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 61 章

        

为什么选择广东、福建作为对外开放的城市,和为什么选择南方作为对外开放的口岸的原因一样。首先来说,肯定是地理位置,这个地方本来就靠海,方便对外联通。

        

另外一个就是资源丰富。一方面在位置上靠近港澳,方便接力,也方便以后发展起来形成区域优势;另一方面,这个地方的人,天生有冒险意识,和百折不挠的精神。这块区域以前出国的人最多,如果开放,那些有条件的海外侨胞,肯定会回来支持祖国和家乡建设。

        

楚韵相信,那个时候,凡是他工作的公司,如果公司老板是出身沿海一带的人,任何团建、聚餐之类的场合,应该都会经历被《爱拼才会赢》支配的恐惧。

        

大概,这就是这种百折不挠精神的一种艺术表现。

        

说这个就扯远了,楚韵最后说出选择这两个地方的现实原因。这两个地方,在现在来看,在国家经济中的总量占比较小。

        

从各方面考虑,这两个地方都是最适合的。

        

范德人听完她说的话,认真思索后:“广东和福建的资料都在这里面,你找出来,既然你这么看好这两个地方,这个报告就由你来写。”

        

“没问题!”

        

楚韵心里蠢蠢欲动,没想到她还能有机会参与到这种历史大事中来,她肯定是求之不得了。

        

楚韵把关于这个两个地方的文件翻出来,准备拿回家做,走之前想起一件事:“我的研究生你可别忘了。”

        

“放心,忘不了,你现在是我们学校的名人,我忘了校领导们也忘不了。”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楚韵轻笑,那最好不过。

        

回到家里,楚韵直接去空间,把这些文件摊开在大书桌上,打开电脑,准备写报告。

        

王建业回家,家里大门是从里面关上的,他敲了敲门,过了一会儿,没人开。

        

王沐和王林两兄弟,熟练地把书包扔过墙头,王沐蹲下,王林踩着他的肩膀翻进去。

        

过了一会儿,大门打开了,王林得意地笑:“爸爸,进来吧。”

        

王建业捏着他的脸颊肉:“翻墙倒柜,不教都会。”

        

“这个也不怪我们嘛,谁让妈妈不给我们开门。”

        

父子三人回家,院里院外转悠了一圈,怎么没人呢?

        

王建业心里有猜测,放下东西后,把卧室的门关上:“你们别找了,你们妈妈在睡觉,没丢。”

        

“哦。”

        

王建业:“去后院帮我烧火,我做饭。”

        

报告还没开始写呢,刚把她需要的支撑数据选出来,时间已经不早了。

        

楚韵赶紧出去,刚好看到捆着围裙的王建业推门进来。

        

楚韵:“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有一会儿了,我来看看你出来没,晚饭做好了,去吃饭。”

        

“嗯。”

        

楚韵拿了一件外套穿上,王建业顺手把她压在衣服里的头发拉出来,给她整理好衣领。

        

楚韵:“大门是从里面关上的,你怎么进来的?”

        

“翻墙。”

        

“翻墙?”

        

王建业笑:“你的两个儿子,翻墙的高手。”

        

“两个臭小子!”

        

吃过晚饭,楚韵去空间继续弄报告。做这个楚韵是在行的,也不用长篇大论,该说的点都说到,再加上数据佐证就够了。

        

在电脑上调整好最终稿,她再手抄了一份。搞完这些,她伸伸懒腰,舒服地靠在椅子上。

        

在一边看书陪着她的王建业,放下书走过来,拿起她的手写稿看。

        

半晌,他说:“你说得很在理。”

        

楚韵哼笑:“我说话有不在理的时候?”

        

王建业放下文件,笑着抱起她,亲了一口:“我媳妇儿最有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房间睡觉,嗯?”

