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 68 章

        

楚韵想找范德人帮忙在香港开户,范德人直接拒绝了她。

        

“我知道你聪明,但是你不要太高估自己,你手里那点钱,都不够几轮涨跌。”

        

楚韵暗示他:“你要相信,我既然敢找你帮这个忙,肯定不会没有准备。”

        

范德人还是不同意:“你不是要建房子吗?还要投资做生意?我看你做这个就挺好,你的脑子不差,一样能发大财,金融市场的事情,你就别掺和了。”

        

楚韵还想再说,范德人拒绝再聊,一句我是为了你好,终结这个话题。

        

楚韵摆摆手,不帮忙就不帮忙吧,反正距离那场金融大战还有十年,她不着急,范德人不帮她,或许到时候她完全可以自己去开户。晚一点开户,不过就是少赚一笔金融市场的热钱罢了。

        

楚韵贴告示要招聘建筑师,时间过去两个月了,大家都脱下身上的棉袄换上了短袖,楚韵终于开始收到学生的投稿。

        

学生和大师真比不了!楚韵虽然这两个月突击补课,对建筑设计只有浅显的了解,她也看不上这些作品。

        

设计稿送到楚韵这里来之后,隔三差五就有人来问她,什么时候出结果,她选哪一份作品。

        

楚韵只能笑着道:“我请了建筑大师在对你们的作品进行评审,他们说……”

        

楚韵话还没说出口,这群学生连忙道:“我们知道我们还有进步的空间,等我回去努力再做一份设计稿。”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说完一群人就跑了。

        

楚韵轻笑,这些孩子,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楚老师!”

        

楚韵转身要走,一个女生叫住她。

        

楚韵回头看:“你是那天举手提问的女生,叫潘明月?”

        

潘明月此刻浑身邋遢得不行,脸上挂着大大的黑眼圈,像是好多天没好好睡过觉的样子,头发也油腻得一缕一缕的。

        

“这是我的设计稿,我是来交稿的。”

        

楚韵接过设计稿:“我看你现在状态不太好,要不你先回去休息一天?”

        

潘明月胡乱地点点头:“谢谢楚老师关心,这事儿没做完,我回去也睡不着,找个地方,我跟你好好解说一下我的设计稿。”

        

“你现在身体可以吗?”

        

潘明月肯定地点头:“我行!”

        

楚韵尊重她的意见,找了一间空着的教室,两人坐下,潘明月从设计理念开始讲起,后面说到设计方案,根据楚韵的要求一个一个地跟她讲解。

        

“酒店的设计偏向中西结合,办公楼的设计更注重现代性,两栋楼中间将会按照设计建造一个私密性的花园,里面会有简中式的亭台作为两者之间的过渡和融合,呼应锦绣东方的主题。”

        

潘明月以为楚韵觉得中间花园占地面积太大,她解释道:“我知道很多人恨不得把整块地上都修上房子,但是这样的空间会很压抑,没有美感。房子选择修建九层,也是为了和周围环境搭配,修得太高和背后的香山不协调……”

        

旁边凑过来一个脑袋:“哎,我觉得这个设计还是有可取之处。”

        

楚韵和潘明月看向他,一个满头白发戴眼镜的老头。

        

那老头以为她们两个怀疑他的审美,不服气道:“你们看嘛,简中式的元素呼应了主题,又不显得太过陈旧,中洋结合得很好嘛。”

        

楚韵点点头:“我也觉得很好。”

        

潘明月眼睛亮了:“楚老师,你的意思是?”

        

楚韵看向设计稿:“就定你的方案了,接下来我去找包工头儿,准备建房子。”

        

设计方案有了,楚韵找包工头的道路却并不顺利。因为她要修建九层楼,九层楼在以后看来不算高,但是在现在,这样的房子已经算高层建筑了。一般人也没有修高楼的经验。

        

这时候,范德人找到楚韵:“包工头找到了吗?”

        

楚韵摇摇头:“没有。”

        

“我给你推荐一个人。”

        

“谁?”

