。”

        

这时候,报完名的马一鸣他们小跑过来,范德人看他身上穿的衣裳,和楚韵以前给他的那件差不多:“北京冬天冷,你只有一件外套没有换洗的也不行,我给你买了两套新的,一会儿你跟我去家里拿。”

        

马一鸣刚想拒绝,楚韵说了一句:“他给你就拿着,你前两年对他雪中送炭,现在轮到他对你投桃报李了。”

        

范德人跟马一鸣说:“不要有心理负担,我现在不缺钱,我买了两套院子,给你一套,不要为这些事情担心,以后专心好好学习。”

        

马一鸣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昨天还在羡慕王老爷子准备给王亮买房子,没想到他现在就得到一个院子,这是什么天降馅饼?

        

范德人看马一鸣半天说不出话的样子,感觉有点伤眼睛,扭过头不看了,蠢兮兮的。

        

这天中午,范德人请客吃饭,楚韵不跟他客气:“那走吧,我儿子早上就送到师娘那里去了,王建业中午不回来,我还在想中午回家吃什么。”

        

范德人虽说遭了那么多年罪,但是日子一好过了,手里有了钱,公子哥儿的生活习惯又回来了。中午带他们去私人菜馆吃烤鸭,这个味道,楚韵觉得,比那家烤鸭名店更好。

        

下午,范德人带马一鸣去办事,梁静和王亮要去宿舍,楚韵准备回家。

        

学校也给楚韵分了宿舍,同宿舍的一个舍友带着孩子来上学,楚韵就把床位给了她,她每天回家住就行了。

        

从学校到家也有四五公里,就算抄近道,走得快也要走半个小时,以后她回家,要么坐公交车,要么自己骑自行车。

        

坐在公交车上,看到街对面的自行车大军,楚韵惆怅,什么时候才能把她空间院子里的汽车拿出来用?

        

回到家里,楚韵继续研究她的院子应该如何拆墙,然后再准备一下晚饭。

        

孩子不用她去接,王建业下班就顺路带回来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王建业问楚韵感觉怎么样?

        

楚韵端着碗,一边吃饭一边道:“也没什么特别,感觉好多同学都老了好多,同寝室有个女同学上学还把孩子带到学校住。和他们一比,我感觉自己外貌都没什么变化。”

        

楚韵笑:“今天碰到班长马俊,他还说我和以前一样。”

        

王建业给她夹了一筷子菜:“本来想今天陪你去报名的,没想到工作那么忙。”

        

“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自己去上学有什么?关键是王沐和王林两个,他们开学那天,你记得请假,我们一起送他们去学校。”

        

“好。”

        

王大娃看了眼爸爸:“师奶奶说,我们在第二机关小学读书?”

        

“嗯。”

        

第二机关小学,是王建业单位的下属小学,单位同事的孩子,基本都在那里读书。

        

第二天早上,楚韵做饭的时候,给王建业准备了午饭,特别大的两个饭盒,一个装饭,一个装菜。米饭上面铺着煮熟切好的香肠、烫青菜,装菜的饭盒装上今天早上现做的土豆烧牛腩。

        

也就楚韵这么讲究,别人家带饭,都是饭菜装一个饭盒。

        

楚韵不喜欢这样,她说:“等你中午吃饭的时候,汤汁儿都把米饭泡软了,糊成一盒,看着就没有胃口。”

        

王建业笑,这几天他没空回家吃午饭,楚韵给他带的午饭,每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都被同事羡慕,大师兄和二师兄,还经常来蹭他的菜吃。

        

楚韵也知道这件事,所以每天给他准备的菜,都准备的是超大份。

        

吃过早饭后,一家人一起出门,王建业锁门的时候,楚韵看到隔壁唐老太太出门买菜,和她打了个招呼。

        

唐老太太:“你们一家人这是要出门了?”

        

“嗯,王建业去上班,我带着孩子去学校,带他们去见一个长辈,趁着正月十五还没过,再去领两个红包回来补贴家用。”

        

唐老太太哈哈大笑:“王沐和王林都是乖孩子,你忙就把孩子放到我家里,我给你看着,保管给喂得饱饱的。”

        

楚韵也笑:“那我可不跟您瞎客气,中午回来,下午孩子就去您家玩儿。”

        

唐老太太乐意得很。

        

今天有开学典礼,开学典礼之后,楚韵带着儿子去找范德人,王沐和王林收到两个超厚的红包,王沐感觉,不比大师伯和二师伯给的少。

        

然后王沐就叹气了,这些小钱钱,肯定落不到他们俩手里。

        