        

楚韵双手搂着他的脖子:“走着。”

        

第二天上午,分析报告交到范德人手上,范德人看过之后,指着最后一页:“落上你的名字。”

        

楚韵拿出随身带的钢笔,工工整整地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

        

这几天,天气一日比一日寒冷,王林这天放学回来,跟楚韵说他手痒,楚韵拉过来一看,哎哟,冻伤了。

        

幸好只是有点肿块儿,不是很严重,楚韵赶紧烧热水给他泡手,泡完手就给抹上冻伤膏。

        

“晚上睡觉的时候,把手放在被窝里,别拿出来。”

        

“嗯。”

        

等孩子都睡觉了,楚韵去空间,让王建业把她的缝纫机搬出来,她翻箱倒柜地找皮子,现做了两双皮手套。

        

皮手套的皮毛朝里面,露在外面的皮子就不怎么好看,楚韵手脚麻利地用蓝色的粗羊毛线,勾了一个稍微大点的手套,把皮手套套在羊毛里面。这样里面是温软的羊毛,外面是好看的羊毛线,最后再把手腕那儿贴上一圈皮毛缝上,完工。

        

第二天早上,王沐和王林拿到崭新的手套,高兴得不得了。

        

王林:“妈,你再给我缝一根线,把我的手套串起来,我要挂在脖子上。”

        

王沐嫌弃:“多傻啊!”

        

“哼,我愿意!”

        

缝就缝吧,又不麻烦。

        

楚韵去厨房做早饭,把昨天用剩下的同色粗毛线找出来,让王建业用毛线编一个粗辫子,一会儿她再缝上。

        

“活儿交给你了,让你体会一下给小姑娘编辫子的快乐。”

        

王建业接过媳妇儿派的活儿,老实干了起来。

        

楚韵做的皮手套好看又实用,两兄弟带去学校,不知道多少同学羡慕呢,都说回家去让妈妈也给弄一个。

        

不过他们嘚瑟没两天,王沐下午回家,手套不见了。

        

楚韵皱眉:“手套去哪儿了?是不是被人偷了?”

        

王沐摇摇头:“没有被偷。”

        

“那你的手套上哪儿去了?”

        

王沐挠头,半天没说,最后王林出卖了他:“哥哥的手套送给罗玉了。”

        

“啥?给罗玉了?”

        

王沐低着头:“她没有手套,我看她瘦瘦的,肯定更不能受冻,我就把手套借给她,让她开春了再还给我。”

        

楚韵乐不可支,赶紧叫王建业过来。

        

王建业挽着袖子在洗菜:“叫我干什么?”

        

“你来听听,你傻儿子说,把手套借给小姑娘过冬,等开春了人家再把手套还给他。”

        

王建业皱眉,凶了王沐一句:“你妈熬夜给你做的手套,你就给别人了?”

        

王沐低着头,不敢说话。

        

楚韵拉着王建业:“行了,别凶他,给了就给了。”

        

“不是这么回事,他这是不珍惜你的劳动成果。”

        

王建业这么珍惜她做的东西,楚韵心里挺高兴的,不过这事儿就没必要这么生气,她叫他过来看看也是觉得好玩。

        

楚韵把王建业哄去厨房洗菜,跟王沐说:“你的手套是按照你的手大小做的,蓝色的外套也不一定是罗玉喜欢的。后天休息日,你请罗玉来家里玩儿,我重新给她做一个新的。”

        

王沐点点头:“好!”

        

罗玉得知楚韵阿姨要给她做新的手套,高兴地跺脚:“我喜欢粉色的,我最喜欢粉色。”

        

“我回去跟我妈说,明天上午你来我们家,让我妈按照你的手大小给你做新的。我家后院缸里还有一个大猪头,等你来了,我们卤猪头肉吃。”

        

“还要卤鸡,我还想吃上次那个鸡爪子。”

        

“一个鸡只有两个爪子,到时候都给你吃。”

        

罗玉笑眯了眼:“王沐,你真好!”

        

“我们都是朋友嘛。上次你还帮我们打架呢!”

        

罗玉点头:“对,我们要一直当好朋友呀!”

        

王沐:“嗯!”

        

楚韵下午没课,舒服地在东跨院的书房里看书消闲。

        

躺椅旁边,红泥小炉里木炭烧得正旺,坐在茶炉上的茶壶咕噜噜冒热气。开了条小缝的窗外,纷纷扬扬的白雪洒落。

        

一口温热的茶下肚,怎么感觉,一不小心就把日子过成了诗呢。

        

不过这一切都是错觉,等丈夫儿子回来之后,家里还要有锅碗瓢盆撞击的声音,和菜米油盐的油烟气。

        

“你说,罗玉想吃卤猪头肉,还想吃卤鸡?”

