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 71 章

        

一家人到上海了,楚韵还没来得及上门拜访唐老太太,唐老太太就先上他们家来了。

        

第二天一早,楚韵刚起床,就听到下面的敲门声,她打开卧室窗户,就看到穿戴整齐的唐老太太笑盈盈地站在院子里。

        

楚韵笑:“老太太过年好啊!”

        

唐老太太笑眯眯道:“我早上来你家院子里摘菜,从窗户里看你们家屋里有家具,我猜你们肯定来了。”

        

楚韵年前从北京回老家过年的时候,给唐老太太寄了一封信,说明年会到上海来。

        

楚韵笑:“您种菜的技术挺好,我们家昨天到的,昨晚上已经吃上您种的菜了。”

        

“哈哈,喜欢吃就行,等开春了,再多种一点。”

        

时间也不早了,楚韵和王建业穿好衣裳下来,顺便把还在睡懒觉的两个儿子叫起床。

        

楚韵先下楼,开门请唐老太太进来,给她倒杯水。

        

唐老太太放下菜篮子,端着温水喝了一口,打量屋里的摆设:“你们动作还真快,昨天才到,就把屋里弄好了。”

        

“有个认识的朋友在上海,我早先请他帮我留意着,昨天到了就请他送过来。”又是无中生友系列。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你这个朋友不错,看看这个椅子,楠木的吧?”

        

楚韵点点头:“他是做古董家具的,我自己也喜欢,定了不少。”

        

“难得现在的年轻人还喜欢新式家具,我也觉得还是咱们的老家具好。”

        

唐老太太喜欢老家具,她们能说到一块儿去。楚韵和唐老太太聊着,王建业去厨房做早饭。

        

王沐和王林瞌睡兮兮从楼上下来,看到客厅有人,两人揉揉眼睛,乖乖问好。

        

唐老太太惊喜道:“王沐和王林都长这么高了?我记得他们哥俩才十三四岁吧。”

        

楚韵含笑道:“对,现在在读初中了。”

        

楚韵给两个儿子介绍:“这是原来住东跨院的唐奶奶,你们还记得吗?我们才搬到北京的时候,我和你爸没空,你们经常拿着羽毛球拍去唐奶奶家蹭吃蹭喝。”

        

唐老太太乐得不行:“那哪能叫蹭吃蹭喝。”

        

王沐和王林想起来了:“哎呀,唐奶奶您住在附近啊,昨天我妈还说带我们上门看您。您走了之后,我们都好久没看到您了,您过得好吗?。”

        

唐老太太笑得嘴都合不拢,一连说了好几个好字。

        

王林是个嘴甜的,哄得老太太哈哈大笑,还请老太太上桌,再吃点早饭。

        

王林:“吃了早饭过来的也没关系,再吃点,一条街走过来肯定也饿了。”

        

王沐有分寸,给唐奶奶半碗皮蛋瘦肉粥。

        

老太太高兴地坐下,就着锅贴喝了半碗粥。

        

唐老太太夸:“还是楚韵有福气,看看建业这手艺,可真好!”

        

王建业笑着道:“您喜欢的话,有空多过来坐一坐。”

        

“哎,好!”

        

楚韵问唐老太太,唐昕有没有空,她想请他们一家吃个饭,主要是谢谢老太太这两年帮他们照看房子。

        

唐老太太:“我也占了你家院子的好处,这一年到头,在你们家院子种菜,不知道省了多少菜钱。”

        

“您要愿意,以后也来种菜,王建业工作忙肯定顾不上院子,我带着孩子还要回北京,后头两年只能寒暑假过来。”

        

“你不过来?”

        

楚韵点点头,说了两句她现在的工作和学习的事。

        

唐老太太说:“还好你寒暑假还能过来,你爸妈说得对,夫妻之间,确实不能分居太长。”

        

楚韵和唐老太太定下时间,就是这周末请他们一家过来吃饭。

        

时间不早了,唐老太太要回家了,楚韵陪着她去后院摘菜,摘完菜送她出门。

        

送走王老太太,楚韵和王建业继续收拾屋子,昨天还没打理妥当。

        

王沐和王林第一次来上海,楚韵给了他们零用钱之后,两兄弟白天没事儿就去逛街,有一天晚上还出去吃西餐。

        

楚韵笑着跟王建业说:“儿子都去吃西餐了,王总工不请我去吃一顿?”

        

王建业还在办工作桌前忙碌着,头都没抬,随意应了一声。

        

br />    楚韵走到他面前,侧身靠在桌子上,低头看他,露出漂亮的侧脸:“你不请我,我就和别人去吃。”

        

王建业丢下手里的笔,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和她对视,声音低沉:“不和我一起,你还想和谁?”

