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第 72 章

        

为了拍下这块地,楚韵又留了两天,赶在拍卖的最后一天下午,把资料交了上去。

        

楚韵就是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自从改革开放后,可以办执照之后,她就去注册了一家公司。她的公司和其他没有参与过大型房地产开发的公司不一样,她可是在北京建过锦绣东方这样的地标建筑的公司。

        

锦绣东方这个项目的所有资料她都放在空间,从设计稿到施工进程、现代化的账目资料,到最后完工的照片,一应俱全。现在正好可以当做成果展示,拿出来用。

        

除开她有经验之外,她还特别懂政府想拍卖修建这栋楼的初衷是什么。不外乎就是建设一栋现代化的地标建筑,最好摆出对标纽约、香港的第一高楼。目的就是打出名声,招商引资。

        

因为楚韵是最后一个报名的,所以她排在最后一个发言。前面的十几家公司讲来讲去都是那些东西,楚韵敏锐地观察到,领导们好像不是很满意。

        

楚韵把她提前准备的资料一一介绍,再展望一下她对建设一栋现代化建筑的设想,高端大气上档次,这些都是必须的。

        

楚韵这些牛逼的词语丢出来,领导们精神了,要的就是这个啊!

        

坐在主位的领导,和蔼道:“你说你还在清大读研究生?”

        

楚韵点点头:“北京的锦绣东方,从修建之初就得到了学校领导们的支持,包括建筑设计师、项目管理都是清大的优秀学子。”

        

楚韵说这个话,背后的意思是,她不是一个人站在这里,她的背景还是很可以的。

        

楚韵继续吹捧自己,说到她的研究方向,她的老师范德人等等,顺便捎带提了一嘴北京的关系,总之表达一个意思,我就是最靠谱的人选。 记住网址m.lqzw.org

        

其中一个领导还真认识范德人:“你说的范德人,祖籍是浙江宁波的,后来家里人去了香港,他当时因为误会被下放到四川的陵山县?”

        

误会下放?这个不重要了,楚韵微微一笑:“如果没错的,应该就是他。”

        

楚韵还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下她和范德人的渊源。

        

这个领导笑着说:“范家人会做生意,能赚钱,不知道会不会来上海投资啊?”

        

楚韵眼都不眨,张嘴就忽悠:“现在政策这么好,没有不回来的理由。”

        

“好!”

        

在场的其他参加拍地的老板们都惊呆了,还能这样做自我介绍?这样不就是摆明了说,我背景深厚,选我!

        

众人鄙视她,这个人也太不要脸了!

        

楚韵施施然坐下,要脸干什么?黄金地段的地皮,错过了,等她以后看着地价飙升,但是和她没有一毛钱关系,她能哭晕在棺材里。

        

不过嘛,说好的拍卖,最后还是要看看大家的身家实力。

        

八十年代初,物价还没有上来,地价也很便宜,各位老板们不管有钱没钱,出价都很抠搜。

        

楚韵不同,她完全知道这块钱的价值,也是为了震慑一部分开发商,张嘴就把现场的最高价翻了一倍。

        

在场的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老板们:这个女人疯了吧!

        

领导们:没喊错价吧?

        

穆东紧张得满头大汗,扭头看楚老师气定神闲的样子。

        

“楚韵,你出价多少?”

        

楚韵笑了笑:“领导,我没喊错价,我觉得,这块地值!”

        

在场的人,不止楚韵一个聪明人,楚韵出价之后,价格就蹭蹭地往上涨。

        

楚韵今天运气爆棚,和楚韵一样看得到这块地价值的,没有楚韵有钱;比楚韵有钱的人,他们没有楚韵孤注一掷的勇气。激烈竞争之后,这块地,最终如愿落到了楚韵手里。

        

楚韵这个人行动很果决,拍到手之后,立即就要交钱把这事儿定下来。

        

一个领导哈哈一笑:“这块地就是你们锦绣东方来开发,不用着急。”

        

楚韵微微一笑:“我也想早点把事情办好,我要回北京找设计师,还要组建团队,争取下半年就能开始开发。”

        

这也是各位领导所期望的,立马吩咐好负责人,帮着楚韵把事情办了。

        

楚韵拿到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今天一过,被那些聪明人找到空子,把这块地从她手里弄走。

        

在上海她没有人脉关系,真要比起来门路来,她铁定只能认怂。

        

楚韵快刀斩乱麻,没给那些想暗中使手段的人机会。

        

好险!

        

穆东兴奋地蹦起来:“楚老师,这次工程还让我参与吗?”

        

“嗯,让你参与,这学期回去好好读书,多学点知识,我要回北京找潘明月和袁津他们,到时候你们再合作一把。”

        

“楚老师,我一定好好干!”

