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第 80 章

        

江陵工程设备制造公司这边的人不像话,化工厂那边工作进度却是可喜可贺。

        

化工厂已经修起来一部分了,前期工作他们准备得好,等昨天设备一进入化工厂,今天就能开工准备试着生产。

        

楚韵去化工厂巡查,所有人都没空看她,一心一意投入到工作中。

        

楚韵很满意,跟梁静说:“等第一批产品生产出来,给所有人发奖金。”

        

“好的。”梁静打开笔记本记下来。

        

没过几天,马上就要过元旦节了,也就是说,马上就到第四季度了,这个季度的融资方案提交又要到截止日期了。

        

因为元旦的原因,楚韵把截止日期往前面提了一天,也就是说,十二月底最后一天就是讲项目方案的时候。

        

楚韵头一天晚上拿到梁静他们初选出来的方案,楚韵看到好多熟悉的名字。

        

楚韵一边翻看一边问梁静:“楚自强和楚春玲要干进出口贸易?”

        

梁静点点头:“从去年开始,他们两个人去香港那边学习,您去日本的时候,他们才从香港回来。公司已经注册好了,听说还从他们原来上班的公司带回来不少客户,只要一笔启动资金就能做起来。”

        

楚韵继续往下翻:“马一鸣准备做食品加工厂?”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对,他想回陵山县开一家食品加工厂,我们那里靠山,山里面各种坚果多,还有很多农产品,他想走精加工路线。”

        

楚韵:“他毕业后我一直让他来公司上班,他不来,是不是就是倒腾这个事情去了?”

        

梁静笑了笑:“听说学技术去了。”

        

除了楚自强、楚春玲、马一鸣这三个和她关系亲近的,楚韵发现,剩下的名单里面,还有好几个原来会计班的学生。

        

楚韵看完之后,放下文件:“他们的项目都不错,看得出,他们很有心得,至少自己下功夫专研过,知道是怎么回事。”

        

楚韵看向梁静:“你想不想从公司出去,自己做生意?”

        

梁静摇摇头:“我不想,我就想在江陵资本上班,这两年跟着您,我学到了很多。”

        

“真不去?自己搞公司比跟着我挣钱多了。”

        

梁静:“真不去,我来公司之前,早就想好了。”

        

楚韵点点头:“好好干,江陵资本里面,肯定有你的一份功劳。”

        

梁静再明白不过了,楚老师对她不薄。去年发年终奖金,梁静当时看到楚韵批给她的分红数字,不禁都笑了,楚老师给她的这笔奖金,比一般公司一年赚得都多。

        

楚韵非常信任她的工作能力,这一切,都是她辛苦工作换来的,应得的。

        

这时候时间不早了,楚韵留梁静在家里吃饭。

        

楚韵:“一会儿你也别回公司了,吃完饭直接叫司机送你回家休息。”

        

“嗯,行!”

        

楚韵:“对了,把司机叫进来一起吃,让人家等着不像话。”

        

王建业擦擦手上的水珠:“你们坐着,我去叫人。”

        

梁静不是第一次在楚老师家吃饭,梁静心想,自己也得找个会做饭的。

        

梁静现在年纪也不小了,翻年也二十六岁了,在这个年代,二十六岁还没结婚已经是大姑娘了。

        

从梁静毕业之后,家里爸妈没少催她结婚,但是她工作这么忙,根本没有时间。并且,她也没遇到看顺眼的男人。

        

梁静算是锦绣东方和江陵资本的二把手,手里掌握的权力很大,平时进进出出都是车接车送,就算在上海,也是万里挑一的体面人儿,想和她处对象的男人海了去了。

        

但是,梁静真一个都没看上眼。冲她来的人,都不是冲她本人来的,人家看中的是她在楚老师心里的位置,她手中的权利。

        

跟着楚老师将近十年,她见过的厉害人物多了去了,这要是还没练出几分眼力,那肯定是她眼睛有问题。

        

就说每个季度融资项目筛选,送礼都是小意思了,找小白脸□□她的,她都经历好几次了。

        

第一次遇到□□她的人,梁静还吓了一跳,赶紧回去翻一翻手里的资料,究竟是哪家公司的老板这么不要脸。

        

当时楚韵听说后,还哈哈大笑,说她要是看着行,留着玩两天,她不介意。

        

梁静一头黑线,她介意!

