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 64 章

        

楚韵一进去,五爷招呼她坐,催小弟们赶紧上茶。

        

五爷:“上好茶!”

        

“好嘞!”

        

楚韵笑:“看把你乐的,赚多少了?”

        

五爷眉开眼笑:“反正不少。幸好你今天来了,你今天不来,我还要去找你。”

        

“什么事?”

        

“你看看,我这摊子铺开了,下次来货是什么时候?”

        

这个楚韵不敢保证,下一次或许要等到暑假?

        

五爷苦着一张脸:“姑奶奶,你就算有钱,谁还嫌弃钱多啊,咱们不能跟钱过不去啊!咱们能一个月来一次货吗?”

        

“来不了,你以为从南方把货送到这里容易?你算算从这里到上海广州有多远?运货用大卡车,这一路要经过多少地方?拦路抢劫的土匪你没见过,总听说过吧。”

        

五爷心头一想,确实不容易,更何况货品里还有那么多贵重的电器。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五爷一咬牙:“这么着,你在暑假前给我送一次货过来,收音机、电视机、电风扇这些,我再给你涨一层价,一层太少你们看不上眼,两层也行。”

        

楚韵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只说回去考虑考虑。

        

五爷激动地站起来:“这有什么好考虑的,钱啊!挣钱啊!”

        

楚韵微微一笑:“行吧,但是下次就不是十万的货了,如果一次来二三十万的货你吃得下吗?”

        

五爷倒吸一口气:“你能弄这么多过来?”

        

“不行也得行,大老远跑一趟不容易。”

        

五爷在心头算了一下这次手里的货出清之后能赚到多少钱,大概有三十万左右。但是,楚韵这次说十万,实际上是十几万的货,为了安全起见,他还要另外想办法多筹钱才行,三十万可能不够。

        

他手里钱不够,就要找人合伙,他可不愿意把这块肥肉分给别人。

        

“说实话,我这笔生意我是真想做,但是钱可能还缺点,不过我有古董、黄金、字画,用这个抵钱,你看行不行?”

        

“这些都抵给我,你不卖了?”

        

>    五爷摇摇头:“早就有不卖的打算了。现在也收不到什么像样的东西,大家伙都觉得这些东西放着肯定能涨价,现在不愿意卖。”

        

“说实在的,我当初做这个也是想混口饭吃,对古董我是真不懂。前些年能捡便宜,现在不行了,真真假假的东西考验眼力,这口饭啊,我吃不上了。”

        

去年他花了六百块钱收了个古董,后来转手的时候被买家识破,说他打眼了,当时这件事就给他敲了个警钟。

        

楚韵来得好,她给的货也给他指出一条新路子。倒货也挣钱,还比古董稳当,他就想把这活儿一直做下去。

        

楚韵:“你想清楚了就行,只要是真货,用古董来抵货款也没问题。”

        

楚韵想收一些黄金,让五爷顺带帮她问问,钱高一点也能接受。

        

“没问题,只要价格你能接受,以前给你的那种金条,我能给你再搞几箱。”

        

楚韵从桂花巷回家,家里来拜访公婆的人走得差不多了,楚韵挽起袖子去厨房做饭。

        

初一一过,很快就要到回北京的时间了,初二那天,刘翠在家里烙饼,给他们带着去火车上吃,楚韵带着孩子去了一趟青大,给吴清风和商立新拜个年。

        

“听范德人说,你留校啦?恭喜恭喜啊!”

        

楚韵微微一笑:“吴老师不回去?”

