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 60 章

        

等其他人都走了,巷子只剩下楚韵和三个孩子。

        

罗玉笑着跟楚韵挥挥手:“楚阿姨好,我是罗玉,我小叔是罗红日,我吃过小叔带回家的火锅、香肠、腊肉、卤肉、卤鸡、卤鸭,小叔说是你们家的,我特别喜欢吃。”

        

听小姑娘掰着手指头数好吃的,楚韵笑着道:“阿姨家今晚上准备吃火锅,你要来吗?”

        

昨天楚韵去买菜,运气好,买到几斤牛肉,特别嫩,烫火锅绝对好吃。

        

罗玉眼睛都亮了,连忙点头:“我去。”

        

王沐阻止:“我们一会儿要去部队,迟到了你爸要揍我们。”

        

罗玉眼睛一转,笑眯眯的:“那我们就不回去呗,训练了这么久,我爷爷奶奶肯定想我了,晚上我回老宅住。”

        

罗玉是个外向的人,拉着楚韵叽叽喳喳的,可有话聊了。

        

楚韵以为她一副假小子打扮,肯定不喜欢小裙子什么的,结果她可喜欢了。

        

罗玉抱怨:“我爸爸不让我留头发,还不让我穿裙子,说影响训练。”

        

楚韵也爱莫能助了。 记住网址m.lqzw.org

        

带着孩子去单位接王建业下班,顺便把郭旭和罗红日叫上,去家里吃火锅。

        

罗玉松开楚韵,跑到小叔身边:“我今晚上跟你回家看爷爷奶奶。”

        

罗红日哼笑:“小坏蛋,怕你爸爸教训你吧?每次都找爷爷奶奶对付你爸。”

        

罗玉撒娇:“哎呀,知道就不要说出来嘛。”

        

郭旭说:“你们等等,我找人带个话,跟老师和师娘说一声不回去吃饭。”

        

“好。”

        

罗红日和王建业走在后头,推了王建业一笑,给他使眼色:“哎,看看你媳妇儿和罗玉聊得热火朝天的,你们就没想生个女儿?”

        

王建业:“没想,再说了,按我们家这个性别比例,你确定下一个生出来的一定是女儿?”

        

“也是。”

        

说实话,王建业心里其实是想过的,不过嘛,生小孩儿这事儿他不能做主,媳妇儿说不生就不生吧。反正家里有两个小子也够头疼的,特别是最近,提前进入叛逆期。

        

在他们妈妈的面前,就是乖宝宝,在他这里就是各种搞事。大错不犯,小错不断,让他头疼得很。

        

再加上现在他们读书的学校,距离他上班的单位近,整出事儿了老师也只会找他,不会找楚韵。因为这个,两个熊孩子就更加有恃无恐。

        

王建业也是觉得他们搞得有点过分,才把他们和人打架的事儿告诉楚韵,希望他们为了不影响在他们妈面前的形象,能收敛点。

        

他工作也忙得很,少给他找事儿。

        

王建业瞅了一眼此刻乖乖的两个儿子,王沐和王林回视他。

        

他们爸怎么了?他们又没犯错,这样看人瘆得慌。

        

罗玉第一次来家里,楚韵去屋里端了好大一盘水果出来,甚至有南方热带的各种水果,让她先吃着,一会儿让王沐陪着罗玉在家里转转。

        

都是熟人了,王建业也不管两位师兄,跟着媳妇儿去后院厨房忙活。

        

罗红日也不用他们招待,往嘴里扔了一颗剥皮的桂圆:“让我看看,好些天没来,你们家又添什么好东西了。”

        

郭旭:“我也跟你去看看。”

        

罗红日转了一圈,最后去西跨院去了,有两棵树上还挂着红彤彤的柑橘、柿子、大枣,罗红日摘了颗柿子尝了尝:“真甜!挂树上经过雪的就是不一样。”

        

这人不知道什么叫客气,回屋里拿了两个菜篮子,分了一个给郭旭:“你也给师娘摘一篮子回去。”

        

师兄弟俩人,看上哪个摘哪个,就忙活起来。摘完果子,地上的蔬菜也不忘搂一些走。

        

过了一会儿,火锅开了,冷风一吹,浓烈的火锅香味就随风飘散开来。

        

罗红日一吸鼻子:“走,开饭了。”

        

几个人围坐一桌,腌好了的嫩牛肉,还切了两盘的午餐肉,弄来的毛肚,现做的香菜肉丸子、虾球,以及各种时鲜的素菜摆了老大一桌。

        

楚韵准备了香油碟和干碟,按照自己的口味,想吃什么拿什么。

        

/>

        

郭旭朝楚韵竖起大拇指:“楚韵,以后你去开一家火锅店,肯定赚钱。”

        

楚韵笑了笑:“我不挣这个钱,平时煮给你们吃吃就行了。”

        

她空间里面的火锅底料自己家吃是够够的,但是想拿来开火锅店,那肯定不够。

        

罗红玉吃得特别高兴,笑嘻嘻地望着楚韵:“楚阿姨,下次我还能跟着小叔过来吗?”