        

“进来。”

        

一个高高帅帅的年轻人走进来,楚韵看了他一眼,回头跟范德人说:“我们家王建业挺好,我没想出轨。”

        

那小伙子的脸一下红了:“楚老师,我不是……”

        

范德人凶巴巴地说:“我可不是给你拉皮条的!给你介绍一下,袁津,工程管理的学生,年级第一名,推荐给你做项目管理。”

        

楚韵摸摸下巴,从包里摸出设计稿,又摸出一本她自己做的账本,让他说说他的看法。

        

袁津镇定下来,设计稿里面的建设难点,以及原料采购、标号之类的他都熟,说得头头是道。再说账本,他没接触过这种这样细致的账本,但是也基本看得懂。

        

楚韵点点头:“不错,可以当管理。到时候我给你配几个会计,就没有问题了。”

        

范德人:“你手下最不缺的就是会计吧。”

        

“那可不,我亲自一手带出来的,谁敢贪我一分钱,我都能抠出来。”

        

范德人不屑:“你抠门儿还挺骄傲的。”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啊!你现在日子好过了,想想几年前你住牛棚里那凄惨样儿?”

        

袁津眼观鼻鼻观心,这楚老师还是范教授的学生吧,说话这么不客气?

        

袁津不是一般的学生,祖上出过建筑设计的,他祖爷爷曾经还去国外留过学,搞工程搞建筑,对他来说算是祖传手艺,轻车熟路。

        

而且,他们家也认识一些搞工程的人,楚韵发话用他之后,赶在暑假之前,他就把架子搭起来,连国外的电梯都能弄得到。

        

楚韵顿觉没选错人,这人自带资源啊!

        

项目放手给袁津管,关键岗位楚韵还是用自己人。

        

楚韵把梁静塞进去管总账,下面还有马一鸣、王亮。放暑假之后,知道楚韵在修房子搞工程,正在读土木工程的穆东和两个同学跑到北京来打工。

        

楚韵笑:“我给的工资低,肯定没有你们倒货赚得多。”

        

穆东无所谓:“我现在要的就是学习经验,等我毕业了,自己单干。”

        

原来穆东还不敢想,因为做工程要投入的钱不是小数目,但是楚自强说了,楚老师可以给他们投资,穆东就萌生了自己干的想法。

        

“那你们加油,好好干。”

        

五爷那里撑不住了,楚韵要去南方倒一趟货,走之前,她跟罗红旗打招呼了,今年暑假王沐和王林不去部队训练,两个孩子都送去工地搬砖。

        

罗红旗一听,也觉得很不错,工地干活不比训练轻松。所以,跟他们一起训练的十几个大院子弟,都送去工地搬砖。

        

袁津接手这群二代,有点麻爪,要给他们安排什么活儿合适?

        

这一群人,在罗红旗那个阎王面前,那指定是站得比标枪还直!在这里嘛,这群少爷小姐,站没站相,坐没坐相,没把袁津放在眼里。

        

王沐踢了罗武一脚:“干嘛呢?不想干啊?不想干回部队训练去!”

        

罗武,小名罗小五,罗玉隔房叔叔的儿子,和罗玉是一辈儿的,这是个混小子。

        

被踢了一脚,罗小五懒散地把伸出去的脚缩回来:“干啊,不就是搬砖嘛!这有啥?能比训练辛苦?”

        

袁津看了一眼外面的日头,还有工地上面朝工地背朝天的工人,他觉得,这个少爷是不是不知道什么叫真的吃苦。

        

这十几个人里面,罗家人是最多的,罗晰是这群人里年纪最大的,他张口:“别瘫着了,都给我起来,罗觉、罗小五、叶邵、徐锟,你们几个都站起来!”

        

这几个是刺儿头,罗晰把这几个管住了,其他人都撸起袖子跟着去工地。

        

罗玉也跟着出去,王沐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帽子扣在罗玉头上。

        

罗玉:“干什么?”

