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 67 章

        

下火车之后,楚韵带着一家人回家,向红冻得不行,露在外面的手和脸都变得通红。

        

“楚韵,还有多远啊?”

        

楚韵停下来敲门:“大嫂,我们到了。”

        

“这就到了?”向红左右观望,这条巷子安静,好像没有几家人,也没听到什么声响。是不是天气冷,都在屋里烤火呢?

        

听到敲门声,王沐和王林猜测肯定是妈妈回来了,这时候也不会有别人来敲门。

        

跑去开门,拉开一看,果然!

        

王沐和王林激动地喊了一圈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早知道我妈回去接你们,我们肯定跟她一块儿去。”

        

李桂芳摸摸外孙子的头:“去什么,路上那么冷,你们在家等着就好了。”

        

楚韵进门:“大家别聊了,先进去。”

        

向红进门后左看右看,拉着王沐问:“大娃,这么大的院子,住了几户人家啊?”

        

王沐噗嗤笑了:“舅母,这里只有我们一家人。”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只有你们一家?”向红咂舌:“北京人住得真宽敞啊!”

        

走进正院,向红左看右看,走了两步:“这两边的大院子也是你家的?”

        

“不止呢,后面还有一个大院子,我们家的后院。”

        

向红放下手里的东西,这时候也不怕冷了,连忙去跨院门口看:“收拾得真好看啊。”

        

向红就站在东跨院门口,看到院子里平整的青石路,院子一侧的小亭子,还有对面的大房子,窗户上面还装着透明的大玻璃,可得不少钱吧!

        

不仅向红,张素芬、陈晶他们也看花了眼,能在皇城根地下有这么大个院子,真不是一般人啊!

        

楚韵把东西搬去后院,爸妈带来的东西,该放厨房放厨房,该放储存间就放储存间。

        

张素芬跟着去了一趟厨房,呵,厨房里面半空的横梁上挂满了腊肉、香肠,还有这厨房也忒大了吧,赶上他们家房子的大小了。

        

北京城的房子这么不值钱?随便一个人就能住这么宽敞?

        

大家现在也不冷也不累了,把前院、后院、东跨院、西跨院转了个遍。

        

李桂芳在西跨院里边,跟楚为民说:“楚韵家弄的这个院子还挺好,专门用来种菜,墙边还能种一些果子,那边还有一个水池养鱼虾。”

        

楚为民背着手转悠了两圈:“不错,会过日子。”

        

李桂芳:“可不是嘛!”

        

王杰特别喜欢东跨院的大书房,一走进去,东看看西瞅瞅,看到一本好书,都不敢上手拿,生怕把古书弄破了。

        

陈晶和王勤也想去参观院子,夫妻俩怀里一人抱着一个孩子,松不开手。

        

楚韵带着他们去西厢房:“这几天你们夫妻住这一间,这是王林的房间,烧着火的,不用等,马上就能睡,你们先把孩子放炕上。”

        

楚韵掀开被子,陈晶把小儿子放到炕上,放孩子的时候手背接触到炕,果然是暖乎乎的。

        

“我们住这里,王林住哪里啊?”

        

楚韵笑:“家里地方大,你还怕他没地方住吗?”

        

西厢一共三间,还有两间给王沐和王林住一间,还有一间给从文和从武住。

        

东厢那边,两边的大哥大嫂各住一间,还有一间给琴琴。两家的父母就住在正房,刚刚好。

        

听楚韵说完安排之后,王杰说:“你给我们安排的房间还没烧炕吧?”

        

“没呢,一会儿就烧。”

        

“那先别烧,我住东跨院,这样我去书房方便。”

        

楚为民也说:“我和你妈也住跨院。”

        

楚韵都依他们,想住哪里都行。

        

家里一来人,王沐和王林就去厨房烧水,这时候第一锅已经烧好了,王沐出来喊人:“想洗澡的去后院,我们烧好热水了。”

        

“来了,来了!”