        

吃完饭,楚韵给梁静端水:“喝杯水再走,刚吃完饭就坐车,胃会不舒服。”

        

“嗯。”

        

梁静其实有点晕车,特别是吃完饭就坐车,她肠胃会有点难受。楚老师记得她的小习惯,梁静心里喜滋滋的。

        

文件还在桌上放着,马一鸣的那一份就在最上面,楚韵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名字。

        

楚韵:“马一鸣处对象没有?”

        

梁静摇摇头:“好像没有。”

        

楚韵:“虽然我不爱催婚,但是吧,你们一个个的,年纪不小了,看到合适的可以谈个恋爱了。”

        

梁静笑:“明天他来公司,您跟他展开说说。”

        

楚韵傲娇:“我才不说呢,我这样的漂亮女人,怎么能干催婚的事情?一张嘴就跟整天没事儿干的七大姑八大姨一样。”

        

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两人闲聊几句,楚韵送梁静出门,交代司机晚上开车小心一点。

        

梁静摇下车窗挥挥手:“楚老师,我走了。”

        

送走客人,楚韵回到房间,王建业已经洗漱好躺在床上,靠着枕头看书。

        

楚韵去空间洗漱后出来,爬进被窝,靠在王建业胸口:“这段时间太忙,快三个月没回北京看儿子了。”

        

王建业扭头亲了一下她白嫩的脸颊:“我下午给他们打了个电话,都挺好的,活蹦乱跳,健健康康的。”

        

楚韵噗嗤笑了:“有你这么形容儿子的吗?”

        

王建业勾起嘴角:“那要怎么形容?”

        

楚韵哼哼一声,在他身上乱摸:“反正不准用这种口气说我儿子。”

        

王建业被她摸得浑身发热:“乖,别摸了,我们干点其他的。”

        

“什么其他的?”

        

“一会儿跟你说。”

        

王建业拉灯,翻身把媳妇儿摁在床上。

        

皎洁的月光从窗口洒进来,迟迟不肯爬上床角,躁动的气氛,难耐的喘息,太羞人了,连月光都不好意思了。

        

楚韵迷迷糊糊的时候还在想,还好有套,要不然多少年前就该怀上三胎了。

        

王建业亲密地蹭了蹭她的脸:“知道你不想生三胎,睡觉吧。”

        

“嗯。”

        

十二月底的上海已经很冷了,早上王建业起床打开窗,冷空气跑进来,吹到了楚韵的脸上,楚韵哼哼一声,脑袋从枕头上滑到被窝里,只有一头长发还露在外面。

        

王建业轻笑,坐在床边拍拍拱起来的大被子:“我下去做饭,你再睡一会儿就起来。”

        

楚韵没有说话,在被窝里面蠕动了一下,调整姿势,把鼻子从被窝里露了出来。

        

王建业愉悦地下楼做早饭,楚韵在被窝里慢慢醒神。

        

今天还有正事儿要做,楚韵醒过来,咬着牙,掀开被子下床,速度地穿好衣裳,洗漱完,化好妆下楼。

        

今天她的穿衣风格是女霸总风,一头柔顺的长发被她盘起来,露出漂亮饱满的额头,一身长款驼色的羊毛大衣拢到脚踝,腰带系紧,显出纤细的腰肢。

        

楚韵穿着拖鞋,提着靴子下楼,王建业笑了笑:“刚好想上楼叫你,洗洗手过来吃饭。”

        

吃过早饭之后,两夫妻分开走,楚韵去锦绣东方,王建业去工地看看工厂的建设进度。

        

