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 70 章

        

决定去上海很容易,但是也不能说走就走。

        

首先来说,就是楚韵的工作和读研的问题,工作可以辞掉,但是她的研究生课程明年还有一年。

        

王沐和王林明年秋天才初三,这时候转学去上海肯定不太合适。楚韵和他们商量过后,两人都想在北京读书。

        

所以,不管怎么安排,明年王建业一个人去上海,楚韵和两个儿子留在北京是肯定的。

        

至于后年,后年的事情后年再说。

        

王建业无奈,他又要一个人出远门。

        

楚韵:“从北京到上海坐车方便,我寒暑假带着儿子来看你。”

        

王建业叹气:“只能先这样了。”

        

工作进展慢,这样耗下去,浪费大量的时间,还没有多少产出,王建业接受不了,势必要努力改变现状。

        

王建业开年要去上海,今年过年就提前给他放假了,他们一家商量回老家过年。

        

楚韵把王建业的行李收好,到时候在老家过完年,他们一家直接去上海。等王建业安顿好后,她带着儿子回北京。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王沐:“上海什么样儿啊?我还没去过上海呢。”

        

王林:“去看看就知道了,妈妈不是说了吗?明年暑假和寒假我们都去上海过。”

        

楚韵瞥了王林一眼:“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兴奋啊!”

        

王林把自己翘起的嘴角往下扒拉:“没有,暑假寒假不用去部队训练,我一点都不兴奋。”

        

虽然不去训练,该学的东西也不能放下,楚韵准备到时候他工作见客户的时候,把这两小子带上,言传身教,带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社会生活。

        

楚韵他们要回老家,还要去上海,这一个寒假都没人在家,楚韵去锦绣东方叫了两个人过来看门,厨房里还挂着那么多香肠和腊肉,家里还有那么多古董家具,家里要有人才行。

        

楚韵笑着跟王建业说:“我们家现在也是大户人家。”

        

王建业勾唇笑了笑:“走吧,今天去老师和师娘家,下午还要去一趟罗家。”

        

“嗯。”

        

过年不在北京,年礼还是要送的。送完年礼,两家都给了回礼,等程鹏带着人到家里后,楚韵跟他交代好,一家四口搭上火车回老家了。

        

因为楚韵去了一趟南方回来,耽误了不少时间,他们到老家时已经是腊月三十八,两人商量好,先在公婆家呆着,大年三十中午吃完午饭,下午再回楚家大队吃年夜饭。

        

腊月三十九,楚韵和王建业一起去了一趟桂花巷,五爷看到她开心得很。

        

两个月前楚韵给他送了一批货,这次送来的货,刚好续上。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规矩,今天一早楚韵就把货偷偷送到仓库里,这时候是来送交货单的。

        

五爷拿到交货单,马上就嚷嚷着,让手下的人去清点,然后找会计算账,到时候结账给现金。

        

楚韵也不想清点这么多现金,但是,如果去银行存钱,这几十万的钱,让人知道了又是一件大事儿。

        

五爷:“楚老师,您真是我的财神爷啊,有您在啊,我们这群兄弟就能吃香的喝辣的。”

        

楚韵笑:“你也是我的财神爷,咱们互惠互利,一起发财!”

        

五爷哈哈大笑,去后院抱了一箱东西过来:“我们这一片没什么好的黄金了,我收到一箱字画,我不知道真假,权当给楚老师的年礼了,您别嫌弃。”

        

楚韵大方收下:“那我就不客气了。”

        

三人坐下喝了一盏茶,聊了两句,楚韵和王建业就回家了。

        

下午两人还去看望了吴清风和商立新。晚上去李香兰家,李香兰的调令已经下来了,她开年要去深圳税务局下面的区税务局工作。

        

楚韵给她鼓劲儿:“不错啊,努努力,当上正局长,再往上走一步。”

        

李香兰:“多谢楚韵姐去年帮忙,我的税务调查及改革的文章一见报,领导就找我谈话,说南方缺人,需要有冲劲的年轻人承担起工作,我马上就说我能去。”

