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第 63 章

        

楚韵从城外回家,刚好赶上吃午饭。吃了午饭,收拾好带回家的年礼,带着王沐和王林去车站坐车。

        

他们走得早,下车后走路回到楚家大队,才半下午,离天黑还早。

        

李桂芳在大队部和人烤火闲聊呢,听到外面有人喊,楚韵姐回来了,她猛地站起来,麻溜儿往家里跑。

        

楚韵到家,放下硕大的背包,正和大哥大嫂有说有笑地说话呢,看到她妈跑得太快,进院子的时候差点被院门绊倒,吓得楚韵心都差点跳出来了。

        

幸好反应快,李桂芳一把抓住门框,要不然这一下要摔结实了。

        

楚韵生气:“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摔倒怎么办?”

        

李桂芳惊魂未定,拍拍胸口:“我那不是想早点看到你嘛。”

        

楚韵心酸:“想我了你不去北京看我?上次暑假的时候我给你写信,还寄路费回来了。”

        

李桂芳怎么不想去:“家里忙,走不开。”

        

等了一会儿,楚为民也回来了,脚步有点急,楚韵忙劝道:“爸,你走慢点。”

        

“哎!” 记住网址m.lqzw.org

        

楚为民仔细打量女儿:“这一年没怎么变。”

        

楚韵笑:“还是那么年轻好看吗?”

        

李桂芳嗔笑:“都三十的人了,尽说些惹人笑话的话。”

        

“三十怎么了,我看起来年纪小,你们才不会老。”

        

嘴上说着俏皮话,楚韵心头感慨,一年不见,爸妈又老了许多,脸上添了好些皱纹。

        

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儿,说点开心的,楚韵给家里准备好多东西,吃穿用都有。

        

向红拿着一件红色大衣试穿:“楚韵真会选,太合身了。”

        

楚卫东喜欢皮鞋:“嘿,皮鞋穿上脚,就是不一样哈。”

        

李桂芳担心:“你怎么花这么多钱?瞎浪费!”

        

“王建业买的,你们和公婆那边都是一样的,连人数都一样,绝对不会有人说三道四。”

        

“胡说,从文从武两个人呢,你大伯家只有一个小闺女。”

        

/>    楚韵无奈:“这您也要比?”

        

“本来嘛,你大嫂说不定心里不爽快呢?”

        

“放心,她爽快得很,陈晶肚子里又怀上了,等过年回去我再给一个大红包,行了吧。”

        

楚为民皱眉:“你不在家里过大年三十?”

        

“过啊,中午在家里吃饭,下午回市里,过了初二我就回北京。”

        

李桂芳心头一想,女儿在家比在王家多呆一天,就没什么说的。转而又觉得对不起亲家,毕竟女儿都结婚了,在娘家呆的时间比在婆家还多。

        

楚韵提着吃的去厨房:“妈,你快来看看,晚上我们吃烤鸭,再做个什么菜?”

        

李桂芳没空胡思乱想,跑去厨房看,菜板上摆了两只烤鸭,一只已经宰成两半了,另外一只放在菜板上,楚韵正要动手,被李桂芳拦住。

        

“你这孩子,一顿一只鸭子还不够你吃?这一只留着,等过年再吃。”

        

楚韵指着旁边的大袋子:“这里还有三只。”

        

李桂芳叹气,已经不想教育这个败家子了,教育不过来,算了!

        

冬天农村吃晚饭时间早,他们一家热热闹闹地吃完晚饭,外面都还没天黑,大队上的楚家亲戚这时候都来了。

        

李桂芳端了一个大铁盆出来,一大盆各种糖果,给大家散一散,甜个嘴儿。

        

楚韵带回来的烤鸭,李桂芳也砍了一只,砍得特别小块,也给大家尝尝。

        

“哟,这就是北京有名的烤鸭?”

        

“啧啧,这个是烤出来的吧。”

        

“北京的鸭子真肥!”

