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第 77 章

        

饭吃得差不多了,楚韵端着一杯水慢慢喝,谭伟却着急了,扭头看了好几眼景立。

        

景立淡淡一笑:“楚总,怎么样,投吗?”

        

楚韵放下杯子,玻璃杯碰撞实木的桌子,发出一声低沉的声响。

        

楚韵:“景立,一家公司能挣钱,井不是靠一个技术人员就能成的。你自己都不投的项目,你推给我?”

        

景立无奈:“我就知道你要挑这个刺儿。实话跟你说,谭伟他确实靠谱,有他做技术指导,还有你在,工厂肯定能做起来。但是,你我都清楚,这个基本上等同于从零开始,筹备工厂需要很多时间和金钱。人我可以去找,但是,你知道,我那边的海运公司已经掏空了我的账户,我没这个资本投这个,只能靠你了。”

        

“所以,你怎么觉得我能干成?”

        

景立:“直觉吧,这两年看下来,我感觉你对公司的组织结构特别懂。和一般人做公司的人不一样,不仅知道怎么生产货品卖出去,你还特别懂如何运作一家公司,看看你的锦绣东方和江陵资本就知道了。”

        

景立的言下之意,她运作公司的能力加上谭伟的技术,能成!

        

楚韵挑眉:“运作公司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这就是不愿意投谭伟了!

        

谭伟是个聪明人,他听出了楚韵的潜台词。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景立加一把火:“说起来是你投资谭伟的公司,其实,是你投资自己的公司,谭伟只是你公司的一个技术人员,你给他开高工资就行了,甚至都不用给他股份。”

        

谭伟连忙说:“我只是想国内有一家国际一流的化工制造企业,我可以不要股份。”

        

楚韵没说话,想了一下,轻轻一笑:“一点股份都不给你也不合适,这样吧,钱我出,公司我来搭,你嘛,和我签一份合同,我算你技术入股,给你百分之五。”

        

景立看了一眼谭伟:“还不谢谢楚总。”

        

谭伟激动地站起来,对楚韵鞠躬:“谢谢楚总,我一定好好干。”

        

>

        

“好,我回去马上就写。”

        

谈完事儿,楚韵带着孩子回家,回家的车上,王沐问:“妈,你刚才明明知道投谭伟是件麻烦事儿,为什么你还投?”

        

“投资嘛,不会亏本就可以投,况且,他说得也没错,我们国家的化工产业确实很落后,我要能扶持一家起来,让大家看到这个行业也是有利可图的,就算成功了。”

        

王林挽着妈妈的手:“化工很重要?”

        

楚韵点点头:“非常重要!”

        

化工材料包括常见的塑料、化学纤维、橡胶等等都是现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还有化工能源,这个世界怎么离得开石油?

        

就算不提石油这些高端的,就说化肥,这个时候,国家连化肥生产线都要从国外进口。

        

王林问:“谭伟说的那个什么设备,要从美国进口?”

        

“不知道吧,不过现在我要去了解一下。”毕竟,她投的钱,总不能白白打水漂。希望,谭伟不要让她失望吧。

        

谭伟确实早有准备,一周后,约楚韵见面,提交了他的计划书。在谭伟计划里面,第一件事就是要引进一套丙烯酸及其酯类装置。

        

谭伟:“我们国内现在的制造水平还不能生产这样的设备,虽然价格昂贵,但是必须进口,这个钱省不了。丙烯酸是一种重要的化工原材料,生产出来,在工业和农业方面都能运用,建房子、制造织布、电子元件、各种塑料制品……”

        

楚韵翻阅着他的计划书,半晌后,她把计划书扔到桌上,冷静地看着他:“丙烯酸以及附属化工产品确实对工业和农业生产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它的危害性你怎么不提?据我所知,它不仅对皮肤、眼睛和呼吸道都有强烈的刺激作用,还有腐蚀性,这些你怎么不提?”

