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第 73 章

        

到了上海,楚韵带着大家先回家。

        

王建业知道这次来的人多,所以提早把房间收拾出来给他们住。

        

楚韵问过范德人的意见后,范德人也住在家里,就住一楼,罗红日隔壁。范德人要去找一个朋友,到家安顿下来,洗漱后换了一身衣裳就出门了。

        

快到王建业下班时间,楚韵交代他们几个在屋里等着罗红日回来,也转身也走了。

        

罗红日下班到家,看到屋里的一群小子,罗晰、罗觉、罗武见了赶紧喊了一声叔叔,叶邵、徐锟他们也跟着叫叔叔。

        

罗红日:“罗玉呢?”

        

“楼上看房间去了。”

        

罗红日吊儿郎当地坐下:“一会儿叔叔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罗小五激动:“好呀,我们正等着呢。”

        

过了一会儿,罗玉从楼上下来,罗红日带上他们准备出门。

        

王沐问了一句:“我爸妈呢?”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你爸还在加班,你妈刚才出门,我在半路上碰到她,肯定是接你爸去了。”

        

王林撇嘴:“我妈就不能把我们排在爸爸前面?”

        

罗红日嘲笑他:“想什么呢?”

        

罗红日没猜错,小半年没见,楚韵接王建业去了,夫妻俩去江边约会,吃晚餐,范德人见完朋友半夜回家,他们都还没回去。

        

早上起床,王沐看到一楼餐桌上的小蛋糕,不用想也知道,爸妈昨晚上肯定没回家睡觉。

        

一早上起来,王林知道爸妈昨晚丢下他们去玩,怒气冲冲:“爸爸!”

        

王建业在厨房做早饭,站在门口瞥了他一眼:“叫我干什么?”

        

王林心里憋着气,又不敢说出来,最后气冲冲地喊了一句:“我饿死了!”

        

王建业难得没有凶他:“等着,一会儿就做好了。”

        

王林眨巴眨巴眼睛,看向哥哥,今天怎么了?爸爸这么好说话?

        

王沐勉强解释:“可能是好久没见,想我们了吧。”

        

王林才不信呢!不管了,反正他怎么生气,爸妈下次出去也不会带他们,随便了。小伙伴都来上海,大家可以一起去玩啊!

        

吃了早饭,王建业上班走了,楚韵给王沐塞钱:“你们出去玩儿吧,晚上八点之前要回家。”

        

罗玉高兴地蹦蹦跳跳:“楚阿姨,我们知道了!”

        

楚韵:“乖!”

        

孩子们一走,楚韵换了一身衣裳,还穿上高跟鞋,跟范德人去见一个他的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嘛,楚韵肯定愿意见的。

        

范德人给楚韵介绍的这个人,是个港商,兜里有钱,在找投资机会。

        

据范德人所说,这人认识的一个朋友参加过年前的那次土地拍卖,他欣赏楚韵做事有条理,账目清晰,是个好的合作伙伴。

        

楚韵和他当面聊过之后,他不仅欣赏楚韵,还看上了楚韵的锦绣东方。

        

“楚小姐,我们两个可以合作,你用你的关系拿地,我出钱投资,咱们一起赚钱。”

        

楚韵笑着拒绝了他:“您可能找错人了,我以后的方向是做投资,并不是修房子。而且,你有认识的朋友参加过年前那场拍卖,应该知道,我能拍到这块地只是运气好,没有你想象中的关系深厚。”

        

他轻轻一笑:“我话放在这里,楚小姐需要资金的时候,随时可以来找我。”

        

“谢谢。”

        

两方告别,楚韵和范德人离开酒店,楚韵问:“我不做房地产,你应该知道。”

        

范德人懒洋洋地点点头:“知道啊,那也不影响你认识这人,多个朋友多条路嘛。”

        

楚韵停下脚步:“你这是不信我在金融市场能赚到钱?”