锦绣东方八十六楼,一季度一次的项目融资开始了,第一个上台的是马一鸣。

        

马一鸣是楚韵的学生,还是来往比较密切的学生,在场的人员工有不少认识他。更有甚者,有的还是他的在会计班时候的同学。

        

楚韵面无表情,拿出马一鸣方案:“马一鸣是吧,你可以开始了。”

        

看楚老师的脸色,马一鸣也判断不出什么,不敢走神,示意计时的工作人员,他准备好了。

        

马一鸣:“楚总以及各位在场的朋友大家好,我是马一鸣,蜀味食品公司的老板,我今天给大家讲解……我们公司的盈利模式……我们的渠道……我们前期需要融资……”

        

沙漏里最后一粒沙掉落,十五分钟到了。

        

楚韵没什么要问的,她扭头看投资部门的人:“有什么想问的吗?”

        

众人纷纷摇头,楚总一手带出来的人,方案还写得这么漂亮,说的也很全面,他们都没什么想问的。

        

楚韵点点头:“谢谢你的时间,请下一位进来。”

        

马一鸣一头雾水地出去,等在门外的楚自强和楚春玲连忙问:“怎么样了?”

        

“什么都没说,就叫我出来。”

        

楚自强摸不着头脑:“那这是行还是不行啊?”

        

马一鸣自己也不知道啊!

        

楚春玲一脸紧张:“怎么办,我腿都开始抖了,我要搞砸了,我们的贸易公司是不是就黄了啊!”

        

楚自强还没来得及安慰楚春玲,一个江陵资本的员工走过来:“谁是马一鸣?”

        

马一鸣举手:“我是。”

        

“恭喜你,你的融资方案通过了。现在你跟我去梁经理办公室,办理后面的手续。”

        

在座的人,都羡慕地看着他,第一个上场就通过了,牛逼啊!

        

楚自强拍拍马一鸣的肩膀:“好样的,给我们开了个好头!”

        

楚春玲赶紧把方案拿出来,嘴里念念有词。她平时烧香,就算临时抱佛脚也应该比其他人更加有诚意吧。佛祖啊,让我们通过吧!

        

虽说同是楚家人,楚自强和楚春玲还是没信心,这么多年下来,他们早就明白了,在楚韵姐这里,别想走后门。行就上,不行就下去!

        

楚春玲他们这些上台的人心里紧张,楚韵在下面全神贯注地听,也很累。听了一天的方案,等最后一个人出去,楚韵懒散地靠在椅子上,真的是太累了!

        

过了一会儿,梁静推门进来:“楚总,后续工作我们都对接好了。”

        

楚韵嗯了一声:“大家今天都辛苦了,忙完工作早点回去休息。”

        

“好的,楚总。”

        

其他人收拾好东西出去,梁静留了下来,她还有工作要报告。

        

楚韵去日本这段时间,锦绣东方都一切正常,他们投资的那些项目也没出什么幺蛾子,当前最主要的就是江陵工程设备制造公司和江陵化工厂的修建工作。

        

梁静:“穆东他们进度算快的,不出意外,年前应该能全部完工。”

        

楚韵叹气:“哎呀,又要过年了。”

        

谁说不是呢。

        

楚韵看向梁静:“去年过年你就没回去,今年回去吗?”

        

梁静点点头:“要回去,我再不回去,我爸妈都要带着给我找的相亲对象,杀到上海来了。”

        

楚韵笑了:“穆东那边你盯着,尽量早点完工。结完款之后,你早点回老家过年,我批准你带薪休假到正月十五。”

        

梁静:“能休息这么长时间我当然高兴,工作怎么办?”

        

“工作嘛,哪能有做完的时候,你提前安排好,让下面的人盯着。你也要放权给他们,啥事儿你都自己顶了,我花钱招他们进来干嘛?”

