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 76 章

        

八三年的春天,楚韵依然还是在北京和上海来回跑,一边顾着儿子,一边顾着上海的锦绣东方三号的施工进展。

        

梁静、王亮、穆东他们几个都已经毕业,全副心力都投在项目上,万众瞩目中,上海的锦绣东方三号在暑假之前逐渐落成。

        

范德人搞的远洋航运公司经过几个月的筹备,已经开始正式营业,楚韵需要从国外进口很多办公用具和装修材料,都是通过他们运进来的。

        

因为现在运输更加方便,在国外采买的装修材料很快就能运回来,不用像以前修锦绣东方一号那样等运输公司排期。楚韵估计,一切顺利的话,国庆节前所有的装修都能完成。

        

八三年九月,王沐和王林进入高中学习,也就是这时候,锦绣东方装修完毕,即将对外营业。

        

九月中旬,楚韵安顿好儿子,去上海的时候把程鹏带上。

        

楚韵一到上海,梁静就开车去车站接她。

        

今年,楚韵花大价钱买了一辆小汽车给公司用,为这个还配了一位司机。

        

梁静坐在楚韵旁边报告工作进度:“老板,锦绣东方三号所有的工作人员招聘工作已经完成,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家外资企业和我面谈过租办公楼的事情,还有两家想买下一层楼,不过我都拒绝了。”

        

楚韵看着车窗外人来人往的热闹情景:“你做得对,就按照我们原来商量好的来,只租不卖。不过话说回来,今年进来的外资企业有点多啊!”

        

“确实不少,不仅外资,这两年上海本土的很多企业发展壮大也很快。有几位老总问过我,他们有意向想租我们的办公楼,但是我们的出租价格太贵,他们舍不得。”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楚韵笑了笑:“没关系,我们宁缺毋滥,一般的公司,想进还进不来。”

        

楚韵选了九月三十八号这一天正式开业。到正式营业那一天,第一批入驻锦绣东方三号的企业一共有六家。

        

当天,楚韵穿着一身衬衣和半身裙,站在人群正中央,当着所有到场嘉宾的面,和上海副市长一起为锦绣东方三号剪彩。

        

为了宣传到位,梁静提前邀请了上海的报纸和电视媒体。不出意外的话,明天相关媒体都会对今天锦绣东方剪彩的盛况,进行了专题报道。

        

公司准备了简餐、酒水,剪彩仪式完成后,楚韵邀请来参加剪彩仪式的人去里面坐一坐,记者和摄像师还要对副市长进行一对一采访。

        

王建业今天穿着一套衬衣西装裤,站在楚韵身边。楚韵招呼完客人回来,挽住他的胳膊,扭头看他:“我觉得你今天特别帅。”

        

王建业顺手整理了一下她额边的碎发,笑着说:“今天早上出门前,你已经夸过我了。”

        

楚韵娇声道:“我不管,我就要说,你今天就是好帅!”

        

看见有人过来了,王建业小声提醒:“别闹,还有客人。”

        

范德人和景立手里端着一杯红酒走过来,范德人微微一笑:“恭喜啊!”

        

楚韵招来一个服务人员,拿了两杯酒,一杯递给王建业,一杯自己拿着,她和范德人、景立碰杯:“谢谢赏光!”

        

范德人:“北京和上海两座楼都按照你计划的修起来了,以后准备干点什么?”

        

楚韵:“投资实业啊!说出去的话,我可一句都没忘。”

        

范德人:“有头绪吗?”

        

楚韵:“算是有吧!”

        

实际上,她上个月在上海正式注册江陵资本之后,第一份投资合同已经签好了,就是投资穆东和王亮搞起来的宏基房地产公司。

        

因为他们两个都参与了锦绣东方一号和锦绣东方三号的建设,再有潘明月和袁津助力,公司刚成立,就接到好几单合同,从今年到明年的工作都安排满了。

        

他们两个现在没有合适的办公地点,楚韵友情价租了一间办公室给他们用。不过今天他们两个都没有出席。

        

马一鸣回老家叫人来上海干工程,做工程有自己的人还是非常重要的,他私心里,也是想把老家的人都带出来,多赚钱。

        

王亮则是去游说会计班的那些同学们。他们现在成立房地产公司单干,手里还有那么多工程排着队等他们做,没有梁静总揽,他要自己挑大头,压力特别大。他手下现在特别缺乏有经验的财务,和他一样从江东专业财务学校毕业的同学就是最好的选择。

        

/>

        

范德人客观地说:“穆东和王亮底子打得好,又有你带了两年,能力不错,你投资他们,亏不了。”