        

大家都对北京有兴趣,拉着楚韵问,北京是什么样的呀?北京的街道宽不宽?北京的人多不多?住在北京的人,是不是都能吃好的穿好的,什么都不缺?

        

楚韵当年考上大学后,第一年回家过年,家里也这样热闹,大家对首都,心里总有无数的想象。

        

楚韵说,北京就比咱们县城路宽点,人多点,地方大点,他们听了肯定不乐意,完全不符合他们内心的想象。

        

楚韵把王沐和王林叫出来:“你们两个有空就到处跑去玩儿,你们来跟哥哥姐姐叔叔婶婶爷爷奶奶说一说,北京是什么样儿的?”

        

王沐和王林对视一眼,北京就那样儿啊!怎么说?

        

人家问什么就说什么吧,说得乱七八糟,前言不搭后语的,也没人反驳。

        

等到天黑,楚韵看时间不早了,出来搭救两个孩子:“天一黑就冷得不行,大家都回家睡觉,有事儿我们明天再来聊。”

        

一个大婶一拍大腿:“好,明天来!”

        

王沐和王林苦着一张脸,明天别来了吧。

        

过年了,这两天家家户户在外上班工作的人都回来了,楚良、楚春玲他们也回来了,楚韵不用问就知道,这伙人肯定又拉帮结伙去南方倒货去了。

        

不愧是她带出来的学生,赚钱的思路都跟她差不多。

        

国家都在开始选对外开放的城市了,楚韵觉得,有些事是时候提上日程了。比如,劝爸妈和大哥大嫂去县里买房子,买不起房子就买地,自己建房子。

        

楚韵觉得,比起买房子,还是买地更划算。买房子的话,不仅贵,房子还又破又小,位置也不好。

        

买地呢,不仅更便宜,到时候可以按照自己需要建房子,就建那种两层楼或者三层楼的房子,一楼可以开铺子做生意,二楼可以住人,后院修墙圈起来,还可以修个棚子堆货。

        

靠种地是没办法发家致富的,只有靠做生意才行。

        

家里爸妈和大哥大嫂都是老实人,楚韵也没想他们做生意能发大财,就做一般的小生意就行了。

        

比如,开一家卖农产品的铺子,赚个差价,这个容易吧。物资短缺的问题还没解决,做这个生意,差不了。

        

楚韵说了半天,楚为民和李桂芳没有吭声,向红和楚卫东有点心动。

        

楚韵:“我昨天听他们说,隔壁大队有个人,每天骑自行车把家里的菜送到镇上去卖,寒冬腊月的都坚持跑。能这样就说明这个能赚着钱,要不然谁愿意吃这个苦?”

        

李桂芳迟疑:“虽说现在不管我们养鸡养鸭,但是也没说可以做生意,到时候被当作割资本主义尾巴,我们一家就完了。”

        

楚韵点点头:“既然你们不放心,不想当出头那个,我们先说房子的事情。从文从武以后毕业了,肯定不会呆在农村,给他们在县城修一座房子可行吧?房子修起来,就算现在自己不住,租出去,一个月也有不少钱,如果修两层小楼,一年怎么也能赚一百多块的房租吧。你们种地一年能赚多少钱?”

        

房子嘛,确实可以,这个亏不了!一家人都有点动心。

        

主要是这几天在外读书工作的年轻人回来,他们听了楚韵的话,有钱就早早买了房子,现在都说房子涨价了,划算得很。

        

楚韵直接说:“爸妈,你们要是钱不够,我先借钱给你们,我回来之前跟王建业说过了。”

        

楚为民文:“在陵山县买块地要多少钱?”

        

“不买城中心的,就买城边上,几百块钱就能买一块,具体多少钱,就看买的地大小。”

        

楚韵继续诱惑:“爸,你想想,买一块地,房子修起来,以后家里的子孙就是城里人了。”

        

这个诱惑确实大,现在城里人三个字,意味着好日子。就算他能安心当个农民,有哪个长辈不想后辈子孙越过越好的?