        

“我知道了。”

        

他们公司目前的核心员工,一大半都是曾经会计班的学生,也是大学生。他们无论是从业务能力和人品方面来看,都还算靠得住,梁静就是操心惯了,自己放不下。

        

说起来,现在这个年代,大学生还是非常值钱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大学生都去了机关单位和国营厂工作,进入民营单位的人少之又少。

        

锦绣东方先不说,他们江陵资本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本科生,剩下的就是大专生。江陵资本连前台都是大专,上次何副市长来单位参观,还笑着说他们江陵资本的大学生,比他们市政府的都多。

        

江陵资本是梁静在负责招聘,也不是她一定要招大学生,而是给公司投简历的人里面,楚韵带过的人占了大多数,这些人当年成绩都不差,至少也是个大专。这些人学历有优势,专业能力上梁静更加信得过,肯定就优先选择他们。

        

时间不早了,楚韵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准备回家了。

        

楚韵:“我先走了。”

        

梁静:“楚总慢走。”

        

楚韵回到家,晚上吃晚饭的时候,问王建业过年有什么安排。

        

楚韵:“自从你搬来上海之后,我们好多年没回老家过年了,今年还回去吗?”

        

/>

        

“那行,你那边工厂应该能提前完工,我们今年早点回去。”

        

楚韵还想起一件事,当初为了宽慰她爸,她说她赚钱之后要给老家修路、修学校,大话说出去了,也是时候落实了。

        

她现在这个情况,回老家她要说她还没赚到钱,估计也没人信。

        

楚韵:“明天我让梁静算一下公司的流动资金。从楚家大队修一条到市里的水泥路,就算现在物价便宜,这么长的一条路,价格便宜不了。”

        

王建业:“既然要修路,也不一定要在原来的路上铺水泥,从楚家大队去县城,我记得不是有一条小路可以走吗?那条路是不是比走大路更近?”

        

楚韵想了想,确实可行。从楚家大队到镇上之后,镇上的汽车进城是一条盘山公路,如果从山中间穿过去用时更短。用省下来修盘山公路的钱去修穿山路,应该不会花更多的钱吧。

        

王建业:“这个咱们也不懂,你找懂的人问问。”

        

“我回头找王亮他们聊聊。”

        

有楚韵的资金支持和人脉的支持,穆东和王亮把他们的宏基房地产公司越做越大,现在不只修房子,连其他修路、建桥之类的工程都做。

        

这里面不得不说到袁津了,他在宏基也有股份,他家里全力支持,亲戚里面的各种工程技术人员,都在宏基里面担任职位。

        

得知楚韵要给老家修路,穆东和王亮不是最高兴的,最高兴的是马一鸣。

        

马一鸣兴冲冲地来找楚韵:“楚老师,我的工厂还没修起来,您就先帮我把路修好了哇?”

        

楚韵还真没考虑到他,不过修路对马一鸣确实是好事一桩:“对啊,我打算打通从镇上到陵山县的那条山路,等这条路修好了,去陵山县的时间估计在一个小时左右。”

        

“那可真好!楚老师,我自从想回老家办食品厂,最操心的就是路的问题。”

        

楚韵摆摆手:“修路一时半会儿是修不好了。”

        

“没关系,我慢慢等。”

        

穆东和王亮问楚韵:“江东县的路不修?”

        

梁静的小眼神偷偷看向楚韵,楚韵瞥了梁静一眼,无奈道:“账上有多少钱你不知道?”