        

王沐点点头:“我也想吃。”

        

“行啊,猪头肉在外面冻着还没洗,你要把猪头收拾出来我就给你们做。还有想吃卤鸡的话,自己明天去西跨院抓一只,自己去毛。”

        

王沐为难:“我不会杀鸡。”

        

“那叫你们爸爸帮忙。”

        

“哦。”

        

王家这边准备着请客吃饭,罗家那边,罗红旗知道女儿明天休息,今天下午一下班就来老宅这里,拎起女儿就要回部队,明天有空,刚好能盯一盯她的训练。

        

罗玉不干了,死命挣扎:“爷爷奶奶救命呀,我爸要杀人了。”

        

小老太太小步从厨房跑出来:“罗红旗你干什么?快放开罗玉,一个月闹上几次,你烦不烦。”

        

罗红日下班回来,刚走到门口,就看院子里闹成一团:“哟,大哥,你这是又犯众怒了。”

        

罗红旗无奈:“妈,您走慢一点,别摔着。罗玉不是明天休息吗?我带她去部队训练。”

        

罗玉大声反对:“我不去,我明天要去楚阿姨家做客,楚阿姨要给我做新手套,还要给我做卤猪头肉,卤鸡吃。”

        

罗红旗蹙眉:“人家什么时候邀请你了?你为了不去训练都开始说瞎话了是吧?”

        

“哼,我才没说瞎话,王沐请我去的,一般人请我,我都懒得搭理他。”

        

罗红日好笑:“哟,你还挺傲娇的。”

        

罗红旗眉头皱得更深:“你一个姑娘家,去男娃家吃饭,是不是不太合适?”

        

罗玉生气地反驳:“我看就挺合适的,训练的时候你怎么没想着我是姑娘家呀?”

        

罗红日乐了,这父女俩日常斗嘴,挺有意思的。

        

反正,最后的结果吧,罗红旗说啥都没用,老太太和老爷子都站孙女这一边,罗玉这小狐狸又胜了她爸爸一局。

        

不过,等罗红旗吃了晚饭回部队,老太太跟小儿子说:“王沐是你师弟的大儿子吧,这个小孩儿怎么样啊?”

        

罗红日简直无语:“妈,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儿,你和大哥是不是想得太多了?不就是请去家里玩儿,顺带吃顿饭嘛。我猜呀,肯定是我师弟的媳妇儿,她是个好客的人,又喜欢小姑娘,才请我们家罗玉去玩儿,不信你问问她?”

        

老太太回头叫孙女:“罗玉,你过来一下,有事儿问你。”

        

罗玉一头雾水:“怎么了?”

        

罗红日直接问:“王沐为什么邀请你去家里玩儿?”

        

“我们都是兄弟,我去他家里玩儿怎么了?”

        

老太太拍拍她的手:“让你好好说。”

        

好好说就好好说吧,罗玉就把她看上王沐手套的事儿说了,楚阿姨发现之后就说给她做一双新的手套啥的,后面的事儿他们就都知道了。

        

罗红旗一拍大腿:“看吧,我说得没错吧。”

        

“你也不差手套啊,怎么你妈给你的不要?”

        

罗玉撇嘴:“别提了,我妈跟我爸一样,冷不死就完了,给我的手套都是绿色的,我看着就不想戴。”

        

罗玉爸爸和妈妈都在部队工作,一个是团长一个是军医,都是工作狂,为了工作都不愿意多生孩子,这么多年也只有罗玉一个。

        

也幸亏家里两个老人看得开,要不然,催生都能催得人崩溃。

        

可能,也是因为只有罗玉一个孩子,罗红旗才那么执着地想要女儿继承他们的事业,以后在部队发展。

        

但是,偏偏呢,罗玉这小姑娘逆反心理严重,你偏要我做什么,我偏不做什么。当兵有什么好,天天不着家,孩子都顾不上。

        

明天,学校放假,机关单位也放假,老太太感谢楚韵对罗玉的照顾,准备了好些礼物,让罗红日明天送罗玉去王家的时候带上。

        

罗红日一口答应:“行吧。”

        