        

“运气挺好!一切都和我们谋划的一样。”

        

李香兰看了一眼抱着儿子的周勉:“就是周勉要跟着我调动工作,到时候他还要照顾孩子,会很辛苦。”

        

周勉温柔一笑:“我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做足了准备,不辛苦。再说了,咱们也只有安安这一个孩子,就忙活这一回。”

        

他们家的这个儿子,大名叫周子安,小名叫安安。

        

去年过年前,他们从楚韵这里就知道计划生育的事情,但是没想到,七月份政策下来之后,管控那么严格,直接就要他们机关单位的同志起好带头作用,签字承诺不生三胎。

        

他们单位,有个姑娘才结婚没两年,第一胎生了女儿,正怀着三胎,当时还有三四个月就要生了,要她引产是不可能的,她全家都不会同意,直接就被辞退了。

        

李香兰:“只有一个也挺好,我们以后把所有的爱都给安安。”

        

王沐和王林摸着弟弟的小手:“李阿姨,我爸也要去南方,到时候我们寒暑假去你家玩儿,我们帮你带弟弟。”

        

“你们家要去?”

        

王建业嗯了一声:“因为工作调动,我要去上海。王沐和王林还要读书,楚韵的研究生也没有毕业,明年我先一个人去。”

        

楚韵握住王建业的手,转头跟李香兰说:“初中三年,高中两年,王林和王沐正在读初三,再有两三年,等他们读大学后,我就搬到上海去,和你就近了。”

        

王沐:“我们会自己做饭,不用妈妈也行。”

        

王林:“就是,我们能照顾好自己。”

        

楚韵瞪了他们一眼:“没有我,你们两个在家就无法无天了!”

        

妈妈一瞪眼,王沐和王林按捺住蠢蠢欲动的心,这下老实了。

        

李香兰过完年准备动身去深圳,楚韵和她约好时间,到时候一起走。

        

大年三十,一岁半的王浩小朋友已经能在地上跑了,看到楚韵就笑嘻嘻地扑过来。张素芬生怕他摔着,张开手,在他后面跟着跑。

        

楚韵一把抱起浩浩,跟大嫂说:“这孩子性格还挺活泼的。”

        

张素芬一边笑一边埋怨道:“性子活泼,像我,谁抱都不哭。就是太好动了,抱一会儿就要下去自己走路,不让下去还不行,张嘴就哭。”

        

楚韵微微一笑:“小孩儿都这样,刚会走的时候就可爱走路了,等长大一点,走两步就要大人抱。”

        

王林好奇:“我和哥哥小时候也这样?”

        

“那你们要去问外公外婆,你们和浩浩这样大的时候,是外公外婆在带你们。”

        

“下午问。”

        

刘翠站在厨房门口,扬声道:“收拾好桌子,准备吃团年饭啦!”

        

“来啦!”

        

王建业年后要去上海,刘翠心里又是不舍,饭桌上,一个劲儿地给王建业夹菜:“又是去那么远的地方工作,太辛苦了,多吃点。”

        

楚韵笑着道:“妈,我和大哥大嫂也辛苦,大哥大嫂平时给你们搬东西买米送菜,我还照顾两个熊孩子,多累啊,不值得您的一块儿猪蹄?”

        

刘翠哈哈大笑:“值得,值得,来,你们三个都辛苦了,一人一个大猪蹄,明年也要继续努力。”

        

王建国和张素芬两口子笑,王勤和陈晶也撒娇,他们也要奶奶夹菜。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完午饭,发完红包,楚韵他们就要走了。

        

王建业:“妈,我们初五回来,在家呆两天,初八去上海。”

        

“哎,妈等着你回来。”刘翠目送他们出门。

        

他们出门后去汽车站赶车,今天都大年三十了,车上几乎没有人。师傅估计是等着回家过年,开车特别着急,人少车子轻,车速快,路况又差,车子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疯狂蹦迪。

        

