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 65 章

        

开学后,孩子送进初中,王建业每天忙工作,楚韵也要忙着去学校上课,还要读研,还有抽时间去倒货挣钱,每天也忙得很。

        

七九年的下半年,就这样忙忙碌碌地度过了一大半。

        

楚韵忙着工作和生活,也没忘了提醒梁静他们,别一天到晚想着挣钱,把学习耽误了。

        

梁静跟她保证:“老师你放心,我们肯定会好好学习。”

        

虽然赚钱重要,但是大学文凭也重要,肯定两头都要抓。

        

再说了,自从打开了赚钱的路子,他们几乎要把在沿海一带的会计班同学都团结起来,连在其他地方的同学,听说他们在倒货,有兴趣参加的人也不少。

        

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都定下来了,他们胆子也大了不少。今年寒假,准备集资搞一票大的。

        

梁静他们有信心,平时好好读书,只靠寒暑假,他们也能赚不少钱。

        

梁静好奇:“楚老师,倒货这么赚钱,你怎么不做?”

        

楚韵笑着瞥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我没做?”

        

梁静反应过来:“楚老师,你怎么做的?倒的什么货?要不你带着我们一起干吧!”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楚韵摆摆手:“你们自己干去,我就不掺和了。”

        

她在倒货的事情,楚韵猜测,范德人以及王建业的老师和两个师兄,心里应该都有数。

        

毕竟他们家在南方没有什么亲朋好友,一般人谁会隔两三个月就跑一趟南方呢?

        

好在现在政策已经放开了,楚韵不怕人知道。

        

改革开放之后,经济逐渐活跃起来。下乡的年轻人,通过高考以及各种渠道回城的人越来越多,为了安排这些人就业,城市里做小生意的人就更多了。

        

楚韵早上来不及做早饭的时候,一家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在路上随便买点什么吃的,比以前方便多了。

        

就是太方便了,有钱就能买到东西,王建业反而不满。

        

这天早上,楚韵穿上羽绒服,戴好围巾就要出门:“王沐、王林,在学校门口买饼子的时候,别忘了买瓶牛奶。”

        

“知道啦。”

        

“你们快点,别迟到了,我先走了。”

        

楚韵步子还没迈出去,就被王建业拉回来,楚韵疑惑:“怎么了?”

        

王建业冷着脸:“我们家有多久没一起吃早饭了?”

        

楚韵无语:“大冬天的,早上你难道不想多睡两分钟?再说了,早上我们来不及一起吃,晚饭一起吃也没问题啊。”

        

话是这样说,但是王建业心里还是不爽,媳妇儿是不是没有以前那样爱他了?

        

他们还在江东县的时候,那时候他们也忙,她都舍不得他吃食堂,宁愿早上做饭,让他带去厂里热一热再吃。

        

“你现在是越来越不重视我了?早上让我买着吃,中午让我吃食堂。”

        

“你是没有手还是怎么的?一定要我做?”

        

王建业语气低沉:“晚饭不是我做的?”

        

楚韵清了清嗓子:“哎呀,看我这个记性,怎么忘了我们家的大厨是王总工呀!”

        

“少打哈哈,说,什么时候给我做顿饭?”

        

楚韵看了一眼手表,她真的快来不及了:“晚上,晚上我就给你做,红烧猪蹄行不行?”

        

“行吧。”王建业语气很勉强。

        

楚韵一边往学校赶,一边在回忆,好像自从她开始上课之后,家里做饭的活儿基本上都落到王建业身上。这个月她做了几次饭,还是王建业要求她才做的。

        

楚韵捂住脸,哎呀,怪不得王建业有意见,她最近真的有点忽略他。

        

楚老师别的不敢说,但是单论拿捏王建业,那是一撩一个准。

        

楚韵下班赶回家,红烧猪蹄收拾好炖上,还准备了盐焗鸡、煎牛排,最后还有一个蔬菜汤。

        

不就是喜欢吃肉吗?今天晚餐就来一个肉食盛宴。

        

估摸着王建业平时下班回家的时间,一听到敲门声,她赶紧去开门。

        

她兴冲冲地打开门:“你回来……了!”

