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 79 章

        

喝咖啡喝到撑的谭伟,总算看到老板两口子过来了,他以为要走了,刚站起来,楚韵就叫他坐下。

        

楚韵给夏杏菜介绍,谭伟,她公司的员工。

        

服务员上完咖啡,夏杏菜开门见山地自我介绍,她就是范凯要给他们引荐的横滨机械制造公司的大小姐。

        

她偷听到她大哥的电话,知道他们要来,就一直派人在港口守着,所以他们三个刚下船她就收到了消息。

        

楚韵微微一笑:“夏杏菜小姐找我们有何贵干?”

        

夏杏菜的诉求很简单,让他们不要从她哥哥手里买货!

        

楚韵挑眉:“抱歉,夏杏菜小姐,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我没办法答应你。”

        

夏杏菜:“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从我这里买设备,我可以给你打九折。”

        

楚韵不为所动:“我不缺钱。况且,你们至少都是对半赚,九折井不能体现出你的诚意。”

        

夏香菜:“那你有什么要求,我们都可以谈。”

        

楚韵淡淡一笑,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还是个野心家,就是年纪小了点,经历的事情少了点,不够聪明。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我这个人不喜欢听人家说了什么,我更喜欢看人家做了什么。做生意嘛,大家都是互相选择。我会不会和你们公司交易都是个问题,现在你和我说什么打折早了点。我就算放弃你们家,我还有其他公司可以选择。”

        

楚韵站起来:“不过嘛,如果你条件足够优厚,我们还是可以再谈。夏杏菜小姐,你回去好好想想,拿出你最有诚意的筹码,带上你的律师,在我见你大哥之前,你都可以来找我。”

        

楚韵走了两步,回头对愣住的夏杏菜说:“你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吧?从你的描述来看,你大哥是个老顽固,但是他既然掌握你们家公司这么多年,肯定也不是傻子,你这种小可爱是斗不过他的。不过,如果你给出的筹码足够,我可以帮你。你好好考虑。”

        

走出咖啡店,谭伟小心问了一句:“楚总,你这是挑起人家兄妹内斗?”

        

楚韵:“别胡说,我可没有,人家有需求,我只是给了一个建议,她也可以不听啊!”

        

啧啧,看看这话说的,太假了!

        

回到酒店,楚韵找人给范凯带话,有重要的事情找他,请他明天早上到酒店吃早餐。

        

楚韵不否认,她确实野心勃勃,最好鹬蚌相争,她这个渔翁得利。屁的不缺钱,她缺得很。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楚韵精神奕奕地起床,到楼下餐厅等着。

        

范凯人一到,还没等他坐下,楚韵迫不及待地问他:“横滨制造公司是什么个情况?他们家族内斗厉害?”

        

范凯愣了一下:“没听说啊。他们家老爷子两儿一女,大儿子当家,二儿子听说在国外学艺术,还有个小女儿,是个乖乖女。”

        

“呵,乖乖女隐藏得还挺深的嘛。”

        

范凯:“怎么说?”

        

楚韵把昨晚上夏杏菜找他们给她大哥下套的事情说了一遍:“乖乖女这是要夺权啊!”

        

范凯摇头:“不见得,横滨制造的当家人确实有点保守,在出口这方面打不过排名第一的雷目制造,但是这么多年一直排名第二,没被其他企业挤下去,也是有两把刷子的。一个小丫头成不了事。”

        

楚韵淡淡一笑,靠她自己估计不行,但是这不是有他们这些挑事儿的人嘛。

        

楚韵:“你帮我去打听打听他们家的事儿,最好中午之前给我消息,下午夏杏菜估计要来了。”

        

“好,没问题。”范凯常年在两地跑,打听小道消息他还是有点门道。

        

送走范凯,楚韵和王建业手牵手回房间。

        

王建业:“上午不出去?”

        

“不去,我们回房间休息。咱们养精蓄锐,等着干大事!”