        

楚为民没有说话,下午,背着手去外面逛了一圈,晚上回家吃晚饭,楚为民就下定决心了。

        

要买地修房子!

        

买房子就不想了,大家都说,在县城买房子太贵,不值当。

        

不仅他们家买,队里还有好多人家都要买。就像楚韵说的那样,不买城中心的,就买城边上的,大家一起去买地修房子,楚家人到时候还是住在一起,不会挨欺负。

        

下定决心就好办了,在陵山县,楚韵还是很吃得开。

        

第二天,楚为家带上有买地想法的人,跟着楚韵去陵山县,楚韵找人介绍了分管这方面工作的朋友,他们看中了县城南边的一长溜地。

        

这快地是荒地,再往前头走几公里,就到村里了。

        

那人也想卖楚韵一个好:“楚老师,这块地有点荒,位置差了点。”

        

楚韵笑了笑:“位置差点就差点,但是价格会便宜不少吧。”

        

“价格确实很便宜。”

        

>    楚韵一听他的报价,回头跟她爸商量,价格实在太便宜了,不能浪费这个机会,多买点地。钱她有的是。

        

楚为民不会用女儿的钱,算了算家里的存款,最后定下了四百平方的地,他们一家人住也够宽敞的。

        

其他几家人,最多的也买了四百平方,少的五六十平方也有。

        

楚韵带着他们去交钱,领证,再把地方画出来,等开春了再来建房子。

        

楚韵看她爸拿到买地的凭证,小心地放到包里,一脸欣慰的样子,好像干成了一件大事。

        

说实话,楚韵其实更想爸妈去市里买房子,不过想到最后,还是决定来县城。市里固然好,但是他们家的财力不足以支持这样做。

        

楚韵也不想爸妈因为借了她的钱,心里压力太重,就这样吧!

        

等以后发展起来,在小县城养老,日子也过得很安逸。

        

办完这件事,很快就过年了。

        

大年三十这一天,楚家一早就忙活起来,今年的年夜饭挪到中午,楚韵吃完午饭,就要带着孩子赶车回城里。

        

楚韵:“爸妈,大哥大嫂,明年你们估计事情多,也忙,等年前忙完了,你们来北京过年吧。看看北京,也看看我在北京的家。到时候你,我托人给你们买卧铺火车票。”

        

楚为民朝她摆摆手:“我知道了,到时候再说。你好好工作学习,你说你要考那什么研究生,我们也不懂,你自己努力,多读书总是没错的。以后你在大学教书,也要好好教,多为国家培养人才。”

        

李桂芳泪眼婆娑地拉着女儿的手:“不要操心家里,我们都好好的,只盼望着你也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

        

“嗯。”

        

楚韵走了,老两口望着女儿越来越远的背影,这一走啊,要等到明年这时候才见得着了。

        

李桂芳:“老头子,明年我们真的去北京?”

        

“去!”

        

楚从文和楚从武开心道:“那我们也要去。”

        

“去,都去!我们去天安门,去爬长城,还有吃烤鸭!”

        

楚从文:“姑姑说,现烤出来的烤鸭最好吃。”

        

李桂芳:“别一天到晚只知道吃,要记得努力学习,以后跟你姑姑一样,考上北京的大学,以后就能过上好日子。”

        

楚从文和楚从武两兄弟重重地点头,他们会努力的。

        

楚韵回到市里,刚走到楼下,就闻到了家家户户飘出来的饭菜香。

        

王沐和王林一人背着一大包干蘑菇,跑在前头:“爷爷奶奶,我们回来了。”

        

王琴琴给开的门:“你们回来得正好,我妈猜你们差不多就这个时候回来。”

        

王勤帮着把背上的东西卸下来:“看着挺大一包,一点都不重,包裹得这么严实,你外公外婆给的啥?”

