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第 82 章

        

如楚韵所料,楚韵刚提出要修路,她只开了个头,其他事情马上就有人去办了,连楚韵没想到的小事情,都帮她想得妥妥当当的。

        

陵山县现在的县长杨永发,笑眯了眼,看楚韵跟看金元宝一样。

        

杨永发:“楚总啊,您看什么时候能开工建设啊?”

        

楚韵:“我找的工程队负责人,初八就会过来,到时候材料也会陆续运过来,等他们到了之后会和你们对接。”

        

至于对接工作的人,楚韵把一个小姑娘拎出来:“就她吧。”

        

杨永发看这小姑娘有点面熟,这个姑娘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前两年分来的大学生,好像是姓楚。

        

楚月被楚韵点名叫过去,一点也不怵:“县长好,楚总好。”

        

楚韵应了一声,扭头跟杨永发说:“这个丫头上过会计班,有她参与统筹,我很放心。”

        

说到会计班杨永发就明白了,这位楚总,可是出了名的喜欢用自己人。

        

杨永发当即保证:“楚总放心,你的意思我明白。”

        

楚韵很满意:“那我就先告辞了。”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杨永发站起来,指着楚月:“你叫……”

        

楚月连忙说:“县长,我叫楚月。”

        

杨永发:“楚月,你替我送送楚总。”

        

楚月:“好的,县长。”

        

要说楚月,她大学毕业也想跟大家一样,去上海投奔楚韵姐,进入江陵资本好好工作。但是家里爸妈不同意,哥哥嫂嫂也不同意,他们不求她挣多少钱,就希望她不要离家太远。

        

楚月大学毕业分配的单位在陵山县,他们家当初也跟着在陵山县买了地修了房子,爸妈纷纷说这个工作好,还能住在家里。于是,楚月就去县政府上班了。

        

楚韵开始确实没想到他们楚家现在有人分配进了县政府,她昨天下午从乡下进城,晚上住在城里,早上从家里出门时,遇到同样去县政府上班的楚月。楚韵这时候才知道,楚家后辈里有人在县政府上班。

        

楚月送楚韵出大门,兴奋得不行:“楚韵姐,我是不是要被你带飞了呀!”

        

楚韵笑着道:“只是给你个机会,抓不抓得住看你自己了。”

        

楚月信心满满:“没问题的,带我的那个张大姐说,我们县长最会看人下菜碟了。我抱着楚韵姐的大腿,肯定能起飞。”

        

楚韵小名也叫月月,楚韵好奇地问,她回家那天碰到的那个叫月月的小姑娘和她是不是一家的?

        

“算是一家吧,我堂哥的小女儿。我堂哥他们说我命好,肯定是沾了名字的光,让我的小侄女取一个跟我一样的小名,以后也跟我似的,读大学、进政府当官。开始我还觉得他们是封建迷信,现在看好像说的有道理哈,楚韵姐带带我,说不定我真能当官。”

        

楚韵:“……你努力!”

        

修路的事情,很快从县政府传出去,从楚家大队到陵山县原来那条路上的人不干了,修路就修路吧,凭什么绕开他们?

        

有个胆子大的人带头,吆喝着一帮人去县政府要个说法。

        

杨永发也不是好惹的,被逼急了,直接拿了个大喇叭,站在楼上喊:“修路的钱不是他们政府的钱,人家楚家大队的人自己出钱给自己修路,你们要不服,倒是出钱自己修啊!”

        

要说法的社员:“……”

        

县政府的其他人:“……”

        

县长还要不要脸?这种话都说得出口?不怕社员举报他?

        

刚才被一群社员围着骂,杨永发当时正在气头上,什么话痛快说什么。他嘴巴是爽了,等下头之后,这会儿觉得,刚才说的话好像有点欺负人哈。

        

杨永发瞄了一眼下面气愤的社员,想办法往回兜两句:“我是陵山县县长,我比谁都希望你们过得好。现实点来说,你们过得好,领导觉得我工作做得到位,才会给我涨工资是不是?所以啊,我和你们是站在一边的。”

        

杨永发语重心长道:“修路是人家个人出的钱,人家出钱难道还不能决定路从哪边修?再说了,从山里直接穿过去,确实更近,更省钱嘛!”