        

夏杏菜的目的很明显,想证明自己比她哥哥强,展现她的能力,从而达到进入公司,掌握话语权的目的。

        

夏香菜的哥哥是个保守人士,一次简单的打击估计不行,楚韵还有其他办法。

        

不出意外,没等到晚上,楚韵刚吃了午饭,夏杏菜就来了,按照楚韵提醒的,她带上了律师。

        

楚韵这边也有律师,合同也已经拟好了。

        

夏杏菜看到合同,脸色大变:“五折,绝不可能!”

        

楚韵笑了笑:“别激动,我们坐下慢慢说。”

        

夏杏菜勉强控制住脸上的表情,重新落座。

        

楚韵给她倒了一杯茶:“你哥哥是什么样的人我大概了解了,你有什么样的目的我也明白。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悲伤的事实,你只是抢走你哥哥这一单生意,绝对达不到你的目的,你也进不了公司的决策层。”

        

“你能帮我?”

        

“对,我能帮你!你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王建业、谭伟和和范凯没有过来,在屏风的另外一边落座。按照楚韵说法,人家一个小姑娘带着一个律师,他们这么多人,只会让她心生戒备,不利于谈判。

        

楚韵说的是对的,他们不在,楚韵很快取得夏杏菜的信任,夏香菜如楚韵预料中的那样同意她的合作方案。

        

谈话进行到最后,只有王建业还能悠闲地喝茶,谭伟和范凯话都被惊说不出来了,楚总真是商业奇才。

        

楚韵从夏香菜那里要来近期所有到日本采购设备的国外客户名单,这份名单里面,还有一部分在日本排名第一的雷目公司的客户。

        

楚韵的办法,就是她去把所有的采购商团结起来,让客户到他们的工厂下单,但是夏杏菜要给团购价。当然,在正式和她成交之前,楚韵他们会拒绝她哥哥的报价。

        

夏杏菜认可楚韵的计划,但是在价格上她很犹豫:“这样我们公司会亏损很多。”

        

楚韵哼笑:“夏杏菜小姐,这个价格会不会亏损,你知道,我也知道。这种把戏就没必要在我面前演了。”

        

夏杏菜问最后一个问题:“你真的能把雷目公司的客户拉到我们公司来?”

        

楚韵颔首:“当然,要不然这怎么能体现出你夏杏菜小姐的能力呢?”

        

楚韵没有给她太多思考时间,她看了一眼手表:“明天我们就要见你哥哥了,如果你想压过你哥哥在公司拿到话语权,你还有十分钟犹豫时间。”

        

夏杏菜慌了:“距离明天还早。”

        

楚韵站起来,作势要走:“你认为,去联系这些国际买家不需要时间?”

        

夏香菜下定决心:“我签。”

        

楚韵拿到五折优惠合同,笑了笑:“夏杏菜小姐,我们合作愉快。”

        

夏杏菜走了之后,谭伟和范凯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啪啪鼓掌:“楚总你简直太厉害了。”

        

楚韵笑了笑:“真正厉害的地方你们还没见到呢。”

        

从夏杏菜那里知道国际采购商住的地方,楚韵和王建业换了一身昨天买的大牌,王建业还好,左不过就是衬衣西裤,楚韵却是打扮得珠光宝气,就差把有钱写在额头上。

        

楚韵挽着王建业从房间里出来,瞥了谭伟和范凯一眼:“邀请函做出来了?”

        

“做出来了,都在这里。”

        

楚韵看了一眼邀请函,英文和日本两种语言,像模像样的。

        

楚韵:“到酒店之后,我和王建业去餐厅等着,你们按照我教你的话术去邀请他们。”

        

“好的,楚总。”

        

楚韵在这些采购商下榻的酒店里面包了一间宴会厅,她要请这些人都来参加宴会,至于目的嘛,不言自明。

        

能以更低的价格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谁都没办法拒绝的诱惑。

        

给自家公司采购的老板,省出来的就是自己的钱。拿工资奉命来日本采购的员工更想省钱,把剩下的钱从公司的账户转移到自己兜里,不香吗?

