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第 69 章

        

离暑假结束还有半个来月,楚韵不着急备课,工地那边袁津和梁静也靠谱,还有潘明月监督着,都不用她操心。

        

她刚倒货回来,兜里钱多,暂时也没有用大钱的地方,就去古董街那边转转。

        

楚韵刚走进去,卖过她不少古董家具的老李就招呼她:“楚老师,进来看看啊!”

        

楚韵来这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加上和罗家的关系,他们早就知道楚韵的身份。这一两年市场放开了,风气好了,他们这些人光明正大地做生意,也敢大方地在大街上跟买主打招呼。

        

楚韵走进去:“有没有我买得起的?”

        

“哟,我这小店还有什么楚老师买不起的?”

        

楚韵笑:“我买不起的多了。”

        

“听说您在香山那边有块地,都开始修了?”

        

“嗯,那边准备建个酒店,等秋天的时候应该修好了,到时候请你们去看看,从房间里就能看到香山红叶。”

        

“那感情好!”

        

这时候正是早上,时间还早,附近的商家都没什么生意,闲着也没事儿,就过来跟楚韵扯闲篇。 记住网址m.lqzw.org

        

“楚老师,上个月您家两位公子,还有罗家那几位儿少爷小姐,兜里揣着几十块钱,张口就要买我家的镇店之宝!”

        

楚韵挑眉:“我不知道这事儿。”

        

那店主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最后京片子都甩出来了:“嘿,一点都不懂行规,换其他人我直接轰出去了。这些少爷小姐我也得罪不起,您有空教教,下次别来气我。”

        

店里的其他人哈哈大笑,楚韵也笑:“对不住了,一会儿我去你店里看看。”

        

“恭迎大驾啊!”这是要去他店里消费了。

        

楚韵逛了几家店,花了小三万,都是小东西,几个店主争着帮她送东西,不用说,就是想顺便参观一下。

        

老李不是第一次来了,背着手走到门口:“不是我说,楚老师,现在也没人管这个,你家这么大的宅子,不挂一个匾?”

        

楚韵摇头:“这样挺好。”

        

上半年,这一片重新规划,因为这几个院子都是他们家的,就重新给他们家办了一张房产证明,这四套院子给了一个门牌号,同仁巷三号。

        

几家店主放好东西,参观后不着急走,楚韵留他们喝茶,跟他们讨教讨教现在的古董行情。

        

要想古董卖得上价,这个和国运息息相关。

        

老李手指扣在桌子上:“等着吧,咱们手里这些东西,还没到最贵的时候。”

        

楚韵给他们出主意:“你们要想把东西卖上价,有办法啊,知道什么叫拍卖吗?”

        

古董拍卖,在以后不是新鲜事儿,在现在还是有点新鲜。

        

楚韵跟他们说:“第一场拍卖要搞得声势浩大,你们手里有钱又有名的买家名单不少吧,到时候都请到现场来,再请报社报道一下,名声不就抬起来了嘛。”

        

另外一个人说:“再安排几个托,帮着叫价。”

        

“这个托还不能是无名无姓的人,不能让人家觉得我们在搞小动作。”

        

楚韵开了个头,几个人自己就商量上了。

        

楚韵提醒一句:“等你们把场子撑起来了,就要搞高端拍卖,提高进入的门槛,给买家一种尊贵感。”

        

老李一拍桌子:“楚老师,高啊!”

        

楚韵笑了笑:“主意是很好,但是现在经济才开始发展,有钱的人还是少,我觉得你们还是先规范一下内部的事情,条条款款先定好。比如,什么样的古董不能拍卖。”

        

“不能拍卖?”

        

楚韵看向这人,严肃道:“古董也是国宝,想想被外国人抢走的那些东西,你们做这一行心里要有数,不要为了钱就把祖宗留下的东西都给卖了。”

        

“楚老师说得对,有些东西只能留在我们的国土上,不能外流。”

        

“不能让后人戳我们的脊梁骨。”

        

“还是楚老师有心气儿,放心,我们几个老家伙心里有数。”

        

等到快中午了,楚韵送他们出门,一人送了二两正春茶。

        

过了十来天,王沐和王林从工地回来,兜里揣着几十块钱,高兴得很,一回到家,发现家里多了好些东西。

        

王林指着一个瓶子:“妈,这是新买的吗?多少钱?”