        

“哼,别以为我结了婚生了儿子,就没人约我吃饭。”

        

“比如……”

        

楚韵瞪他,还让她举例,这是吃准她没人约了?

        

生气!

        

楚韵转身要走,被他拉住,隔着一张桌子,他俯身亲了一下她的脸颊:“逗你呢,今天晚上我们去。”

        

“嗯。”

        

两个人闹了一场,晚上这一顿晚饭,都好好打扮了一下,仪式感拉满。南方没有北方那样冷,楚韵穿上羊毛裙和大衣,脚踩高跟鞋,抹上口红,目光流转之间,女人味十足。

        

王建业搂着她的细腰下楼,跟两个傻站着的儿子说:“晚上早点睡,不用等我们。”

        

王沐和王林看着这两口子出了院子,这两人都不问一声,他们的两个未成年儿子晚饭怎么办?

        

是亲生的吗???

        

一顿十分有情调的晚餐,让两人都有了一种谈恋爱的新鲜感和冲动,吃完晚饭,家都没有回,随便找了一个偏僻的巷子,紧紧地拥抱着,进了空间。

        

两个傻小子还在家里等着呢。

        

王沐:“天都黑了,怎么还没回来?”

        

王林:“咱妈会不会给我们带宵夜?”

        

王沐:“别想了,咱爸最近越来越小心眼儿,没可能的。”

        

等到晚上十点,不等了,未成年人要睡觉的,要不然长不高。

        

早上没人催,这两人一觉睡到中午,等到王建业去敲门才起来。

        

王林睡得头发都支棱起来,跑下楼找妈妈撒娇:“你昨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和哥哥等你们到十点才睡。”

        

楚韵正在洗菜,摸摸他的呆毛:“妈也不记得了,下次别等了,早点睡哦。”

        

王沐眼尖,看到桌上的小蛋糕:“你们是不是昨晚上没回来,还去吃了早点才回来的。”

        

“你怎么知道?”

        

“你看那个蛋糕。”

        

王林委屈巴巴地看着妈妈。

        

楚韵:“……不能是我们早上去买的?”

        

王沐:“这个小蛋糕特别抢手,每天一早就卖完了。”

        

王林:“妈妈一早去的?”

        

王沐看了弟弟一眼,那个眼神的意思,你是不是傻呀?你忘了前两天,我们天没亮就去排队?爸妈晚上就算回来也很晚了,怎么可能今天一早,天没亮又去排队买蛋糕?

        

楚韵被堵在墙角,究竟该干脆直接地承认错误,还是坚决不认账?

        

王建业下来了:“怎么的,你们几岁啊?睡觉还要我和你妈守着才行?我们不回来又怎么了?”

        

“我们未成年!”

        

“自己看看,一米七多的人了,一般成年人有你们高?”

        

王沐和王林被王建业一阵怼不说,最后王建业一句话总结:“再闹,再闹你们自己回北京,你妈留下和我过!”

        

两人不敢说话了,默默闭嘴!

        

王建业:“去外面摘菜去,一会儿你唐奶奶一家要来了。”

        

“哦。”两兄弟表情恹恹的。

        

等儿子一走,楚韵轻拍了一下王建业:“别那么凶。”

        

王建业捏着她的手:“越来越皮了,我不在,到时候你一个人怎么管?”

        

“他们两个算不错的了,更皮的孩子我又不是没见过。”毕竟当了那么多年老师。

        

一家人忙活着,炖菜一早下锅,烧菜做得差不多了,等唐老太太一家到了,几个快手的炒菜做好就上桌。

        

唐老太太坐下,看着满桌的菜,脸上都是笑容:“好久没吃过这么多的北方菜了。”

        

楚韵给唐老太太夹了一块她爱吃的藕馅儿饺子:“也有南方的,您爱吃的藕馅儿饺子。”

        

唐老太太说:“来上海之后,买藕方便了,我也经常做,就是做出来不是你做的那个味儿。”

        

唐老太太的儿媳向兰连忙道:“妈你喜欢吃这个啊,我们家附近的那个菜市场,卖的藕特别新鲜,明儿我给你买几斤。”

        

唐老太太呵呵一笑:“不用啊,家里还有呢,乖孙今天一早给我买的。”

        

向兰看了两个儿子一眼,埋怨道:“你们两个,去奶奶家也不叫上我。”

        

不管真心还是假意,唐老太太的日子,看着过得还不错。

        

唐老太太冲楚韵眨眼,楚韵再明白不过了,应该还是那三套房子的功效。

        

唐老太太的两个孙子,读书都很不错,都考上了大学,一个读大一,一个读大二。

        

向兰非常骄傲,她笑着问楚韵,王沐和王林学习成绩怎么样啊,以后打算考哪所大学啊?