        

“不回了,北方的天气,严寒酷暑太熬人,西南挺好的,我在这里住惯了。”

        

楚韵回来之前,范德人托她当面问问吴清风,如果他想回来,他来想办法。看来,范德人要失望了。

        

商立新更关心北京现在有什么新政策:“我有个学生在北京工作,他跟我说,好像上面在南方要搞大动作。”

        

“你学生没有说错,确实有大动作。”都不算外人,楚韵把当前的形势跟他们说了个明白。

        

吴清风激动道:“如果真能干成,也是好事一件。”

        

商立新:“对啊,如果对外开放,经济活动肯定会更加频繁,我们青大会计班的学生,毕业了建议他们直接去南方讨生活。年纪轻轻,追求什么安稳。”

        

楚韵笑:“我也是这样想,等到政策下来,我会通知江东专业财务学校所有的毕业生,想挣大钱,都去南方。”

        

不说别的,稍微机灵的人,靠着倒卖搞贸易,都能赚得盆满钵满。

        

中午了,吴清风留楚韵吃饭,楚韵拒绝了,说公婆在家等着,这次就不吃了。

        

楚韵回到家,吃了中午饭,下午哪里都没去,她也把两个孩子叫回来,都别出去玩儿,在家里陪陪爷爷奶奶。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要回北京了。

        

他们回去坐的那趟火车,还是他们来的时候坐的那辆,列车员还认得她,跟她说抓到的那两个间谍已经送回北京了。

        

楚韵带着孩子回家,王建业不在,她在家里坐不住,看时间还早,就带着孩子去师娘家。

        

进门拜了年之后,师娘说:“你们老师过年这几天都没休息,家里也没有待客,这个年过得冷冷清清的。”

        

楚韵问:“老师和建业他们师兄弟几个,是不是都在单位忙活着?”

        

师娘点点头:“每天忙到很晚,有时候太晚了,我想你又不在家,干脆就让建业和郭旭挤一挤,住一晚上。”

        

“师娘考虑得周到,大冬天的,半夜还往家跑一趟,太辛苦了。”

        

楚韵大概知道他们为什么过年都在加班,单位的设计稿被看大门的间谍搞走了,简直可笑。这一次,势必要把内部的人梳理一遍。

        

楚韵等到晚上下班时间,天都要黑了,纪明没有回来,楚韵带着孩子准备回家了。

        

“师娘,建业下班要是过来了,您跟他说一声我们回来了就行。今晚让他就留在这里住着,别跑一趟了。您就说我说的,等他忙完再回家。”

        

“哎,回去慢一点,路上有冰,路滑。”

        

“嗯。”

        

当天晚上王建业没有回家,等到第二天下午他才回来。

        

楚韵看他的脸:“我没在家,你是不是没好好吃饭?怎么瘦了这么多。”

        

王建业几步上前,搂着她:“嗯,有点累,没什么胃口。”

        

楚韵伸手抱着他的腰,躲在他的大衣里,靠在他的胸口,小声问:“那件事查得怎么样了?”

        

“查清楚了,清理出五六个有问题的人,其中一个,还在我带的小组里面。那两个间谍能拿到我的设计稿,他在里面行了方便。”

        

“他们是一起的?”

        

“不知道,听说他们好像没有互相通消息,可能上面还有人协调。”

        

楚韵叹气:“你说说,你挣那么点钱,让我担心受怕的,生怕别人觉得你太优秀,把你偷走了。”

        

王建业仰着头笑出了声,随后,叹气道:“你怎么这么可爱。”

        

楚韵捏了一把他腰上的肉:“严肃点,跟你说正事呢。”

        

他低头亲了她一口:“放心,安全得很,我们这样的研究所能放在机关单位里,说明保密级别没那么高,我们也不是香饽饽,谁见了都想啃一口。何况,我们现在研究出来的东西,和西方比差远了,也就一些比我们还差的小国家看得上眼。”

        

楚韵嗯了一声:“会好的。”

        

王沐和王林两兄弟揣着手,靠在门上,王沐说:“他们两个在院子里不冷吗?”

        

肯定是冷的!