        

“嗯,新买的,一千六。”

        

“这对斗柜呢?”

        

“六百五。”

        

“这套家具呢?”

        

“八千二。”

        

王沐“……这么贵?”

        

楚韵躺椅子上看书,淡淡瞥了他们一眼:“不贵,你们要买假的,五十块钱能买一百个这样的瓶子。”

        

“谁买假的呀,要买就买真的!”

        

“呵,王二少爷兜里揣着几十块钱,口气还挺大。”

        

听话听音,王沐听出不对劲了,是不是上次他们去古董街买东西压价,被人告发了。

        

楚韵明白地告诉他们:“一行有一行的规矩,不懂就别胡说,惹人笑话是小事,要得罪人,以后别叫我帮忙。”

        

王沐和王林郁闷:“没有几十块钱的古董?”

        

“有吧,只是你们去的那些地方买不了。”

        

那条街的店铺,都是卖行货,一般的小东西就算是真货,他们不会入手。

        

听楚韵这么一说,两个孩子来劲儿了,准备和小伙伴们换个地方淘古董。

        

两个儿子辛苦了一个暑假,楚韵也心疼,没再念叨他们:“罗玉他们什么时候过来聚餐啊?”

        

“后天,他们今天和明天在家呆着,后天上午来咱们家,中午在家里吃饭,下午我们出去玩儿。”

        

“想吃什么?”

        

“想吃火锅。”

        

“行,后天我有事儿要出去一趟,我提前准备好吃的喝的放在厨房,你们自己动手。”

        

“谢谢妈。”

        

等到后天,楚韵从空间拿出新鲜的牛肉、羊肉、猪肉,还有笋片、山药、莲藕等蔬菜。其他的常见蔬菜西跨院都有,他们可以自己去摘,火锅底料和各种调料厨房柜子里都有。

        

准备好这些,楚韵要出门了,突然想到还忘了个啥,又给他们搬了一箱汽水出来,还贴心地放到凉水里冰着。

        

楚韵刚走没多久,罗玉、罗晰、罗小五、叶邵、徐坤他们就到了。

        

王沐和王林正在厨房切肉。

        

罗玉看到牛肉两眼放光:“好久没吃到嫩牛肉了。”

        

罗小五高兴:“我要吃香菜肉丸子。”

        

“那你自己去西跨院拔点香菜回来。”

        

“好,我去。”罗小五转身往西跨院跑。

        

叶邵大声喊:“多拔一点,烫火锅吃。”

        

“知道啦!”

        

没有大人在家,一群小伙伴吃吃喝喝好不痛快。吃了午饭,一人一瓶汽水去,去前院看电视。

        

看电视闲聊的时候,说到一会儿去古董街,王沐说:“不能去了。”

        

罗小五从躺椅上撑起身体,仰起头:“怎么不能去?我兜里有钱,还花不出去了?”

        

王沐指着柜子上的那个瓶子:“知道多少钱吗?”

        

“多少?”

        

“一千六。”

        

“啥?”几个小伙伴惊讶了。

        

“这么贵?”

        

罗小五一拍大腿:“怪不得,上次我看上一个和这个差不多了,我问老板十块钱卖不卖,人家都不搭理我。”

        

王林叹气:“这个屋里,你们眼睛看得到的,除了我妈新买的那两个小斗柜,应该没有低于一千的。”

        

王沐指了指叶邵和罗小五屁股下的椅子,还有放水果、汽水的桌子:“就这一套家具,八千二。”

        

叶邵手指蹭了一下椅子的扶手,羡慕地看着王沐:“你家真有钱。”

        

王林摇摇头:“是我爸妈真有钱,和我们没啥关系。我爸就等着我们满十八岁,把我们赶出家门。”

        

好惨俩小孩儿!