        

梁静:“江东县的人民也经常把楚老师记挂在心里呢。”

        

好家伙,楚总都不叫了,直接叫楚老师。

        

楚韵叹气:“你好好工作,赚到钱了,等修完陵山县就修江东县。”

        

梁静乐得牙花都露出来了:“回去我就跟他们说,以后江东县到市里的路就叫楚韵路。”

        

马一鸣不甘落后:“从楚家大队到陵山县,再从陵山县到市里,可以分成两段,一段叫楚韵路,一段叫建业路。”

        

楚韵惊恐地摆摆手:“那倒不用。”

        

穆东和王亮偷笑,穆东跟楚韵保证:“我们一定花最少的钱,保质保量把路修起来。”

        

王亮也说:“这个工程我亲自去管帐。”

        

楚韵看着这几个年轻人,心里万般舒适,她当初办会计班的目的,早就已经达到了。

        

临近过年,公司所有的工作都在收尾。

        

腊月二十四过小年,锦绣东方和江陵资本公司所有的员工,都已经提前收到公司发的年货和年终奖。后面几天,每天下班后,各部门的人都乐呵呵地去聚餐。

        

梁静没去,腊月二十五她就已经和楚韵一起坐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王沐和王林两兄弟从北京出发,因为走得时间早,还比楚韵他们提前了一周回到家。

        

王沐和王林两兄弟亲自去火车站接爸妈,看到楚韵后,王沐和王林都冲过去抱楚韵。

        

王林还撒娇呢:“你们两个去日本不带我们。”

        

王沐:“不仅不带我们,你们两个半年都不回北京看儿子,我们还是你们亲生的吗?愧疚不愧疚?”

        

楚韵搂着两个又长高了不少的儿子,爱怜地摸摸他们的头:“好啦,妈妈工作忙,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等你们明年参加完高考之后就自由了,有空随时过来找我和你爸。”

        

“哼!”

        

王沐和王林现在可纠结了,按照老师说的,他们两个的成绩,想考清华北大希望都很大,但是爸妈都在上海,他们读完本科还想出国,如果他们大学在北京读书,那和父母见面的时间就少了。

        

王建业提着行李走在后头:“王沐、王林,过来拿东西。”

        

“来啦!”

        

梁静跟楚韵告别:“楚老师我一会儿就先去汽车站坐车。”

        

“行,你东西多,慢着点。”

        

“不多,就一个大背包。”里面大部分都是她的换洗衣裳,还有一些是给父母的节礼。

        

王建业和楚韵回到家,不仅王杰和刘翠在,王建国一家也在。

        

楚韵笑着叫人,楚韵喊到张素芬的时候,张素芬比刘翠还高兴。

        

张素芬:“楚韵啊,你现在可是我们市里的名人,前两天我跟他们说你们一家要回来过年,我们厂长还专门过来跟我说了两句。”

        

王建国撇嘴:“我还以为你想说厂长表扬你工作做得好呢,没想到还是借了弟妹的光。”

        

张素芬呵呵一笑:“楚韵是我弟妹,那我不也脸上有光嘛。”

        

楚韵从包里把东西拿出来:“这都是给你们带的礼物,都分一分。”

        

张素芬看到东西,那个高兴劲儿啊,还是弟妹懂人情世故,会做人。等她把这些东西拿回去,看那些碎嘴的还说不说楚韵看不上他们家。

        

刘翠手上戴着楚韵给的金手镯,走到窗口看:“哟,这个花纹雕得真好,是老师傅雕的吧。”

        

金手镯上雕的是两个黄鹂鸣翠柳,刘翠爱到心坎儿上了。

        

楚韵故意说:“是啊,还是王建业亲自去选的样子,他嫌弃人家师傅没有做好,让人家返工好几次呢。”

        

刘翠乐得很:“难得建业这么贴心。”

        

王建业看了媳妇儿一眼:“大哥大嫂在家照顾爸妈,我一年到头回一次家,肯定要好好表一下孝心。不求比大哥大嫂孝顺,爸妈不嫌弃我们就成。”

        

王建国刚才看到金镯子还有点不自在呢,王建业这话一说,他心里就舒坦了。

        

王建业大声说:“你在外工作也没有办法,不过有我和你大嫂,家里不用你们操心,好好工作就成。”

        

张素芬也赶紧说:“是呢,是呢。”

        

r />    刘翠欣慰地拍拍楚韵的手:“这块木头被你带出来了。”

        

楚韵捂嘴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