        

王沐:“我妈说的,姑娘家要保护好皮肤,不能把脸晒黑了。”

        

罗玉摸了一下帽子:“嘿嘿,还是楚阿姨心疼我。”

        

说是工地上搬砖,那是真搬砖,工人怎么干活他们就怎么干活,几天干下来,就算手上磨破了皮,身上被晒伤,没有一个叫苦叫累的。

        

袁津私下还跟梁静他们说,这些二代也不像传说中那样,招猫逗狗,惹是生非,还是很能吃苦。

        

梁静几人微微一笑,那种烂泥扶不上墙的二代,家世再好也入不了楚老师的眼。能跟楚老师家两个儿子当朋友的,都不会差。

        

别看楚老师平时好说话得很,碰上正事儿,她定下的标准,那是一点打折的余地都没有。想想当年他们在会计班学习的时候,楚老师才不管你的借口,能学就学,不学就滚,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他们几乎可以想象,王沐和王林平时是怎么被教着长大的。能和王沐、王林交朋友的人,估计都是一路人。

        

王沐和王林跟着小伙伴们在工地上辛苦搬砖,楚韵已经从南方打了一圈到了桂花巷,把货交给五爷就回北京了。

        

她回到家里,屋里一个人都没有。她没在家,王建业忙起来也不会回来,就在单位随便支张床睡觉,反正夏天也不怕冻。

        

王沐和王林他们跟着工人住工地上,从早上工作到太阳下山,一下工就累瘫了,肯定不会想回家。

        

楚韵在家舒服地睡了一晚,休息到第二天下午,估摸着王建业快下班了,去单位门口等他,夫妻俩找个地方吃晚饭。

        

吃完晚饭也不着急回去,两人去城郊的工地转转,看看两个儿子干活干得怎么样。

        

楚韵:“这都干了一个来月了吧,都没半路逃回家,咬牙坚持下来,真是不错。”

        

“这不是应该的嘛,别人都能坚持,他们也能!”

        

楚韵哼哼一声:“你就嘴巴会说,你长这么大,不是在学校就是在工厂,做过这么重的体力活儿?”

        

“还真做过。”

        

他们师兄弟跟着老师去东北的时候,那时候才去,别人也不知道他们是谁,就让他们去农场干活,那时候正是夏天,日子可不好过。

        

不过这种辛苦的日子也没过几天,他们就被送进工厂搞机械设计。

        

两夫妻聊着聊着到了工地上,这时候,工人已经下工吃晚饭了,工棚里飘出了食物的味道。

        

楚韵找到袁津,袁津带路,楚韵找到了他们几个的帐篷。

        

“罗小五,你这个手残,让你别动锅,让王沐炒菜,你炒的能吃吗?”

        

“怎么就不能吃了?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你连蛇都能生吃,现在不过就是菜炒糊了,怎么就不能吃?”

        

罗玉凶巴巴的:“我能吃好吃的,为什么要吃炒糊的?”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肚子不饿吗?”

        

楚韵和王建业刚走近工棚,就听到里面在吵架。

        

王建业笑着跟楚韵说:“看来教儿子做饭没错,你看,这还成了香饽饽。”

        

楚韵走进工棚:“哟,做饭了!”

        

“妈!”

        

“楚阿姨!”

        

楚韵指挥王建业放下手里的盆:“正好,我和你们王叔去吃饭,买了一盆土豆烧肉,拿过来给你们加菜。”

        

“哇,楚阿姨你太好了。”

        

楚韵摸了一下罗玉的脸:“是不是没好好戴帽子,怎么跟他们几个一样黑?”

        

“戴帽子不舒服,戴了两天就没戴了。”

        

“好好一个小姑娘晒成这样,你妈知道了肯定心疼。”

        

罗玉撇嘴:“我妈忙得估计连我暑假在干什么都不知道?”

        

“你妈在军区医院,怎么会不知道?”

        

“不在,她去西南边境了。”

        

楚韵没再问这个,笑着摸摸她的头:“你们还要干几天啊?暑假都耗在工地上,不留几天休息?”

