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第 85 章

        

楚韵的出现,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大家都在关注着楚韵的操作,还有人直接跟着楚韵买进卖出。

        

楚韵手握大量的资金,买低卖高,操作起来更加溜。一群围观的吃瓜群众,眼睁睁看着楚韵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把手上的资金翻了好多倍。

        

范德喜等一众拉拉队员,赌马泡夜店之类的活动全部停止了,每天早睡早起,锻炼身体,吃了早饭后,就小跑着去交易所给楚韵加油。

        

楚韵操作的手法太风骚,她就跟能预测未来一样,买什么涨什么,卖什么,跌什么,简直神了。

        

不是没人怀疑过楚韵,但是无论怎么查,都查不出猫腻。再加上有不少交易员找楚韵请教过,他们都能给楚韵证明,楚韵可能真的是懂行情,再加上脑子聪明,有眼光,有远见,才会有这样的成功率。

        

赶在五月三十号之前的周五,楚韵把手上的账户清空,套现离场。

        

范德喜还十分惋惜:“我都看得出后面还能涨,你怎么就卖了呢?”

        

楚韵:“因为周末一过就是五月下旬了啊!”

        

“五月下旬怎么了?”

        

楚韵:“没怎么,我家两个儿子要高考,我得回北京陪考。”

        

在场的几个年龄小的三代都惊呆了:“楚总,你儿子都高考了啊?”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简直看不出来,您看着真年轻!”

        

楚韵笑了笑:“谢谢你们的夸奖,我两个儿子都是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儿了。”

        

乖乖,真是人不可貌相!

        

楚韵离开香港之前,又去了一次范家,和老太太告别。

        

星期日,楚韵收拾好行李,从假日酒店退房。

        

楚韵一走,假日酒店的老员工感叹:“咱们三楼八号的房间,最近生意肯定很红火。”

        

她话声刚落,一个穿着西装的女人冲进来:“我要定三楼八号房,订一个月。”

        

工作人员礼貌道:“好的女士,请稍等!”

        

手续还没办完,又冲进来几个人,都是要订三楼八号房的。

        

既然都想订,没人肯让步,那就竞价吧!

        

先来的那个女人不愿意,明明我先来,房间肯定是我的,你们没资格抢。

        

楚韵倒是不知道,三楼八号因为她住过,已经成为炒股人士都想到此一游的胜地。

        

她上午回到上海时间还早,都没来得及回家休息,立马就去公司办公。

        

公司的账户上进来了一大笔钱,梁静因为缺钱精打细算的毛病总算缓解了点。

        

楚总出去搞钱了,不仅梁静知道,顶楼办公室的几个核心员工都知道。楚总回来了,是不是钱到账了?

        

江陵资本下面的一个员工,试探着拿着申请单找梁静申请一笔款项,梁静立马签字同意。

        

签完字梁静还说:“我拜托你,以后申请款项都在写一张单子上行不行?我一次性批了不好吗?”

        

“是是是,梁经理说得对。”

        

那人转头下楼就跟同事们说:“有钱了,去吧!”

        

“我的天,可算是有钱了!”

        

那人又说:“钱应该还不少。前两天我去申请款项,梁经理都没搭理我,让我拆开一笔一笔地申请。今天大气得很,让我写一张单子上,一块儿申请!”

        

大家不约而同竖起大拇住:“梁经理大气!”

        

“楚总更大气!”

        

“行了,行了,别拍马屁了,楚总又不在。”

        

办公室里的众人哈哈大笑。

        

马上就是五月底了,第三季度的融资会议楚韵肯定不在,她只能交代好梁静,由她把关。

        

梁静也不是第一回做这个工作了,轻车熟路得很,楚韵对她很放心。

        

交代完工作,楚韵开玩笑说:“我一走,那些消息灵通人肯定马上就知道消息了,这几天你出门小心一点,小心人家把美男送到你车上。”

        

梁静无奈地笑了笑:“楚总您不能盼我一点好?”