        

一个社员高声大喊:“我们理解归理解,以后公路不从我们家后面过了,那我们那边不是荒废了?”

        

杨永发义正词严:“怎么能说荒废了?就算水泥路不从你们家后面过,但是路还是在那里,你们一样能走嘛!你们努力努力,以后集资也修一条水泥路,让楚家大队的看看,咱们也是能成的!”

        

这话说得就没谱了,他们靠种地过日子的人,哪年才能修得起水泥路?

        

县长说得也没错,人家自己出钱,人家想省钱,水泥路不从他们家后面过,也不能强迫人家。

        

杨永发再接再厉:“很快那边就要修路了,你们也别着急。离县城近的,你们走两步就到了,有没有水泥路差别不大。离县城远一点,你们往回走两步,从楚家大队那边走水泥路进城也方便。都别闹了,回去吧,好好歇两天,等开春了又要忙活起来了。”

        

楚韵听楚月下班回来说,县政府那里闹起来了:“闹什么?”

        

“修路的事儿呗。以后修的水泥路不从他们那边过,心里不痛快。”

        

楚韵:“他们不痛快也没办法。”

        

这世界不是围着他们转的,不痛快自己想办法去,她不负责为他们的愿望买单。

        

正月初八,穆东和王亮从市里开车过来,来的时候还去江东县捎上梁静。

        

穆东:“楚老师过年好,这是我爸妈给你的年礼。”

        

楚韵接过穆东送的东西,都是年糕、点心一类的东西。

        

梁静:“巧了,我爸妈也给了东西。”

        

王亮:“我的不只是我爸妈,还有我爷爷奶奶给的。”

        

楚韵大方收下他们的年礼:“谢谢你们爸妈和爷爷奶奶记挂着我,等你们回去带点山货回去,当我的回礼。”

        

梁静淡淡一笑:“不用回礼,你给咱们江东县修路就是最好的回礼。”

        

陵山县这边修路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了,江东县的父老乡亲也伸长脖子等着呢。

        

楚韵:“那他们可要等一等。”

        

楚韵把楚月叫过来,这事儿她要参与其中。

        

楚月乖乖地跟三位师兄师姐打招呼,她进会计班比他们都晚。

        

王亮乐不可支:“我这就是萝卜不大,都长辈儿上了。”

        

br />

        

王亮哈哈大笑:“可牛逼了!”

        

楚韵:“别闹,先说说工作。今晚上你们就住在大队上,明天早上我找人给你们带路,你们先去看看地形,看完地形之后你们就自己安排。对了,和县政府那边对接的工作是楚月在负责,有什么需要县政府进行协调的,你们找楚月。”

        

梁静拍拍楚月的肩膀:“小姑娘,看来你很快就要飞黄腾达了呀!”

        

楚月笑眯了眼:“我也盼着呢。”

        

这几天好多人都跟她说这个事儿,说得多了,楚月自己都信了,难道她真要飞黄腾达了?

        

梁静:“不过要把事情做好才行,事情做不好,说啥都没用。”

        

“我知道啦!”

        

事情交代清楚,楚韵就不管了,交给他们自己去办。

        

晚上穆东、王亮他们带着专家去大队上其他人家里休息,梁静就住在楚韵家里。

        

第三天早上起来吃完早饭,他们打算去山里看地形。穆东和王亮他们来楚家大队开了两辆车,汽车上还有空位置,能多坐两个人。队上的小孩儿都争着想上车,跟去看热闹。

        

楚韵从院子里出来瞟了一眼,车子正要发动,她突然看到两个十来岁的半大孩子爬到车顶上,吓得她心里一哆嗦,赶紧叫住穆东。

        

穆东脑袋从车窗里伸出来:“楚老师,怎么呢?”