        

罗小五吊儿郎当道:“肯定要休息,再干十来天,拿到工资我们就走。”

        

“对!”旁边的几个孩子都这样说。

        

楚韵给工人的工资不低,工人勤勤恳恳工作一个月下来,有五六十块钱,比一般工厂里上班的领的钱还多。

        

虽然这群小少爷家里不缺钱,但是他们缺钱啊,第一个月工资拿到手,还有点不敢相信,没想到他们还能拿工资呢。

        

几个人高兴地拿着刚到手的工资,去附近餐厅搓了一顿,吃了顿好的。

        

第二天上班搬砖的时候,一想到自己昨晚上一顿饭吃掉好几天的工资,又心疼得不行。

        

王沐和王林平时受妈妈耳濡目染,又有存钱的意识,就跟小伙伴们说,有钱之后就要把钱存起来,留着买房买地买古董。

        

他们兜里这几十块钱,买房买地别想了,就算把家里存钱罐都砸了,也够不上。但是买古董可以啊,都是大院子弟,谁家还没个人脉?

        

等到休假那一天,一伙人回家翻箱倒柜把零用钱都找出来,然后揣着钱去买古董。

        

开始去的时候,不知道行情,一张嘴就是唐代、清代的啥啥东西,要不是认识他们是谁,店主恨不得把人撵出去,这不是捣乱来的吧。

        

当时罗小五拍桌子:“怎么了?这个都没有?我楚阿姨家书房一大堆这种东西。”

        

人家客气地打听楚阿姨是谁?一听是同仁巷那位,人家就有数了。

        

这群愣头小子,他一家小店能跟同仁巷那位比?卖古董家具的老李去了一趟,回来就跟他们说了,人家底子厚着呢。

        

他们这点钱,也只能买点小玩意儿,店主不好得罪,看在他们家长辈的面子上,半卖半送,赶紧把这群少爷小姐送走。

        

有了第一次买古董的经验,他们信心满满,准备暑假留出两三天休息,再工作十几天,等结了工钱就再去搞点字画什么的在家囤着。

        

楚韵还有事儿找袁津和梁静,让王建业和两个儿子说说话。

        

等楚韵一走,王沐和王林态度一下变了:“爸,一个暑假都要过去了,你可是第一次来看我们,不给我们送点东西来?”

        

王建业:“桌上放着呢,不是我端来,你能吃到土豆烧肉?”

        

“哼,要不是我妈提,你肯定不会记得给我们送吃的吧?”

        

“你们两个,几个意思?”

        

王林嘿嘿一笑:“爸,我们商量一下,你给我们支援一点小钱钱,等妈过来了,我就跟妈说,你每周都来工地看我们,可关心我们的生活了。”

        

王建业挑眉:“要钱?你们不是不有工资吗?”

        

“我们这点工资干啥?买个清朝的夜壶人家都不乐意卖给我们。”

        

王建业反应过来了,这是要学他们妈搞收藏:“不用痴心妄想了,我的钱是你们妈的,要钱问你妈要去。”

        

“哼,小心我跟我妈说,你虐待我们。”

        

“去吧,你妈难得来一趟,我等着!”

        

王沐和王林拿他们爸爸没有办法,冷着一张脸,不搭理他。

        

王建业慢悠悠道:“果然你妈说得对,靠你们两个不孝子养老啊,那才是脑子不清楚。有那个钱给你们挥霍,我和你妈呀还不如多存点养老钱。”

        

楚韵去袁津那儿了解了一下工程进度,又和梁静对了账,回来之后,一群孩子已经吃完晚饭了,王建业被晾在外头。

        

楚韵:“怎么了?”

        

她问完王建业,王建业摇摇头。楚韵凶巴巴地扭头看两个儿子:“和你们爸吵架了?”

        

王沐:“他是我们爸,我们能吵得赢吗?”