        

楚韵哈哈大笑:“在人家眼里,咱们梁经理真是财貌双全,不可多得佳人啊!”

        

梁静:“楚总还有什么事儿要交代吗?没有我就先出去忙了。”

        

r />    “哟哟哟,还跟我急。”

        

梁静不搭理她的恶趣味,转身走了。

        

楚韵从办公桌前站起来,伸伸懒腰,活动了一下身体。拿起电话,给一楼物业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安排车。

        

楚韵提着包出去,看到好多工作人员都在梁静办公室门口排着队,手里都拿着申请单。

        

楚韵笑着道:“这两个月公司穷了点,别怪你们梁经理抠门儿!”

        

众人哈哈一笑,公司什么情况他们都心里有数。楚总挪了大量的流动资金给老家修路他们都知道。修路是好事儿,而且这里的很多员工的老家本来就是陵山县和江东县的,心里肯定是支持的。

        

流动资金一时紧张也没啥,公司有的是资产,而且,他们还有一个这么能搞钱的老板。看看,这不就有大笔资金进来了嘛。

        

楚韵下楼,司机老张正等在门口。

        

楚韵:“先去江陵工程设备制造厂。”

        

“好的,楚总。”

        

车子到工厂的门口,门卫看到车牌号,赶紧拉开大门,让他们进去。

        

下车后,楚韵先去东边的办公楼。

        

因为事先没有通知,罗红日他们根本不知道楚韵会来。楚韵去王建业办公室的路上,碰到罗红日,罗红日还很惊讶。

        

罗红日:“楚总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

        

楚韵:“过来看看你们试验进行得怎么样了。王建业呢?在办公室?”

        

“不在,应该在车间,我正要过去,你去看看不?”

        

“那就去看看!”

        

楚韵跟着罗红日到车间的时候,车间里正在试验新型的起重装置,王建业手里拿着本子做记录,跟马俊说参数不对,只达到了他们推算参数的百分之六十。

        

郭旭看到楚韵,立马给王建业使眼色,王建业没注意到,郭旭直接上手,王建业被他推得一踉跄:“师兄,你推我干什么?”

        

罗红日大声:“你老婆,我们的大老板来了!”

        

车间的所有人看向楚韵,好些还没见楚韵的人,看一眼风姿卓越,气质不凡的楚韵,又看一眼穿着工装,一身臭汗的王建业。

        

啧啧,鲜花插牛粪上了!

        

王建业把手里的记录本随手塞到马俊手里,笑着朝楚韵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啊,顺便陪你吃饭。”

        

刚才还一本正经,严肃得不行的王建业,瞬间笑得犹如春风拂面。郭旭和罗红日他们直呼受不了。

        

罗红日:“滚远一点,这是车间啊,不是你们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

        

马俊喊了一声:“楚总好!”

        

车间的其他人也跟着叫人。

        

楚韵笑着点点头:“时间不早了,大家下班去吃午饭吧,中午好好休息。”

        

“谢谢楚总!”

        

王建业拉着媳妇儿的手走出去:“中午想吃什么?”

        

“吃食堂吧。”

        

“那我们走快点,我早上上班的时候看到后勤买了鱼,说不定做的是你爱吃的酸菜鱼。”

        

工厂附近都还比较荒,没住什么人,更不要说有好吃的饭店了。大老远出去吃,还不如就吃食堂。

        

今天没有酸菜鱼,但是有红烧鱼。

        

公司老总领着公司的老板来食堂打饭,这两口子都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啊。手抖是不可能手抖的。

        

厨师长体型肥硕,脸肯定小不了,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肉都挤一块儿去了。

        

厨师长嘿嘿地笑:“楚总、王总,想来点啥?”

        

楚韵:我就站在打红烧鱼的窗口,你说我要打什么菜?

