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 57 章

        

王老爷子在北京考察了好长一段日子,终于买到了一套两居室。房子买到手之后,他还亲自动手粉刷,买家具。

        

楚韵去看过一眼,房子弄得还挺好。

        

等事情都处理完了,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吧。他一拍脑袋,自己一个退休的老头儿,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儿要忙,干脆就不回去了。

        

王老爷子不仅自己不回去,还打电话把王亮的奶奶叫过来。

        

现在也不是老的走不动路了,老两口来北京住上几年,不仅能涨见识,还能照顾孙子,两全其美。

        

王老爷子笑着跟楚韵说:“老了老了,还能见识一下首都人民的生活,挺好的。”

        

家里第三代现在只有王亮一个,王亮的妈妈身体不太好,这些年调理身体想生二胎一直也没成。

        

家里老太太对王亮这个唯一的孙子看得紧,老爷子一开口,第二天老太太收拾好东西就上北京去。

        

王亮的奶奶到北京没多久,马上就是五一节了。

        

唐老太太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等楚韵放假就一起去上海。

        

楚韵害怕路上耽误时间,还专门跟老师多请了几天假。 记住网址m.lqzw.org

        

走之前,楚韵把两个孩子送到师娘那里,麻烦师娘照顾几天。

        

王建业抽时间送她们上火车,忍不住嘱咐楚韵:“路上注意安全,到上海之后马上给我打个电话报平安。”

        

“你算算时间,我到上海都半夜了,你肯定不在单位,我怎么给你打电话?”

        

“你打,我等着你,接到你的电话我再回家。”

        

王建业下车,火车开动了,气流吹进来,唐老太太银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着。

        

唐老太太微微一笑:“看看他对你多上心!楚韵啊,一辈子碰到一个这样的人很难得,你们要好好的。”

        

楚韵笑:“我知道。”

        

前两年他们过得宛如新婚夫妻,每晚上腻在一起都不嫌烦。现在,她觉得他们之间多了很多温情,感情比以前更浓。他们互相拥抱彼此的时候,就像他们是长在一起一样。

        

从北京到上海,从北到南,天气越来越热,身上的厚外套慢慢都换成了短袖。

        

出火车站后,外面夜色浓如泼墨,就着一点灯光,楚韵带着唐老太太去火车站旁边的招待所住一晚上。

        

放下东西,楚韵赶紧找地方给王建业办公室打电话。

        

“喂。”

        

听到电话那端,王建业有点疲倦的声音,楚韵心都软了:“我到了,你回去睡吧,我会尽快回来的。”

        

“嗯,晚上住在哪儿?”

        

“住火车站旁边的招待所。”

        

“好。”

        

电话里传来吱吱的电流声,两人都不说话,楚韵就是感觉很温馨,心里鼓鼓胀胀的。

        

最后,楚韵说:“哎呀,时间不早了,我要回招待所睡觉了。”

        

“那你回去小心点。”

        

“嗯。”

        

楚韵知道他肯定不会先挂电话,狠着心就把电话挂了,回到招待所,唐老太太已经洗完澡了。

        

楚韵拿着毛巾出去,去招待所的澡房洗澡。

        

火车站旁边的招待所,人来人往,好多人到地儿都想洗个舒服的热水澡,所以这个招待所和北方一样,一个挺大的洗浴间。

        

楚韵当然不会去洗浴间,找了个死角转身进空间,舒服地洗了个澡出来,回房间时,唐老太太已经疲倦地睡着了。

        

楚韵打了个哈欠,随意地抓了抓头发,在旁边床上睡下。

        

第二天早上,阳光刺眼,楚韵睁开眼睛,唐老太太已经梳洗好,衣着整齐地在窗边喝茶。

        

楚韵勾起嘴角:“早啊,您早上还有心情泡茶?”