        

楚韵不管他们之前干啥了,坚决地站男人这一边:“你们爸挣钱养家不容易,别一天到晚惹你们爸生气。吃完饭抓紧时间洗漱休息,我们就先走了。”

        

王沐和王林气结,妈妈这是啥态度?啥都不问就抛弃他们了?

        

王建业的嘴角翘起来,心情愉悦地跟罗玉他们说:“这个暑假辛苦了,等你们休息,到家里来玩儿,想吃什么提前说,楚阿姨给你们准备。”

        

罗玉、罗小五、罗晰他们齐声说:“谢谢王叔和楚阿姨!”

        

王建业拉着媳妇儿的手转身走了:“小心脚下。”

        

“嗯。”

        

等他们一走,一群兄弟们看向王沐和王林,罗小五安慰了一句:“别和你爸斗嘴,你妈肯定不会帮你们,认清现实吧。”

        

王林:“我也不是真要钱,就是我爸实在太嚣张了,哼!”

        

“那还不是楚阿姨惯的!”

        

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王林觉得,自从来北京之后,他们爸爸就热衷告状,一心破坏他们的形象,在妈妈那里,他都不能装小宝宝了。

        

真生气!

        

“别生气了,快点烧水洗澡,天黑了不方便。”

        

对,晚上早点睡,明天还要搬砖,靠自己挣钱才是王道,指望他们那不靠谱的爹发善心,肯定是没戏了。

        

王建业和楚韵回家,走到半路就已经天黑了,快到家的时候,楚韵看到前面有个人有点眼熟。

        

楚韵往前走两步,才发现,真的是她认识的,马俊。

        

楚韵瞥了一眼马俊旁边的姑娘,一看就是宜室宜家的那种好姑娘,看穿着打扮家庭应该不差,再听说话的口音,北京本地人。

        

楚韵摇摇头,这样的姑娘配马俊这样的渣男,亏了。

        

马俊也看到了楚韵,立马心头一紧,生怕楚韵把他好不容易谈到的对象搞黄了,拉着姑娘就走。

        

姑娘被他猛拉一把,差点摔跤,生气地说了一句:“你干嘛呀?”

        

马俊立马道歉::“哎哟,没崴到脚吧,都怪我太急了,电影快开场了,我着急去给你买吃的喝的。”

        

那姑娘害羞地笑了:“你看你,别那么急嘛,没时间买就算了。”

        

“那怎么行,肯定要买。时间来不及你就先进去,我去给你买吃的。”

        

那姑娘没说什么,楚韵听得出来她心里的愉悦,她拉着马俊:“我想跟你一起进去,我们跑快点吧。”

        

“你行吗?”

        

“我行的。”

        

马俊拉着那姑娘跑远了,前头路口转弯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了楚韵一眼。

        

楚韵挽着王建业的手臂:“这么渣的男人,居然能哄到这么乖的女孩子,真是苍天无眼。”

        

“你要插手?”

        

“不插手,其实也不关我什么事。”

        

楚韵跟王建业说起她的安排,等今年那边房子修好了,明年研究生毕业,她就准备辞职下海了。

        

王建业:“你想做什么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不是说,我们家的钱已经够我们养老了吗?”

        

楚韵轻笑:“钱是够了,就是我不当老师了,爸妈那边,估计心里会不太高兴。”

        

“没关系,他们会理解你的。”

        

老一辈的人,对人民教师这个职业很看重。越在乡下地方,就越觉得这个职业神圣,他们没办法理解怎么有人会不愿意当老师。

        

楚韵现在都记得,过年的时候,她带爸妈去清大参观,她爸爸进学校的时候背打得直直的,跟人家说话都比平常大声。

        

楚韵在学校门口被一个老师叫住,问她一点事情,她爸当时和门卫说话,人家问他是哪儿来的,他骄傲地说:“乡下来的,他闺女在学校教书。”

        

r />    那时候,楚韵深刻地理解到那句话:成为你的骄傲是我的责任!

        

王建业嘴唇挨了一下她的额头:“你要相信自己的选择,岳父岳母他们会为你骄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