罗红玉得偿所愿,晚上睡了一个好觉,做梦的时候,梦到自己啃猪肘子,可开心了,第二天醒来,才发现自己的左手,被啃的全是红印子。

        

馋了,肯定是馋了。

        

罗玉穿好衣裳,跑去拍小叔的门:“小叔,快点起,我们早点去楚阿姨家。”

        

罗红日翻个身:“别吵,让我再睡一会儿。”

        

睡一会儿是不能睡一会儿的,罗玉是不可能放过他的,罗红日被敲门声搞得睡不着,他猛地拉开门,脸上的起床气都快压不住了。

        

罗玉卖乖:“小叔,我怕你饿着,我们下去吃早饭吧。”

        

罗红日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好字!

        

罗红日被这小丫头搞得没脾气,在家吃完早饭,赶紧提着他妈准备的礼物,把小丫头送去王家。

        

王建业和楚韵也才起床一会儿,正在准备吃早饭。

        

王沐去开的门:“二师伯、罗玉,你们来好早呀!”

        

“这不是想你了嘛。”

        

王沐咧嘴笑:“我们家正准备吃早饭,今天早上吃黄金蛋炒饭、竹笋包子、藕馅儿煎饺、咸鸭蛋和青菜粥,你们要不要吃点?”

        

“好呀好呀,小叔催着我出门,我早上都没吃饱。”

        

罗红日无语,究竟是谁催谁出门?

        

罗红日原本打算把人送过来就去找朋友玩儿,刚才听王沐那小子报菜名,他觉得自己也还能再吃点儿,也跟着进门。

        

在家里,楚韵穿得很轻松舒适,看到他们进来,笑眯眯地招呼他们坐,想吃什么自己拿。

        

楚韵现在对罗红日,已经不会多余地问一句,吃没吃?

        

只要有好吃的,不管来之前吃没吃,问这句,对罗红日来说就是一句废话。

        

罗红日挑自己喜欢的尝了点,满足了,交代两句,说下午来接孩子,就走了。

        

吃完早饭,楚韵和王建业去书房消磨时光,厨房就留给他们三个小孩儿,清理猪头肉,还有杀鸡宰鸭。

        

原本杀鸡宰鸭这活儿是王建业的,罗玉听说有这个活儿,一拍胸脯,这事儿她能干,不用王叔叔操心。

        

行吧,你行你就上。小姑娘还挺猛的!

        

楚韵和王建业把书房的炉子烧起来,屋里慢慢变得暖烘烘的,王建业拖了两把舒服的躺椅靠在一起,两人一个靠着躺椅看书,一个悠哉悠哉地喝花草美容茶。

        

楚韵笑着说:“你说,以后等王沐和王林长大了,我会不会是个好婆婆?”

        

王建业头也不抬,温柔道:“不用想,你肯定就是。”

        

楚韵轻声笑了。

        

这悠悠时光,有时候过得真是快啊,不知不觉怀里的孩子就会下地跑了,跑着跑着就长大了。

        

十点多钟,王林过来叫人,猪头他们都处理好了。

        

“等着,我来调卤汁儿。”

        

楚韵去厨房,发现他们除了把猪头弄好,还宰了两只鸡两只鸭,鸡蛋准备了一筐,各种素菜也不少。

        

王沐解释:“不能浪费卤水,干脆一次多搞点。”

        

楚韵点点头,反正也不差这点东西,还不用她动手,你们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吧。

        

楚韵调好卤水,交代清楚什么时候下什么东西之后,洗洗手,又回东跨院了。

        

卤猪头这样的大件儿,要费不少功夫,今天王家的午饭吃得晚了点,不用说,就是一桌卤菜大餐。

        

下午不忙,楚韵把家里缝纫机搬到暖融融的书房,叫罗玉过来,她看看她的手大小。

        

罗玉赶忙把手伸出去,楚韵温暖细嫩的手握住她的手:“手指挺长的,以后戴戒指肯定好看。”

        

罗玉嘿嘿笑:“真的好看吗?”