        

厨师长反应过来:“要红烧鱼是吧,我给您整两块大的。”

        

一勺下去,都是肉多饱满的鱼中段,挺会打菜的嘛。

        

楚韵接过餐盘:“够了,谢谢。”

        

楚韵和王建业刚走,罗红日端着餐盘过去:“师傅,就楚韵刚才那盘鱼,原样给我来一份。”

        

厨师长这时候就跟耳聋了一样,一勺鱼舀起来,抖了又抖,最后剩下了三块,放到罗红日的餐盘里。

        

/>    “罗经理实在不好意思哈,今天买的鱼少了,大家分一点尝尝味儿,过两天我们再多买点回来,大家伙儿随便吃。”

        

罗红日一头黑线,这就是看人下菜碟?

        

罗红日身后的一群人,捂嘴偷笑。郭旭笑得最夸张,眼泪都笑出来了。

        

罗红日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郭旭:“嘲笑我?你们给我等着!”

        

郭旭不吃他这一套:“愣在这儿干什么?走啊!一群人还等着打饭呢!”

        

郭旭说完,后面排队的人都跟着起哄,一点不把他这个大总管放在眼里。罗红日只能灰溜溜地端着餐盘走了。

        

王建业和楚韵选了张桌子坐下,王建业放下餐盘,又去给她打了一碗蔬菜汤,坐下说:“后厨我们查得严,饭菜都干净。”

        

楚韵接过蔬菜汤,先喝汤,再吃菜。

        

罗红日和郭旭端着餐盘过来,一屁股坐在他们旁边,罗红日吃完自己盘子里的红烧鱼,毫不见外地夹王建业盘里的吃。

        

王建业不跟他计较。

        

楚韵:“我和王建业明天就要去北京,公司里面的事情你们看着办,试验需要买什么原料,需要资金,都找梁静申请。”

        

罗红日吐槽:“梁静那丫头跟铁公鸡似的,我们试验的仪器达不到标准,我找她申请钱,准备再去买一批其他材料回来试试,那丫头愣是不给钱。”

        

楚韵:“上个月公司没钱,怎么给你钱?”

        

罗红日震惊:“你一个大财主还会缺钱?”

        

楚韵懒得跟他掰扯:“现在不缺钱了,你直接找梁静申请。”

        

郭旭问:“什么时候回来?你们如果六月底回来,就把老师和师娘带到上海来玩几天。”

        

是了,六月底纪明要退休了。

        

“我回来时间还不定,至于王建业?”楚韵看向他。

        

王建业把餐盘里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放下筷子:“我陪你回北京,住到王沐和王林高考完再回上海。”

        

郭旭:“那就是七月中旬左右回来?”

        

“差不多吧。”

        

br />    现在的高考时间,固定是七月的七□□号三天。

        

罗红日笑道:“我还以为你们两口子不关心儿子呢,这几年都是在北京放养,没想到这会儿还能放下手里的工作回去陪考。”

        

楚韵:“我亲生的,能不关心吗?你说不是废话嘛。”

        

有罗红日在的地方,就别想说点正经话。

        

吃完午饭,王建业带着楚韵去办公室休息。

        

修房子的时候,楚韵为了王建业在公司也能休息好,特意给他的办公室里面弄了一间休息室,能放一张床,一套桌椅。

        

睡完午觉起来,下午一点半开始上班,王建业让她忙完早点回去,他下班争取早点到家。

        

楚韵点点头:“你去忙吧,我查完帐就回去。”

        

王建业去车间,楚韵醒醒神去财务办公室,罗红日已经准备好了。

        

罗红日:“账本都在这里,随便查。”

        

楚韵不会跟他客气,公事公办,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楚韵是查账的老手了,江陵工程设备制造公司成立时间不长,账目也不复杂,楚韵很快理清楚了。

        

不得不说,罗红日闹腾的时候是真闹腾,这大总管还是当的不错的。

        