        

“都是干蘑菇,都是我妈喜欢的见手青。”

        

王沐放下手里的东西,去楼下接楚韵:“妈,把你手里的红薯干给我。”

        

楚韵顺手递给王沐:“有点重!”

        

“我知道!”

        

红薯干是她大嫂专门给她晒的,选的都是沙地里长的红苕,又大又甜,煮熟后切成条,晒得软哒哒的,特别好吃。

        

刘翠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招呼了楚韵一句:“赶车累着了吧,快坐下歇一歇,马上吃晚饭了。”

        

“哎!”

        

这一天吃得真好,中午吃了一顿好的,晚上又接着吃一顿,王沐跟爷爷奶奶说:“嘴巴真是享福了。”

        

王杰笑呵呵的:“多吃点,等明年回来,长得壮壮的。”

        

王林说:“爷爷,我们明年不回来。”

        

“不回来?”刘翠看向楚韵。

        

楚韵给王林夹了一块芋头:“对,明年我们不回来,每年都让建业一个人在北京过年,挺不是滋味的。我就想啊,请爸妈和大哥大嫂,还有王勤两口子和琴琴,明年一起去北京过年。”

        

“去,一定去!”刘翠也想小儿子了,算上明年,这一走都三年没见到人了。

        

王建国和张素芬也想去,张素芬问:“家里住得下吗?”

        

“住得下,我把我们家后面和左面、右面的院子都买下来了,家里宽敞。”

        

“花了不少钱吧?”

        

楚韵点点头:“我和王建业这么多年的积蓄,基本上都花在房子上了。”

        

刘翠安慰楚韵:“还是很值得,有个房子才有家。”

        

楚韵点点头:“我和王建业也是这样想。再说了,王建业工资不低,我明年留校当大学老师,也马上有收入了。我还想多存点钱,到时候再买点地囤着,现在啊,回城的人越来越多,房子越来越紧俏,你们看看,这一年,房子价格涨了多少?”

        

楚韵又跟公婆和大哥大嫂说起娘家的事,楚家大队的人集体去陵山县买了块便宜的地,以后在上面修房子,到时候自己做生意,或者把房子出租都能挣钱。

        

公婆和大哥大嫂,跟她娘家不一样,他们都是有正经工作的人,手里也有存款,不过楚韵还是想未雨绸缪,提醒他们一下。

        

特别是大哥大嫂,别等到时候下工潮来了,没有工作、没有资产、没有收入,一大家子人,到时候日子就难过了。

        

楚韵对公婆这边,不像对娘家那边,公婆这边她只是点到即止,听不听她的劝就看他们自己了。

        

楚韵说的话,多少还是在张素芬和王建国心里落下了印子。

        

家里存的钱放着也是放着,换成房子也挺好。需要钱的时候把房子卖了,不需要钱的时候,自己不住还能收房租。

        

两口子把买房子的事情放在心上了。

        

比王建国和张素芬行动更快的是王勤和陈晶,特别是陈晶,那简直就是楚韵的脑残粉,楚韵说什么她都觉得说得有理,小婶说得对。

        

吃完年夜饭回家,两口子清点了他们存下的钱。虽说他们工作没几年,但是平时生活中有双方父母帮扶,再加上他们结婚的时候,娘家那边给的嫁妆,零零散散加起来,也有将近两千块钱。

        

陈晶:“钱收好了,我们年后就去看房子。不买家属楼,最好买那种楼上楼下的那种样式,楼上住人,楼下的门面还能做生意的那种,小婶说这种好出租。”

        

王勤也是个妻管严:“都听你的,我没意见。”

        

陈晶笑眯眯的:“我们以后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

        

/>    “嗯。”

        

第二天大年初一,不少亲朋好友上门拜年,和往年一样,李香兰和周勉也来了。

        

李香兰看到楚韵,特别惊喜:“你怎么回来了?”