        

楚韵松开王建业,冷得跺脚:“进屋去,我下午炖了猪蹄汤,我们一家人都好好补一补。”

        

晚餐时间,一家人坐下吃饭,楚韵跟王建业说家里的事,说父母身体都好,王勤媳妇儿又怀孕了。

        

“对了,我跟爸妈他们说,请他们今年过年来北京。”

        

“我也想等到下半年再说这事儿,没想到你提前说了。”

        

王建业也好久没看到爸妈了,说不想是假的。

        

楚韵给他舀汤:“多吃点,别到时候等到爸妈来了,说我虐待你,看看你瘦的。”

        

王林把碗推到妈妈面前:“我也要。”

        

王建业瞥了他一眼:“自己没手。”

        

王林看了一眼他爸的手,大声说:“没有!”

        

楚韵噗嗤笑了:“行了,我给你们舀汤,王沐,你的碗呢。”

        

王沐一口把碗里的汤喝掉,又递给他妈:“这儿呢。”

        

好嘛,这下大家都开心了。

        

楚韵回来了,还在正月里,挑王建业休息那天,他们一家去罗家拜年。

        

罗家老太太一看楚韵就喜欢,直说要楚韵有空多去家里坐坐。

        

罗老太太笑着说:“我年前就想去你家走一走,红日从你家摘了好些果子,我就想去看一看,亲手摘一个,老头儿愣是不愿意,说外面天冷,路滑,让我在自家院子里转一转就成。”

        

楚韵笑:“老爷子也是关心你。”

        

两家因为罗红日来往的多,再加上罗玉也常去王家,两家这一年来往越来越多。这一次见面还挺隆重的,罗红旗带着妻子张佳秋也来了。

        

“你好,我是张佳秋。”

        

楚韵伸出手:“你好,我是楚韵。”

        

张佳秋一看就是那种走路带风,事业干的风生水起的女人。楚韵则是乍一看挺温婉,实际上骨子里也很刚的女人。两人内里其实也有很多相似点。

        

一握手,感觉气场相合,两人相视一笑,以后就是朋友了。

        

张佳秋一直知道女儿喜欢小叔子师弟的媳妇儿,她也一直想见见人,她虽然没那么多时间陪伴女儿,对女儿的事情其实很上心,生怕女儿被带歪了。

        

张佳秋对楚韵特别有兴趣,刚好楚韵也是,两个女人坐下单聊。都是做不同的行业的,居然还能聊得热络。

        

罗玉高兴了,妈妈和她最喜欢的楚韵阿姨关系好,她以后就可以经常去楚韵阿姨家了。

        

张佳秋觉得王家一家人都很靠谱,所以,男人和女儿,她站女儿这边。最后,大体上还是如了罗玉的意。

        

过完年后开始上课,罗玉想去爷爷奶奶家住就去爷爷奶奶家,想吃好吃的,就去楚阿姨家住两天。

        

罗玉经常去王家,楚韵还专门给她准备了一间房间,这样一来,罗玉去得就更勤快了。

        

张佳秋不好意思,让罗红旗送些粮食去王家,说是补贴罗玉的生活费。

        

楚韵也不推拒,大方收下了。让张佳秋别操心,他们家还不缺小姑娘一口饭吃,以后啊,他们家两个小子落罗红旗手里,多帮她管教管教就行了。

        

>    没错,一回北京,王沐和王林依然逃不掉罗红旗的魔爪,只要是节假日,就跟罗玉一起去部队训练。

        

王沐和王林觉得吧,习惯了之后,休息日去部队训练一天感觉还好,一等到寒暑假,连着训练一两个月,那简直要命了。

        

楚韵不接受说情,王建业更是巴不得,所以,该去部队还是得去,一个也跑不掉。

        

王家和罗家的关系处得好,王沐和王林就跟罗家的子侄一样。因此,罗红旗即使自己没空盯训练,也要跟人说,对这两个重点照顾,当然还有罗玉。

        

这一个漫长的暑假,真是累得慌!

        

王沐叹气:“暑假啥时候结束啊,我想读书了。”

        

王林一抹脸上的汗,露出晒的黑亮的额头:“还有半个月呢。”

        

罗玉直接躺地上了:“楚阿姨去上海回来,会不会带什么好吃的?”