        

罗玉安慰他们:“别难过,反正我爸妈经常不在家,你们到时候去我家住去。”

        

罗玉爸妈住在部队,大院里的房子一年到头也住不了几天。罗玉作为家里唯一一个住在城里的人,她经常在爷爷奶奶家和王家来回窜腾,也没在自己家住。

        

大钱办大事儿,小钱办小事儿,下午太阳没那么烈的时候,一群小伙伴勾肩搭背地去古董街,古董街的老板看到这群小祖宗,转头就要走。

        

“唉,别走,我们今天不是来买东西的。”

        

不是买东西的啊?那还能说两句。

        

“你们干嘛来了?”

        

罗小五知道这些古董的价格之后,羡慕地看了一眼店里的东西:“我们兜里有点钱,想买一点便宜的小玩意儿,我们不知道哪家靠谱,你们给介绍一下。”

        

今天这少爷还是挺讲理的嘛,既然愿意讲理,那就指点两句。

        

几个老板问他们兜里有多少钱,问了之后就给他们支招,还说这点钱能买哪些东西,买哪个年代的啥小东西更有收藏价值之类的。

        

这下王沐他们也不着急走,拉着人家聊上了。一群愣头青,也不管该问不该问,想到啥就问啥,还真学到了不少东西和门道。

        

王沐知道他们是看在他妈的面子上,才肯和他们说这么多,聊完了,他去街口买了几瓶汽水,这是谢礼。

        

老板们高兴地收了他的谢礼,还招呼他们下次有空再来唠唠。

        

“行啊,下次再来哈!等我有钱了就来买大件儿!”

        

老板们哈哈一笑:“好,我们等着!”

        

一群孩子混着玩儿,很快就要开学了,准备老老实实进学校当个乖学生。

        

他们这一群人都是大院孩子,家长几乎都是当兵的出身,成绩不好,挨打挨骂一样少不了。

        

这个年代的父母,没有那么多先进教育理念,文的不行就来武的,单打不行就来双打。

        

高压政策之下,这群孩子里面,连最皮的那几个,成绩在学校都是名列前茅。

        

开学后,楚韵过上了两点一线的生活,平时就是学校和家里,周末休息的时候就去工地上看看进度。

        

到九月底,毛坯房搞好了,除了绿化要等明年,硬装过年前肯定能搞好。

        

开学了,袁津和潘明月也要回学校上课,袁津说:“主要是我们要的电梯还没运回来,要不然十月底肯定能完工。”

        

楚韵摆摆手:“没关系,反正不着急用,慢慢装修。”

        

房子按照图纸修建起来,潘明月也很开心:“楚老师放心,我会一直盯着的,等到房子彻底完工交到你手里,我才算功成身退。”

        

他们建筑系要读五年,潘明月今年才大二,就已经有自己的作品了,按照她现在的程度,本科毕业完全没问题。这学期开学后,已经有教授问她有没有兴趣读研。

        

袁津跟楚韵说:“我觉得穆东干工程挺好,别看他才大三,我家大伯说,他干事儿负责,认真,适合干这一行。”

        

楚韵笑了:“你要看得上他,你们以后可以一起合作,他已经跟我说了,以后要开一家房地产公司,王亮答应和他合伙。”

        

“建房子不是谁都能建的,里面投入的钱太多了。”

        

楚韵指了一下自己:“我投资。”

        

袁津和潘明月对视一眼:“楚老师,你看,能投资一下我们吗?”

        

楚韵哈哈大笑:“你们几个商量去吧。”

        

他们几个,潘明月和袁津还在读大二,王亮和穆东还在读大三,现在肯定是学业为重。要搞公司,至少也要后年去了。

        

锦绣东方的装修,按部就班地推进着,十一月初,硬装才完全搞好。酒店和办公楼的软装楚韵准备去香港采购,现在房子里面都空着。

        

选了一天休息日,楚韵和王建业带着两个孩子去锦绣东方参观,乘电梯到了酒店顶楼,放眼望去背后的香山,美得如诗如画。

        

王沐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真美!”

