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第 78 章

        

国庆节刚过,上海依然很燥热,王建业一早去上班,到单位的时候已经一身汗,背上的衬衣都被濡湿了。

        

“王总工,来得挺早嘛,吃饭了没有?”

        

问话的人叫马俊,单位里面除了王建业,在起重机械研究方面他是最有心得的人。

        

王建业停下脚步:“吃了,你们呢?”

        

马俊笑着说:“我住得近,肯定在家吃。看看你热成这样,王总工你家夫人能干,家里还有车,用得着每天挤公交车来上班吗?”

        

王建业淡淡一笑,没接话,反而说到另外一件事:“一会儿等他们几个都到了,你来敲我办公室的门,我有事跟你们说。”

        

马俊叹气:“有啥好说的,申请经费的报告打上去都快一个月了,一点信儿都没有,今年下半年干不了什么事了。”

        

罗红日吊儿郎当地走进来:“哟,一大早的,唉声叹气可不吉利。”

        

王建业:“师兄别闹,等会儿人到了,叫我,就这样。”

        

王建业转身进办公室,罗红日一扭屁股,坐在马俊办公桌上,冲马俊扬了一下下巴:“说说,什么事儿?”

        

马俊一脸无奈:“除了经费还能有什么事儿?在北京的时候吧,没地方给我们实验,来上海之后吧,实验场地倒是有了,这会儿却没有资金。” 记住网址m.lqzw.org

        

罗红日坏笑:“缺钱啊,有个办法。”

        

“能有什么办法?”

        

罗红日冲马俊使眼色,让他看王建业的办公室。

        

马俊反应过来:“王总工老婆会看上我们这个项目?”

        

“看不看得上我们的项目不知道,但是肯定看得上王总工。你不知道,这两口子,恨不得穿一条裤子,王建业遇到困难,楚韵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不得不说,罗红日对这两口子还是很了解的,当大家都到了,王建业叫他们坐下开会,他有一个想法,想问问他们的意见。

        

跟着他离开机关单位去民营单位,其他不敢保证,研究经费管够,以及工资翻倍是能保证的。

        

罗红日冲马俊龇牙:“看看,我没说错吧。”

        

马俊冲罗红日竖起大拇指:“你厉害!”

        

王建业瞥了罗红日一眼,罗红日乖乖收敛:“那啥,王总工说的话你们听见了吗?反正我是要跟着王总工走的,工资翻倍能落到实处就行。”

        

王建业:“放心,楚韵会和你们签用工合同,不仅工资翻倍,出成果之后还有奖金。”

        

奖金?他们这些人,来上海有多长时间,他们就有多长时间没见过奖金了。家里媳妇儿都埋怨了,问他们是不是在机关单位没干事儿呢?以前一年到头好歹能拿一两次奖金,现在好了,这么几年,一分钱奖金都没见着。

        

他们这个起重机械研究小组,以王建业为首,原来有二十来个人,现在只剩下他们八个人了。

        

大部分人对王建业开出的条件很心动,但是也有那么两个人心里拿不准。机关单位旱涝保收,这要是走了,想回来就难了。

        

王建业也不勉强大家:“你们回去和家里人好好商量一下,要想从单位离开,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事情。我的最终目的,始终是想做出属于我们国家起重机械,我希望我们能携手并进,共创辉煌。”

        

王建业的话如一块沉重的石头,落在他们的心头,他们当初千里迢迢从北京来上海,为的就是这个目的。

        

散会之后,马俊叫住王建业:“我们如果去你老婆的公司,你老婆那么有钱,能给我们进口几台国外的起重机回来,给我们研究吗?”

        

王建业:“事实上,楚韵和市政府要了两万平方的地准备修化工厂,预计下个月就要去国外考察,进口一些化工设备,我打算和她一起去!”

        

马俊激动地站起来:“我不用考虑了,我跟你走!”