下车的时候,楚韵长舒一口气,总算到了。

        

他们提着大包小包回家,向红老远看到他们就赶来迎接:“哎哟,你们还真是赶到一块儿了,春玲和她妈今天也刚回来。”

        

王建业喊了一声大嫂,向红高兴地应了一声,抢着拿东西。

        

楚韵:“大嫂,东西重,你让王建业拿。”

        

“没事儿,没事儿,我拿得动。”

        

向红高兴地说着队上的事儿,上面的领导说,让大家好好干,说不定以后还要分地呢。

        

向红兴致勃勃:“书记说,报纸上有个村子,搞什么分田到户,人家都大丰收呢,北京的领导说做得对。书记就说啊,说不定以后我们也要这样搞。”

        

“那是好事儿啊。”

        

楚韵和王建业对视一眼,她只知道有包产到户这么一件事,但是她也没经历过,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年。

        

王建业看过书,他小声提醒:“明年年底!”

        

他记得是八三年一月份,就是明年年前的事儿。

        

王沐和王林跑在前头,楚韵和王建业到的时候,王林正拉着外婆撒娇呢,跟外婆炫耀他们暑假挣了一百多块钱。

        

李桂芳生气:“你看看你们妈,家里又不缺钱,让你们吃那个苦干什么呀?”

        

楚韵:“妈,我刚走进大门,水都还没喝一口,就听见你念叨我了。”

        

“我当妈的还不能念叨你两句?让你欺负我外孙。”

        

楚韵:“行,我这个女儿现在在你心里没地位了,外孙才是你的心头肉。”

        

李桂芳忍住笑,故意说:“那肯定是外孙好,外孙还记得给我写信,你给我写了几回?”

        

“我给你打电话了呀,电话费不比邮费贵?”

        

楚为民背着手,笑呵呵地回家,还在院子外面,就听到母女两个在屋里犟嘴。

        

王建业正在给媳妇儿倒水,看到楚为民:“爸,我给你倒一杯水?”

        

“行,倒一杯。”

        

王建业倒好水,一杯给岳父,一杯给媳妇儿送去。

        

送完水出来,和岳父坐在板凳上,聊聊家里的事情,还有明年的工作安排。

        

他的事情他说得少,说得最多就是楚韵修的大房子,以后要开酒店、开公司,挣大钱。

        

“范德人您见过吧,清大的教授,也是楚韵的老师,他说了好多次了,说楚韵聪明,以后肯定能挣到大钱。楚韵想多挣钱,以后给老家修学校,修路,最好买一辆汽车,专门跑楚家大队到县里的路,免得你们出门不方便。”

        

楚为民多少有点遗憾吧,不过还是尊重女儿的选择:“你说你要去上海了,一家子肯定不能分开过日子,楚韵明年毕业,她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当老师也行,我和你妈都没有意见。”

        

王建业捧着水杯,看向岳父:“楚韵很在乎你们意见,所以一直不敢跟你们说。”

        

楚为民:“那个傻丫头,跟爸妈有什么不好说的。”

        

晚上吃年夜饭的时候,饭桌上,楚为民跟楚韵说:“听说你修了大房子,以后要做生意,还要赚钱给老家修学校,修路、买车,爸爸等着你飞黄腾达那一天。”

        

楚韵愣了一下,随后马上反应过来:“爸,你放心,不论干什么工作,我肯定都好好干。”

        

“就是应该这样。”

        

楚韵给爸爸倒酒,端起酒杯,父女俩碰一个,一切都在不言中!

        

大年初一,大队上各家的大门都大打开,欢迎亲朋好友邻居上门坐一坐。楚家大队,今天人气最高的还是楚韵他们家。

        

因为楚韵当年伸了一把手,他们好多人家里的孩子都有了工作,有了出息,慢慢把亲戚都带起来了。每次过年聚会,感叹一声现在的好日子,都少不得要说到楚韵。

        

楚三一家也上门拜年,楚韵问楚刚:“在家具厂学得怎么样了?”

