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第 58 章

        

第二天上午,楚韵去那个食店找到何哥,让他再帮忙介绍一套房子,唐老太太抓紧时间又买了一套。这套房子买了之后,她手里就没什么钱了。

        

楚韵跟何哥说:“你给人介绍房子,除了买房的,肯定有租房子的吧?”

        

何哥点点头:“有,外地人来上海,没有工作没有房子,住招待所不划算,肯定愿意租房的多。”

        

“那你帮老太太介绍一下,房客最好也挑一挑,那种难搞的,短租的,就不要介绍了。”

        

唐老太太慈祥地笑:“小何只管给我介绍,我也给你好处费。”

        

他哈哈一笑:“没问题,都交给我。”

        

办完唐老太太的事儿,楚韵就去忙自己的。这两天早出晚归的,有一天回来早一点,还能碰到唐老太太两个孙子。

        

唐老太太每天过得高高兴兴的,还说要去买张高低床,如果太晚了就留孙子在她这儿睡。

        

楚韵笑了笑:“挺好的。”

        

楚韵在上海淘了好些古董,还抽空去复旦大学看望楚春玲母女,知道她们过得不错,楚韵就放心了,收拾收拾准备离开上海。

        

楚韵和唐老太太告别,一个人去了广州、深圳一带。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沿海一带虽然整体上比北方要活跃一点,但是相差不是很大,楚韵在这些地方没有多留,就在当地买了一些土特产留着给自己家吃,转身就回北京了。

        

楚韵路上已经尽快赶路了,但她回到北京,学校已经上课一周了。

        

楚韵去老师那里销假,又被教育了一顿,这一周的课让她尽快补上。

        

楚韵直接点头:“老师放心,我肯定用心学习。”

        

被老师念叨半个小时后,楚韵从办公室出去,在楼下碰到范德人。

        

范德人也问了她一句:“上哪儿去了?”

        

楚韵小声说:“去了一趟上海,顺便去沿海一带看了看。”

        

“有什么感想?”

        

“感觉比北方活跃。”

        

范德人笑:“等实打实的政策下来之后,会更加活跃。”

        

>    “怎么说?”楚韵心里有谱,那个圈圈该怎么画,上面那位亲切的老乡,这时候应该有打算了吧。

        

范德人还有事儿:“现在没空跟你说,晚上我上你家吃饭去,慢慢说。”

        

“行,你来吧,我在南方买了好多海货,给你做好吃的。”

        

下午上完课回家,楚韵就去空间做饭,海带猪蹄汤炖了一大锅,还有蒸鱼、白灼虾、凉拌海菜等等,搞了一大桌。

        

范德人下班过来,饭菜刚刚做好,王建业请他进门。

        

范德人一看桌上的菜:“楚韵你行啊,还能把新鲜的虾从南方带到北京来。”

        

楚韵看到桌上的白灼虾,愣了一下,王建业接话:“我喜欢吃虾,也是辛苦她,买了那么多虾和海鱼,千里迢迢带回家。”

        

范德人啧啧一声,都这么熟了,就不用客气了,也不管其他,坐下就吃。

        

楚韵尤其爱海带猪蹄汤,一碗汤喝下去,肚子就饱了。王建业给她夹菜,她摇摇头,不想吃。

        

“先放着,一会儿饿了再吃。”

        

楚韵跟范德人聊起下午他没说完的话,然后又问:“你说的政策是啥政策?”

        

范德人给自己舀汤,慢慢悠悠道:“南方可能要选几个地方对外开放,我们的经济终于要开始发展起来了。”

        

说这话时,范德人语气里的欣慰满得都快要溢出来了。

        

看得出,他是支持这个政策的。

        

范德人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苗头,就已经这样看好这个政策,真正知道这段历史的楚韵,以及在书上看过这段历史记载的王建业,他们夫妻俩对于即将下达的政策,感受更加具体。

        

政策没出来,也没有什么具体好聊的,一晚上楚韵尽听着范德人关于开放后的各种畅想,经济如何如何发展,建立多少工厂,解决多少就业,引进哪些技术等等。

        

楚韵感觉,范德人很快就要抛弃他现在的工作,准备下海经商了。

        

范德人摆摆手:“就算政策下达下来,至少还有几年试验时间,还是再观望观望。”

        

说完范德人怼了楚韵一句:“你说你都这么大的人,考虑事情还这么不全面,我招学生可不要你这样的。”

        

楚韵想抡起拳头和范德人这个老头儿PK,会不会说话?会不会说话?

        

不过也只能心里想想,楚韵暗暗咬牙,她还有用得上他的地方。

        

楚韵皮笑肉不笑:“范老师有没有计划去香港看你的家人啊?”