        

楚韵笑了笑:“房地产行业的前景,大家都看得到,我就不相信你们没有投。”

        

范德人:“我真没投。”

        

景立笑的温文尔雅:“我投资了一家公司。”

        

楚韵摊手:“你们看,我没说错吧。”

        

梁静快步走到楚韵身边:“副市长要见您。”

        

楚韵朝两人点点头:“你们自便,我先离开一会儿。”

        

楚韵和梁静走了,王建业还留在那里和两人闲聊。

        

范德人打趣王建业:“不跟着去?现在你媳妇儿可受人欢迎了,又漂亮又有能力。”

        

王建业淡淡一笑,自信道:“我们两个一路走来,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再清楚不过了,我相信她!”

        

景立:“现在时代变了,特别是在名利场上,再好的感情,都经不起一次又一次的诱惑。”

        

王建业:“景先生说的那些人,不包括我和楚韵。能诱惑她的东西,只有我知道是什么,也只有我能给!”

        

景立淡淡一笑:“王先生真自信,不过自信是好事。”

        

王建业举起酒杯:“来一杯?”

        

范德人举起酒杯,随后景立也举起酒杯,碰了一个。

        

楚韵见了领导之后,领导有事儿要走,楚韵送他们出门,她重新回到会场,景立和范德人已经走了,只有王建业一个人坐在那里。

        

楚韵走过去:“范老师走了?”

        

“嗯,走了。”

        

楚韵端起酒杯,在他旁边坐下,王建顺手搂住她的腰。

        

楚韵笑的十分迷人:“今天和那么多人喝过酒,咱们两个还没喝过呢。”

        

王建业懒洋洋地笑了笑,和她碰了一下杯:“恭喜我媳妇儿再创佳绩。”

        

楚韵摇头:“不对,是恭喜我们两个,养老的本钱又厚了。”

        

王建业哈哈大笑:“你说得对。”

        

br />    唐家人过来了,唐昕:“你们两口子在说什么好笑的?”

        

楚韵看到唐老太太,让开一个位置,请她坐。

        

唐昕坐在王建业旁边:“说说,又聊到什么发财计划了?”

        

从锦绣东方三号开建,到现在落成,唐昕看到了王家两夫妻的钱财、人脉和能力,让他不得不叹服他妈的好眼光。

        

王建业笑了笑:“没说什么,我问楚老板,有没有兴趣投资一下我们的机械研究单位。”

        

唐昕:“你们是国营单位,不好投资吧。”

        

王建业:“开玩笑随便说说的,唐哥别当真。”

        

唐昕哈哈一笑:“你们两口子真有意思。”

        

楚韵拉着唐老太太的手:“今天您感觉怎么样?饭菜合胃口吗?”

        

“都挺好,在场的都是年轻有为的年轻人,我一个老太太走进来,大家都争着给我让位置,帮我拿吃的,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唐老太太大孙子唐睿说:“我还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场合,有个美国公司的总经理,问我是哪家公司的,我说我还在读书。我英语不好,他又说不好中国话,交流起来好困难啊。”

        

向兰安慰儿子:“你又不是学英语的,能和洋人说两句英语已经很厉害了。”

        

唐睿下定决心:“这样不行,我以后还要努力学一学才行,不能沟通,怎么做生意?”

        

楚韵好奇:“你以后不进单位上班?”

        

“没想好。”说完唐睿看了一眼爸爸。

        

唐昕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他们两个都读大学了,以后他们想干什么都随他们的意。”

        

向兰现在也不执着要儿子进机关单位,看看楚韵就知道,民营单位怎么了?赚得多啊!

        

向兰:“到时候唐睿和唐楷毕业了,还请你们这些能干的叔叔阿姨多提携提携!”

        

楚韵看向唐睿:“你叫我一声阿姨,我也不能蒙你,以后你想进我的公司,没有什么后门给你走,唯一的途径就是靠自己的本事进来。”

        

唐睿一脸正气:“那必须的,我也没有差到要走后门的地步。”

        

向兰脸色不太好,勉强能撑得住,笑着说:“还是我家儿子有志气。”

        

时间不早了,唐老太太站起来:“我们就先回去了,你今天也不轻松,忙完了回去多休息两天。”

        

“好的,谢谢您老关心。”楚韵和王建业一起送唐老太太出门。

        

这一天之后,上海锦绣东方三号开业的消息通过报纸和电视传播出去,越来越多的外资公司、合资公司都来租办公室。

        

至于高昂的租金,对于这些更在乎门面的大公司来说,租金贵一点也不碍事儿,要的就是锦绣东方独一份的优越感。

        