        

王建业点点头:“放心,我们一定能实现我们的目标。”

        

王建业他们这个起重机械研究小组,在北京的时候,有纪明关照着,待遇还行。来上海之后,纪明鞭长莫及,王建业他们就变成爹不疼娘不爱了,要不然之前也不会走了那么多人。

        

但是留下来吧,技术最突出的王建业和马俊都走了,他们剩下的这些人,更加难成气候。更何况,从机关单位去民营单位,人家给得多,老板还是王建业的媳妇儿,一样有保障!

        

这些人回家和家里人一说,媳妇儿就恨不得让他们现在就去王家,告诉王建业他们愿意跟着他走。

        

第二天上班,王建业到办公室的时候,除了他之外另外七个人都到了。

        

罗红旗拿着他们签名的申请书递给他:“我们都想好了,你签名批准我们离开就行了。”

        

王建业笑了,从包里掏出一叠合同:“刚好,这是用工合同,你们都签一个吧。”

        

罗红旗拿起用工合同看:“哟,弟妹真有钱,他们年初才修起来的员工宿舍分给我们住?给我分九十平方?”

        

马俊拿着合同看:“我这个也是九十平方。”

        

王建业:“楚韵说,你们都拖家带口的,房子小了肯定不够,九十平方的是三室一厅一厨一卫,一家人住刚好。”

        

马俊拍拍王建业的肩膀:“好兄弟,知道心疼我们。”

        

“那可不,合同一签,咱们就从又小又破的单间转移到宽敞明亮的大房子,这才是我梦想中的生活啊!”

        

王建业笑了笑:“你们仔细看合同,房子是公司的,只是借给你们住。作为过来人我想提醒你们,有钱还是自己买一套房子更好。”

        

罗红旗摆摆手:“下面那么大一行字,我当然看到了。你跟你媳妇儿撒撒娇,帮我们多争取一点工资,等咱们存够了买房子的钱马上就搬家。放心,不会赖着你老婆的房子不走。”

        

马俊笑骂一句:“去你的,只有我们这些人才需要存钱买房子,你罗公子缺买房子那几个钱?”

        

罗红日振振有词:“缺啊,我想买一套王建业家的那种小洋楼,很吃力的!”

        

众人鄙视他,炫富是吧?

        

王建业勾起唇角:“别闹,你们先把合同签好,一会儿给我,我先去办公室打个电话。”

        

罗红日一副谄媚小人的样子:“好嘞,老板,你慢走哈!”

        

王建业回到办公室,关上门,冷静了几分钟,给老师办公室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纪明听到了他准备带着整个部门出走的打算,并没有劝他留下来,而是说:“你这样也挺好的,这两年你们工作没什么进展,经费只会越给越少,进入恶性循环。从单位出去,也要好好干,希望我能活到你们做出国际一流起重机的那天。”

        

纪明马上就要退休了,加上王建业在上海,他更加鞭长莫及。就这样吧,顺应时势,该走就走,别留恋!

        

和老师说完自己的打算,王建业心里最后那点不舍就彻底放下了,他在离职申请上加上自己的名字,交到人事局,这事儿就算板上钉钉了!

        

起重机械小组的人,全员离职,这在单位里面还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开始那几天,还有人嘲笑这群人没本事儿,单位的人本来就走得差不多了,现在剩下的这几个居然都走了,连他们的办公室都被隔壁单位占了。

        

另外还有人看上了这些人的宿舍,既然人都走了,宿舍总该空出来了吧,这两年新进来单位的人都等着分房子呢。

        

这些讥讽嫌弃的言辞,还没流传几天,很快又被新的新闻取代了。从嘲笑变成了羡慕。

        

罗红日是个社交牛逼症患者,在单位几年,交了不少朋友,他要搬家,几位关系好的朋友都纷纷帮忙。

        

桌椅板凳搬起来可麻烦了,罗红日一个人肯定要忙活好半天,还是人多好办事儿。

        

他们要搬桌子,罗红日说不用:“我去看过,新宿舍有桌子。”

        

桌子不要了,床呢?床也不要。厨房里的煤炉子?煤炉子也不要,人家新宿舍通煤气了,用煤炉子多不方便啊!