        

范德人叹气:“我已经和家里人联系上了,等暑假我要找机会去一趟香港,见见家里人。”

        

楚韵就等着他去香港,等经济形势更好一点,她还要去香港开户做投资,可定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

        

楚韵上辈子学经济出身,自从萌生搞投资这个念头,她一方面努力积累原始资金,但她真正看中的提款机,还是在海外。

        

比如,从九十年代开始,国际游资疯狂进入欧洲、东南亚各国,通过做空、狙击一个国家的金融市场疯狂敛财,楚韵就准备跟进去喝口汤。

        

要进行这些金融操作,她势必要去港城开户。不过她也不清楚,她的户口能不能去港城开户,如果不行,就要走范德人的关系了。

        

楚韵这个人就是这么势利,现在还用得着范德人,就主动示好:“你去港城看家人,这么多年没见,不给带点土特产?贵重的如人参鹿茸之类的药材,送给长辈合适。还有古董小摆件儿,送给同辈或者小辈,还有香肠腊肉什么的,这也是家乡口味嘛。”

        

范德人点点头:“你还挺懂的,听你的,回去我就准备。”

        

“我们家去年做了不少腊肉和香肠,你要一时买不到合适的,我送你点。”

        

“那行,我也不去外面买了,你送我点,等我回来,我给你回礼。”

        

“好嘞!”

        

范德人一走,王建业无奈地看她一眼:“你呀,怎么把虾做出来了?”

        

王沐和王林不懂他们爸爸的意思:“虾好吃呀,为什么不做?妈,明天也做。”

        

话都说出去,借口都有了,楚韵怕什么:“吃,明天不仅咱们吃,还给你们师爷爷和师伯他们送一些过去。”

        

王建业叹气,真是操心。

        

第二天,王建业出门上班的时间比往常早了一点,他的自行车后座上绑了两个木桶,他把车子骑到老师家。

        

老两口和郭旭正在吃早饭,看到王建业吃力地抱着木桶上来,瞅了一眼:“哟,海虾和海鱼?”

        

“嗯,楚韵千里迢迢带回来的,让我给你们送点来。”

        

“这么多?”

        

“楼下还有一桶,给二师兄的,我不方便带到单位去,先放您这儿,等下班了,让他自己来搬。”

        

一木桶水和鱼虾,重量不轻,郭旭下楼,和王建业把另外一桶抬上来。

        

师娘笑:“你们家楚韵还真是心疼你,为了能让你吃到新鲜的鱼虾,费这么大劲。”

        

郭旭也说:“就算她上火车让人帮忙送上车,这么多东西,路上她每天肯定要换水,也够折腾的。”

        

罗红日知道楚韵千里迢迢从南方带了海货回来,诧异:“为什么从那么远的地方带回来?去天津买也行啊。”

        

王建业语塞,他能说她媳妇儿有个空间,无论在哪儿买海货,对她来说没有任何区别吗?他不能。

        

王建业问:“你要不要吧?不要就留给大师兄慢慢吃。”

        

罗红日嘿嘿一笑:“要,肯定要,等我下班就去拿,谢谢弟妹的心意了。”

        

下午下班,罗红日把一桶海货运回家,鱼虾全都还活着,一看就喜人。

        

罗红日的妈妈看到脸盆里那么大的龙虾,还是活的,高兴得不得了,收拾了一堆东西,让罗红日明天上班给王建业送去。

        

罗红日不干:“今天搬这桶东西回来都把我累憨了。”

        

“嘿,你这小子,礼尚往来知不知道,你吃了建业多少东西,回礼懂不懂?”

        

他不懂也得懂。

        

真不懂?他妈说了,不懂就别吃,人家好好的东西,别喂了他这没良心的狗东西。

        

废话,他辛辛苦苦搬回来,怎么能不吃?蒜蓉大龙虾真的是太香了,必须吃。

        

回礼就回礼吧,这包东西总不会比一桶鱼虾重。

        

楚韵东西买得真不少,休息日的时候,还邀请梁静、马一鸣、范德人和王家三口人来家里吃一顿海鲜大餐。

        

本来不想请范德人的,他已经吃过一次了。范德人从马一鸣那里知道后,说他还要来。

        

周围的亲朋好友都吃到了王家送的海鲜大餐,为了感谢楚韵的辛苦,回送了不少吃的用的。

        

楚韵把这些礼物收拾收拾,和干海货一起分成两份,一份寄回楚家大队给她爸妈,还有一份给公婆大哥大嫂寄去。

        

时间很快到了六月底,期末考试来临,这个对楚韵没什么难度,轻松通过。

        

期末考试之后,范德人要去香港,马一鸣和梁静她们要去南方,就跟着范德人一起出发。

        

这个暑假,楚韵哪儿也不去,她家的院墙要搞起来了。

        