        

“谁知道呢?做事情,不要太孤注一掷,总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楚韵点点头,转而又问:“我的后路不是范家吗?你们家不给我投资了?”

        

范德人:“我想投资,投资不了,家里也不全是我做主。”

        

楚韵明白了,还是要尽快去港城,缺钱啊!

        

上海的锦绣东方工地开工的第二天,王沐、王林、罗玉他们包袱款款去工地搬砖。楚韵把工地的事情交给梁静和袁津负责,她和范德人去香港。

        

范德人说家里他做不了主,给楚韵办开户这件事还是很顺利。楚韵顺利地用十箱黄金抵押给银行,换到港币,这些港币,她全部投入股市。

        

时间很紧张,她知道,她能赚钱的机会只有这几个月。历史记载中,明年中英香港主权谈判陷入僵局,港币会大幅贬值,她要在此之前撤出去。

        

范德人母亲邀请楚韵去家里住,楚韵礼貌拒绝了,这段时间她没空社交,她在交易所附近的假日酒店开房,长期驻扎在这里,每日不是在看盘,就是在买进卖出。

        

范德人开始还操心她把自己的身家都赔进去了,一直关注着楚韵,半个月之后,他才确定自己想多了。在金融市场上,楚韵比他想象中更加老辣。

        

楚韵又一次在高点清仓,几天后,在低点入场,恒生指数随即开始攀升,楚韵这个好几次踩准了高点和低位的牛逼人物,渐渐在圈子里有了名声。

        

因为楚韵长期住在假日酒店三楼八号,这个房间就成为楚韵的代称,那些不知道楚韵名字的人,每天都要问一句同行:“三楼八号那位今天出手没有?”

        

楚韵在股市上独到的眼光,同样也引起了范家人的注意,范德人的二哥范德喜,盛情邀请楚韵周末去家里做客。

        

楚韵盛情难却,换了一身得体的白色连衣裙赴宴。

        

范德喜的大嫂跟婆婆小声说:“楚韵这一身气质,一点都不像小地方来的。”

        

穿衣风格简洁大方,有质感的珍珠耳环,细嫩纤细的手腕上只戴着一只金表,踩着一双高跟鞋,走路摇曳生姿。

        

范老太太笑呵呵的:“能让德人和德喜这么看重的,肯定不是一般人。这姑娘我一看就喜欢,笑盈盈的,人还大气。”

        

楚韵跟范大嫂点点头,笑着跟老太太说:“我又上门蹭吃蹭喝了,老太太可别嫌弃。”

        

范老太太和蔼地握住她的手:“随时来,我什么时候都欢迎你。你说说,一个姑娘家住在酒店,怎么都不肯来家里住,是不是嫌弃老太太我唠叨?”

        

楚韵亲密地挽住老太太的手:“看您说的,我可太冤枉了,我还想邀您下午去逛街呢。”

        

老太太哈哈一笑:“没想到还有小姑娘请我这个老太太逛街,不过逛街我就不去了,你跟青青一起去,要不是德喜媳妇儿回娘家了,你们还能三个人一起去逛街。”

        

青青是范德人大嫂的小名。

        

楚韵到了,佣人开始上菜,楚韵坐在范德喜对面,方便两人谈话。

        

和上次见面相比,这一次,范德喜对楚韵的态度亲热了许多,之前还客气地叫楚小姐,今天也跟着范德人叫她楚韵。

        

范德喜:“听朋友说,最近你在交易所战绩斐然,交易所都想招揽你。我看你也别去交易所,干脆我们一起合作,你看怎么样?”