        

“楚总,你能保证我们能拿到八折的价格?”一个非洲的采购商,用蹩脚的英语向楚韵提问。

        

楚韵笑:“为什么不可以?雷目公司不优惠还有横滨制造,横滨制造不行还有其他公司,如果日本都不行,还有其他国家。”

        

一个南美的采购商提出疑问:“你想到的办法我们以前已经试过了,没用。”

        

楚韵放下酒杯:“反正也不差这点时间,有没有用,试试就知道了,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

        

在场有几位雷目的老客户很迟疑,得罪了雷目,下次采购怎么办?

        

楚韵站起来,脸上没了笑容,冷淡的目光扫视所有人:“你们难道不想从今以后,都能以更低的价格采购这些设备吗?他们在你们身上赚到了百分之一百,甚至百分之两百的利润,你们甘心吗?”

        

不甘心!

        

不甘心就对了!

        

楚韵这晚上没有回去,选择了和王建业留在这个酒店,她可不想在明天谈判之前出什么意外。

        

按照楚韵的计划,第二天她带着所有的采购商先去横滨制造工厂,接待他们的是夏杏菜的哥哥藤井,夏杏菜也在场。

        

藤井没想到居然有雷目公司的老客户过来参观,顿时眼睛都亮了,接待过程中,态度非常好,但是最后谈到价格,还是那个价格,没有任何优惠。

        

所有的人都看向楚韵,藤井也看向楚韵,楚韵淡淡一笑:“藤井先生,你这个价格十分没有诚意,雷目的价格比你们低百分之十。”

        

藤井解释:“一分钱一分货,我们生产出来的设备,用料比雷目公司更好。”

        

楚韵反问:“性能有差别吗?”

        

大家都心知肚明,差别可以忽略不计。

        

藤井还想说什么,楚韵制止他:“行了,藤井先生的诚意我们已经看到了,接下来我们还有其他安排,就先告辞了。”

        

楚韵口中的其他安排,不用明言,大家都心里有数。

        

藤井拦住楚韵:“楚总别急,价格还有商量的空间。”

        

楚韵挥挥手:“不必了,我很确定,你给不出我们想要的价格。”

        

楚韵带着所有的采购商走了,等他们一走,夏杏菜走到哥哥面前,认真道:“哥哥,我们这样是行不通的。”

        

夏杏菜带了个头,在场的其他人纷纷委婉地表示了自己的意见。谁还不会算账啊,只要能赚钱,无论是单价卖得高,还是薄利多销,都无所谓。

        

他们公司就是逮到一个宰一个,雷目公司和他们相反,走的就是薄利多销的路子。这才短短两年,雷目的成交量是他们的好几倍。

        

藤井迫于压力,不得不接受大家的意见,藤井找人去拦楚韵,想再谈谈价格,楚韵还是拒绝了他。这时候,他们都正在酒店吃午餐,吃完午餐就要去雷目公司。

        

夏杏菜:“哥哥,咱们要有诚意一点,至少,要比雷目公司有诚意。”

        

藤井怒了,扭头看向妹妹:“你有本事,你去把客户带回来,不管什么价格,只要不赔钱我就认同你。”

        

夏杏菜握紧拳头,答应了哥哥的要求。

        

楚韵接二连三地拒绝了藤井派去的所有人,但是夏杏菜到的时候,却被楚韵迎进了门。

        

一张长长的餐桌,楚韵坐在主位上,餐桌两边坐满了其他国家的采购商。

        

夏杏菜进门后,望向长桌尽头的楚韵。

        

楚韵微微一笑:“我最喜欢和你这样美丽的女士谈生意,我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的报价不会让我们在座的朋友失望。”

        

夏杏菜:“当然不会!”