        

罗红日笑嘻嘻地跟她挥手:“叫你老公是吧,在后头。”

        

王建业黑着脸:“听说你要做晚饭,他硬要来我们家蹭饭。”

        

罗玉不好意思地从二叔身后走出来:“蹭饭的还有我。”

        

怎么回事?楚韵偷偷给王建业使眼色。

        

罗红日走在前头,罗玉和王沐、王林跟在后头进门。

        

王建业落在最后关门,在媳妇儿的追问下才小声说出为什么二师兄过来蹭饭来了。

        

楚韵哈哈大笑:“和着就是你自己跟人炫耀,二师兄听到了就过来蹭饭。”

        

王建业把她的手捏在手心:“还不是你好久没给我做饭了,要不然,我至于这点事情都拿出来炫耀?”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检讨!”

        

王建业勾唇一笑:“做什么好吃的?”

        

“你喜欢的红烧猪蹄,还有煎牛排、盐焗鸡。本来我们一家四口吃是够的,现在二师兄来了肯定不够。”

        

“家里不是还有冻着的饺子吗?再煮一盆饺子。”

        

“行!”

        

王建业凑在她耳边,轻声说:“晚上去空间,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再补偿我。”

        

说完还用手指捏捏她的耳垂。

        

楚韵脸都红了,这个老男人!

        

不用楚韵说,罗红日熟门熟路地领着三个孩子,去厨房洗完手,端着菜就去后院饭厅。

        

“呵,看看这个牛排,看看这盐焗鸡,还有炖得软烂的猪蹄,今晚上的大餐真是给你们父子三人准备的,都是肉,特别对胃口。”

        

罗玉馋的咽口水:“小叔你可别说啦!”

        

楚韵去厨房,烧了一锅水,等水一开,把饺子丢进去煮。煮饺子的时候,她顺手调一个料汁儿。

        

“楚韵,快来,开饭啦!”

        

王建业回了一句:“等着!”

        

楚韵端着料汁儿,王建业端着一盆饺子去饭厅。桌上的四个人已经蠢蠢欲动了。

        

“快点,肉凉了就不好吃了。”

        

王建业怼了一句:“你可以不吃!”

        

罗红日哼哼一声,拿起筷子,恶狠狠地冲肉最多的那块猪蹄去。

        

罗玉爱吃牛排,拿起刀叉,利索地切成大块儿,一块送进嘴里,小嘴儿包得满满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好香呀!

        

王建业和王林、王林痴迷红烧猪蹄,楚韵吃盐焗鸡比较多。

        

看楚韵吃得这样香,罗玉吃了一块:“好吃!”

        

楚韵扯了一只鸡腿给她:“我们俩一人一个!”

        

“嗯嗯!”罗玉吃得满嘴流油。

        

肉吃得差不多了,饺子也没放过,蘸着料汁,消灭得一干二净,最后那盆蔬菜汤,就溜缝儿。

        

王林瘫在椅子上,抱着肚子,一脸满足:“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肉肉了。”

        

王沐:“妈,下次咱们什么时候吃?”

        

王建业踢了一脚王沐:“想吃自己做去!今天你妈专门给我做的,你们都是顺便蹭吃蹭喝,知道吗?”

        

罗红日无所谓他怎么说:“吃到肚子里才是真的。”

        

“饭吃了,碗能洗了吗?”

        

“没问题,不就是洗碗吗!”罗红日无所谓地挥挥手:“你们是不是要去过生日?去吧去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

        

生日?谁的生日?

        

王沐、王林和罗玉从包里掏出一张画递给王建业:“生日快乐呀!”

        

楚韵一拍额头,她怎么忘了?

        

王建业幽怨地看了媳妇儿一眼。

        

都到这份上了,还能怎么滴,拉着去空间,楚韵垫着脚尖,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用鼻尖蹭了蹭他的下巴:“想要什么样的礼物呀?你可以提要求哦!”