        

时间已经快中午了,大家排着队去洗澡,楚韵跟两个大嫂后面才去,她们先做午饭。

        

大家都累了,中午也不用做太复杂的菜。

        

楚韵把两块腊肉切成小粒,和胡萝卜粒、土豆粒炒成肉臊,煮了一大锅面,直接拌面吃。

        

向红和张素芬看得心疼,楚韵切肉也太舍得了。

        

不过抬头看一眼空中挂着的那么多腊肉,好像也没那么心疼。地主家有的是余粮。

        

洗完澡,吃完午饭,屋里的炕都烧好了。

        

“在火车上又冷又累那么多天,先去炕上睡一觉,有什么事儿下午再说。”

        

在火车上太受罪了,一躺上暖乎乎的炕,直接从背心暖到了四肢百骸,一闭眼就睡着了。

        

都累了,大家都睡得沉,特别是楚韵,一睁开眼,王建业都下班回家了。

        

刚醒来,楚韵抱着被子醒神,一说话声音都是哑的:“见过爸妈他们没有?”

        

王建业坐在一旁,摸了摸她散在枕头上的长发:“见过了,在东跨院聊天喝茶。”

        

楚韵拉着他冷冰冰的手,放到被窝里:“你什么时候放假?我们怎么安排爸妈去玩儿?”

        

王建业干脆脱掉外套,上炕和她抱在一起。

        

楚韵掀开被子,让他进来。

        

王建业抱着暖暖的媳妇儿,舒服地叹了口气:“还有几天就过年了,我们单位现在也没什么事儿,我明天上班就去请假,提前几天休息。明天别走远了,你带着爸妈去逛街买东西,后天我们去□□看升国旗,还有爸爸想去爬长城,问过他们之后再安排。”

        

“嗯。”

        

夫妻俩也没躺多久,时间不早了,王沐和王林带着表哥和堂哥在后院准备菜,今天晚上吃火锅。

        

怕家里老人不能吃辣,王沐他们还弄了一个清汤锅。

        

吃饭的时候,家里长辈都在后院饭厅坐着,张素芬笑着跟楚韵说:“你算把两个孩子教出来了,现在就能享福了。”

        

楚韵微微一笑:“你也一样啊,看看王勤和陈晶,孙子孙女都生了,都围着你叫奶奶,心里是不是可美了?”

        

张素芬哈哈大笑,心里确实美得不行。

        

一屋子人都跟着笑,特别是楚为民和李桂芳,他们知道女儿女婿能干,没想到他们能干到能在首都买这么大一个院子,以后三代都不用愁没房子住了。

        

第二天,王建业照常去上班,楚韵带着一家人去逛街,先去北京百货大楼,逛够了,买完东西就去附近吃好吃的。吃完午饭之后,大家都有点逛不动了,特别是还带着两个孩子,一上午下来累得慌。

        

楚韵笑着说:“那我们先回家休息,明天等建业休假了,我们去爬长城。”

        

“行呢!”

        

娇娇和浩浩姐弟俩,被几个大人轮流抱着,总算回到了家。

        

随便洗漱一下,大家想睡午觉的睡午觉,不睡午觉的看书聊天喝茶,干什么都好。

        

躺炕上,向红跟楚卫东说话:“楚韵现在可真厉害!”

        

楚卫东得意地笑:“那当然了,族里的老人都说,我们楚家这一代,就出了我妹妹这么一个能干人!”

        

“下一代能不能多出来几个?我们家从文和从武有他们姑姑一半厉害,我就满足了。”

        

楚卫东翻个身:“放心,有楚韵看着,差不了。别说了,咱们睡一会儿。”

        

楚卫东睡着了,向红也满足了,这一趟来北京长见识了,来得值当。

        

第二天王建业开始休息,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出游,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北京好玩有名的景点都去转一转。

        

王建业还找朋友借了相机,一家人拍了好几卷胶卷,到时候相片洗出来,能做厚厚的一本相册。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玩到过年,大年三十大团圆,王勤领着堂弟、表弟给长辈磕头拜年,爷爷奶奶都笑呵呵地掏出大红包。

        

