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 75 章

        

王沐和王林带着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到上海的时候,爸妈都不在家,原本住在家里的王亮的爷爷奶奶,也和王亮回老家过年了。

        

他们刚到家一会儿,唐老太太提着菜篮子从后院走出来。

        

唐老太太:“王沐找你爸妈?你爸肯定在单位加班,你妈应该在工地上。好些工人老家隔得远,没回家过年,你妈肯定是去工地上处理工人过年的事情了。”

        

王沐:“谢谢唐奶奶,我一会儿去工地上找我妈。”

        

王沐给家里人介绍,这是他们家以前在北京的邻居唐奶奶。

        

刘翠笑着说:“之前听楚韵提过,他们小两口忙不过来,还要多谢你当时帮忙带我两个孙子。”

        

唐奶奶笑眯了眼:“咱们两家这样的关系,可别这样客气。你看,在北京我和楚韵是邻居。我搬来上海,房子都是楚韵帮我找的,我还在你们家院子里种菜。搬了家都还能有联系,说起来这也是我们的缘分。”

        

“可不是嘛。”

        

说到种菜,李桂芳和唐老太太有的聊了。聊到兴起,知道唐老太太中午回去一个人吃饭,李桂芳就留她在家里吃饭。

        

向红和张素芬也帮着劝:“一个人做饭都懒得洗碗,就留下一起吃吧,多双筷子的事情。”

        

唐老太太乐呵呵地应了,还跟刘翠和李桂芳夸他们的儿媳,不仅是个利落人儿,还特别会说话。 记住网址m.lqzw.org

        

被夸奖了,向红和张素芬笑得可开心了。

        

唐老太太又说:“看看,我就喜欢你们这样的敞亮人儿。”

        

刘翠笑:“老姐妹,你可别再夸了,她们两个笑得脸都红了。”

        

三个老太太坐下,聊种菜都能聊一上午。

        

王杰和楚为民坐不住,叫上孙子,带他们去工地看看。

        

老听他们说楚韵在北京修了九层楼的房子,这还不够,还要在上海修一座八十八层楼高的大楼,他们早就想去看看了。

        

王沐和王林带着爷爷和外公去工地上找妈妈,他们到的时候,工地上没人。今天已经放假了,工人们都在工棚那边休息,凑一起在准备过年。

        

工人看到王沐和王林哥俩,还跟他们打招呼,问他们寒假怎么没来工地上搬砖。

        

王沐摆摆手:“我妈安排其他事情让我们做。”

        

王林牵着爷爷和外公:“我们回老家接我爷爷和外公来上海过年,忙得很。”

        

有会来事儿的人,跟两个老爷子问好,夸奖他们家孩子勤奋,能吃苦,工地上的活累人,乡下孩子都不一定能吃这个苦,还是他们家会教孩子。

        

楚为民笑得嘴都合不拢:“都是他们爸妈教得好。”

        

王沐:“叔叔伯伯们,看到我妈没有?”

        

“楚老板啊,在前头办公室里,上午给我们发了过年钱和年礼,这会儿和梁经理、袁经理他们在办公室盘账。”

        

“哦,谢谢啊,你们先忙着,我带我爷爷和外公去找我妈。”

        

王沐敲门的时候,楚韵已经忙完了,离门口最近的袁津打开门,袁津看到王沐:“你们怎么来了?”

        

楚韵从桌后站起来:“爸爸,老师,你们怎么不在家休息?”