        

楚刚很有信心:“我都会了,好些东西我爸都教过我。他们的管理我也明白一些。”

        

楚韵拉楚刚单聊,楚自强在一旁补充,评估过后,楚韵觉得,他们一家经营一家小家具厂应该是没问题了。

        

楚自强刚刚大专毕业,他不想去单位上班,准备去南方做生意,去南方之前,他肯定要先帮着大哥把厂子开起来。

        

楚自强肯帮忙,这也是楚韵敢下定决心投资的原因之一。

        

楚韵:“等初三,我们进城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点建厂。”

        

楚刚说:“我找到了一个地方,原来那个地方是个木料加工厂,后来废弃了,地方特别宽,就是房子朽了要重新修。”

        

“那我们明天去考察考察。”

        

第三天去看场地,楚韵对楚刚刮目相看。楚韵没想到,楚刚看着不像擅长社交的人,没想到那个木料加工厂还是家具厂的工友介绍的,听他们的意思,楚刚如果想单干,只要待遇不错,他们还会考虑跳槽。

        

地方定下来了,楚韵和楚刚签合同,给钱,其他的她不管。

        

最后她提醒楚自强一句:“教你哥学会怎么做账,我投出去的钱,我要知道花在什么地方。”

        

楚自强拍着胸口保证:“放心,肯定没问题,该分给你的钱一分都少不了。”

        

楚韵笑了笑:“你知道就好。”

        

都来陵山县了,楚韵带着王建业拜访了以前的朋友和老师、校长。

        

他们家在陵山县还有一套房子,现在还是给楚家大队考上县高中的孩子们住,楚韵也去看了,屋里收拾得很干净。

        

初四早上起来,楚韵想喝野鸡汤了,吃了早饭,和王建业上山抓野鸡去。

        

王沐和王林要跟着去,王建业不让:“年后我和你妈就分开了,我们现在好不容易有点时间单独相处,你们还来掺合。”

        

李桂芳把两个外孙叫回来:“别跟着去,就在家里玩儿,等你爸妈抓野鸡回来给你们吃。”

        

王建业和楚韵手拉着手上山,爬到深山,楚韵喘着气:“周围有人没有?”

        

“没有。”

        

两人手拉着手,转身就不见了。

        

山下的家里,王沐和王林陪着外婆剥花生,外婆说了,等会儿把花生和黄豆泡上,下午正好炖野鸡汤。

        

王沐一边剥花生一边问:“外婆,如果我妈和我爸没有抓到野鸡回来怎么办?”

        

李桂芳笑呵呵的:“能怎么办?去后院抓一只老母鸡下锅炖。”

        

王林哈哈大笑:“我们家西跨院春天买的鸡,就没有能活到过年的。我妈三天两头说,我爸工作辛苦要补补。”

        

“你妈只给你爸喝,不给你们喝?”

        

“那不是,我们俩捆在一起,还是勉强能比得上我爸爸在我妈心里的位置。”

        

楚从文才不信呢:“你就吹吧!昨天我还听姑姑说,让你们努力学习,最好能跳级,早点读大学,她好早点搬去上海和姑父住。”

        

王沐:“……”

        

王林:“表哥,你不说话,我们还是好兄弟哦。”

        

楚从武嘿嘿地笑:“放心,他以后肯定不说了。当面打脸怎么行?”

        

王林扭头看三表哥:“哼,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兄弟情到此为止了。”

        

楚从武胳膊圈住王林:“行了,看你这个小心眼儿,你今年也十三吧,能不能成熟点。”

        

“不能!我还没满十三呢!”

