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第 84 章

        

酒店和写字楼都被兰洁打理得很好,楚韵查完账之后时间还早,兰洁一定要拉着楚韵去顶楼看看。

        

这时候北京还是冬天,站在顶楼上,寒风刮过来,楚韵心头一紧,顿时从头顶凉到脚底板,差点没把楚韵当场带走。

        

楚韵快速扫视一眼周边的情况,大楼林立,不等兰洁说话,连声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回头我就找地行不行?”

        

兰洁满意了:“这样才对嘛,我们北京的锦绣东方可不能比上海的锦绣东方差!”

        

楚韵一边往电梯间跑,一边在心里嘀咕:那可真不容易,现在上海的锦绣东方二号,可是个超级能赚钱的小奴隶。

        

电梯关上,隔绝外面的冷空气,楚韵依然冷得哆嗦了一下:“以后有啥事儿你直接说,别带我上楼上吹寒风,我也三十好几的人了,不抗冻。”

        

兰洁偷笑:“我也是没有办法嘛。”

        

楚韵:“行了,知道你工作不饱和,回头就给你安排其他工作。”

        

“那可说好了,今年要把楼修起来。”

        

楚韵:“嘿,你还得寸进尺了!”

        

兰洁拉着楚韵的胳膊撒娇:“楚老师~” 记住网址m.lqzw.org

        

楚韵:“行行行,我尽量好吧。”

        

她手里的流动资金都拿去修路了,剩下不多的资金,还要给影视公司那边备着。买地建楼房说起来简单,钱从哪里来?

        

楚韵没有钱的时候,又想到了港股。这都八四年了,中英关于香港的主权谈判已经过了最僵的那段时期,港股价格应该已经从最低位出来了吧。

        

现在通讯不方便,楚韵要想知道现在的行情,还要去香港才行,太麻烦了。

        

中午,老董把车开到酒店楼下接楚韵,楚韵上车后,老董报告:“王沐和王林已经去纪老师家了。”

        

楚韵嗯了一声:“我们从上海带回来的年礼送去了吗?”

        

“送了。”

        

“那就好。”

        

楚韵又说:“一会儿你把我送到,下午三点到老师楼下接我。”

        

“好的。”

        

/>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纪明家楼下,她下车上楼,老董开车回去了。

        

“老师、师娘,我来了。”大门是虚掩的,楚韵笑着拉开门走进去。

        

师娘看到楚韵赶紧招呼她:“哎哟,咱们楚韵又长好看了,快过来洗把手,咱们准备开饭啦!”

        

“好嘞!”

        

楚韵去厨房洗手,王沐拿了一条干毛巾等在厨房门口。

        

楚韵洗完手出来,接过儿子给的干毛巾,一边擦手一边看桌上的菜:“师娘真心疼我们,做了这么多好吃的。”

        

师娘开心道:“那可不,你们过年不在北京,郭旭和红日又没有孩子,我和你老师别提多孤单了。”

        

楚韵挑眉看郭旭:“还不谈恋爱啊?”

        

郭旭:“恋爱是想谈就能谈的吗?”

        

看到郭旭这个无所谓的态度,师娘就着急:“那你想怎么谈?你说,我去给你想办法。”

        

楚韵噗嗤笑了:“师娘你别催他们,以后就算他们不结婚,王沐和王林兄弟俩肯定给他们养老。”

        

师娘懊悔:“都是那十年耽误了他们俩。”

        

郭旭无奈:“师娘!”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自己要心里有数,挺大的人了。”

        

郭旭一手搂着王林,一手搂着王沐:“你们好好学习啊,多跟你妈学学挣钱的本事,以后我和你二师伯就靠你们了。”

        

王林笑着问:“那您名下的院子给我们吗?”

        

郭旭:“等我死了就给你。”

        

“那您就放心吧,冲着您的四合院,我肯定会对你好。”

        

郭旭笑骂一句:“臭小子!”