        

这几个人的好奇心被挑起来了,一定要去看看,罗红日的新宿舍是什么样的。

        

等他们到宿舍楼大门口,罗红日掏出进出卡给门卫看:“师傅,我是江陵工程设备制造公司的。”

        

门卫和气地摆摆手:“知道,有资格住进这里的,只有锦绣东方、江陵资本和江陵工程设备制造公司的人。我们看大门的都知道,公司名号前面带江陵的,都是我们楚总的嫡系。”

        

罗红旗乐了:“师傅您知道得还挺多。”

        

大爷骄傲地扬起脑袋:“那当然了,我们小区这么好的房子,一般人连大门都不了。”

        

罗红旗嘿嘿一笑,带着朋友们去单位分给他的宿舍,在三楼,三室一厅一厨一卫,屋里地面贴的乳白色的瓷砖,墙面刷白,外面的阳光照进来,屋里特别亮堂。

        

除此之外,屋里的基本的家具,如桌椅板凳、床铺、煤气灶这些一应俱全。这个条件,简直太好了!

        

一个人嗷嗷一声:“罗红日,这么大的房子,你一个人住?”

        

罗红旗抖起来:“分给我一个人的房子,难道还能给其他人住?”

        

“啊啊啊,我也想住这样的房子,跟这个房子一比,咱们单位那个小单间,连你家厕所都比不上!”

        

罗红日哈哈大笑:“你就梦里想想吧!”

        

“嘿嘿,不用梦里想,三间卧室,反正你只能住一间,其他两间分给我们哥几个住怎么样?”

        

罗红旗呵呵一声:“你看人家让不让你进来。”

        

“怎么不能进来,我是你异父异母的兄弟,我是家属!”

        

“滚!”

        

一群人闹腾半天,让罗红日老实交代,他们公司还缺不缺人。

        

罗红日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人嘛,肯定是缺的,你们也知道,我们小组一共才八个人。”

        

“那你看我怎么样?”

        

“你嘛,勉强凑合吧,当个打杂的还可以。”

        

“我这样还只能去打杂?”

        

“我们要的是有研究人员、技术工,要不然你以为工资翻倍那么容易?”

        

工资翻倍啊!罗红日的话落在几人心里,特别是看过了罗红日的住宿条件之后,回去之后,不知道有多少人蠢蠢欲动。

        

为了感谢大家帮忙搬家,罗红旗请他们到外面吃了顿饭,才回宿舍歇息。

        

罗红日回去之后,先去隔壁看看马俊,马俊昨天搬的家。

        

罗红日敲门,马俊的老娘和媳妇儿都欢欢喜喜地迎他进去。

        

马俊老娘说:“知道你今天上午搬家,我还想叫你中午过来吃午饭。你屋有客人我就没叫你。”

        

罗红日笑眯眯的:“谢谢大娘,还是您心疼我。”

        

马俊老娘哈哈大笑:“那肯定得心疼你,要不是你师弟能干,我们家也不住了这么好的房子,否则现在还在原来单位那个小单间里面挤着呢。”

        

“合着我还是沾了我师弟的光。”

        

“那可不!”

        

马俊被媳妇儿从床上叫起来,他刚才在睡午觉。

        

马俊打了个哈欠:“罗经理,怎么样了?”