大年初一,王建业和楚韵要带着孩子去给老师和师娘拜年,然后还去了一趟罗家。

        

听说他们家长辈来北京过年,师娘和罗家的老太太都说初二来他们家吃午饭。

        

楚韵还挺不好意思,罗家老太太年纪大了,冬天都不怎么出门。

        

罗老太太一挥手:“没事儿,去你家转转,顺便看看,是什么样的父母,把你们两个养得这么优秀。”

        

王建业和楚韵只能恭迎大驾了。

        

知道初二有客人要来,家里就忙活开了,李桂芳和刘翠觉得,得让北京的人民,尝一尝他们西南的宴席。

        

西南宴席的核心菜色,九大碗肯定必须有姓名。

        

软炸蒸肉、清蒸排骨、粉蒸牛肉、蒸甲鱼、蒸浑鸡、蒸浑鸭、蒸肘子、夹沙肉、咸烧白。这九样菜的原料,只有甲鱼家里没有。

        

老人家一定要凑够九大碗,王建业和楚韵只能去菜市场,溜达了好几圈,最后花高价买了三只回来。

        

李桂芳还嫌弃:“看这甲鱼瘦瘦巴巴的,不太补的样子。”

        

刘翠赞同:“甲鱼小就算了,怎么只有三只呢?我们家就能坐两桌,明天建业的老师、师娘,两个师兄还有罗家的人,怎么着也能有两桌吧?”

        

楚韵连忙劝:“三只够了,罗家肯定只会来几个人,挤一挤也能坐一桌。”

        

“那行吧。”两个当妈的勉强接受。

        

等亲妈和岳母一走,王建业叹了口气:“搞这么隆重,我妈和岳母也不嫌麻烦。”

        

楚韵瞪他一眼:“还不是为了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王建业笑了笑:“走吧,我们去厨房帮帮忙。”

        

“你去吧,我就不去了,我去歇一会儿。”

        

“嗯。”

        

第二天中午正式待客,除了九大碗,还有腊味合蒸、红烧鱼、青菜豆腐汤,一共凑够了十二个菜。

        

嚯!这场面,把一群人都震住了,太隆重了点吧!

        

王杰、楚为民、李桂芳和刘翠几个长辈,招呼大家坐下吃饭。

        

“别客气,随便坐。”

        

“都是家常便饭,看上什么吃什么。”

        

一共三桌菜,中间的主桌,楚韵爸妈、王建业爸妈、纪明老两口,罗家老两口刚好一桌。

        

楚韵和王建业坐右边那一桌,同桌的有大哥大嫂们还有王建业师兄,以及罗玉爸妈,他们这一桌人多,好在摆的圆桌,也能挤一挤。

        

左边那一桌就是给孩子留的,王勤和陈晶抱着孩子主动去左边坐,罗玉拉着王沐和王林一起坐,王林叫表哥坐他旁边。

        

罗玉拉着王沐介绍,这是啥菜啊,以前没吃过。

        

有几样菜王沐也没吃过,就问堂哥王勤。

        

王勤白了他一眼:“别看我比你年纪大,要说伙食标准,我们家比你家差远了。你都没吃过,你觉得我妈能做给我吃?”

        

王琴琴捂嘴笑:“你们别理我哥,他就是酸了。”

        

陈晶笑眯眯地说:“对,别理他,我们快吃,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桌上摆着大餐,怎么能不整点酒?

        

楚韵早有准备,拿了一罐米酒出来,这是她在南方倒货的时候跟人买的,陈年好酒。

        

这一顿宴席,吃得宾主尽欢,下午几个老人凑一起,在东跨院煮茶聊天。虽然都来自不同的行业,当兵的、当老师的、当农民的、当工程师的,坐下来回忆一番往昔岁月,也有说不完的话。

        

聊到下午三四点,时间不早了,罗家老太太要回家了。

        

纪明带着老妻也要走了。

        

楚韵把准备好的回礼递给郭旭和罗红日:“我们就不送了,你们回去路上照顾着点他们。”

        

“知道了。”

        

罗红日和郭旭还专门跟楚韵爸妈和王建业爸妈告个别,罗红日会说话,把两个老人逗得哈哈大笑。

        

王建业脸上都是放松的笑容:“师兄,快点,老太太在门口等你们。”

        

“来啦来啦!”