        

唐老太太笑:“睡一觉起来,精神好多了,就想泡壶茶来尝尝。你给的茶叶是真的好,香得很。”

        

“茶叶啊,西南一个朋友给的,每年五月都给我们家送正春茶,我留了地址,请他们到时候寄到北京。等今年的新茶到了,我到时候给您寄一点来。”

        

“那感情好。”

        

已经到上海了,两人就不急了,等楚韵起床,两人还饶有兴致地去前面街上转悠了一圈。

        

楚韵花了一毛钱跟前台服务员打听,说前面棉花巷里,有一家人在做吃食生意,都是地道的上海口味,味道特别好。

        

两人慢慢悠悠地找到服务员说的那家人,敲门后,门打开一个缝:“你们找谁?”

        

“前头招待所介绍的。”

        

“进来吧。”

        

门打开,一个腰前扎着围裙的十六七岁小姑娘迎她们进去。

        

找了个位置坐下,小姑娘操着上海口音的普通话跟她们介绍:“今天早上有生煎包、咸豆浆、大肠面、馄炖,你们想要哪些?”

        

楚韵都有兴趣尝一尝,和唐老太太商量,都要一份吧,她们分着吃。

        

“稍等一下,我去厨房给你们上菜。”

        

这个私人食店,看起来生意挺好,摆了大大小小十张桌子,只有一张大桌子是空着的。

        

楚韵坐的位置,前面一桌是两个年轻男人,听声音听得出,一个是上海本地的,一个是外地来的,两人一边吃东西一边聊。

        

估计是为了配合外地的那个,上海本地的那个人也操着普通话,楚韵大概听了一下,给唐老太太使眼色,唐老太太微微侧身,也听身后两个年轻人说话。

        

“何哥,海棠路那栋小洋楼还没找到买家,人家房主可是说了,如果能三天之内找到买家,给五百块钱好处费。”

        

被叫何哥那个上海男人也愁:“我能不知道吗?他要价不便宜,还不要人民币交易,只要美钞和黄金,我们这样的人,上哪儿去找这样的买家。”

        

“卖家也是,他如果要钱,事情就好办了。”

        

“见钱就能卖,这好事儿也不会落到我们手里了。”

        

要美钞和黄金,楚韵一听就知道,这又是一家想举家出国的,楚韵觉得这房子她可以去看看。

        

唐老太太摇摇头,小声跟楚韵说:“火车站外地来的人多,这两个人,就是说给屋里咱们这些外地人听的。”

        

楚韵微微一笑:“无所谓,只要消息是真的就行。”

        

楚韵手里没什么钱,但是黄金她还有不少。

        

那两个做房子介绍买卖的年轻人,说了半天,屋里吃早饭的人都没人搭茬,吃完饭给了钱就出门走了。

        

到了十点多,店里只剩下两桌人了,楚韵和唐老太太吃完饭,招呼那两个年轻人过来坐坐。

        

那个叫何哥的反应特别快:“姐,你们想看房吗?我跟你说,上海是个好地方,现在价格也不高,买到手绝对不亏。”

        

楚韵问:“除了你们刚才说的那个要黄金交易的小洋楼,还有没有其他房源?”

        

“其他房源也有,距离那栋小洋楼不远,就有三四家想要卖房的,不过房子都不算特别好,和小洋楼没得比。”

        

“我们去看看。”

        

“行。”

        

海棠路不是很远,他们走了半个小时到了第一套房子,何哥拿出钥匙开门:“这个房子是二居室的,位置不错,前头就有小学和中学,你们家里如果有孩子,买这个房子特别合适。”

        

唐老太太看得上这个房子,三楼也不算高,还没有一楼的湿气重,她住的话,感觉挺好。

        

除了三楼这个二居室,上面四楼也有一套,也是二居室。

        

“这两家人都是亲戚,听说打算把房子卖了,去深圳那边闯一闯,听说那边发财机会多。”

        

楚韵笑:“他们要的价格不便宜吧?”