        

纪明:“别闹,赶紧坐下吃饭,菜都凉了。”

        

一阵椅子挪动的声音,大家坐下吃饭。冬天的饭菜冷得快,大家一上桌就埋头苦吃。

        

吃完饭,王沐和王林自觉去洗碗,楚韵去厨房泡茶,端出来,先给老师和师娘倒上一杯。

        

楚韵挨着师娘坐下,她随意地问道:“老师的退休时间定下来了吗?”

        

纪明慢悠悠地抿了一口茶:“定了,六月底就能退下来。”

        

楚韵好奇:“退下来您打算干点什么?”

        

“干点什么?”纪明想了想:“我还没想好。”

        

楚韵笑着说:“现在可以考虑考虑了。退休多好啊,到时候您有房有钱又有闲,您和师娘身体还不错,还能走动,想去哪儿都还能去,别浪费这大好时光啊!”

        

师娘笑得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就你会说话。”

        

楚韵:“我说的是实话。退休后刚好是六月底,那时候天气热,也别到处走,先找个地方避暑,等秋天天高气爽,再到处去游玩。玩到冬天到了,就去上海。您知道吧,我们家在上海有一栋小洋楼,宽敞得很,随便住。您可千万别跟我们客气。”

        

纪明嘴角翘起来,说话都带着笑意:“我这都还没退休,你就把我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郭旭:“弟妹,你说说,老师和师娘都走了,留我一个人在北京,你忍心?”

        

楚韵看向郭旭:“其实我这次来,也是想和你谈谈工作的事。”

        

郭旭坐直身体:“你说。”

        

楚韵:“我听王建业说过,你的研究水平不错,在北京你的能力不一定得到最大的发挥。干脆你也去上海吧,我们的江陵工程设备制造已经走上正轨了,正是需要高水平人才的时候。直接跟你说吧,公司里我是老大,管总账。公司的行政事务罗红日在管,技术方面王建业在管,你去了之后,肯定如鱼得水。”

        

王林补了一句:“去吧,我妈给得多!好多钱呢!”

        

郭旭看向老师。

        

纪明微微一笑:“想去就去,楚韵说得对,你现在留在北京,还不如去上海,你们师兄弟合伙干一件事,挺好的。”

        

郭旭犹豫:“可是,我不是研究起重机械这一块儿的。”

        

楚韵:“这有什么,王建业既然能开口叫你去,你的水平肯定没问题。做不好也没关系,大不了少给你发点工资。”

        

郭旭笑了:“弟妹都这么说了,我不答应就说不过去了。”

        

楚韵笑着道:“挺好,等你这边准备好了就去上海,工资罗红日跟你谈。”

        

郭旭痛快地点头:“行!”

        

聊完郭旭的工作问题,时间也差不多了,楚韵带着两个娃告辞。

        

走之前,楚韵拜托老师和师娘有空照看一下王沐和王林,她月底之前要回上海忙工作。

        

师娘让她尽管走,两个孩子听话得很。

        

回去的路上,王沐和王林陪着妈妈坐在后座,两人一人占着一边,拉着楚韵的手。

        

王沐:“妈你什么时候回来?”

        

王林:“我们高考前能回来吗?”

        

楚韵计划着手里的工作:“我尽量早点回来,到时候带着你们爸爸也一起回来。高考还是很重要的。”

        

王沐心里高兴,嘴上还说:“算了,你们忙工作吧,你们不回来我和王林也可以。”

        

楚韵捏着他的脸颊:“别口是心非了,想我和你爸了就直说,我又不会笑话你。”

        

被妈妈捏了一把,王沐一点都不生气,抱着妈妈的手臂不说话。

        

楚韵瞥了他一眼,直男撒娇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罢了,她也没有生女儿的命,将就着吧。

        

楚韵答应了兰洁,说好要修栋楼的,她寻思了几天,她觉得,现在还是建高档写字楼和商业中心最好,核心地段的房子才是核心的资产。

        

核心地段的地,不是说有就有的,还得等。

        

楚韵把要求跟兰洁说过了之后,让她先关注着,有合适的地,他们再出手。

        

兰洁拍着胸口保证,这事儿交给她肯定没问题。

        