果然,中午回家,红包就被妈妈收缴了,返还给他们一块钱零用钱。

        

行吧,一块钱也是钱。

        

吃了午饭,王沐脖子上挂着钥匙,和弟弟抱着足球去隔壁唐奶奶家,楚韵去学校上课。

        

楚韵刚走到教室门口,马俊看到他,朝她挥手:“楚韵,这里有位置,快过来坐。”

        

楚韵没过去,第一排有空位置,就在第一排坐下。

        

旁边的一个女同学雷萍,正是她的室友,她的床位就是给她女儿睡了。

        

雷萍小声问:“马俊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当年我们还在学校的时候,就传出话说他要追你。”

        

楚韵直接否认三连:“不是,没有,你们可别胡说。我今天带着儿子来学校,你们没看到啊?”

        

“看到了,但是马俊这个态度,对你是不是太好了点?”

        

“呵呵,这算啥好?”楚韵根本没放在心上。

        

上课了,教室里的说话声音停了下来,今天下午只有一节课,基本上都是老师在说开学后的各种事项,等到一下课,楚韵和雷萍打了个招呼就要走。

        

马俊大步走过来:“楚韵,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聊聊。”

        

周围的同学都朝他们俩看过来。

        

楚韵淡淡道:“没时间,我还要回家看我儿子,我有事儿,先走了。”

        

这一次,马俊向前迈了一步:“楚韵,你别这样,我真有事儿跟你说。”

        

楚韵站直身体,看着他:“说吧,现在就说,我赶时间。”

        

马俊看了一周周围的人:“现在,好像不太方便。”

        

楚韵推开他:“那就等方便的时候再说吧。”

        

雷萍看着楚韵潇洒的背影,不禁笑出声。这位同学的性格,这么多年都没变过,说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谁说话都不好使。

        

楚韵没把马俊当一回儿事,但是马俊还真把自己当一盘菜了。

        

开学没两天,学校里就在传马俊对楚韵情深似海之类的话,这十年一直对她恋恋不忘,就算她结婚了也不能阻挡他真挚的感情。

        

楚韵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回家,她能知道这个事情,还是梁静跟她说的。

        

梁静看着楚老师越来越黑的脸,小声说:“现在学校里的人都认为,你是被逼无奈才嫁给王总工的,还被迫生了两个孩子。还说马俊的行为值得钦佩,我们就该反抗压迫,追求自由恋爱。”

        

楚韵拳头捏紧了,真想一拳头揍在马俊那张虚伪的脸上。

        

梁静连忙劝:“其实这个事儿吧,也好解决,你带王总工到学校溜一圈,人家看到你们感情好,就不会乱传话了。”

        

“我知道了。”

        

秀恩爱还是要秀的,虐渣还是要虐的。

        

晚上王建业回家,楚韵就拉着王建业撒娇,说自己被一个恶心的男人盯上了,还败坏她的名声。

        

王建业:“谁?”

        

“还不是那个马俊,到处跟人说我是被迫和你结婚生孩子,他对我那叫一个一往情深,都不介意我有孩子。”

        

王建业什么话都没说,第二天照常上班,第三天早上,一起床就收拾自己,洗脸,刮胡子,挑衣服、挑鞋子。

        

对了,昨天下午下班,他请了一天假,还花了一块钱理发,这可是高消费了。

        

楚韵今天要穿的衣服他也选好了,他穿蓝色大衣,她穿米白色大衣,师娘说过,他们俩穿这两身看起来特别登对。

        

至于两个孩子,那必须也要穿得可可爱爱的。

        

等一切收拾好了,他把媳妇儿从被窝里挖出来。

        

楚韵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刚刚放亮:“你这么早起,折腾什么?”

        

>    王建业面无表情:“我今天请假,送你去学校。”

        

送她去学校?楚韵脑子清醒了,想起前天晚上跟他说自己被骚扰了。

        

楚韵一掀被子坐起来:“走,我们去学校打脸渣渣。”

        

早饭也不吃了,一家人收拾整齐,一起去学校吃早饭。

        

学校食堂的大学生们,身上裹着棉衣,有些人还没洗漱,眼角的眼屎都还在。他们一家四口不一样,穿得整整齐齐的,特别精神。

        

楚韵挽住王建业的胳膊:“我们学校的包子还挺好吃,我们试试?”

        

“嗯。”

        

王沐和王林很激动,这就是大学食堂啊,这里都是大学生啊。

        

王林喊了一声:“爸爸,我想吃油条。”

        

王建业扭头看媳妇儿:“给他钱和粮票。”

        

楚韵数了几张给小儿子,又数了几张给王林:“我和你爸去买包子和稀饭,你们想吃什么看着买,一会儿我们再集合。”

        

“好!”