唐老太太住到五月才走,她的施工计划就一直没有实施,正好暑假有时间,她可以好好整一整。

        

王建业工作忙,帮不上她,请工人、买材料什么的都是她自己亲自动手。

        

其实材料也要不了什么,主要就是对这座大院子进行一些修修补补,需要用到一些材料。

        

连接后院、东跨院和西跨院的门,找到原来被封起来的地方,再拆开就行了。这个反而是最不费事的。

        

另外,她原来就计划东跨院栽花种草,打造成一个小花园。西跨院种上果实、蔬菜,以后就是家里的菜园子。她还准备在西跨院弄一个池子,以后养鱼养虾都方便。

        

说起来好像事情都不复杂,但架不住事情多,一切按照楚韵的计划推进,忙完这些,时间都进入八月了。

        

这一天休息,纪明和师娘难得来一趟他们家,看看她这一个月的劳动成果。

        

师娘喜欢西跨院,院子四周都是果树,虽说大多是苹果、柿子、大枣、橘树这样的北方果树,但还是喜欢。

        

院子里头都用来种菜,因为地以前都被住在这里的人踩实了,把地翻出来费了老大工夫了。帮忙翻地的大爷还说,这块地不肥,种菜估计收成也好不了。

        

楚韵为了这块菜地下了大本钱,把地翻出来后,用青砖在院子里砌出横竖几条路,把菜地分成几块,然后从城外弄了不少山上的腐土回来。

        

这两天,种下去的韭菜、小葱、小白菜已经发芽了,这块菜地看起来,才像那么回事。

        

师娘特别高兴:“今年来不及了,明年种点西瓜什么的,以后想吃西瓜就来地里摘一个,挺好。旁边还有一个水池,用水浇地也方便。还有院子周边的这一排屋子,你休整得也好,夏天来这里住着,打开窗户就是菜地,真是舒坦。等你老师有空,我们到时候过来住两天。”

        

“行啊,你们想过来随时都可以过来。”

        

相比师娘喜欢西跨院,纪明对东跨院更加喜欢。

        

东跨院里原本大树就多,再有楚韵在院子栽种的各种花草,这个季节,正是草木旺盛生长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有花木扶疏,满目雅致的感觉。

        

院子里放一把躺椅,头上有大树遮荫,目之所及都是姿态各异的花草,鼻尖轻嗅,都是植物清新自然的味道,耳边都是虫鸣鸟叫,简直是世外桃源。

        

最让纪明喜欢的地方,楚韵把东跨院连着的两间屋子打通,弄成一个大书房,里面摆上了她添置的古董书架,整整三面墙的书架,摆满了书籍字画,让人简直欣喜。

        

“楚韵,你上哪儿弄那么古书?”

        

楚韵含糊其辞:“就是这些年收集的,不知不觉就弄了这么多了。”

        

罗红日别人有深意地瞅了这两口子一眼,夸了一句:“真会收集。”

        

再说后院,四个院子都已经打通连起来了,他们家的厨房也搬到后院去了。

        

楚韵喜欢长长的大木桌,家里又不缺好木头,她找师傅打了一张长长的木桌,还有配套的罗汉椅。

        

罗红日摸了一把饭厅的实木桌子,跟王建业说:“你媳妇儿真会败家,这么好的楠木用来打桌子。”

        

王建业:“那又怎么样,我家有,她爱干什么干什么。”

        

师娘跟着楚韵去厨房,看到那宽敞的厨房,放食材、调料的地方距离灶台都有十几米远,灶台一排好几个灶眼,真是高兴。

        

师娘笑着说:“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我记得我们家的厨房就是这个样子的,好多年没见到这样的厨房了。”

        

后院的这个厨房,才是这套宅子的大厨房,前院那个厨房,应该是家里的小厨房,这两个地方楚韵都没动,还是让这些老东西保持原样。

        

两人聊着天,不紧不慢地做饭。

        

另外一边,王建业带着两个师兄和孩子玩足球,后院的院子都是青石铺地,只有院子拐角才放着一口太平缸,里面养着几尾鱼。

        

后院地方宽敞,特别适合他们发挥。

        

等到十二点,楚韵站在厨房门口喊了一声:“别玩儿了,开饭了。”

        

王建业把足球踢到一边:“你们去洗手,我去书房叫老师吃饭。”

        

楚韵对改造后的四合院特别满意,老两口和郭旭、罗红日也非常满意,自此之后,但凡有聚餐这样的事情,大家都默契地选择来他们家。

        

地方宽敞,工具齐全,不管想吃火锅还是想吃烧烤、烤肉都方便。

        

工具齐全是什么意思?意思是楚韵这个吃货,为了方便吃火锅,在后院弄了一张专门吃火锅的桌子,还有她和王建业合伙设计好的烧烤架子,找人定做的烧烤签签。

        