        

王沐点点头:“这里好适合烧烤啊!”

        

楚韵噗嗤笑了:“确实适合烧烤,挑一个日子,把烧烤架子搬过来。”

        

不过在此之前,楚韵要先招聘几个人看大门,打扫卫生。

        

罗红旗从罗玉嘴里知道楚韵在招人,也不管是不是天黑了,赶紧去王家一趟。

        

楚韵:“什么,你有人推荐?”

        

“嗯,今年年前,我手下有八个兵退下来,有几个身体不太好,回去也做不了重活,看大门的工作他们肯定没问题。”

        

“可以啊,当过兵的给我看大门,我肯定乐意。”

        

罗红旗难得露出一个笑容:“我先谢谢你了。”

        

楚韵:“不过,我现在就要人,他们过年才退伍……”

        

“这个没问题,提前一两个月也能办手续。”

        

“那我没问题了,到时候你带人到家里找我,我和他们签合同。”楚韵答应得很爽快。

        

罗红旗清楚楚韵的为人,不过还是要问清楚,工资待遇什么的。

        

楚韵:“现在酒店那边还没开始营业,只包住不包吃,工资一个月四十五块钱,等到明年酒店开业,包吃包住一个月四十块钱。工资暂且这么定,后面肯定还会有调整,你放心,肯定只涨不跌。”

        

经济肯定会越来越好,这个工资也没有下跌的空间。

        

这个待遇罗红旗很满意,城里的一般工人待遇也就这样了,他一口答应下来。

        

罗红旗做事雷厉风行,回去第二天和那几个要退伍的人谈话后,那八个人第三天就收拾好东西退伍,出现在楚韵家门口。

        

楚韵也不说什么废话,拿出几份合同,让他们签字。

        

他们这群人里面,领头的叫程鹏,今天退下来之前是个副排长,也是这八个人里面读书最多的,他小学毕业当的兵。

        

程鹏看过合同之后,看了一眼楚韵,没想到团长给他们找个看大门的工作,居然还这么正规。里面连每天工作几个小时,给多少工资啥的都写得清清楚楚。

        

程鹏扭头跟兄弟们说:“没问题,签字。”

        

“好嘞!”

        

程鹏发话,剩下的七个人都写上自己的名字。

        

罗红旗跟楚韵介绍:“这是程鹏,退下来之前是个副排长,这几个人里面他算是领头的,有事儿你可以找他说。”

        

楚韵点点头:“程副排长,你好。”

        

程鹏不好意思:“我现在已经退伍了,您叫我程鹏就行。”

        

楚韵点点头:“时间还早,我带你们去锦绣东方那边先住下来吧,我再跟你们说说日常的工作。”

        

罗红旗还有事儿,人送到他就要先走了。楚韵跟他说,后天他们要去锦绣东方看红叶吃烧烤,让他有空一起去。

        

罗红旗答应了,他也要去看看程鹏他们的工作环境怎么样。

        

楚韵带程鹏去锦绣东方,还没走近,几个人就震惊了。

        

今天天气好,万里无云,阳光照射在办公楼的外墙玻璃上,反射出的光,特别明亮,衬得整栋建筑特别高端大气。

        

“我们以后就在这里看大门?”

        

楚韵:“这是办公楼,侧后方还有一栋酒店。”

        

楚韵带他们转了一圈,又带他们去酒店一楼的员工宿舍:“你们先住在这里,这条通道过去就是酒店的厨房,你们做饭可以在里面做。”

        

楚韵交代他们:“现在两栋楼都是空的,院子里的花草树木要明年春天才会开始搞,家具什么的也要等明年去了,你们现在的工作就是守着房子,一两个月清扫一下灰层就行了。”

        

“我们知道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有事儿你们到同仁巷找我。”

        

“好的,老板。”

        

楚韵的酒店装修好了,邀请大家去顶楼看红叶吃烧烤,后天刚好又是休息日,愿意凑这个热闹的人还是很多。

        