        

王建业垂下眼睛看她娇俏绯红的脸颊,他眼中的情*浓得就像化不开的墨,喉结不受控制地滚动了一下,有力的双手抱起她,让她坐在他的腰上。

        

回卧室的路就这么短短一段,她能听得到他越来越喘的呼吸。

        

她被他压在床上那一刻,楚韵仰起头看他。

        

/>

        

楚韵的生日在上半年,她今年满三十,王建业不知道托谁弄了一对钻戒送给她,还要求她每天都戴在手上。

        

楚韵扬起手,对着灯光,钻戒她手指上发光。

        

手伸到半空中时,被王建业一把握住手,摁回床铺间,一寸一寸地摩挲着她的掌心,和她十指相扣。

        

她难耐地弓起身体,这一刻她的身体和心灵,都被他攥紧,被他所掌控。

        

王建业低声笑:“楚老师,教教我。”

        

“教你什么?”

        

“教教我,如何让你更加的……”

        

最后两个字,在她耳边响起,炸得她一下从眼尾红到脖颈。

        

楚韵受不了了:“王建业,你个流氓!”

        

王建业哼笑,掀开被子盖住他们:“这样就不流氓了!”

        

忙到忘记今天是他的生日,他早上都提醒她了,她都没有想起,这次他不收点利息,怎么都说不过去。

        

楚韵最后一遍一遍地跟他保证,以后一定记得他的生日。

        

王建业亲了一下她的嘴角:“睡吧。”

        

楚韵原来还想这个月跑一趟南方,这一天过后,她开始反省,不能为了挣钱,忙到家都不顾了。

        

所以,干脆再等等,等年前再跑一趟给五爷供货,今年就算完了。

        

楚韵不想挣钱就不挣了,五爷那里不行啊,接到楚韵的消息,五爷头都要秃了。没有货可怎么搞?

        

手下的人劝五爷:“有钱谁不想挣,肯定是那边货有问题了。”

        

另一个人说:“就是,现在城里都乱得很,说不定货在半路被劫了也说不定。”

        

听手下人这么说,五爷爷没心思找楚韵催货,挥挥手:“你们先去仓库清点一下,库存不多的就悠着点卖,提高一下价格。”

        

“知道了,五爷。”

        

楚韵的心思回到家里来,王建业又享受到以前的那种待遇,即使在他工作最忙的时候,忙到每天没时间回家,楚韵都会给他送饭。

        

罗红日看到了还嘲笑他:“哟,咱们的王总工,家庭地位有提升啊!”

        

王建业端着饭盒,脸上都是笑,顺脚给了他一下。

        

罗红日闹起来:“你这人,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师兄?说两句都不行了?我也没说错啊,想想你前几个月每天吃食堂那熊样儿。”

        

王建业回怼一句:“你难道不是天天吃食堂吗?你一个光棍儿有脸说我?”

        

罗红日自闭了!

        

王建业生活水准提升起来了,王沐和王林也跟着过上了好日子,罗玉寒假之前几乎常住在王家。

        

张佳秋忙完工作,想起好久没看到女儿了,把罗玉叫回家,看到她圆润的脸蛋儿,不禁问:“你吃啥了?也就一个多月没见,就长胖这么多?”

        

罗玉摸摸自己的脸:“还好吧。”

        

张佳秋叫罗红旗:“快来看看你闺女。”

        

罗红旗从房间出来,瞅了一眼:“怎么胖成这样子?是不是最近都没去部队训练?”

        

罗红旗前几个月去其他军区出差,没在北京盯着她。

        

罗玉跺脚:“讨厌,我去了,每周我都去部队了!”

        

“那就是你训练偷懒了!”

        

“没有!”

        

“那你这是……”

        

罗玉摸着脸蛋儿:“楚阿姨做的饭太好吃了!”

        

罗红旗和张佳秋两口子面面相觑,张佳秋说:“回头再给王家送点肉菜米面去。”

        

罗玉嘿嘿一笑:“不送也行,回头我不叫楚阿姨,我叫干妈,不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去蹭吃蹭喝嘛。”

        

张佳笑都被这熊孩子气笑了:“好歹你也读初中了,能不能靠谱点儿。”

        

罗玉拉着张佳秋撒娇:“好不好嘛!”

        

张佳秋惊奇:“你被你爸训得跟嗷嗷叫的小狼狗一样,什么时候学会撒娇了?”

        

那还能跟谁,肯定是跟楚阿姨嘛!