        

楚韵新成立的这家江陵工程设备制造公司,目前技术方面的负责人是王建业,人事方面的负责人是罗红日,职位是经理。

        

罗红日本来就是做机械研究的出身,虽然研究水平一般,但是该知道的他都知道,让他把关招收员工最好不过了。再加上他还擅长社交,罗红日很高兴,这个职位特别适合他。

        

马俊的媳妇儿给罗红旗倒了杯水,罗红日谢过。

        

罗红日喝了口水,懒散道:“放心,都不用我多说什么,看到我的房子,他们就炸了,我跟你保证,那些心急的人,说不准一会儿就会回来找我。我都跟门卫大爷打招呼了,直接放他们进来。”

        

马俊:“你可不能什么人都要,到时候招一些没有技术水平的人进来,给我拖后腿。”

        

“放心,我要这点事儿都干不好,我简直白干这么多年。”

        

马俊不放心:“找人的时候你叫上我,我们一起看看。”

        

“行吧,反正你这两天闲着也是闲着。”

        

楚韵重新弄了一块地给他们修工厂、修公司,就算抓紧时间修,年前也没办法完工,楚韵就把八十七楼分了一间办公室给他们,他们暂时先在锦绣东方办公。

        

不过就算要办公,也要等到十一月去了,这几天都是留给他们休息、安顿家小。

        

马俊在罗红日对面坐下,望着窗外:“别说,换了一个舒适的居住环境,家里气氛都好了,这两天我老娘和我媳妇儿每天都欢欢喜喜的。”

        

罗红日嗤笑:“原来那个小单间,住你们一家五口人,在屋里放个屁全家都听得到,你心情能好?”

        

马俊瞪他:“说话能不能文明点?”

        

“行,你最文明!”

        

br />

        

罗红日冲马俊挑眉:“看吧,肯定是有人找我来了。”

        

马俊站起来往门边走:“走,过去看看。”

        

楚韵这个月因为化工厂和工程设备制造公司忙得飞起,梁静也不轻松,两边工地都要跑,还要兼顾锦绣东方的工作。

        

出国采购设备的事情,楚韵没有合适的人用,最后还得她自己去。

        

楚韵先去了一趟香港,找范德人他们咨询,究竟买哪个国家的更便宜些。范德人以及范德人的大哥范德融,都建议她去日本,相对欧美的机械,日本的更便宜。

        

楚韵从香港换好美元,请范德融介绍一个靠谱的人,她乘坐景德远洋航运公司的船先去上海接上王建业和谭伟,直接去日本。

        

海风很大,楚韵在甲板上站了一会儿,冷得打哆嗦,她直接缩到王建业怀里不肯出来。

        

王建业低声笑,胸口都在震动:“知道自己怕冷,还在甲板上站这么久。”

        

楚韵叹气:“这底下不知道有多少大鱼,我刚才还看到一条老长的大鱼冒头,可惜啊,看得着吃不着。”

        

“我问问范凯,他说不定有办法。”

        

范凯是范德人的远房侄子,景德海运干起来之后,范凯就进了景德海运,因为他会日语,就成了去日本这条航线上的负责人。

        

有范凯确实方便了很多,如果走正常渠道出国,楚韵还要花时间□□,耽误的时间更多。

        

范凯听说他们要捕鱼,这个容易啊,叫几个船员帮忙,拿了一张网眼特别大的网,教他们撒网,网撒下去都用自己管,船一直在往前开,差不多时间就把网拖起来,多少有点收获。

        

楚韵满意了,晚上饭桌上出现了海鱼,清蒸、红烧都来一份。吃完晚饭,肚子都吃撑了,楚韵还意犹未尽,她跟王建业说:“晚上再来一顿海鱼烧烤?”