        

在场的采购商,亲眼见证了楚韵和夏杏菜你来我往地砍价,楚韵太强势,成交价格正在不停地往他们期待的数字靠拢。

        

夏杏菜苦笑:“楚总,价格再低我们真的做不出来,雷目的价格都比这个价格高。”

        

楚韵淡淡道:“如果你们的价格比雷目价格高,那你站在我们面前和我谈价格,完全是在浪费我们的时间。”

        

最后,夏杏菜妥协,按照七点八折的价格把设备卖给他们,比他们昨天晚上期待的八折更低。

        

楚韵笑了笑:“合同带来了吗?”

        

夏杏菜:“当然。”

        

大门重新打开,外面站着一排横滨公司的业务员,一对一服务,和在场的采购商签下合同。

        

楚韵的合同,是夏杏菜亲自和她签的,她的价格当然和其他人不一样,说好的,楚韵要的那几样设备,全部五折!

        

签好合同约定好提货的日期,等横滨公司的人一走,大门关上,所有人对楚韵举起了酒杯。

        

楚韵淡淡一笑:“干杯!”

        

故事只要有了开头,以后就好写了。这一次横滨设备制造公司通吃,下一次,雷目公司不得放点血?

        

有些话不用说出口,大家都心里有数。

        

后面几天,楚韵陆续从好多采购商那里都收到了价值不菲的礼物,楚韵大方地谢谢他们的慷慨。

        

夏杏菜以一己之力签下了今年所有的采购合同,一战成名,公司的所有人都对她刮目相看,她也如愿在公司拥有了话语权。

        

这么多采购商等着提货,楚韵大方表示,她不着急,她排在最后一个。而且还给他们提供帮助,她带了技术人员来可以免费帮他们看设备是不是正常的。

        

技术人员嘛,当然就是王建业和谭伟!这段时间,他们两人几乎都住进了横滨公司的工厂。

        

等最后楚韵拿到货,王建业这段时间瘦了好几斤,都是累的。

        

设备装船那一天,夏杏菜到港口送她。

        

夏杏菜:“我知道你利用了我,但是我对你井没有埋怨,希望我们以后还能是朋友。”

        

楚韵摇头:“我没有利用你,我们只是交换,各取所需。”

        

夏杏菜点点头,这件事以后就不提了:“能认识你这样的女性我觉得很开心,你的存在让我更有勇气在商场上奋斗,你就是我的榜样。”

        

楚韵:“我期待你金光闪闪的那一天。”

        

因为他们相识在香奶奶,夏杏菜特别豪气地送了她一大箱香奶奶,各种包包、鞋子、香水、衣裳,什么都有。

        

楚韵大方收下,说有需要还会去他们公司采购。

        

和夏杏菜告别,楚韵拉着王建业回房间,谭伟和范凯也在。

        

楚韵连忙问:“怎么样了?”

        

王建业笑:“不能说全部都懂了,八九不离十吧。”

        

谭伟挠头:“机械制造方面我不太懂,我就是感觉,很多制造设备的金属不是我知道的那些。”

        

王建业也看到过那些原材料的参数,他们设计再好,原材料不行也是徒劳。

        

楚韵瞪大眼睛:“你不会让我为了你的起重机,还要我去投资一家钢厂吧?”

        

王建业给她顺毛:“能赚钱呢,有好的赚钱机会就试试呗。”

        

楚韵冷哼:“你走开,就会给我增加工作量。”

        

范凯也是服了,这两口子,个顶个的牛逼!

        

/>

        

这一趟算是长见识了。

        

回去的船上,王建业在房间改设计稿,楚韵没什么事儿要做,一身轻松,做饭的活儿被她接过来。

        

开始几天,谭伟还腆着脸蹭吃蹭喝,最后楚韵不干了:“王建业一个打白工的都知道一心投入工作给我赚钱,你还拿着化工厂的股份呢,你看看你这样子合适吗?”