        

穆东跟着楚韵指的方向,脑袋向上看,看到一个小孩儿趴在车顶,他也吓到了。

        

车顶的两个小孩儿被揪下来还嚎呢:“我们有劲儿,扒得住,不会掉下来。”

        

两家大人冲过来,捡起路边的棍子就往屁股上揍:“从车上掉下来,碾死你个狗日的!”

        

周围的人连忙劝:“别打了,别打了,还正月里,不能打孩子。”

        

“就是,元宵节都还没过呢。”

        

“别坏了家里运头。”

        

这一早上,真是又哭又闹,瞌睡都吓醒了。

        

>

        

王建业问她:“还有几天我们才走,要不要去江东县家里看看?”

        

他们也有差不多六年没有回过江东县了,不知道房子塌了没有。

        

楚韵叫来王沐和王林:“去江东县吗?”

        

王沐立马点头:“去啊,我都还记得,咱们家后面有一块菜地,夏天种西瓜,秋天种蒜苗。”

        

王林:“还有我们家养的鸡。”

        

楚韵笑了笑:“我们家有些年没养鸡了。”

        

楚韵工作重心搬到上海去之后,北京家里的鸡鸭吃完之后,也没再养。王沐和王林他们想吃的时候,都是去外面买现成的。

        

“去去去,今天下午就去,顺便去看看我妈的学校。”

        

穆东他们昨天去看过地形之后,今天在家里画图,没出门,车放在院子里。

        

说走就走,王建业开车,准备带着媳妇儿和儿子回江东县家里看看。

        

李桂芳走过来:“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带孩子回那边家里看看,明天下午就回来。”

        

“好,路上开车注意安全啊!”

        

“知道了,妈我们先走了。”

        

他们下午两点多出发,自己开车比坐车快,省了一半的时间,四点多就进了江东县。

        

这个时候,路上跑的车不多,王建业开着越野车进城特别打眼,他们把车停到江东机械厂家属区的山下,还没下车就有人认出他们来了。

        

“哎哟,这是王总工和楚老师啊!”

        

“什么?楚老师回来了?”

        

楚韵下车,笑着跟大家道一声过年好。

        

我的天,周围的人都沸腾了,纷纷围过来,就跟见着名人似的,都要跟楚韵握手。

        

楚韵看到一个熟人:“谢大姐,过年好啊!”

        

谢大姐哈哈大笑:“真的是你们啊,楚老师好久不见啊!”

        

好多年前,楚韵还在江东县的时候,谢大姐看着就挺富态,这么些年过去了,越来越丰腴了。谢大姐挤开人群,冲到楚韵面前,有老多话要跟她说。

        

谢大姐:“多亏了楚老师啊,我们家云柳七四年的时候进了会计班,找到了好工作,结婚生子不说,后头还考上大学了。我们家云柳大学毕业分配回来,现在已经是我们机械厂的副厂长了。楚老师啊,您可是我们家的恩人啊!”

        

和谢大姐一样激动的人还不少,他们家的孩子,或者亲戚家的孩子,都曾经是楚韵的学生,绝大多数现在过得都不错。还有好多人,现在还在楚韵的公司上班。

        

周围的人把车子围得水泄不通,刘校长听到消息赶过来,让大家让开一点,别堵在这里。

        

楚韵看到刘校长,笑道:“几年不见,刘校长越来越有气质了。”

        

刘校长嘿嘿一笑:“托你的福,我们县高中出了你这么优秀的老师,还带出那么多优秀的学生,我们县高中现在名声在外,和市里的重点高中比也不差什么。”

        

随即,刘校长反口:“学习上不差,有些东西还是差的,我们县高中的条件比市里高中差一截儿呢。楚老师,什么时候支援一下我们的县高中啊?”

        

刘校长疯狂暗示,围观的人哄堂大笑,有人直接喊:“刘校长,大过年的就堵着人家楚老师要钱,这样可不行啊!”