        

王建业和楚韵排在卖包子的队伍中,两夫妻有说有笑的,王建业夸她做的包子好吃,楚韵就说他上次做的回锅肉特别棒。

        

两夫妻手挽着手,旁若无人地亲密互夸,简直羡煞旁人。

        

排在他们俩前后的人受不了,简直想给他们让位置,行了行了,知道你们夫妻感情好,让你先买,买完包子赶紧走吧,狗粮都要吃撑了。

        

来食堂吃早饭的范德人,清了一下嗓子,周围的人看向他,楚韵也瞟了他一眼,卡毛了吗?

        

范德人:“这里是学校,不是你们家,收敛一点。”

        

王建业淡淡一笑:“我也想说这个话,你们学校的学生,不一心搞学习,天天传话损害我家楚韵的名声,这是什么道理?楚韵有丈夫有孩子,谁还不知道?”

        

看热闹的学生明白过来了,这就是传闻中的楚韵啊。

        

啧啧,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人家夫妻感情和睦,两个孩子也教育照顾得好,传楚韵闲话的人,一看就是奔着破坏人家家庭去的,人心黑暗啊!

        

学校大部分人是不认识楚韵的,这么大的食堂,肯定也有几个人认识楚韵的同学,谁传的那些话他们几个都心知肚明,女人们都在心头骂马俊不是东西。

        

雷萍带着女儿也来食堂打饭:“楚韵,买到饭没有?”

        

楚韵微微一笑:“买到了。”

        

楚韵转头给王建介绍:“这是我同学雷萍,这是她的女儿小小。”

        

小小躲在妈妈的身后,怯怯地望着王建业。

        

雷萍搂着女儿:“你们别介意,小小害羞,性格有点内向。”

        

楚韵笑了笑:“没事儿,你先排队,我去找我家两个皮小子去。”

        

“好,一会儿教室见。”

        

一个食堂的人,知道她是楚韵之后,明里暗里围观他们一家人,第一节课上课之前,楚韵和她丈夫夫妻恩爱,儿子听话懂事这样的话就传遍了。

        

还有一小波三观正的人,狠狠骂了之前背后传话的小人,这个让马俊听到了,喉头一哽,气得想上去和人理论。

        

理论是不能理论了,马上就上课了,马俊一进入教室,全班同学都看着他。

        

马俊扫了一眼教室,然后眼睛都瞪大了,楚韵和她丈夫、孩子,正坐在第一排。

        

马俊一直盯着他们这边,王建业扬了一下头:“这位同学,想坐我旁边吗?”

        

“不,不用了。”

        

坐在第二排的雷萍,捂住嘴偷笑。

        

除了第一排,前面都坐满了,马俊跑到倒数几排,才找到位置。

        

老师进来了:“上课!”

        

楚韵上课向来是带着耳朵听讲,手从来都揣兜里。

        

天气这么冷,手放在外头多冷啊。

        

老师早就看楚韵不顺眼了,但是没得办法,每次抽她起来回答问题,每次都答对,从无失手,老师就睁一只眼,闭一眼算了。

        

不过今天这人有点过分了,老师目光灼灼:“楚韵,你手揣男同学兜里算怎么回事?”

        

楚韵无辜:“我揣哪个男同学兜里了?”

        

老师指着王建业:“就是他,我都看见了,你还不承认,别以为你们靠得近就可以糊弄过去。”

        

雷萍憋笑:“老师,我有话想说。”

        

“有话一会儿说,我要先跟楚同学好好说道说道。”

        

雷萍大声:“老师,这是楚韵的丈夫,不是其他男同学?”

        

“丈夫???”

        

楚韵点头:“给老师和各位同学介绍一下,这是我爱人王建业,旁边两个小可爱是我儿子王沐和王林。”

        

“真是?”

        

“这还能有假?”

        

楚韵站起来,扫视全班:“以后但凡有谁传我的绯闻,比如谁谁谁对我念念不忘,谁谁谁想和我把革命友谊升华一下,麻烦大家帮我骂回去,我楚韵感激不尽。”

        

“怎么骂?”