        

何哥傻笑:“也不算特别贵吧。现在城里大家都住得挤,例如我们家住的那个弄堂,家家户户都是二居室,每家每户住的人没有少于六七个人的。说实话,我要是有钱,我就把这房子买下来了,没有房子处对象都难。”

        

这房子楚韵看得上,唐老太太也觉得不错,楚韵就说,让房主过来谈谈吧。

        

“行,没问题,您在这里再转转,我去叫房主。”

        

何哥留下跟他一起来的那个小伙子陪着他们,他噔噔噔地下楼去找人。

        

看来房主住得也不远。

        

房主来的快,要的价格也狠,估计看他们是两个女人,还有一个老太太,又是外地人,想着能多卖点就多卖点。

        

楚韵砍价是把好手,钱在她们手里,想买什么房子买不到?你这没有诚意卖,那我就货比三家多看看。

        

卖家着急卖,买家不着急买,谁占上风就很清楚了。

        

最后楚韵也没压价压得太狠,估摸着差不多了,回头看唐老太太,唐老太太点点头。

        

行,就这个价格成交吧。

        

大家分头回家拿证件,吃中午饭之前,把房子过户的事情办了。

        

何哥这人也算不错,帮着楚韵她们把行李搬到新买的房子这里来。楚韵让他带路,去附近的废品回收站,买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先把房子布置好,唐老太太晚上就能住。

        

忙完这些,已经下午一点了,楚韵请何哥去早上那家私人食店吃午饭,唐老太太忙说:“不用你请,这顿我来,谢谢小何这么热心帮忙。”

        

何哥嘿嘿一笑:“应该的,人家也给了我好处费。”

        

楚韵笑:“那栋小洋楼五百块钱的好处费,你想不想赚?”

        

两人眼睛都亮了:“想啊,怎么不想?姐,你要买?”

        

楚韵没说要买,也没说不买:“下午带我去看看再说。”

        

“姐,那房子肯定是好房子,就是要价高了点,但是这个价格肯定不亏,只要你手里有……这房子买下来绝对不亏。”

        

楚韵比谁都清楚,现在买房子肯定亏不了,只要房子好,贵一点也没什么,以后都是几十倍几百倍甚至几千倍地升值。

        

吃了午饭,楚韵问唐老太太要去找她儿子吗?

        

唐老太太摇头:“明天去,明天是休息日,唐昕有空。”

        

唐昕是唐老太太的儿子,唐老太太和丈夫一个姓,当时唐老爷子开玩笑说儿子随唐老太太姓,虽然知道儿子跟谁姓都没什么打紧,唐老太太还是高兴了好久。

        

唐老太太回去休息,楚韵跟何哥两兄弟去看小洋楼。他们去得巧,刚好房主金老先生也在。

        

楚韵前后转了转,看得出,这小洋楼被保存得挺好,不像很多房子院子,一套院子一栋楼分给好多人家住,不是自己家的地方,就没那么爱惜,最后收回来,糟蹋得不成样子了。

        

“这里还回来之前,是政府办公在用,所以保存得好。”

        

r />    楚韵点点头,去客厅和房主直接谈:“您开个价吧。”

        

金老先生问:“美钞还是黄金?”

        

“黄金。”

        

楚韵笑:“这时候普通人上哪儿弄美金去?”

        

金老先生也笑:“美钞是美钞的价,黄金就是黄金的价。”

        

楚韵摇头:“黄金和美钞本来就是挂钩的,你要这样说,这个价格就没法儿谈。”

        

金老先生有点惊讶:“小姑娘懂得还挺多,干什么工作的?”

        

楚韵淡淡一笑:“以前是老师,现在回学校读书了,懂一点经济。”

        

“难得!”

        

看来糊弄是不能糊弄了,两人都要拿出诚意来才行。

        

两人喝着茶,说话不紧不慢,一个报价,一个砍价,激烈拉锯交锋了半个小时,这栋房子的价格才彻底定下来。

        

“什么时候交易?”