王沐和王林入学之后,楚韵呆了两天就回上海了。马上就要到第一季度的投资会,投出去的钱都不是小数目,马虎不得。

        

回到上海第二天一大早,楚韵就急忙赶去公司。她到公司的时候,除了一楼的物业,以及早就收到消息的梁静,其他员工都还没有来。

        

楚韵:“先把今天的融资方案找出来我看看。”

        

梁静:“已经准备好了,都在这里。”

        

“行,我先看看,你去忙你的。”

        

梁静:“会议开始前十分钟我来叫您。”

        

楚韵一边点头,一边翻看桌上的资料。梁静轻轻关上办公室的门出去了。

        

巨幅的玻璃窗外面,朝阳从地平线缓缓升起,慢慢照耀着大地,缓缓点亮这座城市。住在这座城市的人,从一扇扇门背后走出来,走到街上,汇聚成人流。一群格外精神的年轻人从人海里穿行而过,汇聚到锦绣东方二号的楼下。

        

顶楼,楚韵的门被敲响,梁静推开门:“楚总,时间到了。”

        

楚韵抬起头,活动了一下脖子,收起桌上的文件,站起身:“走吧,去看看今天来了哪些青年才俊。”

        

梁静跟楚韵开玩笑:“不止青年才俊,还有中老年才俊。”

        

楚韵笑出了声:“确实,那位今年五十三岁才开始创业的叔叔,算得上中老年才俊。”

        

江陵资本,就算在全国来看,也是一块金字招牌。

        

楚韵不仅有钱,从明面上来看,前两年她投的公司几乎都是赚的。当然,楚韵私下投的那几家只烧钱不赚钱的机构和公司不算。

        

江陵资本出头之后,其他的有钱人也学着楚韵开公司,做投资,但是大家还是喜欢往楚韵这边来。楚韵点过头的公司,说出去,合作商都要对你高看一眼。

        

反正就是良性循环吧,到楚韵这里来融资的公司,综合水准越来越高。不管融资多或者少,楚韵几乎都投了钱,所以,楚韵在上海还有一个称号,金口财神爷!

        

她金口一开,好像大家都有钱赚似的!

        

今天到场的所有老板很幸运,都拿到了融资。下午,最后一位老板签好合同之后,前面的人都在等他,说好了,大家一起去聚餐庆祝一下。

        

他们还想邀请楚总,但是没有人有胆子开口。熟悉楚韵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不喜欢应酬的人。

        

等人都走了,梁静敲门进入楚韵的办公室。

        

楚韵:“还有事儿?”

        

梁静:“楚总,您看过这个季度的账本吗?”

        

楚韵:“还没来得及。”

        

梁静:“您最好现在看看。”

        

楚韵翻开账本,看到最后的收支,倒吸一口凉气,她看向梁静:“如果我没记错,这个季度的收入,减去我今天投出去的钱,咱们账上只剩下一千块钱?”

        

梁静肯定地点头:“楚总数学就是好。”

        

楚韵拍着胸口:“还好这个月的工资已经发了。”

        

梁静:“下个月怎么办?”

        

楚韵摆摆手:“你管理好公司,我明天就去香港。”

        

梁静了然,楚总又要去香港捞钱了。

        

当初他们修上海锦绣东方二号的时候,情况比现在还糟糕,那时候不止账上没钱,甚至还拖欠了供货商的材料钱,都是她咬牙拖住,一定要等到楚总回来。

        

楚总回来了,还带回来一大笔钱,那时候她还很好奇,楚总上哪儿弄那么大一笔钱?这两年她对接香港那边的客户多了之后,才知道楚总还有一手炒股的好本事。

        

现在公司又缺钱了,楚总去香港,十之八九又是炒股去了。

        

晚上王建业回家,看到媳妇儿在房间收拾行李。

        

王建业靠在门背后:“现在天气还冷,你收拾薄衣裳干什么?”

        

楚韵放下手里的衣裳,走过去搂着他的腰亲了一口,王建业还想深入的时候,她推了一下他的胸口,撤退了。

        

楚韵走回去,蹲下身,关上行李箱,扭头跟王建业说:“我要去香港一趟。”

        

王建业没问她去干什么,只问:“去多久?”