        

楚韵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范德人,又看向范德喜,明白地告诉他:“我来香港的目的想必你也知道一二,我完全是因为修楼缺钱,逼得没办法了才来这里放手一博。你应该比我知道,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范德喜对股市的风险再知道不过了,七三年到七四年股市泡沫破裂,恒生指数从一千七百七十四点,跌到历史最低一百五十点,多少人倾家荡产。

        

但是,最近恒生指数涨到一千八百点以上,大家都觉得行情又回来了,少不得蠢蠢欲动。

        

范德喜原本是不敢的,主要是他对股市没什么研究,进去也是亏本。但是有楚韵这样战绩累累的人坐在他面前,他怎么能不动心。

        

楚韵笑着推脱:“范老师是我的老师,我很多经济知识都是范老师教的,这些东西,范老师比我懂。”

        

范德喜看了一眼弟弟:“别管他,他是个老古董,他说他只做实业,不炒股。”

        

楚韵垂下眼眸,怪不得之前她说她要进金融市场,范德人不肯帮忙。

        

看在范德人的面子上,楚韵打定主意,不会给范德喜任何炒股意见,他们范家,还是好好做生意吧,当个富商就挺好,就别淌这个浑水了。

        

楚韵在饭桌上拒绝了范德喜,第二天,楚韵在酒店吃早饭,又遇到了范德喜。

        

楚韵无奈,这人是不是传说中的人菜瘾大,自己不行,还要使劲儿往里面掺和。

        

范德喜也不是随便就找上了楚韵,而是真的跟行业里的人打听过,楚韵炒股不是看运气,而是真的懂技术。

        

r />    范德喜:“楚韵,我知道你担心万一赔了,大家伤感情。你放心,我范德喜不是玩不起的人,钱我交给你操作,赔了就赔了,绝不会找你麻烦。”

        

楚韵想了想:“你准备拿多少资金炒股?”

        

范德喜用手给楚韵比了一个数字:“这点钱,也就是玩一玩,不会影响我们家的流动资金。”

        

楚韵点了点头,她思考片刻:“下午你来找我,我找律师拟一个合约。”

        

“好的,我下午再来。”

        

楚韵还是跟范德人打了个招呼,他二哥找她炒股了。

        

范德人找人带话给她:让她自己看着办。

        

楚韵摇摇头,幸好范家的大哥是个靠谱的。底下的两个,范德喜激进,范德人佛系,没有范家大哥,靠他们两个,范家的资产至少得缩水一半。

        

楚韵和范德喜签了合约,她的账户里进入大笔资金,她操作起来,更加得心应手。范德喜没什么正事儿,整天去交易所盯着,看到楚韵买的股,蹭蹭地往上涨,每天高兴得都能多吃两碗饭。

        

人家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真没说错。

        

范德喜在楚韵这里开了个头,好多有钱的二代找上楚韵,争着抢着和楚韵签合约,楚韵手里的资金规模迅速壮大。

        

八月底,楚韵抄底一波,还没到最高位就立即清仓,随即整理手上的资金,把本金和赚到的钱按照比例分给范德喜他们。

        

楚韵算了算她手上的资金,跟她抵押十箱黄金获得原始资金相比,这两个来月炒股的收益,简直能让人疯狂。

        

别说把上海的锦绣东方修起来,再修一座的资金她都有了。

        

楚韵去银行把自己的黄金赎回来,收拾行李准备要回家。

        

范德喜他们赚了大钱,在港城最好的酒店,请楚韵吃饭。

        

楚韵去了,看在范家的面子上,告诫他们一句:“赚到钱了就好好享受,不要再丢进股市,小心血本无归。”

        

大家一笑置之,根本没把楚韵的告诫放在心里。

        

楚韵但笑不语,听不听她的话随便。

        

楚韵的迅速抽身,让范德人刮目相看,楚韵这样的心性,搞金融好像也还行。

        

但是范德喜这样赌徒性质的炒股,就不行了。

        

楚韵走后没两个,范德喜和他的朋友们,手里的钱还没捂热,就被套牢在股市里了。

        

范德人大哥范德融知道之后,冷哼一声:“该,大风刮来的钱,又让大风刮走了,挺好!”