        

“来啊,随时来,不用跟着你小叔,你有空了都可以来。”

        

“好,我肯定来。”小姑娘这句话说得特别肯定。

        

楚韵笑,小姑娘真可爱。

        

罗玉吃得饱饱的,高兴了,和小叔俩人,一人抱着大白菜,一人提着一篮子水果回家。

        

进院子前,罗玉还在回味刚才的火锅,罗红日告诉她,火锅只是基本的,王家的烧烤、烤肉什么的也超级好吃。

        

罗玉跃跃欲试:“下次我去楚阿姨家试试。”

        

罗玉她爸罗红旗黑着脸:“试什么试?今天要回部队训练,你忘了?王沐和王林两个小子也没来,是不是你带他们逃跑的?”

        

罗玉吓得不敢说话,赶紧给小叔使眼色。

        

罗红日忙大声喊了一声:“哟,大哥回来了?大嫂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别这么凶嘛,我们家就罗玉一个姑娘,黑着脸干什么?平时跟你去部队训练已经够苦了,你还要打她?”

        

罗红日的老母亲推门出来,老太太气势汹汹:“打谁?罗红旗你要打谁?你敢动小玉一根手指头,我让你爸用皮带抽你!”

        

罗红旗无奈:“妈,我在教孩子呢,您别捣乱。”

        

老太太声音都提高了:“哟,我老了,没用了,我辛辛苦苦拉拔长大的儿子,现在就开始嫌弃我了?我还活个什么劲儿呢?”

        

眼看老太太要演起来了,罗红日往旁边一站,看戏!

        

罗红旗哪里是老母亲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被治得死死的,再三保证,肯定不会对孩子动手,就是过来问问她今天去哪儿了?

        

罗玉单手抱着大白菜,一手亲密地挽住奶奶的胳膊:“今天我跟小叔去楚阿姨家吃火锅去了。您上次尝过一口,真香!是不是?”

        

老太太点头:“他们家的东西就是好吃,不只火锅,每次你小叔带回来的其他东西都好吃。”

        

“瞧瞧,我们今天也带了。”

        

老太太这时候才看到他们手上的东西:“柿子、橘子、大枣、大白菜?”

        

“嗯!都是小叔去楚阿姨家菜园子自己摘的。”

        

罗红日给老太太剥了一颗橘子,递到老太太手里:“树上摘下来的,下过雪之后,树上摘的橘子特别甜。”

        

老太太不能吃太多生冷,就尝了两瓣,吃完后老太太还有点意犹未尽:“真甜!改天我们去王家做客行不行?”

        

罗红日无所谓:“行啊,他们两口子都是好客的人,去就是了。到时候把我老师和师娘叫上,你们都去。”

        

“你瞧瞧你,你都不问问你师弟,你就大包大揽了。”

        

“好,明天上班我帮你问。”

        

罗红旗坐了一会儿,眼看话题越扯越远了,他站起来:“妈,时间不早了,我带罗玉回家了。”

        

老太太生气:“这里不是你的家?这里不能住?”

        

罗玉靠着奶奶:“我就跟着奶奶住,我想奶奶了。”

        

老太太慈爱地拍拍孙女的小手:“乖孙!”

        

罗玉嘿嘿一笑,就是不转头看她爸。

        

冬天了,这么冷,她也想休息得好吧。

        

罗玉不去部队,在罗玉的怂恿带领下,王沐、王林两兄弟,以及大院里其他家的孩子,第二天都不去训练了。

        

也不怕没地方去,王家的人口少,院子宽,楚阿姨做饭还好吃,十来个小伙子一放学就跑去王家。

        

楚韵这天有事儿,回家有点晚,她回到家的时候,一群年龄最大十来岁,最小七八岁的半大孩子,在他们家厨房忙活着做饭。

        

这群孩子里面,最有做饭经验的就是她家两个儿子,楚韵在窗口边看了一眼,王沐做指挥,教几个孩子怎么拌调料,王林教几个孩子切菜切肉。

        

楚韵看一眼就明白,他们这是打算做烤肉呢。

        

楚韵出去一趟,从空间的冰箱里翻出一些牛羊肉、鸡爪之类的,再走进厨房。

        

“妈,你回来了。”

        

其他孩子都跟着喊楚阿姨。

        

楚韵笑道:“欢迎来家里做客,你们这是要做烤肉?刚好我今天买了一些肉,你们辛苦一点,切好腌一腌,一会儿烤着吃。”

        

“谢谢楚阿姨!”