        

楚韵:“去多久我还不知道,我尽量早点回来,五月底我们两个一起回北京,儿子高考,咱们总要参与参与。”

        

王建业笑了:“到时候我会尽量把工作排开。”

        

第二天下午两点,楚韵提着一个箱子,低调地出现在香港的某家银行。

        

不过,只有她觉得自己低调而已,她一走进银行,再看她手里那个熟悉的箱子,楚韵就被请进了VIP。

        

箱子放在桌上,楚韵:“我要……”

        

客户经理连忙接过她的话:“我们知道您要抵押,这是今天的金价,您要觉得合适,现在就可以签合同。”

        

楚韵笑了:“都几年过去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客户经理笑着道:“楚总这样的人物,只要见过,怎么会有人不记得。听人说,楚总不仅炒股厉害,做生意也厉害。坊间有人传言,去上海办事都要去您的公司拜码头。”

        

楚韵看完合约,反驳道:“别听他们的,都是胡说。”

        

办好了抵押,钱转进楚韵空了几年的账户,楚韵淡定地走出银行,去假日酒店。

        

楚韵一住进假日酒店,就有人跑去传话,隔壁交易所的老交易员都知道,假日酒店三楼八号的那位高手又来了。

        

钱进了账户,楚韵就不急了,傍晚去范家拜访,刚好他们全家都在。

        

吃完晚饭,大家坐下喝茶。见他们有事要谈,范老太太和两个媳妇儿都上楼休息去了。范老太太走之前,还交代楚韵,好不容易来一趟香港,要多过来玩。

        

楚韵点点头,扶着老太太的胳膊,送她到楼梯口,目送老太太上楼。

        

范德人:“你可是稀客啊,来香港做什么?”

        

楚韵悠然地坐下,喝了一口温茶:“缺钱了呗。”

        

范德人皱眉:“你名下的公司哪家不赚钱?你还会缺钱?”

        

“那可不。”

        

楚韵把她大额的投资计划,一项一项地跟范德人交代清楚,然后哭穷:“修路花的钱可不是一点点。”

        

范德人:“别蒙我,就算修路,那你也不可能缺钱到这个份上。”

        

楚韵笑眯眯道:“这不是还有其他需要用钱的地方嘛。”

        

她的影视公司以后肯定烧钱。二十一世纪,她可没少在网上看到,哪部电影,哪个电视剧,投资了几千万,几个亿。投资几百万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以后想拍电影电视剧啊,烧钱自是不必说。

        

而且,她还答应了兰洁买地建楼,真是哪儿哪儿都缺钱。

        

范德人冷哼一声:“你真当自己是投资奇才,什么都敢投。”

        

楚韵摇摇头:“我从来没认为我自己是投资奇才,有些事情,即使是亏本的买卖,硬着头皮也要投。”

        

范德人不好再说什么,只说:“你自己心里要有数。”

        

楚韵淡淡一笑:“不就是钱嘛,亏了也就亏了,我这样的人,就算再穷也不会缺吃喝。人生在世,总要做点值得跟儿孙炫耀的事情。”

        

楚韵扭头看范德人:“不好意思哈,无意冒犯你。”

        

这是暗示他没有儿孙了,范德人生气:“你出去!”

        

楚韵连忙半真半假地道歉:“不要生气啦,是我说错了,对不起嘛!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个无法无天的学生行不行?”

        

范德融向来严肃的脸上挂着笑容,这个楚韵,也就她能逗得三弟跳脚。

        

范德喜坐不住了:“楚韵,你还缺不缺钱?缺的话我给你投一点儿?”

        

楚韵看向他:“听说上一次,我刚走没有一周,你们就把我帮你们赚的钱,全部赔进去?”