        

事后,范德人跟楚韵说这句话的时候,楚韵乐得哈哈大笑。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现在楚韵兜里钱多得要溢出来了,是该乐得哈哈大笑。

        

这两个月,梁静管着总账,看到账面上的钱越来越少,急得不行。

        

梁静处处抠门儿,不该花的钱一分都不花,不管是王亮还是袁津过来申请款项,一句话:没钱!

        

楚韵从香港带回的大笔资金入账之后,梁静喜得原地转圈圈:天啊,这么多钱!

        

楚韵拍着梁静的肩膀:“好好干,咱们现在有的是钱!”

        

梁静乐得直点头。

        

马上面临开学,袁津、梁静、王亮、穆东都要回学校报到。楚韵课程更轻松,又有范德人开后门,她暂时先留在上海看着工地。

        

楚韵跟梁静说:“你回去之后,记得去锦绣东方查账。”

        

梁静点头:“老师放心,回去我就去。”

        

“嗯。”

        

这个暑假,楚韵的绝大多数精力都放在香港股市,偶尔还要关注一下上海这边的工程进度,北京那边她完全放手,交给兰洁负责。

        

兰洁曾是第六届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的学生,去年才考上大学,在北京读书。这一次上海的工程开工,楚韵腾不开手,原本指望马一鸣的,谁知道马一鸣有事帮不上忙,楚韵就想到了这个小姑娘。

        

别看兰洁刚读完大一,在他们那一届学生里面,她算是最优秀的那一批,把账目交到她手上,楚韵一点也不担心。

        

小姑娘年纪小,胆气差了点。楚韵走的时候就发话了,交代程鹏压场子,谁敢不听她的话,就立马辞退。

        

梁静回到北京后,先去学校报到,然后第二天就去锦绣东方查账。

        

这时候,酒店后面的香山还没到最好的时候,但是酒店的入住居然率超过了五成。上午,酒店和办公楼之间的院子里,还有客人在散步。

        

梁静到的时候,刚好酒店员工在会议室开早会,梁静站在大门外,听到兰洁气势汹汹地训话。

        

兰洁:“保洁组的人站出来,昨天负责打扫顶楼卫生的是谁?为什么窗户上都是水渍?很明显你们用湿抹布擦了没有用干抹布二次擦。”

        

保洁组负责人想解释,兰洁抬手制止:“我不想听你们任何理由,谁负责的工作就扣谁的工资,保洁组组长没有尽到监督的责任,按照条例,你知道该怎么办。”

        

保洁组的组长点点头,没再说话。

        

兰洁翻到下一页:“下一项,厨房……”

        

梁静站在门外直点头,这个小丫头不错嘛,挺有气势的,这才两个月就历练出来了。

        

十几分钟后,随着一声散会,大门打开,一群员工从里面鱼贯而出。

        

兰洁看到梁静,十分开心:“梁静姐,你回来啦,楚老师呢?”

        

所有的员工看见梁静,恭敬地喊了一声梁经理,赶紧溜了。

        

在员工眼里,梁经理做事儿比兰经理更厉害。谁要工作有失误,兰经理最多就是扣工资,说你两句,听着就是了。换成梁经理,一次两次后,直接叫你走人,所有员工都怕她。

        

等人都走了,屋里只剩下兰洁和程鹏。

        

梁静微微一笑:“我先回来学校报到,上海那边离不开人,老师在上海看场子。不过,你干得不错嘛,有模有样的,怪不得楚老师那么看好你。”

        

兰洁不好意思地笑了:“开始我还是不敢,有些人好凶的,多亏了程鹏叔叔帮忙,开除了一个闹得最凶的员工,他们才听我的话。”

        

梁静看了程鹏一眼,他今年没有四十吧?被一个小姑娘叫叔叔,他怎么想?