        

王建业哭笑不得:“乖,别闹,明天早上给你做鱼肉馅儿的饺子。”

        

“那行吧,改天再吃烧烤。”

        

/>

        

他们长期在海上的人,吃鱼都吃伤了,还是更喜欢吃他们自己带的食物。

        

楚韵喜欢吃鱼,反正也不费什么事儿,每天让船员拉几网上来,把海鱼装桶里放着就行。

        

至于做饭的事情,王建业勤快,反正在船上闲着也是闲着,做饭的事情他全包了,谭伟和有时候还能蹭上一顿王建业的手艺。

        

谭伟好几次听到船员私下说楚总两口子的闲话,没想到王建业看起来那么有男人味,居然是个家庭主夫。谭伟好几次看到王建业做饭的时候,都想偷笑。

        

王建业莫名其妙,谭伟是不是有啥病?专门盯着他的背影笑。

        

船到了日本之后,楚韵、王建业和谭伟拿着范凯给他们的证件,先下船找个酒店住下来,他们还要卸货。

        

范凯:“楚总,我们早先联系卖化工机械的,还有一家卖起重机械的公司,和我们都有合作,我们约定后天见面聊。这两天就麻烦您在酒店住着,后天我带你去见人。”

        

“好的,我们不着急,你先忙你的事情。”

        

“楚总,那我先去交货。”

        

“好,去吧!”

        

范凯走了,他们还有会说日文的谭伟,晚上他们三个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楚韵问谭伟,范凯说的那家公司,和他之前说的是不是同一家。

        

谭伟:“不是同一家,范凯说的那家,虽然也卖丙烯酸及其酯类装置,但是公司规模小了点,市场竞争也抢不过排名第一那家。”

        

楚韵:“所以说,他们卖得更便宜?”

        

“并不是,据我所知,他们报价要更贵一些,因为成本比大厂高。”

        

楚韵心里有数了:“明天我们去打听打听情况,今晚上嘛,我们出去转转。”

        

吃过晚饭之后,谭伟熟门熟路地带楚韵去商业区,楚韵不差钱,看到好东西就是一个字,买!

        

谭伟作为翻译,跑前跑后,帮着付钱、提购物袋,累得跟狗一样,就差把舌头伸出来喘气了。

        

楚韵鄙视他:“前面有一家咖啡店,你到那里等着我们,我们一会儿过来找你。”

        

谭伟担心:“你们不会日语,到时候碰到问题了怎么办?”

        

楚韵:“应该没什么问题,不会说日语我不是还会英语嘛。”

        

楚韵刚才就发现了,这个百货大楼是专门卖奢侈品的,售货员都会简单说两句英语,沟通完全够了。

        

等谭伟走后,楚韵挽着王建业的胳膊:“现在的日本啊,可是号称可以买下美国的世界强国。”

        

王建业也从历史书上看到过这一段:“依附于人家,还口出狂言,离一落千丈也不远了。”

        

楚韵哼笑一声:“一落千丈也不至于,反正比很多国家活得好。走,我们去买买买!”

        

英语在这片奢侈品聚集的地方畅通无阻,楚韵豪气的花钱姿态,让见惯了有钱人的奢侈品销售都咋舌。

        

楚韵看上了一双鞋,销售跪下帮她试穿,楚韵觉得不错,买了!每个颜色来一双!

        

销售脸都笑烂了,赶紧帮她拿货,交完钱后,恭敬地送楚韵出门。

        

王建业两手不得空,楚韵小声跟他说:“我们先出去一趟,把东西放到空间。”

        

王建业点点头:“一会儿再来。”

        

楚韵踮起脚,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老公真棒哦!”

        

王建业露出无奈的笑容:“在外面呢。”

        

“在外面又怎么样?你看谁会多看我们一眼。”

        

楚韵环顾四周,周围的人确实在看他们了,但是看的是王建业手里的购物袋,对他们在公众场合卿卿我我完全没有兴趣。

        

两人把东西放到空间,扭头去了另外一家店,全球知名的香奶奶,楚韵选好自己想要的,付完钱就要走,却被一位优雅的女士叫住。

        

楚韵回头,用英语询问:“你是叫我吗?”

        

那个一身香奶奶套装的年轻女人点点头:“是的,你可以叫我夏杏菜,我知道你们来日本是采购机械的,我或许可以帮忙。”

        

有意思!

        

楚韵勾起唇角,出言邀请夏杏菜到咖啡馆喝杯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