        

王建业回家,看到媳妇儿坐在餐桌前,桌子上摆着一张纸。

        

王建业:“坐这儿干什么?”

        

楚韵扭头望向王建业,王建业走过去:“怎么了?”

        

楚韵抱着他的腰:“我们家的马上又要一贫如洗了。”

        

王建业闷声笑了,手指在她的长发里穿行:“你又干什么大事儿?”

        

“你看嘛!”

        

王建业拿起桌上的那张纸:“你买地了。”

        

“嗯,还是好大一块地,以后的黄金地段。我倾家荡产把地拍下来,但是我没钱开发。”

        

王建业了然:“要不卖一些古董?”

        

楚韵想了想:“现在古董也卖不上什么价。”

        

“那你想怎么做?”

        

楚韵一时间也没有头绪:“我想想吧,反正这事儿咬牙也必须干下去!”

        

穆东不知道,刚才在他面前还牛逼哄哄的楚老师,现在这会儿,因为没钱都快愁哭了。

        

这些事慢慢再考虑吧,他们母子三个都快赶不上开学时间了,要赶紧回北京。

        

楚韵带着两个儿子到北京之后,新学期开学都好几天了,楚韵赶紧把孩子送到初中报到,还被老师说了几句,楚韵解释老家离北京远,东拉西扯几句才从初中离开。

        

现在她要去自己学校报到。

        

范德人看到她:“还记得你是个学生吗?你的毕业论文要开始准备了,知道吗?”

        

楚韵点点头:“我知道,不过我现在还有一件事情要忙。”

        

“什么事?”

        

楚韵说了她在上海买地掏空流动资金的事情,反正,这学期她要搞钱,没空搞学习。

        

楚韵:“锦绣东方的软装还要花一大笔钱,我现在只出不进,这样怎么行?”

        

范德人头疼:“你怎么这么激进?”

        

“地段啊!那么好的地段!以后多值钱啊!”

        

范德人:“你就钻钱眼儿里去吧!”

        

“我乐意!”

        

楚韵和范德人关系到位,再加上楚韵成绩好,范德人对她在不在学校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是老师这个工作,从这学期开始,她就不担任了。

        

楚韵从范德人办公室出来,又去教务处,她要辞职!

        

“楚老师,你是我们学校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楚韵斩钉截铁!

        

“好吧!”

        

卸掉工作,楚韵去学校公示栏贴招聘启事。各位建筑系的同学们,你们的实习机会又来了。

        

锦绣东方就在那儿摆着呢,看看设计者潘明月现在的地位,不用考虑了,回去画图吧。

        

潘明月还是和之前一样,和楚韵打招呼之后,和袁津两个人跟学校请假,坐火车去上海。

        

楚韵在家考虑了一天,怎么快速搞钱。上半年锦绣东方的软装应该能到位,但是就算装好了,暂时也赚不到什么大钱,能覆盖员工的开支就不错。

        

她觉得,倒买倒卖今年还是要搞起来,而且只做最赚钱的。赚钱才是王道,她答应了要把房子建起来,那就必须干!

        

如果最后真的缺钱干不下去,她就把房子抵押给银行,这都是资产!

        

楚韵这时候想起香港的金融市场,那个才是搞热钱的好地方啊!可惜,范德人不肯帮忙。

        

算了,就先挣点辛苦钱吧。

        

楚韵忙起来之后,王沐和王林觉得自己被骗了。他们担了妈妈在北京照顾他们的这个名,实际上,妈妈一个月在家的时间根本就没有几天。

        

周末休息,王沐和王林带着小伙伴们在家烧烤,小伙伴们羡慕他们日子过得太爽了。大人不在家,想干嘛就干嘛。

        

王林:“屁的想干嘛就干嘛,我妈放了眼线在家里,我们敢胡闹试试?”

        

楚韵不在家,程鹏带着两个兄弟,依然住在外面倒座房,就是为了监督他们两个。

        

“你这样能好吃好喝也不错啦!”

        

他们这一群大院子弟,回家也只有爷爷奶奶,爸妈工作都忙着呢,别说一个月,有的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人。

        

罗玉啃了一口肘子:“楚阿姨去南方搞钱去了?”

        

“嗯。”

        

罗玉被肘子烫得伸舌头:“我听我小叔说,你们家在上海有好大一栋洋楼,楚阿姨又买了一块地,说是夏天就要建。”

        

小伙伴们一脸羡慕,罗小五从对面椅子上蹦跶到王沐身边,手指头因为拿着肉骨头,油乎乎的,用肩膀蹭了他一下:“兄弟,眼看着你们家越来越有钱啦,以后咱们的餐标是不是要定高一点?”