        

楚韵:“您要急的话,一个小时后就可以。”

        

金老先生问:“你有多少?有多的,我拿现金和你兑换一下?”

        

金老先生也是下放才回来,看得出,以前职位不低,这十年肯定给他补了不少工资。他都变卖房产找机会走了,现金他拿着也没有用。

        

楚韵本来站起来了,听到这话又坐下,用他刚才的语气说:“您要拿现金跟我兑黄金,这个价格就不是市面的价格了。”

        

金老先生哈哈一笑:“你这个小姑娘,有点意思。”

        

楚韵其实也想要现金的,她想赚快钱,倒买倒卖怎么能缺了现金。就算要倒卖,她肯定不能去北京倒卖,她想到了一个人,江东县桂花巷的五爷。这个现在不急,这都是后面的事情了。

        

愉快地和金老先生交易之后,楚韵拿到这栋小洋楼的钥匙,立马去买了一把新锁换上,还拜托唐老太太有空过来帮她看看房子。

        

晚上,楚韵去唐老太太那里住,唐老太太饶有兴致地把厨房用品都添置好了。

        

“楚韵啊,听说上海的红烧肉很有特色,下午我去买菜的时候,碰到楼下老太太,她跟我说了个秘方,晚上我试试。”

        

“好啊,我也好久没吃红烧肉了。”

        

唐老太太心情十分美好,还说起她下午去百货大楼买了大白兔奶糖,还买了布,等她看看孙子长多高了,再给他们做两身衣裳。

        

楚韵笑:“您兜里剩下的钱多的话,要不再找小何买一套房子?一套房子的房租少了点,两套房子应该就能过得更滋润。”

        

楚韵开始说让老太太买两套房,是看在她买院子给的钱上面说的,这些钱买两套房可以,三套就没戏了。

        

她也不知道老太太另外有没有存款,如果有存款凑一凑,再买一套更好。

        

唐老太太一口答应:“你说得对,钱总有用完的时候,还是换成房子踏实。”

        

唐老太太愉快地哼着小调,在厨房忙忙碌碌,期待着见到儿子和儿媳。

        

楚韵也好奇唐老太太的儿子长什么样儿,反正她没什么事儿,就主动提出第二天送她过去。

        

唐昕一家四口住在机关单位的家属区,看得出唐昕应该混得不错,分到了一套三的房子。

        

敲开门,唐昕看到站在门口的老母亲,高兴得不行:“妈,你怎么来了?我还说等暑假让老大老二去北京看你,你这一路怎么过来的?路上有没有受罪?有没有生病?”

        

唐老太太笑眯了眼:“坐火车过来的,刚好楚韵也要来上海,我们两个结伴,有她照顾着,这一路过来都挺好的。”

        

唐昕迎他们两个进去,嘴里都是对楚韵感谢的话。

        

楚韵微微一笑,唐老太太这个儿子不错,没有白养。

        

唐昕的媳妇儿向兰原本在厨房忙活着,听到丈夫叫妈,赶紧跑出来看,哟,还真是她婆婆。

        

向兰亲热地喊了一声妈,又赶紧把屋里睡懒觉的两个儿子叫醒。

        

睡什么睡,快起来,你们奶奶来了。

        

“奶奶,你怎么来了?”两个个头高高的小年轻少年跑出来,一左一右牵着老太太的手,还把他们爸爸挤开。

        

唐昕笑骂一句:“两个臭小子!”

        

虽然一年见不到几次面,两个孙子对唐老太太还是很亲热的,看得出,继承了唐昕的秉性,对老人家还算孝顺。

        

唐昕特别高兴,让媳妇儿中午做点好吃的,要谢谢楚韵这一路的帮忙。

        

楚韵也没推拒,接受了他们一家的好意。

        

饭后,向兰上了一壶清茶,唐昕问唐老太太,这次要在上海呆几天?

