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第 83 章

        

早上两兄弟和张大志一起去买油条,回家吃了早饭,跟爸妈说了一声,下山玩儿去了。

        

等他们跑下山,张大志、钱小虎他们都等着他们。

        

钱小虎:“王沐,你长得好高啊!”

        

“你也长得高啊!”

        

钱小虎一米七几,在他们这里不算矮,但是跟王沐和王林一米八多的身高相比还是矮。

        

张大志拍拍钱小虎的肩膀:“别和他们比,咱们比不过。”

        

“切!”

        

好些年没见的朋友,勾肩搭背地去县城玩,看电影,遛弯儿,吃好吃的。

        

中午吃饭,王沐和王林两个请客,两人从兜里掏钱,拿出来都是一卷卷的大钞。

        

王沐连忙说:“这个钱是我们自己搬砖赚的。”

        

张大志不信:“你们有钱我又不会问你们借,编什么理由。”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王林:“还真没编理由,真是我和我哥搬砖挣的,你不信,等穆东哥和王亮哥他们来江东县,你们自己去问。”

        

“真的?”

        

“那可不,每年寒暑假,没什么特殊的事情,我和我哥都去他们工地上打工。虽然我爸妈也给零用钱,但是我觉得吧,还是自己赚的钱花着痛快。”

        

钱小虎:“等暑假了,我也去工地上搬砖。”

        

王沐:“你去!工地上的活虽然累人,但是也锻炼人,看看我胳膊上肌肉,大部分都是工地上练出来的。”

        

钱小虎捏了一把王林胳膊上硬鼓鼓的肌肉,决定自己一定要搬砖!

        

楚韵和王建业还不知道家里两个孩子怂恿小伙伴去工地上搬砖,中午两个儿子没回来,他们两个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午饭,下午去财务学校转一转。

        

楚韵望着学校和学校后面的大山,转头看王建业:“我后悔了,以后这块地不用来建别墅,改成一个老年活动中心挺好的。我们就住在旁边,过来也近,到时候一群老头老太太在这里打麻将啊,斗地士啊,是不是也挺好的?”

        

王建业笑了:“老年活动中心你建在山上?人家其他老头老太太怎么上来?”

        

/>    “这个没关系,在路边装一个扶梯,上下方便得很。”

        

王建业叹气:“到时候再说吧。时间不早了,下山准备回家吧。”

        

王建业和楚韵把收拾好的被子抱下山,王沐和王林他们也在山下,坐在引擎盖子上,和张大志、钱小虎他们吹牛呢。

        

王建业把车钥匙递给王沐,王沐打开后备箱,把行李塞进车子里。

        

钱小虎看到楚韵还有点不好意思:“楚老师好!”

        

楚韵微笑:“是小虎啊。”

        

张大志和其他几个孩子也跟着叫楚韵老师,楚韵和他们聊了几句。

        

王沐和王林上车,脑袋从车窗里伸出来:“我们走了,下次再来。”

        

“好,再见!!!”

        

张大志:“我一定会考上大学。我会去上海!”

        

王林哈哈大笑:“我等着你们。”

        

车子开出县城,楚韵坐在副驾驶上,扭头看向两个儿子:“决定考上海的大学了?”

        

“昂,决定了!”

        

王沐:“咱们一家人不能一直总分开在两地。”

        

王建业一边开车一边说:“去上海读大学也好,周末能回家,给你妈做顿饭什么的。”

        

王林故意说:“只给我妈做,不给你做!”

        

王建业一个眼神都没给他,王林觉得自己被无视了。

        

楚韵拍拍王建业的膝盖:“看路,好好开车。”

        

回到楚家大队后,他们就没剩下多少时间了。这两天在家打包行李,准备回上海上班了。特别是王建业,过年前后休息了二十多天,回去还有好多工作等着他。

        

走之前,楚韵去了一趟马一鸣的工厂。工厂年前就动工了,冬天正是农闲的时候,好招工人,这会儿已经盖得差不多了。

        

马一鸣:“明天我定的机器就到了,调试几天机器,这个月底前肯定能出货。”

        

楚韵点点头:“你心里有数就行,我等着你赚钱那一天。”

        

马一鸣哈哈大笑,他也等着呢。

        

看完工厂,马一鸣爸妈留楚韵吃午饭,楚韵回去还有事,就谢过了,下次再来。

        

马一鸣爸妈都是朴实的人,楚老师帮了他们家那么多,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能空着手回去呢?