        

张佳秋也想明白了,她点着女儿脑袋:“我就盼着,你长大了也跟你楚阿姨这样聪明就好了。”

        

“长大像你这样也很好啊!楚阿姨说,女人把事业搞好了,生活才真正握在自己手里。这句话我也没太明白,反正楚阿姨说你挺好。”

        

张佳秋摸着女儿的小辫子:“等你长大就明白了。”

        

中午,一家三口坐下吃饭,罗红旗看了女儿一眼:“头发长了,一会儿我给你剪短一点。”

        

张佳秋生气:“不准剪罗玉的头发,小姑娘留长头发怎么了?”

        

罗红旗解释:“长头发耽误训练!”

        

“我不管,以后就是不准剪罗玉头发,除非她自己愿意。”

        

罗玉嘴里的饭都没咽下去,连忙举手:“我不愿意,我要留长头发,我要编小辫子。”

        

“听到了?”

        

母女两个都瞪着他,罗红旗认怂:“行了,以后不剪她头发,行了吧?”

        

罗玉嘿嘿直笑,殷勤地给妈妈夹菜:“多吃点哦。”

        

张佳秋脸上都是笑。楚韵比她会带孩子,好好的一个小姑娘,都被她爸教成一个假小子,现在这样挺好,她自己也过得开心。

        

张佳秋心里对楚韵感激,收罗了好多好东西,送到王家,不容楚韵拒绝,放下东西就走。

        

张佳秋:“我医院里还有工作,就不多留了。”

        

楚韵笑:“那你慢走,我就不送你了。”

        

放学后,罗玉和王沐、王林他们回来,看到院子的东西,罗玉就反应过来:“我妈送的?”

        

“嗯,你妈刚走。”

        

几个人一起把东西搬进屋里,楚韵去厨房做饭。

        

晚上吃饭的时候,楚韵问他们什么时候放寒假?

        

“明天后天期末考试,考完就放假了。”

        

楚韵扭头跟王建业说:“后天我有事儿出去一趟,走完这一趟,明年暑假前我都不会出门了。”

        

王建业点点头:“在外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嗯,到时候我带着爸妈他们一起回来。”

        

“好。”

        

王沐他们期末考试最后一天,楚韵就坐上了去南方的火车,这一次,她买货买的多,几乎是上次三倍的量,空间被塞得满满当当,都没有下脚的地方。

        

这一次来南方,楚韵明显感觉沿海一带更活跃,倒货的人也越来越多。她坐火车回老家的路上也发现了,几乎每一站都有带着货物下车的倒爷。

        

火车越往偏僻的西南走,倒爷才渐渐少了。

        

火车到站,楚韵下火车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没有回家,而是先去桂花巷。

        

她刚走到巷子口,一个人热络地迎接她,另一个人撒腿就往巷子里跑。

        

五爷疾步出来:“我的楚老师,你总算来了!”

        

“怎么,卖断货了?”

        

“要不是我控制出货量,早就卖断了!”

        

比起断货更让五爷焦心的是,市里倒货的人越来越多,虽然没有他做的生意大,但是人一多,他赚的钱就少了,好些东西就卖不上价。

        

楚韵听五爷唠叨完,才跟他说:“我知道是什么个情况,所以这次给你带过来的货,衣裳鞋子这样的少,最多的是各种电器、手表。”

        

五爷激动地一拍巴掌:“还是楚老师会做生意,咱们什么时候交货。”

        

楚韵跟他说:“别急,交货时间先不谈,我要跟你说,我这次带来的货有点多,给你准备了半年的货,你先准备好钱。”

        

“半年的货?”

        

还有一会儿就天黑了,楚韵问五爷要了仓库的钥匙,找了个借口出去,绕了两圈,确定仓库周围都没有人了,她才从小门进去,把货品都放出来。

        

转移完货品,楚韵去空间睡了一觉,第二天天一亮,楚韵找人给五爷带话,让他来点货。

        

五爷以为楚韵说得不急的意思,是货品还在半路上,没想到一晚上就运过来了。

        

五爷带着人赶到城外的仓库,看到仓库里的货,高兴得都差跳脚了。

        

“这是清单,你先对一对数量,对好了就把钱放到老地方。”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楚韵不怕他敢吞她的货。

        

“行,没问题。”

        

等楚韵一走,五爷招来看仓库的人:“昨晚上有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那几人都摇头。

        

五爷望着这一仓库的货物,不禁咂舌,楚韵和她背后的人,真是神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