        

刘校长振振有词:“陵山县的水泥路不是都要修了吗?我问问还不行?”

        

楚韵无奈道:“行,怎么不行,我跟梁静说过,修完那边的路就修江东县的,学校也一起修。”

        

“好,楚老师好样的!”

        

一个人带头,众人啪啪啪地跟着鼓掌。

        

刘校长和谢大姐喊人让出来一条路,王建业搂着媳妇儿从人群里出去,上山回家。

        

谢大姐给他们带路:“你们家多少年没住人了,上去看看就成,一会儿下山,住我家去。”

        

楚韵:“没事儿,没事儿,我们带了棉被,能睡!”

        

爬上坡之后,楚韵惊奇地发现,她原来想象中的家,几年没住人了,院子里和屋前屋后应该长满了杂草,没想到院子里居然干干净净的,一根杂草都没有。

        

打开门走进去,连屋里都是好好的,房顶没有一处漏雨的地方。

        

谢大姐:“你们走了之后,楚老师那些学生们,寒暑假回来,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就来打扫打扫,不仅你们家,连会计学校那边都是干干净净的。”

        

楚韵有点感动:“谢谢大家这么细心。”

        

谢大姐哈哈一笑:“比起你给我们做的,我们做的都是小事情。那啥,你们一家人慢慢看,我先下去了,晚上来我家吃饭哈。”

        

“好,谢谢了。”

        

送走谢大姐,屋里只有他们一家人,王沐和王林到处看。

        

王沐在后院喊:“妈,我们种的韭菜都快长满菜地了。”

        

“我看看。”

        

楚韵去后院一看,还真是!

        

这几年菜地都空着,地里只有韭菜,可不越长越多。

        

王建业进卧室,四处打量:“我们家的门窗都是重新换过的。”

        

楚韵嗯了一声:“大家有心了!”

        

王沐说:“等以后交通方便了,我们夏天可以回来过暑假,这里靠着山,山下还有山里流下来的泉水,夏天真是凉快啊!”

        

“等你们读大学了,我和你爸工作不忙的时候,我们俩就回来过暑假。”

        

王林哼哼一声:“这几年你们是别想了,坐飞机还要证明呢。”

        

“证明倒是不难搞,就是飞机只能到市里,从市里回江东县也麻烦,交通太不方便了。”

        

王建业搂着媳妇儿的腰:“等你的水泥路修起来了,从市里来到江东县就方便了。”

        

时间也不早了,王沐和王林被打发到山下,把棉被搬上来。等家里布置好了,一个小孩儿上山来叫他们下去吃饭。

        

楚韵蹲下来:“你是谁家的孩子呀?”

        

小孩儿扣着指头:“我妈妈是云柳。”

        

谢大姐家的孩子。

        

王建业抱起小孩儿:“走,下山吃饭吧。”

        

王沐和王林两兄弟走在后头说悄悄话,他们小的时候,爸爸抱过他们吗?好像抱过吧?不记得了。

        

谢大姐家不仅有他们一家人,还有刘校长、原来江东机械厂的厂长、税务局的贺局长、现在江东县的刘县长,大多是以前跟他们夫妻打过交道的人。

        

饭吃到一半,贺局长端起酒,一定要跟楚韵喝一杯:“楚老师,你有能耐我一早就知道,就是吧,我这个人保守,下不了决心,要不然,我现在不说跟李香兰一样去南方了吧,至少也进市局了。不过现在嘛,我怕是要在这个位置退休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和李香兰,你们两个使力气,让我也得了不少益处,要不然我还干不到这个位置上。楚老师,敬你一杯。”

        

说完,贺局长一口闷。

        

楚韵浅尝一口:“贺局长的心意我懂,不过我这个人不擅长喝酒,您别介意。”

        

贺局长:“没事儿,谢谢楚老师肯给面子。”

        

贺局长开了个头,刘县长也一定要给楚韵敬一杯。他调来江东县也才两三年,楚韵名头在江东县最盛的时候他还没来,他和楚韵也没什么香火情,没想到修路这个好事儿能落到他头上。