        

楚韵双手叉腰:“呸,你个男婊,渣男,人家楚韵有男人,你连人家丈夫的脚趾头都比不上。”

        

教室里众人哄堂大笑,只有后排的马俊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老师也在笑,手撑在课桌上:“行了,知道你是有主儿的人,现在是上课时间,不是让你来说单口相声的。那个王建业,楚韵的家属,你站起来替你媳妇儿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王建业是工程师,数学肯定不差,再有楚韵这些年的熏陶,大学数学对他就是小菜一碟。

        

等王建业回答问题之后,老师挑眉:“你们夫妻俩,还是雌雄双煞呀,都这么厉害!”

        

王建业谦虚地点点头:“都是我们家楚老师教得好。”

        

教室里一阵嘘声,这两口子,甜得都发酸了,还要不要人活?

        

楚韵这一上午,带着王建业和两个儿子,彻底在学校扬名了,这时候提到楚韵,再也没人说起之前传的那些荒唐话。

        

马俊也彻底偃旗息鼓,开始追求班上另一个女同学。

        

王建业却不会就这样过了,敢打他媳妇儿的主意,不把他皮扒下来,这事儿就没完。

        

马俊长得不错,虽然也年近三十,看起来也还挺人模狗样的,那个叫李秀秀的女同学很快被马俊追到手。

        

四月底的一天,阳光温暖,冰雪初融,马俊和李秀秀手牵手在校园里散步,一个牵着孩子的乡下女人冲到他们面前。

        

“马俊,你不是个人,你居然甩下家里的老婆儿子,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我要去举报你,让你声败名裂!”

        

马俊松开李秀秀的手,心里发慌:“别,二妮,这事儿不怪我,都是这个女人缠着我的,我也很讨厌她,这事儿真不怪我,你要相信我啊。”

        

吴二妮才不信,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嚎:“马俊你就是个畜生,人家还说,你之前追在另外一个女学生……”

        

无端倒霉,李秀秀愤怒:“马俊,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唉,秀秀你别走!”马俊转身想去拉李秀秀,被李秀秀甩开。

        

吴二妮更崩溃了:“你还说你跟这个女人没什么,她要走关你什么事,你还去拉她,老天爷啊,你快点打雷劈死这个没有良心的男人吧!”

        

吴二妮战斗力太强,她一哭嚎起来,旁边那个干瘦的男娃也跟着哭,马俊觉得丢脸,转身就跑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围观的热心学生帮忙,把母子两人送到教务处去,一切才说明白。

        

说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下乡知青受不了农村的辛苦,就娶了乡下姑娘,生了娃。恢复高考后,男人考上大学,哄着乡下的妻子在家带娃种地,他进城读书之后火速变心追求女大学生。

        

吴二妮哭得绝望,老师脸色也很难看,但是事情还是要解决。

        

马俊被叫来,老师问他什么想法,马俊只有一句话,他是被迫和吴二妮结婚的,这不符合恋爱自由、婚姻自主的规定,他申请解除和吴二妮的婚姻关系,孩子归吴二妮。

        

在场的女老师和女学生,心里恶狠狠地骂了句没良心的狗男人!

        

大家天生都是站在弱者这一边,尤其是马俊如此不做人。

        

在学校的调停之下,吴二妮答应和马俊离婚,但是他必须尽到抚养孩子的义务,年底毕业之后,他工作了,必须把三分之一的工资寄给吴二妮,直到孩子成年。

        

r />

        

吴二妮歇斯底里,就差冲上去咬下马俊一口肉:“壮壮就不是你的儿子?”

        

壮壮就是他们两个孩子,身上穿着一身破棉袄,瘦弱得很,他无助地看着这场闹剧,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人帮马俊,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他要是不同意,学校建议他退学,这样有严重道德污点的学生,不配在学校读书。

        

吴二妮拿着一本离婚证和一纸合约,带着孩子准备回家。

        

楚韵听说这件事之后,心里过意不去,和王建业一起去车站送她。

        

楚韵把准备好的食物递给她:“对不住,让孩子看到这么残忍的事情。”

        

吴二妮脸上挤出一个笑容:“不怪你们,要怪就怪马俊太不是人。”

        

王建业承诺:“马俊以后工作了,我会找人监督他,该你们母子的钱一分都不会少。”

        

吴二妮谢过,带着孩子上火车。

        

说起来,吴二妮没钱买火车票回家,买火车票的钱,都是几个女老师和女同学给她凑的,马俊一分都没给。

        

吴二妮拆开包裹,里面放着饼干、包子、馒头,以及一卷厚厚的钱和票。

        

吴二妮泪流满面,连一个陌生人都比马俊对他们母子好。

        

壮壮去拉她手:“别哭!”

        

吴二妮抱着儿子放声大哭,她这次哭够了,眼泪流干了,以后就不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