        

楚韵原本不知道这种东西是什么,但是看到计划书她突然想起来,通州曾经在八十年代就引进过这种生产线,但是不是在今年,好像是在两三年后,这条生产线让通州成为环境最恶劣的工业污染区,以至于几十年后对这片工业区进行改造的时候,还上了新闻。

        

谭伟双手放在膝盖上:“这一点确实是我疏忽了,在工厂选址上确实该提出这一点。”

        

事实上,化工厂的污染是很大的,但是在大家都一心发展工业的时候,一切向钱看的时候,谭伟没想到楚韵还会关注环境污染这样的小事。

        

楚韵:“无论选址在什么地方,一边生产一边污染的模式是行不通的,你要想办法,把污染尽量控制下来。如果不行,我建议你找其他投资人,我楚韵不会投这样的项目。”

        

谭伟艰难道:“处理化工废水有办法,最主流的办法就是焚烧法,但是这个办法会需要大量的燃料油,这个费用会相当昂贵!”

        

“贵就贵吧,想办法从市场上挣回来。”

        

听到这句话,谭伟松了一口气。

        

要从国外引进丙烯酸及其酯类装置是一方面。就是如何修建合格的化工厂,在现在的技术水平来看,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楚韵也不会把这件事交给只会搞技术的谭伟去办。

        

楚韵在北京的人脉,大部分都在清大,所以楚韵拿到谭伟重新递给她的计划书,扭头就去学校找副校长,那个曾经对她说过,期待她在发展实业的路上走出一条道的人。

        

既然期待,那肯定不能只站在旁边干看着,总要给点支持。

        

楚韵站在副校长门口,敲门。

        

门内传来副校长的声音:“请进。”

        

楚韵笑着推开门:“好久不见!”

        

屋里的人也淡淡一笑:“楚韵啊,快进来坐。”

        

楚韵这两年动作不小,也做了不少事儿,她早已是清大学子的楷模,关于楚韵的事迹,她一手建立起来的锦绣东方,她的江陵资本,她投资的那些企业,甚至跟着楚韵赚大钱的梁静、王亮、潘明月等人,都成了清大学子议论的对象。

        

楚韵在清大,名声极盛,学校教职员工对楚韵都很有好感,这些人里面,当然也包括副校长。

        

楚韵要投资化工,要建设符合规格的化工厂,甚至花大价钱解决化工污染的问题,这在副校长眼里,楚韵的形象就一下高大起来了。

        

不用说,副校长一口同意,亲自带她去化学系找系主任,还交代系主任,务必给楚韵介绍学校的优秀人才。

        

化学系的系主任眼睛一亮,这位财神爷要投资化工?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啊!一听楚韵还要进口国际上先进的丙烯酸及其酯类装置,这还有什么说的,他都恨不得自己带着学生去化工厂上班。

        

楚韵这一趟顺利无比,和系主任约定好,明天她亲自来学校面试,请系主任提前帮忙筛选一些符合要求的人。

        

第二天上午,楚韵带着梁静、谭伟去学校招聘,一上午的时间,楚韵签下六十个员工,大部分是学生,还有几个化学老师。

        

楚韵要走的时候,化学系的系主任拉着楚韵:“说好了,以后每年寒暑假,你要让我们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去你们工厂参观学习。”

        

楚韵笑着答应:“放心,没问题。您有我办公室的电话,到时候提前通知我一声就行。”

        

九月下旬,楚韵交代两个儿子乖乖读书,好好上学。她带着谭伟和新签约的化工厂员工去上海。

        

他们到上海刚好上午十点,梁静带着化工厂的人员去公司宿舍安顿,楚韵回公司之后,马上给何副市长办公室打电话。

        

那边电话接通,知道她是楚韵,客气地问她有什么事儿。

        

楚韵直接说:”我要投产一家化工厂,还要从国外进口先进设备,需要一大块地建厂,想和何副市长聊一聊。”

        

那边让她稍等片刻,过了几分钟,那边电话重新接起来,说何副市长下午还有会议,她如果不介意,中午何副市长有时间见她。

        