        

“是呀是呀,苟富贵勿相忘呀!”

        

“滚!说了好多次了,这些钱和我们没关系。”

        

“切!”他们才不信呢。

        

罗玉极力赞美楚阿姨:“前几年我还说,长大后要成为楚阿姨那样的人,现在看来,我是成为不了了。”

        

看看人家楚阿姨,一个人单刀匹马,走南闯北,挣大钱,想一想就威风。

        

罗玉:“你说,我怎么没早生几年呢?这样我就能去楚阿姨的财务学校读书,我也学学挣钱的本事。”

        

别的地方的人他们不知道,就单说他们见过的那几个,王亮、梁静、马一鸣、穆东,去年暑假一起在工地上混了快两个月,早就知道他们名下都是有房子的人。

        

罗玉的堂哥罗晰,怼了罗玉一句:“别痴心妄想了,你以后把你自己的工作干好就行了。楚阿姨这样的厉害人,有幸认识就不错了。”

        

罗小五深以为然:“你们说,我以后要是拍个电影,找楚阿姨要钱,楚阿姨给不给?”

        

王沐客观地说:“你的电影挣钱的话,我妈应该会投。”

        

罗玉给他支招:“不是说王亮和穆东要干房地产公司吗?楚阿姨投钱了的,你跟着穆东学学怎么做那个啥……对,叫融资报告。”

        

“马上快暑假了,这个暑假怎么过?罗叔赶我们去部队?”

        

“不去!”

        

“我反正不去,我宁愿去工地上搬砖。”

        

“对,去上海,去楚阿姨的工地搬砖。”

        

罗玉也想去上海,她扭头问王沐:“你说,我小叔带你们出海了?”

        

“嗯,不仅出海了,还带我们去高级饭店,吃西餐,看了好多外国人。”

        

外国人没啥稀奇,他们在首都,去外交部那条街转一转,还是很容易看到洋人的。就是高级饭店,一听就很有吸引力啊。

        

罗小五用眼神示意大家:“去不?”

        

“去吧?”

        

“去!”

        

“去!回去跟我奶奶说,我奶奶听我的。”

        

程鹏带着两个兄弟在厨房做午饭,一个兄弟跟程鹏说:“我真想不明白,这些少爷小姐,居然想坐火车去上海工地搬砖,还讨论得津津有味的。”

        

陈鹏笑了:“这些孩子有精力,年轻嘛,多出去长长见识也好。”

        

另外一个人说:“家庭出身都挺好,还知道自己挣钱,已经很不错了。当年我老家村里,和我差不多大的一个小子,他爹当个大队干部,就觉得自己家有身份,都不乐意下地挣工分了。”

        

一周后,楚韵回到家,程鹏听到敲门声,赶紧去开门。

        

“老板,你回来了。”

        

楚韵笑着点点头,抬脚进屋:“这半个月我没在家,两个臭小子乖不乖?”

        

“乖,每天放学按时回家,上周和大院那几个孩子在家里做饭吃,烧烤、炖肉啥的,都做。”

        

陈鹏跟着楚韵进屋,楚韵把提包放在桌上,叫程鹏坐。

        

程鹏给楚韵倒了杯水,在楚韵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楚韵:“锦绣东方那边什么情况了?”

        

“软装都已经做好了,袁津领着一位,据说是港城来的室内设计师,把酒店那边都弄好了。梁静也招好了服务员和厨师,那边随时可以营业。”

        

楚韵喝了杯水:“袁津和潘明月呢?”

        

“他们前天来过家里一趟,看见您没在家,就回学校了。袁津说,上海那边已经安排妥当了,机器、原料和工人随时可以进场。”

        

楚韵嗯了一声,脑子在快速转着。

        

她这小半年没闲着,除了五爷那里加大了供货,她还另外选了几个发展好的城市,找人合作,大量出货,这半年赚的钱比她前两年赚得都多。

        

按照现在的物价,她手里这些钱非常多,但是仅靠她手里这些钱,想要修一栋现代化的写字楼起来,还远远不够。

        

她还是把主意打到范德人那里。

        

半下午,时间不早了,楚韵让程鹏出去,她回屋洗澡换了一身舒服的家居服,炖了一锅酸萝卜老鸭汤,又去胡同口买了卤牛肉、凉拌菜。

        

王沐和王林放学回家,满头大汗,一进门就喊:“程叔,做饭没有,没做把我们两个的做上。”

        

楚韵笑着从屋里走出来:“哟,还学会蹭饭了!”

        

两兄弟看到妈妈回来,眼睛都亮了。

        

“妈!”