        

四个表兄弟,直接就掐起来,你惹我一下,我惹你一下,就没个消停的时候。

        

李桂芳也不管,笑眯眯地在一旁看着。

        

直到楚韵回来,他们才暂时停战。

        

王建业手里提着两只野鸡:“烧开水烫鸡毛。”

        

“不着急,我们的黄豆和花生还没泡呢。”

        

李桂芳:“对,先泡花生和黄豆,野鸡中午不吃,晚上吃。”

        

“妈你做主。”

        

楚韵和王建业带着两个孩子在家呆到初五,走的那天,一家人送他们去镇上搭车。

        

这一次爸妈和大哥大嫂,又给他们准备好多山货,楚韵爱吃的见手青就有两大包。

        

初八他们从市里坐火车去上海,公婆准备一些吃食让他们带走,这些东西又是一大包,上火车后,楚韵偷偷把东西塞进空间。

        

跟他一起出发的李香兰和周勉,也是大包小包的,李香兰还要顾着儿子。

        

王沐和王林躺在床位上,跟李香兰说:“冬天还是往南方走更好,越走越暖和。”

        

楚韵笑:“可不,要是冬天去北方,带着孩子搬家才累人。”

        

李香兰:“幸好我早有准备,一些大件儿要带走的东西,年前就寄过去了。我爸妈还说我浪费钱。”

        

“出门在外,多准备点东西总是没错的,何况你们还带着安安。”

        

这一路有李香兰,两人聊得还挺开心,不过半路他们就分开各走各的。

        

到了上海,下火车后,楚韵熟门熟路地带王建业和儿子去海棠路。

        

又走过一条街,王沐看到一家招待所:“妈,我们去哪个招待所?”

        

楚韵头也不回:“不去招待所,我们家在上海有房子?”

        

“啊?我们家什么时候在上海有房了?”

        

r />    “好早,买了好几年了。”

        

转弯进入海棠路,王沐看到前面一栋三层楼的小洋楼,他正想说看着不错,就看着他妈掏出钥匙,打开院门。

        

楚韵进院子后,两个儿子还在原地傻站着,楚韵:“你们两个愣在那儿干什么?快点进来,今天还要打扫卫生,忙着呢。”

        

“哦。”

        

王沐和王林对视一眼,他们爸妈的身家真厚啊!怪不得爸爸总说不用他们养老。

        

这两年多,唐老太太看护房子还是很尽心的,屋里清理得很干净,只有一点浮灰。院子里花草长得也挺好,有几块地里没有种花,而是种着菜,想必是唐老太太种的。

        

王建业说:“等我们把家里收拾好了,请唐家人过来吃顿饭。”

        

“嗯,行!”

        

王建业带着两个儿子去买一些家具,屋里虽然干净,但是也太干净了,啥东西都缺,就一个空房子。

        

楚韵趁着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先去空间把厨房用的东西都搬出来,锅碗瓢盆、油盐酱醋,一样都少不了。

        

她在北京买的古董家具,空间还有存货,她弄了三套出来。还有床上用品四件套之类的,也拿到房间放好。

        

等王建业带着工人搬沙发桌椅进来,家里好些东西都填充得差不多了。

        

楚韵看那张长长的实木桌子,一看就是她喜欢的风格,她笑着说:“买的好。”

        

王建业:“就是一般木头,不是你喜欢的那种。”

        

“实木的都挺好。”

        

王林告状:“我们在百货大楼看到进口的床,我爸舍不得买床架子,就买了两张床垫,我们放在地上睡吗?”

        

楚韵:“你爸做得对,我认识一个朋友,刚才送了床和衣柜过来?”

        

“什么?我上去看看。”

        

王沐和王林推门进屋,看到屋里摆着家具,王沐摸了一把:“这是古董?”

        

他们两个也不是原来的那个愣头青,好东西还是能看出来一点。

        

王林:“哥哥,我们好幸福,咱妈真有钱!”

        

r />    王建业在楼下喊:“下来帮你妈做饭!”

        

两兄弟对视一眼:“唉,我们就只能跟着咱妈蹭吃蹭喝,咱爸是不会让我们啃老的。”

        

王林:“哥,我好难过,明明不用努力的!”

        

王沐:“我跟你一样难过。”

        

王建业腰上捆着围裙:“磨蹭什么呢?还不快去厨房!”

        

“别催,知道啦!”两兄弟挽起袖子往厨房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