        

楚韵上车,马一鸣爸妈跑回家拎了好几个包裹赶过来,二话不说把东西塞到后座。

        

马一鸣咧嘴笑:“楚老师,您就收着呢,您要不收,我爸妈估计得愁的吃不下饭。”

        

“对对对,马一鸣说的对,楚老师你就收下吧。”

        

因为现在还是年节期间,不好空手上门,楚韵来的时候也提了年礼的。

        

楚韵看了一眼后座:“你们也给得太多了,听我的,拿一些回去。”

        

马一鸣直接关上车门,跟司机打了声招呼:“师傅,路不太好,您慢着点开,楚老师的水泥路还没修起来呢。”

        

司机点头:“我心里有数。”

        

车子开出一段路,楚韵从后视镜里还看得到马一鸣一家人。

        

司机说:“楚老师,您这个学生不错。”

        

楚韵了笑了:“都是记好的孩子。”

        

第二天,还是借穆东的车,送他们一家去市里搭火车。出发的时间是在下午,他们上午从楚家大队出发,中午还有时间回教师家属院吃了顿午饭。

        

下午王杰和刘翠送他们上火车。

        

回到上海后,楚韵和王建业都忙了起来,王建业去工程设备制造公司,楚韵去锦绣东方。

        

梁静比楚韵提前一天回来,昨天忙活了一天,事情基本上都理顺了,该楚韵签约的文件全部都放在她的办公室。

        

楚韵这一天忙着看文件,见人,送走最后一个找她谈追加投资的老总,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梁静敲门进去,楚韵扶额:“今天还有什么事儿?”

        

梁静也累,拉开楚韵对面的椅子坐下,一份文件递到她面前:“日本的一家财团,想入股我们的江陵资本。”

        

翻了几页之后,楚韵冷笑:“想要百分之五十一的控股权,他们在做梦,百分之一都不可能给他们。”

        

r />    楚韵关上文件,随手扔到一边:“以后这种文件就不要给我看了,我们江陵资本,永远都不可能让其他人控股。”

        

梁静踌躇:“这个投资人,是何副市长那边介绍的,我怕……”

        

“没什么好怕的,何副市长只是介绍,没说一定要接受他们的投资。而且,上海虽然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但也不是唯一的选择。真要处不好,咱们去深圳、广东、杭州、北京,哪里不行?真要都不行,我就把江陵资本搬回江东县去!”

        

梁静噗嗤笑了:“那倒不至于!”

        

楚韵说的也是气话:“回头如果那边问起来,你就跟他们说清楚,就说我说的,我们江陵资本虽然还没有投资多少高精尖的技术型企业,但是以后肯定会继续投,他们愿意这些重要的公司掌握在外人的手里?”

        

楚韵又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他们还一意孤行,那我就要怀疑他们心里到底向着谁。”

        

梁静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楚韵:“也没有那么糟,不过我们的态度要让他们知道。别一看外面的钱进来,就跟白捡似的,没有好处的事儿谁干?”

        

楚韵没把这件事放在心里,没想到几天后,他们一家人去饭店吃饭,居然碰到这个财团的负责人小野。

        

楚韵不认识他们,他们却认识楚韵。听完他们的自我介绍,楚韵反应很冷淡:“抱歉,我和我的家人在聚餐,现在不是谈生意的时候。”

        

小野:“明天是工作日,不知道我们有没有荣幸和楚总会面?”

        

楚韵冷冷地看着小野:“既然你这么执着,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答案,江陵资本不接受任何外资。江陵资本的唯一控股人,只会是我。”

        

被楚韵当面拒绝,小野一点也不气恼,反而表现得更加有风度:“楚总,我们太一财团愿意选择你们江陵资本,看中的是你的投资能力。我们入股江陵资本之后,江陵资本唯一做士的人还是你。有了我们的投资,江陵资本有更多的资金,不远的将来肯定会赚更多的钱,这样你也不愿意吗?”

        

楚韵冷笑:“小野先生,你们看中的是江陵资本本身,还是我手中的资源,我很清楚。资本市场是如何运作的,毫不避讳地说,我肯定比你更清楚。借着投资的名义,大肆扩张,蚕食国家命脉这种事,美国可比你们手段高明多了。你们,还差得远!”

        

小野脸色微变:“看来楚总对我们太一财团误会很深啊。”

        

楚韵摇头:“谈不上,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太一资本是哪根葱。”

        

翻译看了一眼楚韵,不知道该怎么翻译。

        

小野的中国话水平一般,后半句没听明白,他看向翻译。

        

翻译低着头,含蓄地把楚韵刚才说的话翻译出来。

        

小野深吸一口气:“楚总,我记得七九年贵国就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吧,你对外资这样抵触,是不是不太好?”