楚韵在装修上面花了大价钱,虽然大楼租金贵,住进来之后,租户都觉得这个钱花得值。但是等他们多住几个月,又发现了更多物超所值的服务和隐藏价值。

        

首先,大楼的位置好,黄金位置,人来车往都方便。

        

其次是大楼的环境好,大楼的每层楼的卫生间,都装修得跟豪华宾馆一样,洋气的吊灯、花草、还有无处不在的熏香,太高级了。

        

另外一个就是特别有面子。为了保证入驻公司的财产安全,一楼大厅专门有物业人员负责来访人员进出的工作,主要就是阻拦那些非公司的员工和客户的进入。无形之中,能够进入锦绣东方这样高档场所办事儿,就成了一种身份的象征。住在里面的公司员工外出谈生意,一说办公地点在锦绣东方,人家都要高看一眼。

        

各种综合原因,导致锦绣东方的房子越来越抢手,但凡在上海排得上号的公司,你去锦绣东方一楼的指引牌那里看,几乎都能找到他们公司的名字。

        

曾经批下这块地给楚韵的领导,去年升职去了商务部。到了年底,很多领导都要到基层慰问,去今年发展的好的公司参观。但是因为这些公司绝大多数都是在锦绣东方办公,领导们慰问了好几天,几乎都没出过锦绣东方的大门。

        

后来,这件事一时之间传为上海政界和商界的佳话,楚韵和她的锦绣东方,以一种别人无法挑战的姿态,成为了刻在这些大佬心中的一个时代印记。

        

/>

        

有人还不明白,通过人脉,找高人指点,是不是他们哪里没有打点到位?

        

估计是看在关系的份上,人家跟他说了实话,一个楼盘想要运营到时代东方这样的位置,硬实力、软实力和机遇,缺一不可。

        

硬实力说的是楼盘本来的所占的位置、楼盘本身修的怎么样;软实力说的是运营者的能力,物业的服务等等;机遇嘛,时代东方是上海第一栋现代化的大楼,而且还是在领导们想招商引资的这个节点建起来的,它不出名谁出名?

        

在大家对现代化写字楼、现代化物业一无所知的时候,人家楚韵就有这个远见,花大价钱把楼盘立起来,并且通过报纸、电视,一次次进入到大家的眼球。

        

总而言之,锦绣东方的硬实力、软实力和机遇,样样都是顶级,最后才成就了它不可撼动的地位。

        

做生意的人嘛,多少有点迷信,就算以前不信的人,做了生意之后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锦绣东方,本来就红火,花大价钱搬进去的老板们,多少有点蹭气运的意思。

        

曾经有大师批过,说锦绣东方一号,在首都香山下面,那可是皇城,说不准锦绣东方三号就是借了锦绣东方一号的光,才这样兴旺。

        

外界对锦绣东方的议论,楚韵心知肚明,甚至有些小故事,还是她胡编乱造传出去的,真真假假谁也说不清,反正锦绣东方火了。

        

锦绣东方一共八十八层楼,每一层楼都替楚韵日进斗金,但是楚韵只出租下面八十五层楼,最上面的三层楼,两层是给自己公司留的办公室,还有一层,是给所有找投资的创业者准备的。

        

每个季度最后一天之前,所有想找投资的创业者,可以去锦绣东方一楼的创投办公室递交自己的计划书,梁静他们开会进行初步筛选之后,会邀请其中的三十个项目的负责人到现场来。

        

下个季度的一号,也就是截止日期的第三天,这三十个通过第一轮筛选的幸运儿,他们有十分钟的时间到锦绣东方八十六楼讲自己的项目,楚韵是最后的评判者。

        

这个时候,国运兴,时势好,只要人和项目都还算靠谱,楚韵都会考虑投资,八三年秋天到八三年秋天,一年的时间,总共四个季度,楚韵投出了大大小小五十多个项目,投资项目涉及工业、农业、第三产业等各个方面,几乎都是赚钱的。

        

楚韵投的项目里面,其中还有超过十家的公司,就是锦绣东方的租户。这超高的命中率,无形中又助推了锦绣东方的房租。

        

八三年秋天,王沐和王林两兄弟还是在北京读高中,楚韵现在还是北京和上海两边跑。好在现在有车,出行还算方便一点。

        

楚韵刚下火车,司机提前接到电话,在车站外面等着,等楚韵一上车,司机就开车送她回家。

        

楚韵问司机老董:“我一个月没回来,王林和王沐他们在干什么?”