        

梁静笑着跟两位老人打招呼,还把袁津介绍给他们。

        

楚为民笑呵呵地跟袁津打招呼,夸了一句有为青年,转头跟楚韵说:“不着急,吃了午饭再休息,我想过来看看你修的房子。”

        

楚韵微微一笑,扶他们去旁边椅子上坐,又亲自给他们倒了一杯热水:“房子刚修到一半,这时候没什么好看的,等明年完工后再来看,到时候我带你们去顶楼看风景。”

        

王杰:“听王沐说,你在北京修的房子现在可受欢迎了,特别是秋天的时候,都喜欢去楼顶看风景,一般人还上不去。”

        

“房顶就那么大一点地方,大家都想去,肯定有人上不去嘛。”

        

时间也不早了,楚韵让袁津先回去过年,他家离上海不远,回去还赶得上大年三十。

        

袁津拿着楚韵给的大红包走了,至于梁静,她本来就不想回家过年。

        

楚韵跟她说:“你别走,跟我一起过年,到时候春玲他们都会来,不要觉得只有你一个外人不好意思。”

        

梁静笑着挽住楚韵的手臂:“我脸皮可厚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楚韵笑着看向爸爸和老师:“我领你们出去转转,咱们就回去吃午饭?”

        

王杰和楚为民站起来:“走,转转。”

        

房子修到一半,还没装电梯,几人从楼梯往上爬,爬到五楼,各处转一转,周围还没什么高层建筑阻挡,四周一览无余。

        

楚为民站在阳台上,脑袋从阳台伸出去往上看,不知道到时候八十八层楼修起来,得有多高?

        

一想到这么高的楼是她女儿修起来的,以后还要传给两个外孙,有了这么多房子,以后子孙后代八辈子都不愁吃喝,楚为民就感觉心情豪迈。

        

从楼上下来,楚为民激动地拍了拍王杰的肩膀:“老哥,你觉得怎么样?”

        

王杰哈哈大笑:“不错,楚韵干得好!”

        

楚为民彻底绷不住了,放声大笑。他养了一个好女儿啊!

        

各行各业都准备过年,王建业也暂时放下手里的工作,陪老人去上海各处转一转。

        

家里人都没见过大海是什么样儿,楚韵找人租船,还带着一家人去海上玩。

        

船上的渔民会撒网,给他们捞了不少鱼虾回来,李桂芳看到螃蟹睁大了眼睛:“这大海比我们大队前面的小河大,连大海里的螃蟹都比我们河里的螃蟹大。”

        

刘翠:“瞧瞧,海里的螃蟹,和我们河里的还不一样呢。”

        

张素芬凑过去:“快让我看看。”

        

向红感叹了一句:“租船的钱不便宜吧,咱们多捞点鱼虾回去,至少回一点本。”

        

楚韵心里吐槽,说好的来看海,合着你们是出海捕鱼来了。

        

楚韵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脖子上围着围巾,脑袋上还戴着帽子,就这样,还是冷得直哆嗦。

        

海风迎面吹过来,楚韵鼻子痒,打了一个喷嚏,看她弯腰弓背的那个样子,打喷嚏这么大动静的还真不多见。

        

王建业站在她面前挡住风,解开扣子,把她抱在怀里,用外套裹着她。

        

楚韵趴在他的胸口,王建业搂着她的腰。

        

王建业问:“有没有好一点?”

        

楚韵带着鼻音应了一声:“失策了,我好像吹感冒了。”

        

王建业:“那我们早点回去。”

        

楚卫东和王建业守在渔民边上,王勤激动得跳脚:“快来看,这一网捞着大鱼了。”

        

王杰和楚为民也挤过去看:“在哪儿呢?”

        

“哟,还真是。”

        

“这鱼得有一米长吧?”

        

“这是啥鱼?”