        

楚韵还是很给面子,抿了一口。

        

江东机械厂的老厂长,也和王建业喝上了。老厂长知道他在上海弄了一家工程设备制造公司,连连夸他好样的。

        

这一晚上,王沐和王林吃得肚子饱饱的,楚韵和王建业都没吃什么东西,最后王建业脸都喝红了,楚韵才借口王建业醉酒告辞。

        

王沐和王林扶着爸爸回家,王建业淡淡一笑:“没想到养儿子还有这个好处。”

        

王沐扶着他爸:“不止呢,你要想喝,回头我和王林跟你再喝一杯。”

        

楚韵瞪眼:“别想了,成年之前不准沾酒。”

        

走到山腰上,天色已经黑了,山下人看不见后,王建业推开两个儿子:“不用你们扶,走快点。”

        

王林:“爸,你没喝醉?”

        

王建业:“你还可以再大声一点,把人都招来。”

        

王林连忙捂住嘴,小声说:“爸爸装得真像。”

        

回到家后,卧室的门一关上,王建业和楚韵转身去空间。

        

洗完澡出来,楚韵去煮面:“吃什么面?”

        

br />

        

“嗯。我去煮,你坐下歇一会儿。”

        

王建业虽然没有喝醉,但也喝得不少,再来几杯估计就顶不住了。

        

过了一会儿,面做好了,夫妻俩个一边吃面一边聊着。

        

楚韵:“说实话,从江东县去北京算起,已经六年了吧,我每天忙忙碌碌的,一点感觉都没有。突然回来看到以前认识的朋友,发现大家都老了不少。”

        

不知道是她保养得好,还是她心态年轻,她对照现在的自己,和几年前的自己,感觉自己都没老。

        

楚韵看着王建业:“我感觉你也没怎么变老。”

        

王建业笑:“男人三十岁到五十岁这三十年,生活中如果没什么大变故,外貌改变都不大。等你突然发觉我变老了,那我估计就到了退休的时候了。”

        

楚韵:“五十岁就退休?”

        

王建业:“大半辈子都在忙工作,总要留点时间给你。”

        

楚韵瞬间被他这句话打动了,感觉有点鼻酸。

        

在外人看来,这几年她光芒四射,家乡的人说到能耐人,十之八九都要提一句楚韵。但是在楚韵看来,她能这样毫不顾忌地在外面奔波,和人谈生意时自信满满,这其中,王建业是她最大的心灵支撑。

        

和他在一起这些年,她已经慢慢忘了上辈子谨慎、冷漠的自己。

        

楚韵不顾嘴角的面汤还没擦,站起来,小步跑到王建业身边,亲了他一口:“我们两个,要这样一直到老。”

        

王建业嗯了一声。

        

家里什么都没有,第三天王沐和王林起床,看到爸妈的门还是关着的,两兄弟下山去买早餐。

        

下山的路上,碰到张大志,王沐主动和他打招呼:“张大志,干什么呢?”

        

“去买油条。”

        

王沐:“正好,我们要去买早饭,一起吧。”

        

“行。”

        

张大志今年十六岁,跟王沐和王林一样,正在读高中,不过他成绩一般,估计考不上什么好大学。

        

张大志:“我爸说,我要是早生十年就好了,这样就能跟着你妈学习,肯定能考上大学。”

        

王沐:“能考上高中你成绩应该还可以,努力努力,不行就再复读一年。”

        

王林:“就是,就算考不上大学也没什么,学个技术,以后照样过得好。”

        

王沐:“你要能吃苦,还可以去当兵。高中学历去当兵也不算差。”

        

张大志羡慕地看了一眼王沐和王林:“你们两个真是一点都不愁。”

        

“愁啥呀?愁也没有用。我们两个犯错,你们敬爱的楚老师一样揍得我们哭爹喊娘。愁没有用,该挨揍的时候肯定逃不过。”

        

张大志哈哈大笑,心里舒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