        

罗红旗黑着脸过来:“就知道吃,别人围着山都跑完三圈了,你们三个小混蛋躲山里偷懒来了?给我跑起来!”

        

倒霉,被抓住了!

        

三人一跃而起,赶紧往山下跑,就跟后面有狗撵一样。

        

楚韵此刻并不在上海,而是在桂花巷。

        

这是她和五爷的第三笔交易了,年前那次十万出头,五月份那次二十万,这次已经突破三十万了。

        

三十万的货,在七十年代末是什么概念?

        

五爷现在已经对楚韵顶礼膜拜了,这位楚老师简直太牛了,不声不响把这么多货从南方运到市里,换其他人,谁能做到?

        

五爷喜滋滋地在他新建的仓库里清货,这些东西,他铁定能卖出五十万来!

        

手里挣这么多钱,他寻思要去搞一辆小汽车,才配得上他的身份。

        

楚韵白了他一眼:“有钱买什么汽车,肯定是继续投资把生意做大呀,实在想花钱,买房买地皮,不比买车划算?”

        

七月中旬,广东和福建作为对外开放的省市,已经定下来了,消息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有想法有闯劲的年轻人,谁不想去南方搏一搏?

        

五爷和她合作这几次,赚了一点钱,没想着继续做大做强,居然开始考虑高消费了,她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五爷想想,确实,一辆小汽车十几二十万,有这个钱买货继续做生意,下次他就能挣二十万。

        

楚韵问:“我要的金条呢?”

        

五爷叫人搬过来:“都在这里,这次价格又涨了,这是五万的货。”

        

“嗯,继续收,收多少我都要。”现在的金价还不算高。

        

楚韵是偷偷回来的,也没回家见公婆,交完货直接坐火车回北京。

        

因为和五爷合作倒货,她手里的钱就跟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她现在手里不缺现金,她准备时机合适就把王建业买的那块荒地建起来。

        

楚韵回到北京,离九月开学没几天了。

        

回到家头一天,关上门和王建业在家待了一整天。

        

第二天下午,楚韵准备去把儿子接回家。暑假都快要过完了,还是要让他们休息一下,开学后他们就是初中生了。

        

炙热的夏天,鸣蝉嘶哑的声音定下了夏天基本音符,半下午,外面街上的行人都少了。

        

东跨院被绿荫掩盖,打开门窗,从树梢上吹下来一股凉风,穿堂而过,燥意缓解了两分。

        

王建业搂着媳妇儿,不想动弹,楚韵把腰上的手挪开:“时间不早了,去部队把儿子接回来吧。”

        

刚被挪开的大手,又悄摸挪回去,还特别流氓地捏了一把。午睡还未醒,王建业声音低沉:“不去了吧,明天再去。”

        

楚韵推开他:“别闹,起来,去接儿子。”

        

好好的夫妻生活还没过完两天,两个电灯泡又要回来了,王建业叹气。

        

楚韵和王建业到部队大门的时候,王沐他们刚训练回来,听说爸妈来接他们了,啥也不管,撒丫子就往大门口跑。

        

“妈,你怎么才来!”

        

王林看到妈妈,特别委屈,妈妈不在,爸爸都没到部队来看过他们。

        

楚韵撸了把儿子的头:“妈妈有事儿忙,前天才回来,这不马上就来接你们来了嘛。”

        

王沐抓住重点:“为什么前天回来,今天才来接我们?”

        

两个儿子同时瞪向他们爸爸。

        

王建业心情好,不跟两个臭小子计较,懒声说道:“不回去?不回去好,媳妇儿,我们走!”

        

两兄弟连忙道:“回去!”

        

罗玉跟过来,笑眯眯地说:“楚阿姨,王叔叔,能带上我吗?”

        

罗红旗黑脸:“你去哪儿?你也一个暑假没回家了?今天去爷爷奶奶家!”