        

“不知道,没见过呀。”

        

“咱们再把船开远一点,前面的鱼肯定更大。”

        

“就是,就是,靠近岸边的鱼都被人家捞完了。”

        

楚韵:“……”

        

王建业轻笑:“爸妈他们正在兴头上,这一时半会儿估计回不去了。”

        

楚韵无奈:“反正都感冒了,我再忍忍。”

        

王建业就这样一直抱着楚韵,直到一家人捞到两大桶鱼,尽兴而归。

        

回到家,家里的女人们都撸起袖子积极地去厨房做饭,还没做过这么新鲜的海鱼呢。

        

王建业和楚韵回家后就上楼去卧室,关上门转身去空间。

        

为了阻挡感冒病毒,两人都吃了感冒药,然后泡了热水澡,擦干身上的水,赶紧去暖烘烘的被窝里躺着。

        

但是,即便这样,夫妻俩人还是双双感冒了。

        

做好饭,王沐上楼叫爸妈下去吃饭,敲开门,就看到他爸妈抱着卫生纸,不停地打喷嚏、擦鼻涕。

        

楚韵最惨,鼻子都擦红了,她有预感,再这样下去,鼻子很快就要被她擦破皮了。

        

王建业跟儿子说:“你帮我和你妈把饭端上来,我们就不下去吃了,免得把你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都传染了。”

        

“哦。”

        

王沐下楼报告爷爷奶奶他们,爸妈双双感冒了。

        

李桂芳担心:“肯定是下午吹海风吹感冒的。”

        

李翠也着急:“这两个孩子,冷着了怎么不说话呢。”

        

楚为民说句实在话:“没事,感冒而已,养养就好了。楚韵穿得比我们都厚,还是感冒了,肯定是身体太差。”

        

李桂芳肯定地说:“肯定是因为身体太差!建业工作忙,楚韵这一年北京上海来回跑,还要顾着两个孩子,她自己还要学习,身体肯定累坏了。”

        

楼上,楚韵和王建业两人相对打喷嚏,楚韵感觉自己打喷嚏太猛,都有点耳鸣了。

        

楼下,一家人还在心疼他们两个工作太忙太累,聚一起商量这两天做点什么炖汤给他们补一补。

        

吃完午饭,楚韵和王建业没下楼,关上门睡觉。

        

楚韵推了王建业一把:“不要抱着我,我们两个交叉感染,什么时候才能好?”

        

王建业搂紧她的腰,好像要把她嵌进自己怀里一样:“都这样了,该交叉感染也感染完了。”

        

好像他说得也挺有道理的,楚韵头脑发昏,也不想思考了,转身抱着他睡了过去。

        

原本楚韵还想给从文和从武补课的,从文很快要高考了,从武也快了,她现在这样的情况,肯定不能给他们补习。

        

楚韵不行,还有很多人行啊!比如,在家里过年的梁静,还有带着妈妈上门拜年的楚春玲,这两个妥妥的学霸,指导他们两个高中生,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楚韵给他们准备了真题,靠着真题刷起来,查漏补缺快得很。

        

就是辛苦从文和从武两兄弟,就出去玩了两天,剩下的时间都在书房做题,上午做题,下午做题,晚上讲题。

        

他们究竟是来上海过年的,还是来上海补课来的?

        

王建业和楚韵年轻,感冒来得快,去得也快。大年三十晚上,两个人就好得七七八八了。

        

李桂芳看着女儿:“哎哟,怎么感冒两天,脸都小了一圈。”

        

楚韵摸摸自己的脸,一脸高兴:“真的?我找块镜子照一照!”

        

气得李桂芳一巴掌拍她背上:“死丫头,瘦了还是好事是吧?”

        

楚韵小跑着去洗漱间照镜子:“那当然了,我这个年纪,新陈代谢慢,想减肥多不容易啊!”

        

李桂芳一脸懵:“你说啥代谢?”

        

王建业给岳母倒水:“妈你别管她,她就是爱折腾。”

        

李桂芳放下刚才的纠结:“可不是嘛,你可要好好管管他。”

        

王建业也无奈:“只有她管我,我什么时候能管她?”