        

“好看,以后长大了会更加好看。”

        

罗玉蹲在楚韵身边,笑眯了眼,小手捧着脸蛋儿,看楚韵给她做手套。

        

“别蹲着,搬一张椅子过来,躺着才舒服。”

        

“哦。”罗玉一溜烟儿跑去搬椅子。

        

罗玉去旁边屋里搬椅子过来,王沐和王林也跟着搬了一张椅子过来。

        

罗玉亲亲密密地挨着楚韵,楚韵忙活着手里的活儿,抬了一下下巴:“尝尝我煮的花茶,喝了会变美哦。”

        

罗玉眼睛都亮了:“真的吗?”

        

“嗯。”

        

罗家的人几乎都是行伍出身,包括罗玉的妈妈,都没有多少女性的粉色小梦想,都是讲究实用为主。

        

在罗玉爸妈眼里,孩子嘛,冷不着饿不着就挺好,平时好好读书,好好训练,有个好脑子好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罗玉长这么大,从小都是接受实用主义教育,所以在她接触到楚韵这种享乐主义的行为时,才会觉得那么新奇,那么不一样。

        

他们家,她小叔罗红日算是最享乐主义的人了,但是和楚阿姨家一比,差得老远了。

        

罗玉就是喜欢和楚阿姨待在一起,感觉特别舒服,特别开心。

        

不过,她现在还小,只是看到了一些表面的东西,等再过十年,见过她楚阿姨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时候,估计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她的楚阿姨,下狠手抢资源的时候,比丛林里的狮子老虎还狠,到时候她会发现,她眼中温柔漂亮的楚阿姨,本质上和她爸爸以及家里当兵的叔伯没有本质的区别。

        

不过时候,滤镜还在,罗玉只觉得,楚阿姨真美好呀!

        

楚韵做好了手套,拿给她:“你试试,看看合不合适。”

        

罗玉把手套戴手上,里面的毛毛滑滑的,特别好摸,大小合适,外面的粉色粗毛线勾的外层也超级漂亮,好粉嫩哦!

        

“楚阿姨,特别合适。”

        

楚韵笑:“你要不要弄根带子,像王林的那种,可以挂在脖子上。”

        

“我要。”

        

篓子里还剩下不少毛线,编辫子罗玉是会的,她叫王沐给她扯着另外一头,她开始编辫子。

        

等楚韵给她把编好的辫子装到手套上,就算完工了。

        

罗玉摸着她的新手套特别高兴:“下周回家,我拿给我妈妈看我的新手套。”

        

楚韵也笑,这姑娘性格真好,特别容易高兴,能把孩子养成这样,他爸妈应该也没少费心教导。

        

天气越来越冷,冬至那天,楚韵煮了好大一锅羊肉汤,一家人喝了暖身体。

        

过了冬至,期末考试很快就到了。

        

不出意外,楚韵考了第一名,留校的名额板上钉钉,公布出来的第一个就是她。

        

而之前为了恶心楚韵,背后使坏的马俊也找到了接收单位,他去一家钢铁厂上班。

        

马俊心里其实想去机关单位,工人怎么比得上为国家办事的人。而且,这里还是北京,在北京的机关单位上班,说出去别人都能高看他一眼。

        

不过嘛,出于大家都知道的原因,盯着他的人不少,他是没戏了。

        

马俊去单位报到前一天,楚韵去找当初处理马俊和吴二妮离婚的女老师,请她当代表,跟马俊工作单位打声招呼。

        

女老师当然乐意帮这个忙,也不拖着,当天她就专门去了一趟钢厂。

        

不用说,马俊月底高兴地去财务那里领工资的时候,发现手里的钱少了三分之一,再知道清大老师来过之后,他只能咽下这口气。

        

不能闹,闹出来是他的名声吃亏!

        

楚韵确定了年后留校任教,没过几天,接到了老家寄来的信,问他们今年回家过年吗?

        

“我研究任务重,走不了,要不你带着孩子回去?”王建业看向楚韵。

        

“你要不觉得我丢你一个人在北京过年的话,我没有问题。”

        

“回去吧,一年没见了,爸妈肯定想孩子了。”

        

“嗯。”

        

楚韵原来也计划过年回去一趟,但是回去之前,她还要先去一趟南方倒货。

        

楚韵有这个计划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她第一时间挑中的经销商,五爷。

        

曾经五爷发出豪言壮语,等市场开放了,他要搞一层楼卖首饰,不知道现在他还搞不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