        

王沐和王林冲过去要抱,楚韵侧身躲开,嫌弃地啧啧道:“看你们那一身脏的,还不快去洗澡,我把饭做好了,洗好就出来吃饭。”

        

“妈你等着我,很快的。”

        

书包往桌子上一扔,两兄弟一边往后院跑一边脱衣裳。

        

楚韵笑着去厨房端饭菜,等两个儿子洗完战斗澡回来刚刚好。

        

好久没吃到妈妈做的饭了,两人抢着喝汤,酸萝卜老鸭汤,酸辣咸鲜,最开胃不过,泡米饭吃,那简直一绝。

        

吃饱饭,两个孩子没形象地摊在椅子上。

        

“妈,你过两天还走吗?”

        

“不走,等着期末考试,考完试我带你们去上海看你们爸爸。”

        

王沐呃了一声:“除了我们两个,罗玉、罗晰他们也要去。”

        

楚韵:“他们是对搬砖上瘾了吗?”

        

王林拆穿小伙伴:“他们还想去上海玩儿,蹭吃蹭喝。罗小五还想和你拉拉关系,以后他要是当导演,就找你投资他。”

        

楚韵哈哈大笑:“行,电影好的话,我就投钱。”

        

王林撇嘴:“就罗小五那不着调的样子,我看他也很难搞出什么好电影。”

        

“别人都还没做,你别先否定人家。”

        

母子三人吃完晚饭,就这样坐着聊聊天,饭厅的门大打开,傍晚,过堂风吹过来,十分凉爽。这时候手里就差一盘西瓜了。

        

聊到月上中天,时间不早了,楚韵拍拍儿子的背:“时间不早了,回房睡觉去,明天还要上课。”

        

“哦。”

        

第二天,儿子去学校上课,楚韵也要去学校,不过她不是去学习,她是去找范德人帮忙。

        

她想好了,范德人要是不帮忙,她就跟他断绝师生关系。

        

范德人坐在办公椅后头,靠着椅子,双手交叠在胸前:“你还是想搞金融?”

        

楚韵卖惨:“我也是没有办法,你看我辛辛苦苦半年,潘明月计划修八十八层楼,我兜里这点钱,最多修到十八层不得了了。”

        

范德人还有心情开玩笑:“直接下地狱去?”

        

“范老师,你就说帮不帮忙吧。”

        

范德人沉吟半晌:“帮忙我是能帮的,只是,金融这个东西,变数太多,你要一把赔了,我看你连修到地狱的钱都没了。”

        

楚韵微微一笑:“放心,我早有准备,去香港开户,我不会动这个钱。”

        

“那你准备动什么钱?”

        

“我有黄金,很多黄金。”

        

“你准备拿去香港卖?”

        

“不卖,做抵押!”

        

这句话有点意思,范德人暂且相信她有搞金融的脑子。

        

他又问:“万一你抵押的黄金也赔了呢?你的楼怎么办?”

        

楚韵双手一摊:“我自己搞不下来,只能找银行借钱,或者拉人入伙。不过,还是祈祷我能在香港捞一笔,这么好的大楼,我是舍不得分给别人的。”

        

范德人看着她:“我们范家入股也不行?”

        

楚韵干脆地拒绝,不过也没说死:“真到了山穷水尽那一天,拉人入伙,我肯定首先考虑你们范家。”

        

范德人明白了,她还想搏一搏。

        

范德人最后还是答应了她:“期末考试之后,你跟我去香港,我找人给你开户。”

        

楚韵笑着站起来:“多谢范老师。”

        

楚韵转身要走,范德人叫住她:“你的毕业论文写成什么样儿了?”

        

楚韵一拍额头,她的毕业论文选题是什么?

        

范德人瞬间黑脸:“滚出去!”

        

“得嘞!”

        

离放暑假还有几天,楚韵跟其他学生一样,忙着在家赶作业。她因为前面欠债太多,为了讨老师欢心,还要熬夜赶作业。

        

最让楚韵痛苦的事,一篇论文那么多字,还要用手写出来,要了老命了!

        

这时候也不能得罪范德人,楚韵抓紧时间在屋里搞论文,结合上辈子的经验,搞了一个在现在看很国际化,在以后来看,很泛泛而谈的论文初稿,勉强交差。

        

范德人还表扬了一句:“这篇论文很有全球视野。”

        

楚韵很心虚:“过奖过奖!”

        

期末考试一过,楚韵把梁静叫来,让她把锦绣东方酒店安排好,就去上海那边。

        

梁静:“楚老师放心,王亮会跟着一起去,有他在,账目错不了。”

        

“嗯,你尽量早点去上海。”

        

第二天,楚韵去上海,同去的还有范德人、王林、王沐和他们的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