定做的超长钢制烧烤签签拿回来那天,楚韵从空间超市里面找了几袋专门做烧烤的调料包,试验了一次。

        

虽说夏天吃烧烤太热,但是吃起来真爽,腌过的牛肉、鸡肉、烤鱼、五花肉,串成串放到烧烤架子上一烤,那个荤香啊,简直让人馋得口水长流。

        

还有各种烤蔬菜、藕片、土豆片、韭菜、茄子、辣椒,想吃什么烤什么,先刷上一层楚韵熬的料油,烤到快熟了撒上各种烧烤香料,最后一把芝麻撒下去,齐活了。

        

也就是他们家院子大,前后左右都没有邻居。要不然,就冲他们家这样隔三差五来一回,别人家日子不要过了。

        

这一个暑假,前一半的时间在整修院子忙忙碌碌中度过,后一半的时间在各种美食中和玩闹中消磨,楚韵满意地拍拍手,这个暑假过得真充实啊。

        

和楚韵过得同样充实的,还有马一鸣、梁静和楚春玲他们。

        

一群会计班的老同学,都是老熟人,合伙在南方干起了倒买倒卖的生意。

        

他们分成两组人马,一组人马负责找好卖的货品进行批发,另外一些口才好的同学结伴拿着这些货品,坐火车去其他地方倒卖。

        

都是跟着楚韵混过的人,除了开始因为经验不足被坑了两次,后头慢慢就学精了,还能倒坑别人。

        

为了节约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他们在车站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当仓库,这里就是他们放货物和平时睡觉的地方。

        

辛苦是真的辛苦,一起干这个生意的人,一个暑假结束,每个人都又黑又瘦。

        

但是赚钱也是真的赚钱,他们一伙十多个人,平均分配赚到的收益,每人到手将近四千块钱。

        

楚韵知道他们赚到的钱之后,专门夸了他们一句:“干得不错,没白听我的课。”

        

梁静嘿嘿一笑,露出她的大白牙。

        

楚韵也笑了:“你毕竟是姑娘家,钱要赚,自己也要顾好,多吃点好吃的补补身体,还有你的脸,买瓶好的擦脸霜保养保养。”

        

梁静摇摇头:“这些都是次要的,我把我赚的钱都拿去买房了。”

        

“都花了?”

        

“花了三千八,买了一套两居室,房子不大,位置也不太好。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从开年到现在,房价一直在涨。我买的这套房子,年初我去问的时候才三千二呢,房价涨得太快了。”

        

马一鸣手里的钱也拿去买房子了,虽然范老师送给他一套院子,他还是想买房子。现在房子越来越贵,买房子亏不了。

        

楚韵笑:“楚春玲他们是不是也准备买房子?”

        

“嗯,我们商量好了,都买房子。只有北京和上海的房子才这样贵,其他地方,县里的房子,我这样大小的房子,三千八能买三四套。”

        

虽然知道北京的房子贵,以后涨得也多,但梁静还是很羡慕其他地方的低房价。

        

说实话,楚韵没觉得他们做的事儿不对,但是该告诫的还是要告诫,必须注意安全,毕竟这方面还没有全面放开。

        

马一鸣点点头:“我们知道,范老师当时也跟我说过。”

        

马上开学了,学校的学生都回校了,老师们也都到岗了。

        

开学前一天,范德人来了一趟同仁巷,同时,送了两大行李箱的东西来。

        

时隔一个暑假再见到范德人,哟哟,这人更加讲究了,看看他身上的衬衣和西装裤的料子,还有这个做工,看来他们范家在香港混得不错啊。

        

这个行李箱是真的行李箱,不是楚韵在木头箱子下装两个滚轮那种山寨的。

        

“送你的,里面都是我妈和大嫂选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什么,你自己看。”说完就昂着头,傲娇地走了。

        

啧啧,楚韵关上门口,回屋开箱子。

        

一箱子东西是给王建业和两个孩子,主要是身上穿的东西。估计范德人的老母亲准备东西前,跟范德人打听过他们一家,准备的衣服裤子的大小都挺合适。

        

另一个还没打开的超大号箱子,里面装的是各种土特产,应该是范德人说过香肠腊肉是他们家给的,人家给的回礼。

        

三箱子东西,还有一箱子专门给她的,给她准备的是各种时尚的衣裙、首饰、包包等东西,都挺适合她。

        

箱子里面最贵的东西,应该就是那一套钻石的首饰。装首饰的盒子里夹了一封信,是范家写的感谢信。

        

楚韵放下信,啧啧一声,王建业都还没送过她钻石,居然有别人送她了。

        

范家是真有钱,以后麻烦他们的时候,希望他们也能像这次这样慷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