        

向兰也反应过来:“妈,你的行李呢?”

        

唐老太太笑笑:“这次来了就不走了,我以后就住在上海,免得你们每年去北京那么麻烦。”

        

唐昕一拍大腿:“当年我调来上海的时候就劝您跟我一起过来,现在您终于想通了。有妈在,我们一家人才是完整的,向兰,你说是不是?”

        

向兰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你说得对。就是吧,我们家三间屋,老大和老二原来一人一间,现在妈来了,我们要去买一张高低床才行,要不然咱们家这么多人,住不下。”

        

两个孩子无所谓:“买吧,下午就去买。”

        

向兰脸上的笑容更加勉强,老大都快十八了,过两年就要处对象,老二也不小了,连一间单独的屋子都没有,怎么处对象?

        

向兰的异样,作为枕边人唐昕肯定看懂了,他脸色一沉,向兰这是什么意思?不欢迎他妈吗?

        

楚韵扫了向兰一眼,扭头看唐老太太。

        

唐老太太温和道:“我一个人住习惯了,还是喜欢一个人住着,清净。我把北京的院子卖了,昨天到上海,我在海棠路买了两套房子,一套我自己住,一套我留着收租。你们也不用管我,以后靠着房子我也能养活自己,你们啊,有空过来看看我就行。”

        

向兰惊呼:“怎么卖了?那么好的院子,又宽敞位置又好。”

        

唐昕侧头,背着唐老太太,冷冷地看了向兰一眼:“房子是爸妈的,她想卖就能卖。”

        

唐昕握住老太太的手:“房子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妈,你搬过来住吧。”

        

两个孙子也撒娇帮腔:“奶奶,来吧。”

        

唐老太太不愿意,特别是今天看到媳妇儿的态度后,还是保持点距离为好。

        

这时候,唐老太太更加理解楚韵之前说的话,自己有才是真的有。

        

唐昕劝不过唐老太太,下午干脆带着两个儿子送老太太去海棠路,他要看看这个房子怎么样。

        

到了地方,唐昕楼上楼下地转:“这房子不错,这个价格也不算坑人。”

        

唐老太太听到儿子夸奖房子买得好,心头高兴:“都是楚韵帮我谈的。”

        

唐昕又对楚韵道谢,楚韵摆摆手,让他不要这么客气。

        

唐昕出门没有叫向兰,向兰知道丈夫肯定生气了,虽然面子过不去,她还是咬牙跟来了。

        

看到这两套房子,向兰脑子转过弯来,等老太太去了,这两套房子最后还是给她两个儿子,这样一看,老太太来上海对他们家还是有好处的。

        

向兰为了挽回丈夫和婆婆的好感,主动提出让老太太去家里住,特别诚心,唐昕都不明白,她现在是唱哪一出。

        

不管她是不是真心的,唐老太太打定主意,肯定是不会和儿子儿媳一起住。

        

还有她手里的那些钱,也要尽早再买一套房子才行。

        

晚上,儿子儿媳和孙子走了,唐老太太跟楚韵说:“钱财才是亲情的保障。”

        

楚韵哈哈大笑:“您境遇也不算差,我看得出,你的儿子和两个孙子,对你感情很深。”

        

唐老太太也笑:“都不错,都不错!”

        

两人默契地没有提起向兰,唐老太太问起她后面的打算。

        

楚韵跟她说:我在海棠路前头买了一栋小洋楼,现在肯定不会去住,您有空帮我去看看,我给您留一把钥匙,有什么事儿您通知我。”

        

“好,这个没问题。”

        

“我在上海再呆两天,再去广州和深圳这些地方看一看,然后就准备回家。时间太紧张,到时候我应该直接就从那边回北京,就不到上海来了。”

        

“那你一路可要注意安全,一个人女人家在外面,什么都没有自己的安危重要。”

        

“嗯,谢谢您的关心,我会放在心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