        

“乖!”楚韵扭头跟王沐和王林说:“照顾好你们的朋友。”

        

“妈,我们知道。”

        

楚韵没在厨房多呆,找了个借口就出去了,转身去东跨院书房,看到王建业已经回来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王建业放下手里的书:“回来有一会儿了,看他们在厨房折腾,就躲这儿来了。”

        

楚韵去拉他的手:“正好,能甩掉两个臭小子,我们两个今晚上出去吃吧?”

        

“行。”

        

楚韵去后院跟王沐说了一声,挽住王建业出门约会去。

        

天色已晚,外面道路两边都是积雪,只有路边别人家的窗口,偶尔撒出来昏黄的灯光,楚韵把手揣王建业兜里,亲密地靠着他。

        

“吃什么呀?”

        

“吃烤鸭?”

        

“行啊,反正我们也好久没吃了。”

        

今天不赶时间,两人边走边聊,楚韵说起家里两个孩子,感觉这一年,儿子不知不觉长大了好多。

        

王建业笑:“男娃嘛,等他交到更多的朋友,也有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就会慢慢地往外面跑,等他们越长越大,慢慢地,就会离我们越来越远。”

        

楚韵叹气:“好像儿子就是不像闺女那样恋家。”

        

“你也没教他们恋家。你看看你,从他们那么一点大,就教他们如何照顾自己,给他们买羽毛球,买足球,从小就鼓励他们出去玩,出去交朋友。他们现在才十岁左右,就能这么独立,说明你教导有方。”

        

楚韵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孩子真是不知不觉就长大了。只是吧,我这个老母亲好像现在才发现,有点接受不了。”

        

王建业搂着她的肩膀:“孩子们长大了会离开家去外面闯荡,我会一直陪着你。”

        

“嗯。”

        

难得约会,两人去那家私人烤鸭店吃了晚饭,还去看了一场电影,半夜才慢慢回家。

        

这时候,大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天上的月色把他们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长得就像,漫漫一生。

        

楚韵自从知道,她的儿子和她原来了解中的儿子已经不一样了之后,楚韵对两个孩子关注度就更高一些。

        

每天晚上一家人坐下吃晚饭,她都会问问他们今天一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比如上次跟他们打架的刘小同学,现在还找她们麻烦吗?

        

“没有,前天考试我们让他了,让他考第一名。”

        

“然后呢?”

        

“他超级不高兴,说我们侮辱他,我们决定下次还是让他当第三名吧。”

        

楚韵哈哈大笑,这三个小学生,太可乐了。

        

来自妈妈的关心,让王沐和王林两个人很受用。也是因为知道妈妈每天都会问他们在学校里的事情,他们也收敛了很多。

        

王建业最直观的感觉,就是学校的老师很久没有和他谈过心了。

        

楚韵关心孩子的成长,但还是会鼓励他们,在顾好学习的前提下,和朋友出去玩。冬天不方便出去玩,那就来家里玩。

        

他们这一群小伙伴喜欢打乒乓球,楚韵直接在后院最大的一间屋子里摆了一个乒乓球台,让他们邀请朋友来家里玩。

        

有一次,楚韵还看到小刘同学,小孩儿看到她还有点不好意思呢。

        

为了照顾他们的社交需要,楚韵不仅准备了玩的,还在家里准备了很多吃的,给他们两个提高了零用钱。

        

这一两年已经很少跟妈妈撒娇的王沐,抱着楚韵的腰,说了好多甜言蜜语。

        

王沐:“我的妈妈是最好的。”

        

王建业回来,楚韵还跟他炫耀:“儿子说我是最好的妈妈。”

        

王建业微微一笑:“对,你是最好的妈妈,还是最好的妻子。”

        

>    楚韵彻底满意了。

        

搞定了家里的事情,楚韵还要顾着自己的学业。

        

元旦节一过,期末考试很快就要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留校名额的发布。

        

大家都不傻,谁最有机会留校,只要有心人都能知道个大概。

        

这时候,关于楚韵找关系内定留校名额的闲言碎语,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经过几天的发酵,颇有点想把楚韵拉下马的态势。

        

不过这次,楚韵还没出手找人算账,梁静、马一鸣和张亮就把事情解决了。

        

他们拿了好几张报纸,一张一张地贴在公告栏上。

        

楚韵开设会计班的报道、她建立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第二届招生上报纸的新闻、最后一届会计班学生报考人数超过一万名的盛况、学校关门时各界人士对她的褒奖、青大聘请她当名誉教授,以及她和带出来那一千多名大学生的合影等等。

        

好多学生围过来看,这是干什么呢?