        

不合适,老板说不合适,那肯定就是不合适。

        

谭伟再也不敢去老板那里蹭吃蹭喝,天天跟着范凯吃大食堂。

        

每天从海里拉起来的鱼,都是楚韵他们两个吃,吃不完,有的被海风吹成咸鱼干,有的被楚韵弄进空间存着。

        

一路晃晃悠悠,总算到了上海。

        

范凯送佛送到西,帮着楚韵他们把设备运进工厂。

        

梁静负责去接收设备,等一切处理完毕,她从包里掏出一个红包。

        

范凯连忙拒绝:“都是我应该做的。”

        

梁静笑了笑:“楚总说你工作做得很到位,给她帮了不少忙,这都是你应得的。”

        

范凯还是不要,梁静把红包塞他怀里:“我还有事儿要回公司,我们下次有缘再见。”

        

梁静确实工作忙,没空在这里跟他推过来推过去的,坐上小轿车就走了。

        

等梁静走了,船工围上来:“哟,挺厚的,里面多少钱?”

        

“不会是日元吧?”

        

范凯拆开红包,不是日元,不是港元,也不是人民币,是美元。

        

“嚯,楚总大气啊!”

        

范凯把钱抽出来,在场的人人有份,一人一张。

        

船工们哈哈大笑:“我们范总也大气!”

        

范凯笑道:“别闹了,这一次我们出来时间长,赶紧上船,我们回家。”

        

“好!”

        

船到香港之后,范凯下船之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回家,而是去公司见他堂叔。

        

刚好,景立也在办公室。

        

范德人示意范凯:“说说吧,发生什么事儿了?”

        

范凯嘿嘿一笑:“这段时间在日本的经历可精彩了,跟着楚总长了不少见识!”

        

景立也感兴趣:“怎么回事?”

        

在楚韵眼睛踏实努力话不多的范凯,这时候比天桥下的说书先生嘴皮子还溜,他把楚韵和夏杏菜的签合同,联合其他国家的采购商压价,最后以帮助别人的名义把王建业和谭伟送进去学技术,讲得那叫一个精彩绝伦。

        

范德人:“所以,她五折买下来了?”

        

“确实是五折,但是她还从其他采购商那里收了谢礼,我们走的时候,夏杏菜也给了几箱子东西,看箱子好像是大牌,肯定不便宜。”

        

景立淡淡一笑:“楚韵这个人,总是能让人出乎意料。”

        

范德人:“楚韵这一手成功了之后,那些国际采购商学精了,这个价格怕是要跌下来不少。”

        

景立:“你想想办法,跟你学生取取经,我们每年从船厂那里买船,可是花了大价钱。不说五折,你能八折买回来,我都谢天谢地!”

        

范德人哼笑:“就你会说,你去试试?”

        

景立遗憾道:“早知道楚韵这么厉害,我和你合作干什么?”

        

范德人:“正好,我也这么想,这才过了几年,现在楚韵的资产比你多吧,我去找楚韵合作去。”

        

景立:“别,闲话罢了,你看看你,还真急了了!”

        

范凯缩手缩脚,这两位老板怎么就吵起来了。

        

范德人摆摆手:“你出去也这么长时间了,回家休息几天。”

        

“好的,范总、景总,我先走了!”范凯转身就溜了,这些大佬,惹不起啊!

        

范凯摸摸兜里的小钱钱,还是楚总这样的老板好相处。

        

楚韵要知道范凯这么想,肯定要冷笑一声:好相处那只是表象,资本家的嘴脸才是她真实的面目。

        

楚韵:“我和王建业走这么久,罗红日招这么多人进来,你们拿着我的高工资,做出什么成果来了?”

        

>

        

这一个多月,他们沉迷在搬新家的快乐里面,工作确实做得不咋地!

        

楚韵懒得跟他们磨嘴皮子:“从今天开始,两个月试用期,没用的人都给我滚蛋!”

        

楚韵转身走了,高跟鞋踩在地板上清脆的声音,吓得他们心都在颤抖。

        

罗红日瞅了一眼大家:“听到了?”

        

不知道谁站起来吼了一句:“兄弟们,干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