”好的,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楚韵把资料塞进包里,出门之前给一楼物业管理处打了个电话,她下楼的时候,汽车正好停在门口等她。

        

“楚总。”

        

楚韵冲司机点点头,坐上车:“去市政府。”

        

“好的。”

        

何副市长正等着楚韵,楚韵一到,何副市长的秘书小王带楚韵去单位食堂。

        

中午的食堂,热闹得很,吃饭的、聊天的,到处都是人。秘书带着楚韵到副市长对面的位置坐下。

        

何副市长笑了笑:“想吃什么,让小王帮你买,今天我请客。”

        

楚韵扫了一眼何副市长的餐盘,也不跟他客气:“正好,我刚下火车就给您打电话,还没来得及吃饭。我要一碗饭,一碟炒青菜,一碟小炒肉。”

        

“好的。”小王转头去帮楚韵买饭。

        

何副市长已经吃得差不多了,楚韵也不想耽误他的时间,直接把简化版的化工厂修建计划书拿出来:“你看看,看完之后我们再聊。”

        

这本计划书做得简略,只有短短五页纸,但是该说的都说了。其他的也不必细说,细说人家也不懂。

        

小王帮楚韵把饭菜端过来,楚韵谢过之后,埋头苦吃。等楚韵吃完饭擦嘴,何副市长也把计划书看完了。

        

“你要一万平方的地?“

        

楚韵点点头:”其实我还想多要点,但是吧,毕竟现在我连工厂都还没注册,不知道赚不赚钱,也不知道能给你们交多少税,就不敢要那么多。”

        

何副市长笑:“你还挺实诚。”

        

楚韵指着计划说:“化工厂我是一定要建的,你看我把人都从我母校拉过来了。我的锦绣东方二号和江陵资本总部都在上海,所以想先和您商量商量,不行我再去找其他人。”

        

何副市长看到最后的污水处理模式,他虽不是很懂,也知道一个商人能做到这一步,也算有良心了。再加上楚韵这些年在上海的投资,也给他们创造了很多就业,交了不少税,就冲这些,他拒绝不了。

        

何副市长:“投资不便宜吧?”

        

“不便宜,只是进口这一套设备,再运回来,上百万就花出去了。化工厂和一般的工厂不一样,建设起来也要花大价钱。”

        

“钱够?”

        

楚韵淡淡一笑:“领导放心,我投出去那么多产业,没亏钱。”

        

何副市长:“你要的地大了一点,不过呢,也不是没有办法。你也别去找其他人了,其他市不一定有我们条件优厚。这样,等两天,容我们商量商量。”

        

“行!”楚韵干脆地答应,也不缠着他,聊完项目转身就走。

        

楚韵走后没多久,一个小时后,楚韵的计划书就放在了下午市政府会议的桌上,大家传阅一遍。

        

“说说,什么想法?”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楚韵要地修工厂,他们觉得靠谱。毕竟,这位出手就没有不赚钱的厂子,值得投资。

        

不过嘛:“让我们免费提供地可能不行。”

        

“西边呢?没有地?”

        

“有倒是有,不过都住着人。我看啊,住着人的地方也不多,楚韵也不差这点钱,干脆给一个优惠价,把地卖给她,也免得走那么多程序。”

        

“对对对,让人家搬迁不好办,给钱就好说了。”

        

何副市长看向领导:”您怎么说?”

        

市长点点头:“我觉得可行!楚韵既然把人都带来了,咱们也别耽误,下午去个人,跟她好好说说。”

        

何副市长笑着应声:“一会儿我亲自去一趟。”

        

市长又说:“叫人先把地圈出来,带她去看看。”

        

何副市长心里明了,领导这是怕人家真跑了,这块肥肉落别人嘴里了。

        

中午,楚韵从市政府出去,叫司机开车送她回家。她刚洗漱完,准备上床睡个午觉,家里的电话响了。

        

梁静:“楚总,何副市长在来公司的路上。”

        

楚韵叹气,苦命人啊,累死我了!