        

老董:“暑假期间都在部队训练,中间回来休息过一天。最近因为要开学了,前天他们才从部队回来。昨天上午和罗家几位少爷小姐在家聚餐,吃火锅,还吃什么生鱼片。下午出去打球,晚上回家睡觉。知道楚总您要回来,今天一上午都没出门。”

        

老董也是部队退休的,随着这两年锦绣东方需要的物业人员增多,罗红旗手里退下来的老兵,没回家的几乎都去了她的公司。老董是个汽车兵,现在就在北京工作,楚韵回北京,他就负责给楚韵开车,楚韵不在,他就和另外两个人帮忙照顾王沐和王林,顺带照看房子。

        

车子拐弯开进同仁巷,老董刚停下车,无聊地坐在门槛上的王沐和王林一下站起来,小跑过来,拉开车门,扶楚韵出来。

        

“妈,坐车累了吧,快下来!”

        

楚韵满意地点点头:“懂事了嘛。”

        

王林打开后备箱,把楚韵的行李箱提出来:“那可不得懂事嘛,再不懂事,等我们去上海,爸爸又要骂我们,饭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白长一米八的大个儿!”

        

楚韵笑出了声:“你们爸爸说你们好话记不住,就这种话你们记得牢牢的!”

        

王林傲娇得很:“哼,你们现在越来越有钱了,有没有我们两个儿子都会晚年幸福!咱爸就越来越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楚韵捏着他的小脸蛋儿:“放心,无论妈妈挣多少钱,你们都是妈妈的心肝肉儿。”

        

王沐乘机说:“能给你的心肝肉儿涨一点零用钱吗?”

        

楚韵无情拒绝:“不行!”

        

br />

        

王林:“切!”

        

楚韵一巴掌拍过去:“才多大点儿的孩子,这就不想努力了?王大娃,你的偶像可是你爸,你不是还想出国学技术吗?王三娃你不是想挣外国人的钱吗?这就不干了?躺平了?”

        

王林跳脚:“妈!说了好多次了,不要叫我小名,多难听啊!”

        

楚韵:“行了行了,不叫,赶紧把我箱子提进去,一会儿我们出去吃饭。”

        

王沐:“不在家吃?”

        

“不在家,带你们去见一位叔叔。”

        

“哪个呀?”

        

“景立,你们见过的。”

        

“哦,那个油头粉面的公孔雀啊!”

        

楚韵瞪眼:“跟谁学的?说话那么难听。”

        

王林哼哼一声:“哥,一会儿我们抱着咱妈,不能让老男人把咱妈勾走了。”

        

王沐:“嗯,等我,马上就出来。”

        

楚韵气绝:“都给我闭嘴!”

        

景立约楚韵吃饭,地点在锦绣东方酒店。锦绣东方酒店住宿为主,但三楼是可以提供用餐服务的。

        

楚韵和王沐、王林到的时候,兰洁在楼下等着。

        

兰洁:“楚总,景先生和他的朋友到了。”

        

王林好奇:“兰姐,你怎么不叫楚老师了?”

        

兰洁一本正经:“我们现在是正规的公司,怎么能叫老师呢。”

        

楚韵上楼,景立他们坐在窗边,看到楚韵,他站了起来。

        

楚韵:“不好意思,让你们等久了。”

        

景立微微一笑:“没关系,我们才到一会儿。”

        

景立给楚韵介绍他的朋友:“谭伟,研究化工的,之前一直在日本留学,今年才完成学业回来。”

        

楚韵朝谭伟伸出手:“你好,我是楚韵。”

        

谭伟有些拘谨:“楚总客气了。”

        

楚韵给谭伟介绍:“这是我的儿子王沐和王林。”

        

王沐和王林笑着打招呼:“景叔叔好,谭叔叔好。”

        

景立笑得十分和蔼:“有大半年没见了吧,你们两个又长高了。”

        

王沐嗯了一声:“像我爸,我爸一米八出头,我妈说,我们应该能比我们爸长得更高一些。”

        

景立气质很好,还不显老,但是和王建业比起来,他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有点不够看。

        

楚韵瞥了一眼王沐,王沐收敛,乖乖坐好。

        

楚韵招手叫来服务人员,笑着跟景立和谭伟说:“时间不早了,不妨我们边吃边聊?”

        

“可以!”

        

楚韵不知道景立约她出来有什么事情,和谭伟简单聊了几句之后,楚韵心里有谱了,估计是来拉投资的。

        

只是,楚韵感觉很奇怪,景立也不差钱,既然是他的朋友,为什么他不投资,偏偏要把人介绍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