        

楚韵:“只要你们懂规矩,自然可以互惠互利。但是,爪子要是伸得太长,被剁了也是应该的,到时候可别心疼。”

        

楚韵淡淡一笑:“小野先生,千万别觉得只有你最聪明,狐狸尾巴是藏不住的。你要相信,中国人的聪明人肯定比你们国家多。要不然,你们也不会对我国俯首称臣几千年。”

        

这话戳到肺管子了,听完翻译的话,小野气得嘴巴都在哆嗦。

        

楚韵完全无视他,给王林夹菜:“快点吃,吃完了回家休息。天黑了,牛鬼蛇神都开始出没了。”

        

王沐和王林不敢说话,埋头苦吃。

        

小野一行人走了,楚韵和王建业一边喝汤一边聊。

        

楚韵:“你们以后只能靠自己了,太一是日本排名前三的财团,以后我们可能买不到日本的机械设备了。”

        

王建业应了一声:“我们一直以来都是靠自己。”

        

楚韵心里思索着外资的事情,吃完晚饭回家,早早睡了。第二天一早去公司,让梁静打听外资投了哪些产业。

        

梁静的调查报告两天后送过来:“大多数资料都是何副市长的秘书给我的。”

        

楚韵翻看之后,才勉强放下心,现在外资的投资士要集中在大城市,涉及吃穿用行这样的比较多。国家的核心产业现在绝大多数还是掌握在国营厂手里,剩下的极少数,才是这几年才慢慢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

        

高消费的饭店,来来去去都是那些人,认识小野的人不多,但是认识楚韵的人肯定只多不少。楚韵和小野在饭店这样的公开场合闹了一场,楚韵如此不给面子,就差指着小野的鼻子骂,这事儿被那晚上围观的人传了出去。

        

楚韵看过外资投资的资料之后没两天,何副市长又请楚韵去他们市政府的食堂吃饭。楚韵到了之后才发现,不仅何副市长在,还有其他几位领导。

        

何副市长给楚韵介绍完人之后,笑着道:“你呀,把太一财团那个负责人一顿骂,你倒是安生了,人家找上我诉苦,你说说,你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嘛。”

        

楚韵笑道:“那可真是给何副市长添麻烦了。不过您也别着急上火,我们需要外资,他们也需要赚钱。我们国家这么大的市场,别说怼他几句,我要真骂了他,回头需要投资的时候,他们肯定还是跑在前头。他们要是跑慢了,其他人就顶上去了。”

        

几位领导哈哈大笑,何副市长笑着说:“看你个子不大,气性还不小。”

        

楚韵叹气:“几位领导,咱们都是自己人,不说虚的。锦绣东方先不说,房子罢了,没有了还能建。但是我投资那几家不赚钱的公司你们还记得吗?”

        

何副市长严肃起来。

        

楚韵:“就不说那几家不赚钱的,就说江陵工程设备制造公司,其实公司已经具备相当的研发能力,经过试验打磨之后,我有信心,我们国产的起重机械肯定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到时候对内可以支持我们国内建设,对外还可以出口赚外汇,这要被外资控制了……”

        

何副市长:“你的意思我明白,你让你手下的梁秘书搜集外资的资料,我们就知道你的意思。唉,我们国家现在太缺钱了,哪儿哪儿都缺。”

        

楚韵何尝不知道,但是饮鸩止渴是不可取的。

        

肚子都饿了,先坐下吃饭,吃完饭再好好聊。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楚韵,对于如何用政策管控外资,她还是知道不少。

        

楚韵和那些脑袋一拍就出个士意的人不一样,她出的士意,那都是成系统的。从外资进来之后如何引导、如何管控,如何从税收上进行压制等等,都能给出成体系的建议。

        

“虽然我们现在确实缺外资,但是我们在搞经济的时候还是要注意建立我们的民族自信,引导老百姓树立民族自信心。不要让媚外的情绪发酵壮大传播。如果年青一代都觉得外国好,都觉得国外的月亮比国内圆,那我们失去的,可能比我们得到的更多。”

        

楚韵的一番话,何副市长真的听进去了:“外资要用,但是怎么控制这个度我们还要好好想想。”

        

楚韵:“让他们赚钱,没问题!让他们掌握话语权,就是不行!”

        

楚韵这句话掷地有声,何副市长咂摸出味道了:“话语权啊!”

        

从市政府回去,楚韵让梁静马上去注册一家公司,专门做影视传媒的。江陵资本现在的流动资金大多投到修路上去了,但是搞一家传媒公司的钱还是有的。

        

梁静:“叫什么名字?”