        

范德融淡淡瞥了范德喜一眼,范德喜尴尬地笑笑:“是啊,都怪我们不听你的话,这次我们一定都听你的。”

        

楚韵但笑不语,他们赔钱还是挣钱,不关她的事。这次她也不打算带他们玩儿了,除非他们给的佣金特别特别的高。

        

时间不早了,楚韵要回假日酒店,范德融叫司机送她回去。

        

有范德融在,范德喜不敢造次,他趁大哥不注意,帮楚韵关车门的时候小声跟楚韵说:“明天一早我去酒店找你。”

        

范德人叫司机开车,范德喜连忙松开手。

        

等车子走远了,范德融教训范德喜:“有多少本事吃多少饭,靠别人吃饭能吃得长久?”

        

范德融转身走了,范德喜小声嘀咕:“我要有那本事,我何必跟人说好话?”

        

范德人摇摇头:“二哥,不是我当弟弟的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就不能干点正事儿?”

        

范德喜无所谓地摆摆手:“我有的是房子收租,肯定不缺饭吃。炒股?玩玩儿罢了。我就是喜欢看楚韵炒股,无往不胜,我在旁边围观都觉得带劲儿。那丫头怎么那么厉害呢?”

        

>

        

楚韵如果知道他们两兄弟的疑问,就算告诉他们,她知道股市的大概走势,他们也会当她在吹牛逼。肯定心里嘀咕,是不是她是不肯说真话,胡乱忽悠他们的。

        

楚韵没把范德喜的话放在心里,范德喜却不这样想。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范德喜早饭都没吃,趁大哥和二哥还没起床,悄悄跑去找楚韵。

        

因为害怕汽车发动的动静太大,他连车子都没开,就靠两条腿跑出别墅区,去路边叫出租车。

        

楚韵睡了一觉起床,神清气爽,她叫了早餐服务,没想到送餐的人居然是范德喜。

        

范德喜给楚韵端早餐:“这是您要的小笼包、蔬菜粥、小菜。”

        

楚韵坐下就开始吃早饭,没搭理他,范德喜也不急,坐在她对面也开始吃。

        

范德喜看楚韵吃得差不多了,才从包里掏出一份文件:“你看看。”

        

楚韵打开一看,不禁挑眉。这个分成比例,就跟把钱白送给她用一样。

        

范德喜:“我嘛,重在参与!图的就是好玩!”

        

楚韵问他:“还有空的文件吗?”

        

“有。”

        

楚韵在空白合同上重新填上分成比例,然后把合同推给范德喜:“我也不占你便宜,多给你一点。”

        

范德喜大方接受,他利索地在合同上签好自己的名字,揣着合同,潇洒地转身出去。

        

楚韵今天不会交易,她再厉害也不可能不看盘,随便乱买。

        

这一天,楚韵除了吃午饭,几乎从交易所上班呆到下班。等她回到酒店,几年前通过范德喜和她打过交道的二代们,都在酒店大堂等她,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份合同。

        

“楚总,您回来啦!”一个打扮得特别骚气,染着绿毛的男人,看到楚韵就立马从沙发上蹦起来,挥着手上的合同,跟楚韵打招呼。

        

楚韵走过去,直接把他手里挥舞的合同拿过来,翻开一看,她笑了:“这个分成比例范德喜告诉你们的?”

        

“那可不嘛!”

        

楚韵:“你们完全可以找其他人,他们要的佣金更少。”

        

“那怎么能一样?”

        

“就是,找其他人炒股,哪有找楚总炒股带劲儿?”

        

“我知道我家的财产肯定比不上楚总,楚总是不是看不上我这点小钱啊?”

        

楚韵笑道:“看得上!你们愿意的话,我没问题。”

        

这群人连忙说:“那我们也没问题,字都签好了,就等您了。”

        

送上门的钱,要是不拿着,老天爷肯定都看不过眼。

        

楚韵一连签了十几份合同,到手的资金,比几年前翻了两倍。

        

二代们心满意足地拿着签好的合同要走,楚韵叫住他们。

        

“楚总,还有什么事儿?”

        

楚韵:“跟你们的其他朋友说,我现在不缺钱,以后不用到酒店来找我。”

        

这群人哈哈大笑,连忙答应。

        

也就是他们这群人今天来了,如果跟其他人一样,等明天再来,就彻底和赚钱的好事儿无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