        

楚韵:“叫司机来接我。”

        

梁静:“司机已经在去你家的路上了。”

        

楚韵上楼换了身衣裳,又赶去公司。

        

楚韵心里才想何副市长专门跑一趟来找她,究竟是什么事儿?难道是她要的地这么快就批下来了?

        

虽然不中,但也不远了。

        

有地,现在就可以去看,但是要花钱买。不过不用担心,给的地不是市中心,地方偏了点,但是价格便宜不说,还有优惠价。

        

一句话总结,价格便宜,放心买!

        

地卖给她,还是优惠价,这有什么好考虑的,买,必须买,难得有这样假公济私的机会。

        

说到捡便宜,楚韵就不困了,不用等明天,咱们现在就去看地。

        

楚韵脸厚心黑,说好的一万平方的地,她圈出了将近两万平方。

        

楚韵淡定道:“我们肯定要在这个地方长期发展,现在虽然没钱建那么多工厂,以后肯定还会扩张,干脆一次性办了吧。”

        

何副市长默默想,那也行吧,反正是你出钱,你说了算!

        

特事特办,有何副市长带路,赶在天黑之前把事情办下来,楚韵大手一挥:“梁静,给钱!”

        

梁静小声提醒:“楚总,银行下班了。”

        

楚韵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对哦,天黑了!”

        

办事处的人哈哈大笑,何副市长笑着说:“怪不得楚总能赚大钱,看看你这为了工作啥也不顾的样子,平生仅见。”

        

楚韵不好意思道:“我这也是想早点把事儿办好,这边开始修工厂,我就要找人去国外进口设备,这一来一回可要花不少时间。”

        

楚韵心里大吼,有地了,又有地了,就算化工厂一分钱不赚,靠着地她也能发家致富,这一波操作溜啊!

        

楚韵心里在蹦迪,在场的人听到她说的话后,纷纷说她太辛苦了。

        

楚韵肯定要说哪里哪里,都是应该的。

        

一番场面话之后,约定好明天上午梁静把钱转给他们,他们马上就去动员这块地上的居民搬家。

        

从下火车之后,楚韵这一天就没停过,司机先送梁静回家,最后送楚韵。车子摇晃着,慢慢悠悠往前开,楚韵在车上睡着了。

        

司机把车停好,正要叫人,王建业听到车子的声音走出来,阻止了司机,他打开后车门,把楚韵抱了出来。

        

司机冲王建业点了点头,开车走了。

        

楚韵这一觉睡得久,第二天起床,都中午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随意拨了一下头发,迷迷糊糊下楼,餐桌上放着一张纸条,早饭在锅里,让她热一热。

        

楚韵笑了,还早饭呢,现在都可以吃午饭了。

        

不能浪费他的心意,楚韵乖乖去热饭,热好饭后,坐在餐桌边,慢慢享受她的爱心早餐。

        

r />

        

吃完饭也不想洗碗,就把碗丢进洗碗槽,去客厅的沙发上躺一躺。

        

吃饱喝足,这会儿她回过神来了,昨天她干了一件大事啊!

        

楚韵从沙发上蹦起来,怎么办,这么高兴的事情,她还没来得及和王建业分享。

        

她忍住想给王建业打电话的冲动,给梁静打了个电话。梁静明确告诉她,事情已经办好了。

        

楚韵笑得开心,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声音:“干得不错,持续跟进动迁的事情。”

        

“好的,楚总!建工厂的事情,我上午已经和穆东他们打过招呼了,他们这个月刚好有一支工程队空下来,可以无缝衔接我们的工厂。我已经约谭伟他们下午到公司来,商量建化工厂的注意事项。”

        

“梁静,你简直太优秀了,我要给你加工资!”