        

张素芬、向红、陈晶她们几个女人偷笑。

        

楚为民不自在地咳嗽一声:“挺好的,听媳妇儿的话,家里才会越过越红火。”

        

刘翠也觉得好笑,但还是帮腔一句:“听楚韵的,看看你们家现在日子,过得多好。”

        

楚韵恢复生龙活虎之后,过完年,准备带一家人去高档酒店吃饭,还有上海的西餐厅也要去打卡。去之前,还特别有仪式感地给全家人换上洋气的新衣裳,特别有范儿。

        

琴琴扯着身上的蓬蓬裙:“真漂亮呀,就跟电影里的外国明星一样。”

        

楚韵笑:“喜欢这种裙子?明天我们再去买几套。”

        

张素芬连忙劝:“别,她都是大学生了,想要什么以后自己挣钱买。”

        

张素芬扭头教训女儿:“看看你两个堂弟,王沐和王林比你小好几岁,想要钱都要自己去工地搬砖挣。”

        

琴琴叹气:“妈,我就夸了一句裙子好看,你就有这么多话等着我。”

        

楚韵哈哈大笑:“没关系,几条裙子罢了,大嫂不要跟我见外,我这个当婶婶的,过年送侄女几条裙子那是应该的。”

        

李桂芳穿着小皮靴,站得笔直,在洗漱间的全身镜前面转圈打量自己的衣裳,她跟刘翠说:“亲家母,别说,换了一身新衣裳,人都感觉精神了。”

        

“就是。”刘翠转了一下身,看镜子里的自己,她也对身上的枣红色的大衣很满意。

        

王沐在旁边支招:“奶奶,外婆,让我妈带你们去烫个头发,那种卷卷的,可洋气了。”

        

李桂芳连忙摆手:“那不行,那不成了老妖精了?回去让人笑话。”

        

刘翠当了这么多年老师,还是很在乎形象的:“我不烫,让你妈烫,她烫头发肯定合适。”

        

时间差不多了,楚韵过来叫臭美的两个妈妈准备出发了,刚好听到这一句:“别提了,王建业不让我烫头发。”

        

楚韵头发黑亮顺滑,手感特别好,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王建业最喜欢摸她的头发。

        

刘翠帮衬儿子一句,含蓄道:“听说烫头发对头发不好,他肯定是舍不得你头发被烫坏了。”

        

楚韵哈哈大笑:“可能是吧。妈,时间不早了,我们准备出发吧。”

        

“好,出去!”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去西餐厅吃晚饭,餐厅都是用刀叉,没有筷子,大家感觉还挺新奇。

        

王建业带了相机,给大家合影留念。

        

张素芬矫揉造作地摆姿势,还被王建国嘲笑,说她出洋相。

        

张素芬怒了,一脚踩在王建国脚上,王建国痛叫出声。

        

张素芬:“哼,让你胡咧咧!”

        

刘翠劝了一句:“别闹,吃西餐呢,注意一下形象。”

        

他们这边太热闹了,一群人朝她们这边看过来。

        

也是,人家来西餐厅吃饭,吃的就是一种氛围,一种高雅的感觉。只有他们一家,把装逼的西餐厅,吃出街边小炒菜的感觉。

        

吃完晚餐,他们正要走的时候,楚韵和王建业结账的时候碰到了景立。

        

景立还是那么有风采,穿着一身定制的羊毛西装三件套,外面还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让人打眼一看,就觉得这是一位出身特别好的绅士。

        

景立:“楚小姐,幸会,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楚韵微微一笑:“景先生过年好,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先生王建业。”

        

王建业冲景立微微点头:“听我们家楚韵提起过景先生,你好。”

        

景立约了人,他们简短地交谈了两句,景立礼貌告辞。

        

等景立一走,王建业握住媳妇儿的手:“他没结婚吧?”

        

“什么?”楚韵听清楚他的话,笑了笑:“不知道,没打听过。景立和范德人是朋友,这两个人该不会都是老光棍儿吧?”

        

王建业没有笑:“以后不要单独跟他见面。”

        

/>    楚韵白了他一眼:“神经病,我为什么要单独和他见面,我们又没有什么交集。”

        

“你之前说过,你不是投资了他和范德人合伙开的远洋海运公司吗?”