得了楚韵的夸奖,罗红日嘿嘿一笑:“也不全是我的功劳,你从江陵资本派过来的两个会计非常厉害,我就是配合他们。”

        

楚韵很满意:“继续加油,等过年了给你们发年终奖,我先走了。”

        

罗红日连忙打开大门,表情动作夸张得很:“恭送楚总回銮。”

        

办公室的另外两个会计,被罗红日逗得哈哈大笑。

        

楚韵无奈地摇了摇头,都快四十的人了,怎么就这么皮?跟小孩儿一样。

        

楚韵坐车回家,换了身舒服的衣裳,先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菜。

        

楚韵走进厨房,不出她所料,她不在家,王建业估计也没怎么开火,厨房里除了一些干货,都没有新鲜蔬菜。

        

楚韵拿上钱包去附近菜市场买菜,她直接奔卖鱼的店铺去。

        

她原本没想吃鱼,今天中午王建业提到酸菜鱼,她还真有点馋了。

        

鱼老板操着带北方口音的普通话,问楚韵想要什么鱼,下午的鱼价格便宜,多买两条还能再优惠一点。

        

楚韵选了一条三斤重的乌鱼,他们两个人吃够了。

        

买了鱼,她还顺便买了一些其他的配菜。

        

王建业下班之后,一改楚韵不在的时候那种不慌不忙的样子,回办公室拿上他的包,大步下楼,往家里赶。

        

楚韵算计着时间,刚把鱼肉腌上,就听到院子外面有声响。她洗洗手走出去,看到是王建业。

        

楚韵:“你今天回来挺早的,是不是提前走的?”

        

王建业放下包,亲了一下她的脸颊:“没有提前走,我回来走得快。”

        

楚韵看他后背都湿透了,额头上也都是汗:“你去楼上洗澡,下来刚好吃饭,晚上我们吃酸菜鱼哦。”

        

“嗯。”

        

楚韵悠闲地哼着小调,准备好配菜,开始做酸菜鱼。

        

用农家榨的菜籽油煎好鱼头和鱼骨,把自家泡的酸菜丢进去炒出香味,等到蒜香弥漫时,再加入调料和开水,不一会儿,锅里的鱼汤就翻滚起来,渐渐变得香浓,这时候再把配菜丢进去煮到半熟。

        

鱼头、鱼骨和酸菜等配菜用大漏勺漏起来,锅里剩下酸汤,再慢慢下入腌好的鱼片,等到锅里的酸汤再次翻滚起来,两分钟后就可以出锅。

        

楚韵深吸一口气:“好香啊!”

        

王建业已经洗完澡下来了:“酸菜鱼汤这么开胃,有没有多准备米饭。”

        

楚韵指着饭锅:“蒸得多,随便吃,剩下的我们明天早上做蛋炒饭。”

        

饭菜上桌,夫妻俩吃一大盆酸菜鱼,那简直叫一个满足。

        

“这个乌鱼真好吃,感觉跟野生似的。”

        

王建业听楚韵说过,几十年以后,肉吃不出肉味儿,蔬菜基本上都是大棚种的,也吃不出蔬菜的香味,总听她夸现在的饭菜好吃。

        

/>

        

楚韵点点头:“可不是嘛。”

        

王建业:“等我们以后退休了,无论是住在北京、上海,还是江东县,我们都开一块菜地,想吃什么种什么。”

        

“那我想吃猪鸭鱼肉呢?”

        

“你要不觉得家里不干净,我们都养。”

        

楚韵哈哈大笑:“养猪感觉有点难,我们还是出钱让别人帮我们养吧,鸡鸭鱼我们可以自己养。说起鱼,我们北京西跨院的池子里,鱼已经养了好多年了吧,不知道长到几斤一条了。”

        

王建业笑:“你就别指望西跨院小池塘里的鱼了,估计王沐和王林他们,吃烤鱼都吃得差不多了。”

        

“哼,我养的鱼,我还没吃着呢,我得回去看看我的鱼塘。”

        

“行!票买了吗?”