        

梁静嘿嘿直笑:“谢谢楚总表扬。”

        

公司的事情有梁静处理,楚韵今日下午就不去公司了。

        

吃饱了午饭又想睡觉,楚韵上楼午休。昨晚睡得太饱,午休睡到下午两点就醒了。

        

难得有空闲时间,楚韵换了身衣裳去逛街,想到好久没有给王建业做饭了,就去菜市场买了两只猪蹄,准备给他做一锅红烧猪蹄。

        

楚韵腰上系着围裙,哼着小调儿,在厨房忙活着。

        

王建业下班回家,刚走到院子里就闻到了厨房窗口飘过来的香味。

        

王建业进门,把包放在沙发上,走进厨房,抱着双臂,闲适地靠在门框上,望着他的妻子,穿着一条漂亮的纱裙,正在给他做晚餐。

        

不知道是不是腿痒,她调皮的右脚从拖鞋里伸出来,蹭了蹭左边的小腿。可能觉得不过瘾,蹭了一下不够又蹭了一下,把皮肤都蹭红了。

        

王建业走过去,摸摸她的小腿:“被蚊子咬了?”

        

“不知道,好像是吧。”

        

“等等,我给你拿药水擦一擦。”王建业去找药水,等他回来,饭菜都上桌了。

        

“快点过来吃饭,一会再擦。”

        

王建业不同意,拉开她旁边的凳子坐下:“不行,必须现在擦。”

        

楚韵拗不过他,把腿伸出来,放在他的大腿上。

        

王建业捧着她的腿,细心地给她擦药。

        

擦了一会儿,楚韵不干了:“哎呀,就那么一个红点点,你恨不得把我整条腿都涂上药水是不是?”

        

王建业笑:“让你以后长记性,被蚊子、虫子啊之类的咬了,记得擦药水,别乱蹭。”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快点洗手吃饭。”

        

两夫妻坐下吃饭,楚韵给王建业夹了一块大猪蹄:“你知道我昨天干什么了吗?”

        

“干什么了?”

        

“我干了一件大事!我们家又多了将近两万平方的土地。”

        

王建业挑眉:“哟,这么多地,按照你说的,那我们的养老本也太厚了点,你是准备用钱砌房子住吗?”

        

楚韵哈哈大笑:“我就是没忍住,人家让我选地方,他们划出来的两块地方我都满意,还是挨着的,没忍住。”

        

“你要这么多地干什么?”

        

楚韵就说了她准备投资一个化工厂的事情,包括建厂,出国买机器等等,要钱要地还要人才,不知道今年能不能把厂子建起来。

        

王建业叹气:“我发现,民营企业在这方面效率,比我们高得不止一星半点儿。”

        

楚韵看向他:“怎么了?单位出什么事情了?”

        

现在国家百废待兴,需要人力和物力的地方太多了,比起他们单位的研究项目,还有更多急需花钱的地方。

        

虽然领导们也知道起重机械的研究十分重要,但是确实没有那么多资金给他们研究。以至于今年,他们的研究资金都不够他们做几次实验。

        

王建业:”如果后面没有资金下来,我们下半年,估计只能做理论研究。“

        

楚韵很明白他们所面临的困境:“要不你们也下海办厂吧!靠国家拨资金,毕竟有限,还不如你们自己搞个机械厂,挣到钱了,想怎么研究就怎么研究。”

        

王建业沉默:“单位的人走了很多,现在能坚持下来的人没几个,如果我都走了,这个研究项目就彻底解散了。只要能继续研究,在哪里我无所谓,但是他们在机关呆了大半辈子,不一定愿意出来。我不能说走就走,要好好想想。”

        

“想什么想?你直接去和他们商量,把他们都带出来。他们现在工资多少?我给双倍!”

        

楚韵拍着胸口,就差把老娘有的是钱喊出来了!

        

王建业笑着:”好,靠你养我了!”

        

楚韵拍拍他的肩膀:“说什么养不养的,我最开始折腾财务学校的时候,花的不是你的钱?”

        

楚韵直接跨坐在他的怀里,抱着他的肩膀:“我们是夫妻,不说这些!”

        

王建业把贴心的小妻子,紧紧地搂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