        

团聚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王建业等到初六去单位上班,楚韵爸妈和公婆都说要回去了。

        

王杰:“回去就快要开学了,我和你妈要做点准备。”

        

楚为民:“开春了要收拾收拾农具,地里的活不能耽误。”

        

楚韵知道留不住,也没有多说,收拾好包裹送他们去坐火车。

        

她给娘家准备的回礼,和给公婆准备的不一样。给娘家的,长筒靴就准备了十双,还有一些适合他们布料、北京特产。给公婆那边准备的,就是一些书,一些吃食、小礼品,方便他们带回去分送给亲友。

        

当然,最重要的,就是他们这段时间照的相片,王建业加钱请人洗出来,做成厚厚三大本相册。他们留了一本,其他两本一家各一本,带回家做纪念。

        

火车上,张素芬抱着相册不松手,不住地跟王建国说:“你看看,把我照得多年轻啊!”

        

陈晶凑趣儿:“妈你本来就年轻,上哪里找你这么年轻漂亮的奶奶。”

        

张素芬被哄得哈哈大笑,也不看相册了,从陈晶手里抱过小孙子,逗着浩浩哼哼唧唧地笑。

        

李桂芳笑:“这孩子你们照顾得真好,从咱们老家来北京,这么冷的地方,连个喷嚏都没打过。”

        

“还是楚韵照顾得好,不管去哪里玩儿,都不忘给浩浩带一张毛毯。”

        

张素芬也赞同婆婆的话:“就是,弟妹照顾得好。”

        

楚韵带着两个儿子慢慢从火车站走回家,楚韵一手一个挽着:“哎呀,等你们以后长大了,跟我和你爸现在这样,离开家去外地,我和你爸老了,说不定就跟你们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一样,千里迢迢地去别的城市看你们。”

        

王沐握住妈妈的手:“我们以后不走远,就和你们在一个城市。”

        

王林看了一眼哥哥:“不敢保证哦。”

        

楚韵呼出一口白气,扭头看小儿子:“哦,你长大了准备去哪里?”

        

“我想出国看看。”

        

“出国读书?”

        

“嗯,我想去。”

        

王沐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也想去的。爸爸说,国外的工业技术好,我想去看看,究竟有多好。不过我就去看看,以后肯定会回来的,到时候和爸妈住一起。”

        

王林嘿嘿一笑:“我就不一样了,我要出去看看,别的国家是什么样的,到时候等我长大了,就去赚他们的钱,带回来给妈妈花。”

        

楚韵噗嗤笑了,这两个熊孩子,居然都开始考虑这些事情了,还想得挺远。

        

王建业说得对,孩子啊,真是一天一个样,隔段时间没注意,他们又长大了一点。

        

楚韵握住儿子们的手:“那我和你爸要努力挣钱啊,要不然没有生活费,你们出国就只能去街头讨饭过日子了。”

        

王林才不信呢,他知道他们家有钱。

        

楚韵疑惑:“你咋知道?”

        

王沐无奈:“妈,我们都读初中了,家里什么样我们能不知道吗?”

        

王林:“就是,梁静姐他们寒暑假去南方倒货赚了那么多钱,房子都买两套了,你赚得肯定比他们更多。”

        

“别胡说,我们家就是普通家庭。”

        

好吧,我们家是普通家庭。普通家庭都能天天想吃啥吃啥,家里肉蛋奶就没有缺过。

        

楚韵微微一笑,孩子长大了,都不好骗了。

        

元宵节一过,学校陆续开学,楚韵这学期中途不用请假去南方倒货,心思都放在读研和上课上。有范德人带着,她的课程还是很轻松。

        

开春之后,楚韵有空去她的那块荒地看了一眼。

        