        

王亮端了一张凳子过来,就跟后世超市大减价的促销人员一样,站在凳子上大声吆喝起来:“瞧一瞧,看一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想知道楚韵的小道消息吗?想知道她的黑幕吗?只要来这里,都能看到哈。”

        

楚韵已经不是仅仅在数学系有知名度的楚韵,经过上学期秀恩爱之后,学校里就算没见过楚韵的人,都肯定听说过她的八卦。

        

再结合最近学校里传的那些关于楚韵的小道消息,公告栏前被学生挤得满满当当。

        

啥?楚韵以前开过学校?

        

个人还能开学校?

        

哟哟,大学校长都夸她,还是名誉教授,这么厉害的人读什么书啊?直接去大学教书算了?

        

带出一千多个大学生?楚韵的教学能力有点牛逼啊!

        

有一个王亮的同学看到最后一张合照:“王亮,你也是楚韵的学生啊?”

        

王亮得意:“对啊,我是楚韵老师最喜欢的学生,我可是有初级和中级会计证的人。”

        

/>

        

真真的,做不了假!

        

马一鸣嫌弃地看了王亮一眼:“屁的你是楚老师最喜欢的学生,明明楚老师最喜欢的学生是梁静。”

        

王亮不服气:“谁说的,梁静被楚老师请去财务学校当过老师,我也当过啊!你看看那张报纸,只有我和楚老师站在第一排,这就是证据,楚老师最喜欢我的证据!”

        

难道不是因为你最矮,让你站在第一排,纯粹是拍照的时候拍不到你吗?

        

王亮太激动了,梁静选择闭嘴,她一个成年人,肯定不能和中二少年因为这种事吵架,太掉份了!

        

马一鸣和王亮斗嘴,把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的事情都抖落了个干净。

        

闹了这一场,学校里关于楚韵的闲话瞬间就变了!

        

人家不仅开过学校,当过老师,还是大学的名誉教授,还带出过那么多的大学生,这么优秀的老师,给她一个留校的名额怎么了?

        

其他说人家走关系的出来溜一溜,公告栏宽敞得很,把你做过的事情都贴上去,让我们看看配不配!

        

背后使坏的那个人估计也没想到,楚韵真有拿得出手的实绩,屡次上报纸,这是谁也反驳不了的。

        

楚韵下午来学校上课,刚走进学校,就听到很多人对她议论纷纷,她跑去公告栏那里看了一眼,不禁笑出了声:“这几个孩子,还真贴心!”

        

快到上课时间,楚韵小跑两步,不过还是晚了一点,她到教室的时候,同学除了她都到齐了,老师也到了。

        

楚韵在前排找了个位置坐下,老师还在整理教案,抬头看了一眼楚韵,调侃道:“咱们班的大学名誉教授大驾光临,我今天上课都有点紧张了。”

        

教室里的同学闷声笑了,只有后排的马俊,抿紧嘴唇没说话。

        

楚韵接了一句:“都是嘴上吹的,说我是名誉教授有什么用,又不见人家给我发工资。”

        

大家再也忍不住了,哄堂大笑。

        

老师也笑:“听说你申请留校,希望你再接再厉,以后在我们学校也能成为厉害的老师,努力努力,说不定也能做个教授。”

        

楚韵谦虚地点点头:“我一定加油!”

        

老师这句话的意思,只要脑子没病的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楚韵的回复,要放在以前,大家只会觉得她狂妄自大,但有公告栏上贴着的那些成绩在,大家都觉得她有上进心,未来可期。

        

下课后,雷萍跟着楚韵一起走。

        

雷萍:“知道是谁在背后传你坏话吗?”

        

“马俊?”

        

“你真是一猜一个准儿。”

        

“我们学校这么多人,我唯一得罪过的人,只有他了。他也真是蠢,既然都要说我的坏话,怎么不去打听打听,我是不是真的像他想的那样,凭关系留校。”

        

雷萍嗤笑:“他呀,怕不是以为他那破名声还能留校呢。”

        

“要说以前嘛,也不是不可能。”

        

凭良心说,马俊成绩几乎和楚韵不相上下,但是人品太差,断了他的康庄大道。

        

和雷萍在岔路口分开,楚韵要去一趟学院找范德人。

        

经济工程管理已经定下来了,明年就可以招生,楚韵就等着考试了。

        

范德人看到楚韵:“你来得正好,我手里好多文件看不过来,你帮我整理一下。”

        

范德人办公桌上堆满的文件,楚韵放下书,捡起上面的一本看:“南方沿海对外开放城市分析?”

        

“对,刚开了三中全会,大领导定下了基调,现在我们要给出意见,究竟要选哪些城市作为第一轮开放的城市。”

        

楚韵激动地拍桌子:“还用想?广东和福建啊!”

        

范德人沉思,广东和福建?

        

他看向楚韵:“说说,给个理由,为什么选择这两个地方?”

        

楚韵随手拉张椅子坐下,这个说来就长了。

        

好歹五一她才去过南方,现在跟他聊聊她的看法,也不怕穿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