        

“好吧!”罗玉一脸不情愿,转过身,在她爸爸看不到的地方偷笑。

        

不管去哪儿,只要别呆在部队就行。

        

本来罗红旗还准备训练到开学,这边王沐和王林被接走了,罗玉也要走,其他十几个小子都造反,闹着要回家。

        

回家吧,都回去吧,反正也没两天开学了,放他们几天假!

        

罗红旗叮嘱他们:“就放几天,等开学后,每周周末都要来!自觉点儿!”

        

大门一开,这时候没人听他的,争先恐后往外面跑。

        

罗红旗笑骂一句:“这群臭小子!”

        

回到家里,王沐和王林闹着要吃好吃的。

        

楚韵全部满足,想吃什么吃什么。家里还有各种南方买的海鲜,鱼虾蟹,想吃啥吃啥。

        

一连吃了几天大餐,王沐和王林满足了,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罗玉听说他们天天在家吃大餐,第二天收拾好换洗的衣裳也跑过来了。

        

“楚阿姨,今天中午吃什么?”

        

“今天中午吃油焖大虾!”

        

“我还想吃酸菜鱼。”

        

“好,没问题。”

        

罗玉把东西往房间里一扔,撸起袖子出来:“我去杀鱼。”

        

家里后院放着几个特别大的水缸,里面随时都养着鲜鱼。

        

楚韵笑了笑:“好,选一条大的黔鱼!”

        

“知道啦!”

        

王沐在厨房烧火,王林帮忙切菜。

        

马上就开学了,王沐和王林上初中,罗玉也转学和他们一个学校,三个孩子都在一个班。

        

这三个凑一起,那叫一个敢想敢干,拳头还特别硬,楚韵不怕他们吃亏,现在反而劝他们别闹事儿,少掺和事儿。

        

饭桌上,楚韵难得念叨他们几句,王林连忙说:“妈,我们不会的,我们要是敢欺负别人,罗叔能训到我们爬不起来!”

        

王建业给她夹一筷子她爱吃的酸菜鱼:“别太操心,他们也不是小孩儿了,犯错就自己承担。”

        

王林小心眼儿发作:“爸爸,你这样对我们,小心我们以后不孝顺哦。”

        

王建业不屑:“不孝顺不要紧,我还怕你到时候没出息吃不上饭,回家蹭我的退休工资。”

        

王沐:“爸,话别说那么早。”

        

王建业冷笑:“你妈有远见,早知道你们以后是个不孝子,早就存好了养老钱。你们呀,赶紧满十八岁,成年了就赶紧出去找工作。”

        

楚韵一拍桌子:“吵什么吵?不吃出去!”

        

“王沐、王林怎么跟你爸说话的?还知不知道他是你们爸?”

        

王沐:“妈,我们开玩笑的。”

        

“开玩笑也不行,这么大了,说话还没有个分寸?”

        

两兄弟闭嘴了。

        

王建业嘴角微翘,媳妇儿还是站在他这边的。

        

楚韵又把矛头对准王建业:“还有你,是看不起你儿子还是看不上我的教育水平?我教育出来的儿子就那么差劲,打架斗殴进监狱一条龙是不是?你这张嘴平时不是挺会说的吗?明明是关心的话,不能好好说吗?偏要反着说。”

        

王建业翘起的嘴角又耷拉下来,默默吃饭。

        

楚韵:“好好的交流感情的时间,被你们用来吵嘴,烦都烦死了!吃饭!”

        

只有罗玉,一边埋头苦吃,一边偷笑。

        

楚阿姨威武!

        

吵归吵,闹归闹,吃完饭,父子三人,该洗碗洗碗,该打扫卫生就去打扫卫生。楚韵拍拍手站起来,拉着罗玉去东跨院喝茶。

        

楚韵:“以后呀,等你长大结婚了,遇上丈夫儿子不听话的时候,该训还是得训!”

        

罗玉受教了,连忙点头:“楚阿姨,我记住了!”

        

楚韵满意地点点头,孺子可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