现在别人看这块地,真的太荒了,都靠近香山了。楚韵不觉得这块地荒,这明明是一块黄金宝地。

        

楚韵找人打听,把挨着他们家这块荒地旁边的一溜儿都买下来,这样就彻底和香山接壤了。

        

楚韵的计划,靠近香山的那边修成高端酒店,外面这一块儿,修成办公楼。

        

她不是搞建筑的,也不是搞设计的,只能大概想一想,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专业的人做,她准备去建筑系捞人。

        

这天楚韵上完课,拿着她写的招聘启事,去公示栏贴上。

        

下午,楚韵要找建筑设计师的事情就传遍了学校。

        

建筑系的学生沸腾了,有人居然在学校里找学生做设计师,还给钱,这样好的练手机会,错过这次就没有下次了。

        

但是其他非建筑系看热闹的人,就不这样想了。

        

“听说了吗?那个数学系的楚韵要开会,邀请建筑系有兴趣的学生都去参加。”

        

“她一个学数学的,和建筑系有什么关系?”

        

“人家有钱有地,要建房子,还不能找个建筑设计师?”

        

“啧,现在谁家建房子还要建筑设计师啊?随便建几间房子,又不是要建人民大会堂。”

        

大家对这一则招聘启事议论纷纷,等到第二天楚韵去教室开会的时候,还是有好多好事的人去围观,反而让建筑系的好多学生进不去。

        

br />    楚韵皱眉:“建筑系的学生请进,不是建筑系的学生请出去。”

        

楚韵脸色太臭,悉悉嗦嗦一阵声音,教室里的人清空了大半,堵在教室门口的建筑系学生,进去找个位置坐下,望着讲台上的楚韵。

        

楚韵敲黑板,大家都看向她。

        

“我先来说说我的要求,我能提供的地大概有这么大,大概是这个形状。”楚韵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大概的图形,然后写下这快地的面积。

        

“我准备在靠近香山的这边建酒店,那种高端酒店。靠着酒店外面的这一大块,我准备修一栋办公楼。至于怎么修,就看你们怎么设计,我会从你们的投稿里面选择一个我最喜欢的设计花钱买下来,让你们主导修建。”

        

一个女生举手:“请问楚老师,除了修酒店和修办公楼这两个粗暴的要求,还有什么其他想法嘛?”

        

教室里的学生哄堂大笑,这是谁?也太敢说了吧。

        

楚韵也笑了:“除了这两个粗暴的要求之外,我其他的想法嘛,要修得高端大气上档次,还要有特色!名字嘛,就叫锦绣东方。”

        

“好的,我知道了。”

        

“还有其他问题想问吗?”

        

所有学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还真不知道该问点什么。

        

楚韵提醒他们:“我这是招聘建筑设计师,你们不问问多少工资?”

        

还是刚才那个女生回答了楚韵:“工资随意,只要我的设计能变成现实就行了。”

        

“哟,还挺有自信的嘛,你叫什么名字?”

        

“潘明月!”

        

楚韵认真打量这个其貌不扬的女生:“我很期待你的设计。”

        

“谢谢,我会全力以赴。”

        

设计稿不是几天就能搞出来的,前期的准备工作很多。潘明月跟楚韵问清楚这块地的地点,第二天就去现场勘察了。

        

楚韵去办公室找范德人交作业,范德人调侃楚韵:“听说你去建筑系折腾了?”

        

/>

        

范德人问:“你手里现在现金不少吧。”

        

“嗯?”

        

“你不再买点地皮囤着?你应该懂,同样的钱,现在用来买地皮比修房子更挣钱。”

        

“不了,我不缺房子住,我的钱我也不想用在这上面,不过我可以投资别人搞房地产开发。”

        

范德人敏锐意识到她的潜台词:“你以后要搞投资?不仅投资实业还想投资股票?”

        

“不然呢?”

        

“我教你经济,可没有教你金融。”

        

“差不太多吧,其他的我自学成才行不行?”

        

范德人审视地看着她:“你知道现在国外的金融市场是什么样吗?”

        

楚韵微微一笑,正等着你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