        

楚韵淡淡道:“学习成绩还行吧,以后考哪所大学看他们自己。”

        

向兰:“这可不行,当家长的,该管还是要管的呀!”

        

楚韵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唐昕和王建业正聊着,唐昕问王建业在哪里工作,知道王建业是工程师,唐昕十分敬佩:“我读书那会儿就想学这个,无奈我脑子里没这根筋。”

        

王建业:“唐哥在哪里高就呢?”

        

唐昕:“高就谈不上,在水利局工作,冲我们两家的关系,以后有用得上我的,你说一声。”

        

王建业微微一笑,这个人说话做事,倒不像他的长相那样老实。

        

王建业和楚韵对唐昕夫妻感观一般,和唐昕来往,主要看在唐老太太面子上。

        

唐昕从老太太那里听了不少王家夫妻的事情,他也清楚,老太太想他和这一家交好,多个朋友多条路。今天正式见面之后,他知道这两夫妻都不是一般人儿,交往中就更加主动一些。

        

吃过午饭后,坐下喝杯茶,唐家人就要回去了,楚韵送老太太出门,让她有空过来坐坐,以后该来种菜还是来种菜,该摘菜还是摘菜,别不好意思来。

        

唐老太太乐得很:“我老太婆脸皮厚得很,你都说了,我肯定会来。回吧,外面冷。”

        

“好,您慢走。”

        

等唐家人走远了,王建业拥着媳妇儿进屋。

        

进屋后,楚韵一边搓手一边说:“南方虽然没有北方冷,但是湿冷湿冷的,还是不好受。”

        

王建业:“你上楼去卧室,我去厨房提两个火炉子烧着。”

        

“嗯。”

        

王沐和王林眼巴巴的,心想说,我也要火炉子,我们屋里也湿。

        

王建业回头看两个儿子:“想要自己来。”

        

“哦。”

        

楚韵回房间躺床上,隔了一会儿,王建业提着火炉子上来,床的两边,一边放了一个。热气飘过来,从心理上感觉,屋里湿冷的空气被蒸发了。

        

等王建业上床,楚韵凑到他怀里:“门关了吗?”

        

“关了。”

        

楚韵拉着王建业转身去空间:“外面的炉子让它烧着,我们在这里午休。”

        

“嗯,睡吧。”

        

楚韵动了一下身体,找到舒服的姿势,闭眼睡着了。

        

楚韵在家休息了两天,这一天和王建业去接罗红日,郭旭跟着纪明留在北京,罗红日决定跟着王建业来上海发展。

        

按照他的话说,他也三十好几了,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他在工程机械设计上面天赋有限,还不如跟着王建业,跟着他说不定还能混得更好一些。

        

罗红日洒脱,对事业没有那么看重,他愿意来上海,王建业肯定是欢迎的。

        

楚韵和王建业在火车站接他回家,罗红日问王建业:“去单位宿舍?”

        

王建业摇头:“不是,去我家。”

        

“你们租到房子了?先去你家吃饭也行,吃了饭你送我去单位,听说上海这边单位不行,有家有口结婚了的人,都只能分一个大的单间,估计洗澡也麻烦。”

        

楚韵说:“正好,单位宿舍住着不方便,你就住我们家吧,我一走,房子都是你和王建业的。”

        

罗红日吊儿郎当地:“哟,富婆,租了几间啊?”

        

“这个,我倒是没有专门数过。”

        

/>

        

转过街角,楚韵扬起下巴:“就是前面那栋。”

        

“那栋?”

        

罗红日朝房子看过去:“哟,真富婆啊!现在这房子不便宜吧!”

        

“两三年前也不便宜,那时候买的。”

        

罗红日羡慕地勾着王建业的脖子:“真羡慕你啊,找了个这么会搂钱的媳妇儿。”

        

王建业笑骂一句:“你丫赶紧松手。”

        

“得嘞!”

        

松开手,罗红日小跑两步,进院子,冲进一楼客厅。王沐和王林,一个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一个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相册。

        

罗红日:“看看你们坐没坐相的样子!”

        

王林赶紧坐起来:“师伯来了呀!”

        

“起来,给我让个座儿。”

        

王林盘起腿,拍拍身边的位置:“二师伯你坐这儿。”

        

罗红日舒服地靠着沙发,翘起二郎腿:“好像少了点什么。”

        

王沐识相地倒了一杯茶递过去:“温的。”

        

罗红日挑眉:“懂事哈!”