王亮和爷爷奶奶要去,还有学校里的范德人、梁静、马一鸣,罗家连罗老太太、老太爷也说要去,王建业的老师和师娘,还有楚韵之前邀请过的,古董街的那几个老板。

        

当然,还有王沐和王林的小伙伴们。

        

因为有老人要去,楚韵除了准备烧烤之外,还提前用砂锅炖了排骨玉米汤、砂锅茄子煲、炒了一大锅黄金炒饭,到时候稍微一加热,大家就能吃。

        

一到日子,一大早罗红日开着借来的越野车,上王家拉东西,烧烤架子、砂锅,以及好几箱准备好的烧烤食材、香料,这些东西就把车装得满满当当。

        

罗红日:“我开车先过去了,你们自己坐公交车过去。”

        

楚韵摆摆手:“你先走吧,王沐他们早就已经出门了,说不定比你还先到。”

        

br />

        

不过楚韵还是预估错误了,等她和王建业到的时候,顶楼上已经热闹开吃了。卖古董家具的老李看到楚韵,大声吆喝了一声:“楚老师可来晚了,那谁,王沐,赶紧给你爸妈拿一把串儿过来。”

        

刚烤好了一把五花肉,王沐递到楚韵手里:“妈你先吃,我给你烤茄子去,那个你爱吃。”

        

王沐一溜烟跑回烧烤架子前,王建业瞪眼:“我这个爸爸直接被他忘到脑后了是吧?”

        

楚韵抿嘴笑:“来,分你一半。”

        

“楚韵,快过来,喝口热茶。”

        

“来啦!”

        

楚韵听到师娘喊,丢下王建业,往师娘那边去。

        

罗老太太也坐在旁边,端着一杯热茶,笑呵呵的:“托你的福,今年我还能站在这么好的位置看香山红叶,真是不错!”

        

楚韵在师娘旁边坐下,笑语嫣然:“喜欢就常来,楼里安装了电梯,上楼也方便。”

        

“可不是嘛,北京城里,有电梯的房子,掰着手指头都数得过来,你这楼啊,修得太时兴了。”

        

这一顿烧烤,从中午吃到下午太阳快下山才散场,走之前,罗红日掏出一个相机:“咱们照一张大合照。”

        

“好呀,好呀!”

        

把椅子拉成一排,几位老人坐在前面,后面站着两排人,梁静抢了一个好位置,站在楚韵身边,大家嘻嘻哈哈地照下这张合照。

        

过了两天,照片洗出来,楚韵在照片背后,用钢笔写下:一九八零年深秋,锦绣东方。

        

深秋转瞬即过,他们在酒店顶楼烧烤之后,没两天就立冬了,这一天大降温,纷纷扬扬的雪落下来,路上的行人脚步匆匆,每个人都在赶着回家。

        

总觉得北方的冬天漫长又难熬,但是你不去看它,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也过得很快。元旦来了,迎来冬至,很快就是寒假。

        

一放寒假梁静、马一鸣和王亮就要去南方倒货,楚韵晚了几天,也要去。

        

她采购好货,一天也没有多呆,转头就回北京。

        

等她回家,王建业跟她说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他明年开春要去上海。

        

楚韵皱眉:“为什么要去上海?”

        

“我们设计稿画了无数遍,也在机械厂里做了样品,但是进度太慢,领导觉得,我们要去南方,那边现在开发最快,我们设计的起重机有用武之地。我们设计的东西到底好不好,要让人家用了才知道。”

        

“所以你们整个部门都搬去上海?”

        

“没有全部,只有一部分搬去,大家自愿报名。”

        

“你报名了?”

        

“嗯,对不起,时间太紧,你当时刚上火车,我没有时间和你商量。”

        

楚韵认真思考:“也不是不行,我原本计划等到王沐和王林读大学之后,我去南方搞投资,现在提前一点时间也可以。”

        

而且,他们家在上海也有房子,收拾一下也能住。

        

楚韵笑着跟王建业说:“去上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