        

“买了,明天上午的票,到北京应该是下午时间。”

        

“走之前记得给老董打个电话。”

        

楚韵:“买了票之后,我就已经打电话交代老董到时候到车站接我们。”

        

“嗯。”

        

楚韵记挂着她养的鱼,回到北京后,东西丢在前院,就跑去西跨院看。

        

好家伙,她太久没来西跨院看过了,院子里的瓜果树木和蔬菜都长得郁郁葱葱的。墙角的池塘里面,水面上还飘着荷叶,根本看不清荷叶底下有没有鱼。

        

老董听说楚韵看鱼,连忙说:“有鱼,咱们每年都往水池里放鱼苗,大大小小的鱼应该不少。夏天太阳大,水位下去得快,我们又在里面种了莲藕,遮一下太阳。西跨院的菜也是我们和王沐、王林一起种的,我们吃不完,有时候还给纪老师家和罗家送一些过去。”

        

楚韵:“罗玉他们还是经常过来?”

        

“经常来,基本上节假日有空的时候,他们都来。也不干什么,就是吃吃喝喝,打篮球、打乒乓球什么的。”

        

在楚家工作这么几年,老董也明白,看起来楚总好像对家里两个孩子不怎么管教,那是孩子不干坏事儿的情况下。要真干坏事儿了,别说嫖赌这样的大事,就是拉帮结派去打架,两个孩子都能被揍得哭爹喊娘。

        

老董就见过一回。也就是去年的事情,楚总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两个少爷和人打架了,也没为个什么,就是少年人单纯的意气用事。

        

他在车站接到楚总,回去的车上,楚总一路黑脸不说话,回到家就找趁手的棍子,等两个孩子嘻嘻哈哈地回来,还没叫妈呢,就被揍得嗷嗷叫。

        

楚韵笑着点点头:“还算自觉!他们也快放学了,老董,帮我捞几条鱼,咱们晚上吃鱼肉饺子。”

        

老董:“哎,我现在就去大厨房提个水桶过来。”

        

王沐和王林放学之后,和往常一样回家,家里的大门却是关着的。

        

王林扯着嗓子喊:“董叔,我们回来啦!开门啊!”

        

半天没听到里面的动静,怎么回事?

        

老董和另外一个大叔,他们平日里住在倒座房,就在靠大门的那一排房子里。平日里他们在家,大门都是虚掩的。就算大门关上,喊一声就有人应声。

        

“出去买东西去了?”

        

“不知道。”

        

王林把书包给哥哥拿着,往后退几步,助跑踩着墙直接翻上围墙,翻墙跳进去,把大门打开。

        

王沐说:“一会儿把你的脚印擦了,让小偷看到墙上的脚印,到时候人家有样学样,直接翻墙进来了。”

        

“一会儿就擦。”

        

楚韵腰上系着围裙,双手叉腰,笑着道:“哟,翻墙进来的呀!”

        

王沐和王林眼睛都亮了,跑过去抱着楚韵亲热:“什么时候到的家?”

        

楚韵摸摸儿子的脑袋:“下午到的。放下书包去后院,我们在包鱼肉饺子呢,就等你们回来呢。”

        

“哇,鱼肉饺子,我好久没吃过了。”

        

楚韵一手挽着一个孩子:“今天晚上多吃点。”

        

王沐和王林进厨房,长长的案板上,整整齐齐地摆着好多圆鼓鼓的饺子。

        

王建业正在洗菜,看到他们俩:“去烧火,咱们开始煮饺子。”

        

王林:“好嘞,我来烧火。”

        

王沐:“我洗几个大碗出来。”

        

/>    老董笑着跟楚韵和王建业说:“王沐和王林是我见过最懂事听话的孩子。”

        

楚韵微微一笑:“他们两个还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