        

“我只是投钱,又不参与管理。”楚韵好笑:“你不会以为人家会追我这种已婚妇女吧?孩子都两个了,还正在读高中这种。”

        

王建业嘴角微微勾起来,手指摩挲着媳妇儿的手心,没再说话。

        

付完帐,一家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地回家,这一顿西餐,吃得特别棒。

        

初三之后,王建业和楚韵要忙起来了,楚韵留爸妈在上海多住两天,要是愿意出海玩儿,等哪天出太阳了再去一趟。

        

楚为民要回去了:“年前我们大队分产到户,我们家有好几亩地,活儿多得很。”

        

楚卫东:“就是,就是,盼了好久的政策,好不容易实施了,多难得啊!以后咱们家有了地,种得好,收成就多,交了农业税之后,剩下的粮食都是咱们的。”

        

楚卫东现在可有干劲儿了,自己家的地就是不一样,种得多,得得多!

        

既然如此,楚韵也不好拦:“你们再等一天,我叫人给你们买卧铺票,还有给你们准备的特产没有买。”

        

张素芬直接说:“弟妹,上海有啥特产,你说,我们自己去买。”

        

陈晶:“就是,小婶婶你工作忙,这事儿我们自己来。”

        

家里那么多亲戚,都知道他们来上海过年了,总要带点土特产回去走亲戚,这都是人情往来。要说不买也不现实。

        

楚韵没让他们动手:“没事儿,这事儿不麻烦,我一会儿去工地,顺路就去订东西,你们在家等着,人家会送货上门。”

        

“那也行。”

        

楚韵急冲冲出门了,今天是年后第一天开工,事情还很多。

        

楚韵和王建业上班走了,家里的人也没闲着,楚为民扛着锄头,领着楚卫东把楚韵后院的菜地收拾出来,等天气稍暖一点,就能种菜。

        

女人们则帮着除草、打扫卫生什么的,把家里清洁得特别到位。

        

张素芬一边擦沙发一边跟向红聊天:“别说,房子太大,收拾起来真麻烦。”

        

向红:“就是,我们家那几间房子,早上起来做饭的时候,我顺手就打扫了。”

        

外面响起了门铃声,刘翠小跑两步:“肯定是楚韵订的东西到了。”

        

跑出去一看,果然,大门外面放着好几箱东西,什么都有,纸箱上面印刷着上海特产的字样。

        

大家一起帮忙,把东西搬进屋,王杰从兜里掏钱:“一共多少钱啊?”

        

两个年轻人笑了笑:“不用钱,楚老板已经给过钱了,我们俩就是来跟你们说说,这些特产拿回家怎么做菜。”

        

刘翠笑着说:“你们还挺周到的。”

        

“那是必须的!”

        

原本他们就是一家卖特产的店,根本没这些服务,不过大客户楚老板要求,他们肯定要服务到位的。

        

年前过年的时候,为了给工地上的工人发福利,楚韵就从他们店里订了不少东西。按他们老板说的话,楚老板这一单,顶得上他们一周的卖的货。

        

工地那边,开工第一天,楚韵给主管们开完会,最后着重强调大家要注意施工安全,才让大家散会,赶紧出去工作。

        

等其他人都走了,屋里只剩下楚韵、袁津、梁静和潘明月。

        

楚韵:“你们几个辛苦辛苦,争取上半年把房子修起来。”

        

“是!”

        

楚韵中午没回家吃饭,在工地房忙完回到家,已经是半下午了,她还要托人订火车票。

        

楚韵晚上回家,特产两家人都已经自行分好打包完毕,就等着明天出去。

        

等王建业下班回家,楚韵笑着说:“最后一晚上,吃点什么好吃的?”

        

楚从文举手:“海鲜火锅?”

        

王勤加一票:“同意!”

        

其他人没有意见,那好,就海鲜火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