        

程鹏只能表示,他长得老,已经被这个小丫头叫习惯了。不过也还好,这小丫头读书早,今年也才十七八岁,他要结婚早一点,应该也能生出这么大的闺女,叫叔叔也还行吧。姑且这么安慰自己。

        

楚韵的意思,现在酒店这边,程鹏也是主要负责人,主要负责给兰洁撑腰,兰洁回学校上课的时候还要负责镇场子。

        

程鹏:“我们锦绣东方现在是北京目前最好的酒店之一,虽然偏远了一点,但是风景好,来我们这里订房间的顾客不少,甚至有些顾客一订就是半个月,一个月。”

        

梁静:“我们酒店的价格都是浮动的,从下个月开始,香山红叶最好的时候,房价还会持续上调。”

        

兰洁点点头:“前台那边,我提前跟他们说过了,十月中旬以后的房子先不订出去,等咱们房价定了再卖。”

        

除此之外,还要根据楼层订房价,风景最好的顶层,价格至少要比现在翻一倍。天台上那么宽的地方,也要布置出来,作为酒店会员的特享权益,可以在天台看红叶,酒店还提供各种热茶、点心等等。

        

兰洁:“楚老师这个策略好,酒店会员入会条件是什么?”

        

梁静:“按照楚老师的计划,一次性充一千两百块钱以上,算是基础会员。”

        

兰洁和梁静讨论半天,程鹏不懂,他只负责听着,以后好好执行就行了。酒店开起来,他已经开了无数次眼界了。

        

比如,高昂的房价,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只够在这里住一晚上。来来往往的顾客,有政要、有富商还有洋人。

        

这两个月见过有头有脸的人,比他前三十年加起来都多。休假的时候,去部队看望战友,吹牛的谈资比谁都多。

        

说完酒店的事情,兰洁说:“很多客人跟前台打听,我们的办公楼什么时候对外出租,很多客人想租,还有想买的。”

        

梁静笑着道:“这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办公楼卖是不会卖的,出租是可以的。出租办公楼的事情,已经有章程了。楚老师说,八楼以下都可以出租,八楼和九楼留着,我们自己用。至于出租的价格……”

        

安排好酒店和办公楼的工作,再查完账,时间已经中午,兰洁站起来:“梁静姐,走,我带你去吃员工餐,今天中午有香辣兔肉,去晚了就没了。”

        

“好,走吧!”梁静收起文件,和兰洁一起离开办公室。

        

出门后,兰洁细心地锁好门,还推了一下。

        

察觉到梁静打量的目光,兰洁笑了笑:“以前上课的时候,楚老师交代我们,说账本很重要,作为财务人员一定要保管好。我害怕出什么纰漏,每次出门,都要把门锁好。”

        

梁静拍拍她的肩膀:“好习惯!”

        

梁静在酒店吃完午饭就回学校了,她要去跟老师磨假期。学习她会好好搞的,但是她现在要去上海,工作也不能落下。

        

梁静少不得又被老师念叨:“梁静,你都大四了,虽说你成绩好,但是你这样三天两头地请假,平时表现不好,你怎么比得过其他想留校的学生?你这是在把你的前程往地上扔。”

        

梁静愣了一下,连忙解释:“老师,我没想留校,我正常毕业就行了。”

        

“就算你不想留校,你难道不想去个好单位?”

        

梁静微微一笑:“老师,我现在正在好单位上班。”

        

“你在哪个单位上班呢?”

        

“锦绣东方。”

        

住在北京的人,谁还不知道锦绣东方?

        

老师被噎了一下,马上反驳:“锦绣东方再好,它也是民营单位,哪里比得上机关。”

        

老师忧心忡忡:“梁静啊,你年纪轻轻的,可不要走错路。”

        

梁静无辜地眨眼:“锦绣东方给得多。”

        

老师:“普通工人四五十的工资,一个民营单位能给你多少?况且民营单位还不稳定。”

        

梁静:“十倍算不算多?”

        

老师:“……”

        

她的学生还没毕业,一个月的工资快顶她一年的工资,她也好想去锦绣东方上班怎么办?

        

至于工作不稳定,给这么多,几年就赚了别人一辈子的钱,要什么稳定啊?

        

梁静在老师怀疑人生的眼神中,拿到请假条,淡定地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