        

“想你呗!想你就回来看看!”

        

李香兰才不信呢,哼哼一声:“就会哄我玩儿。”

        

楚韵笑:“这一年过得怎么样?”

        

“过得挺好,工作顺利,生活幸福。我还在读电大,提升自己的学历。”

        

“不错嘛,过得挺充实。我今年毕业了,明年留校当老师。”

        

李香兰瞪大眼睛:“那可是清大呀!真有你的!”

        

楚韵笑了起来:“我不仅留校任教,还要继续读研究生。”

        

李香兰激动地一巴掌拍到楚韵大腿上:“你厉害!你是真厉害!”

        

“还行吧,这只是个过渡,等这几年过了,我还是会从学校出来。”

        

楚韵拉着李香兰去房间,小声跟她说了南方要开放的事情,可能就是福建和广东这两个地方。

        

“真的?”

        

楚韵点点头头:“八九不离十,其中一份文件还是我写的。”

        

李香兰看着楚韵,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这时候,她才真的理解,当初爸妈为什么要一致推崇楚韵,让她要抱紧楚韵的大腿。

        

这样厉害的朋友啊,还在读书呢,就能参与到这样的大事中去了。

        

楚韵:“你别懵啊,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的事情。”

        

李香兰:“有机会就往南方去。”

        

“机会很快就要来了。”

        

李香兰挠头:“我现在,有什么优势?”

        

楚韵骂了她一句:“你傻呀,你忘了你是怎么出头的?”

        

“税务改革?现代财务知识运用?”

        

楚韵朝她点头:“有空啊,针对这方面,再结合一下当下实际,弄一篇文章出来,弄好一点,到时候我帮你投稿到人民日报!”

        

理想头心头一颤,连忙抱着楚韵:“快让我抱抱你的大腿!”

        

楚韵哈哈大笑:“别贫嘴了,打铁还需自身硬,要不然我也帮不上!”

        

“知道知道,你放心,我肯定努力,我还让周老师帮我一起努力!”

        

说完正事儿,两人闲聊了一会儿,时间不早了,楚韵留他们两个在家吃午饭,等下午她去李香兰家拜个年。

        

毕竟,她也收过李香兰妈妈的手镯,作为小辈,上门拜个年是应该的。

        

下午楚韵带着两个孩子去李家,李勇和赵艳红看到楚韵特别高兴,直接豪气地掏了两个大红包给王沐和王林,楚韵也给了两个给李香兰大哥大嫂的儿子。

        

李家上门拜年的客人也多,楚韵没有多留,呆了一会儿,借口有事儿就先走了。

        

走之前,楚韵跟李香兰说,她初三就要走,有事儿联系她。

        

李香兰摆摆手:“你放心,你这么粗壮的大腿,我肯定不会松手的。”

        

楚韵哈哈一笑,带着孩子回家。

        

王沐和王林不想回家,刚走到教师家属院外面,碰到几个认识的朋友,约着出去玩儿。

        

楚韵也有事儿,交代他们注意安全,下午早点回家,她就转身去桂花巷。

        

刚到桂花巷,里面人来人往的,人多得就跟赶庙会一样。

        

楚韵问了一句:“在干什么呢?”

        

给楚韵带路的那个小年轻笑着说:“还不是因为五爷从您那里倒腾来的东西,一传十十传百,大年二十九开始,我们桂花巷就热闹得很。”

        

“那点东西够卖?”

        

“卖了一半了。”

        

主要是东西实在太好卖了,比如收音机、电视机这样的大件,还不要票,你说说,能不抢破头吗?

        

五爷这个人不算笨,看到东西好卖,赶紧提高价格了,提高价格一样好卖得很。无论是娶媳妇儿还是嫁女儿,能有一件电器,全家面上都有光。

        

看到楚韵,五爷笑得牙不见眼,楚韵就知道,这人赚着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