        

罗红日来了,楚韵问他自己意见,在一楼给他准备了个房间,正对着后花园的,吃完午饭洗完澡,好生睡了一觉,半下午一起床,又精神百倍。

        

不用楚韵招呼,罗红日带着王沐和王林出去逛街吃完饭,王建业和楚韵两个留守人员也不想做饭,也去附近的饭店随便吃点。

        

来了上海之后的几天,罗红日天天出去玩儿,上海可比北京有意思多了,出海特别方便。

        

这一天晚上,罗红日叫上王沐和王林,又要出门。

        

王建业叫住他:“你是不是忘了你是来工作的?”

        

罗红日挠头:“今天几号了?”

        

王建业:“明天就是上班的日子!上海的同事,人家都上了十几天的班了,你再休假,这个月的工资就不用领了。”

        

罗红日转头遗憾地跟王沐和王林说:“听见你爸说的话吗?咱们今晚上不能出去浪了。”

        

王沐一脸欣喜:“没关系,我们就在家里呆着就行。”

        

王林笑得嘴都裂开了:“不去了,不去了!”

        

虽然他们两个喜欢出去玩儿,但是每天早上起床就出门,半夜三更才回来,这样玩也累啊!

        

师伯来的这几天,他们在家吃饭的时间,掰着手指头都数得过来。

        

好动好玩儿的罗红日跟着王建业去上班了,他们母子三个差不多也要到回去的时候了。

        

楚韵走的前两天,初春玲、窦德辉、穆东他们来了一趟家里。

        

初春玲笑着说:“我们在老家过完年就去广东了,出完货昨天晚上才回来。”

        

窦德辉给初春玲倒了杯水:“有点烫。”

        

初春玲对窦德辉甜甜一笑。

        

楚韵觉得不对劲:“你们?”

        

窦德辉平时挺一本正经的人,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和春玲在处对象。”

        

楚韵惊讶:“哟,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年后的事情,我还没跟我妈说。”初春玲也有点不好意思。

        

她和窦德辉是会计班的同学,然后一起考上了上海的大学,这两年寒暑假大家结伴去倒货,中间的辛苦不必说,窦德辉每次都会很照顾她。

        

照顾着,照顾着,她就把他看进了眼里,放到了心里。窦德辉这个傻子,要不是她逼问他,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对她表白。

        

楚韵笑:“你们在一起挺好的,知根知底,强强联合,春玲啊,等你妈来了,跟你妈说一声,她肯定同意。”

        

初春玲低着头,手指搅着辫子:“还不知道他们家同不同意呢?”

        

窦德辉连忙点头:“同意,我早就跟我爸妈说了,他们肯定同意。”

        

初春玲跺脚:“你都跟家里人说了,怎么不告诉我?还要我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窦德辉脖子都红了,嗫嚅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穆东和几个看热闹的同学哈哈大笑,他们都被初春玲凶回去:“笑什么笑?”

        

楚韵哄着炸毛的春玲:“小姑娘家家的,别那么凶,别生气了。”

        

楚韵转头问他们:“中午吃什么?在家吃还是出去吃?”

        

“在家吃。”

        

自从有钱之后,这群姑娘小子,除了买房子之外,上海好吃的餐馆儿他们也没少去。聚餐嘛,就是个气氛,还是在家吃更好。

        

他们分成两组,一组人去菜市场买食材,剩下的一组人在家里做准备。

        

楚韵最喜欢囤食物,家里各种干菜、肉食还有不少。

        

中午王建业和罗红日不回来,楚韵就领着一群小孩儿做饭做菜。

        

穆东一边摘菜一边跟楚韵说:“楚老师,我知道有块儿地,你要不要,就在东边。”

        

“什么地?”

        

“一块荒地,听人说要搞拍卖,买下来的地不准囤,一年之内要开工建设。”

        

“地很大?”

        

穆东点点头:“要不少钱。”

        

楚韵知道穆东的意思,想她买下来,出钱建房子,他来当包工头儿。

        

楚韵原来计划,北京的锦绣东方是总公司,上海的这栋小洋楼当作上海的办事处,但是这两天住下来,一家人住着都挺喜欢,就留着自己住吧。

        

这栋房子留着自己住,上海的办事处就要另外找地方,花钱自己修一栋楼也行,反正都是血赚的买卖。

        

楚韵每次和五爷交易,都能赚不少钱,这一两年赚的钱,除了锦绣东方修的那两栋房子之外,就没花什么大钱。她算了算自己家的存款,家底还是很厚的。

        

楚韵嘴上应着:“下午去看看。”

        

“嗯。”

        

下午楚韵和穆东去看那块地,她估计,把这块地拍下来,她兜里这些钱就能花掉大半,剩下的钱,估计只能给房子打个地基。

        

穆东走过来:“楚老师,咱们拍吗?”

        

楚韵望着这块在未来也是黄金位置的地:“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