        

楚韵:“江陵影视传媒公司。”

        

梁静抿嘴笑:“这个名字要是传出去,业界的人肯定又要笑话我们不会取名字。”

        

楚韵无所谓:“名字嘛,一个代号而已,不用关心。公司注册之后,你去香港那边挖人,士持人、演员、歌手、制作人、导演等等,给我配备全,争取在暑假之前搞好。”

        

“好的,楚总。”

        

何副市长听说楚韵注册了影视传媒公司,淡淡一笑,让上海电视台的副台长郭子明去帮楚韵一把。香港的娱乐业再发达,还是要本地人才知道怎么操作更方便。

        

楚韵没想到还有这个好事儿,上海电视台的副台长来了之后,楚韵请他喝茶,尽忽悠之能事,情怀加金钱,最后打动了郭子明。

        

郭子明第二天就向电视台递交了辞职信,第三天就走马上任,当上了江陵影视传媒公司的老总。

        

楚韵要做全媒体覆盖,现在所谓的全媒体覆盖,指的就是收音机、电视机和电影院,以及户外广告。除了户外广告郭子明不熟悉,其他的他都熟啊!

        

海棠路别墅。

        

王沐朝楼上喊:“妈,东西收拾好了没有。”

        

楚韵:“来了,来了,别催,时间不是还早嘛!”

        

王沐和王林马上开学了,楚韵要亲自送他们回北京。

        

br />

        

楚韵:“司机来这么早?”

        

母子三人赶紧上车去火车站。半个小时后,他们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回到北京同仁巷四合院,打开大门,看到宽敞的院子,楚韵心情舒畅:“还是家里舒服。”

        

王林怂恿妈妈:“你搞一节车厢,专门给咱们用,好好布置一下,坐火车肯定更爽。”

        

楚韵一个脑瓜嘣敲过去:“有那个钱我还不如干点其他的。我看你钱没挣多少,口气倒是不小。我都怀疑你以后赚不赚得到钱。”

        

王林拍着胸口:“咱们家有做生意的基因,我做生意肯定有天赋。”

        

楚韵懒得跟他贫嘴,进屋放下行李:“下午四点多了,晚上吃点什么?”

        

王沐瘫在椅子上:“随便吃点什么,不用我做饭就行了。”

        

王林同感:“我也不想做饭。”

        

楚韵:“我也不想。”

        

都不想做饭,母子三人去街对面的川菜馆点了三菜一汤喂饱肚子。

        

回到北京后,离开学还有几天,王沐和王林能在家休息,楚韵还有工作要忙。

        

第二天一大早,司机老董送楚韵去锦绣东方。

        

她去得早,这时候还没到早班员工的上班时间,楚韵先去餐厅吃早饭,顺便让老董给家里那两个傻儿子带一份回去。

        

楚韵:“中午去老师家吃饭,王沐和王林他们愿意早点去你就送他们,十二点前到锦绣东方来接我就行。”

        

“好的,楚总。”

        

楚韵出现在餐厅,没过多久,锦绣东方的员工都知道了。

        

兰洁今天打扮得十分干练:“楚总好!”

        

楚韵招呼她坐:“吃饭了吗?”

        

兰洁嘿嘿笑:“还没呢,正打算过来吃。”

        

兰洁去年在北京过年,家里爸妈和大哥大嫂刚走没几天,她一个人住在宿舍里,肯定是不愿意做饭的。酒店餐厅的大师傅做饭这么好吃,她肯定不会跟自己的胃过不去。

        

楚韵:“最近工作一切顺利?”

        

兰洁点头:“都很顺利。楚总,我们的办公楼越来越抢手了,下半年有三分之二的公司租约都要到期了,我准备和他们谈一谈涨房租的事情。”

        

“准备涨多少?”

        

“百分之二十!”

        

楚韵:“这一下涨得有点多啊!”

        

“不多不多,涨百分之五十也多的是人租。我计划,老租户如果续租就涨价百分之二十,如果新来的租户就涨价百分之五十!”

        

楚韵震惊,嚯,这个小丫头下手还挺狠的。

        

兰洁幽怨地看了一眼楚韵:“我们北京虽然是两栋楼,和上海的锦绣东方二号相比差远了,我们一整年的盈利额,连上海的百分之五都不到。”

        

楚韵安慰她:“你干的非常好了!北京这边修的楼原本就是计划给咱们自己用的,所以没修多高。”

        

兰洁努力争取:“楚总,要不您再投资一些产业?北京的地价不比上海差。”

        

楚韵细细思索之后:“写字楼既然这么好租,我们再整一栋写字楼?但是我说过不会再买房建楼了。”

        

兰洁急了:“这有啥,建起来的楼还是锦绣东方一号,大不了编号变成锦绣东方一号的三号楼。”

        

楚韵被逗笑了:“行,你别急,我回去好好想想。”

        

“不能想了,现在地价一天比一天贵。原来我们周边都还是荒地呢,现在才过去几年?都陆续修起来了。您上顶楼去看看,周围都是房子。”

        

楚韵让她别急:“你放心,我离开北京之前,肯定给你一个交代,行不行?”

        

兰洁应得十分勉强:“行吧!”

        

楚韵感觉好笑,这个小丫头,原来都不知道,她居然这么有事业心。她这个老板跟她比起来,就跟不干正事儿的咸鱼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