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第 86 章

        

爸妈都在家,王沐和王林这两天每天放学后都着急往家里跑。不像以前那样,放学后都慢慢吞吞的,有时候还跟着罗玉、罗武他们出去玩儿。

        

这天放学,王沐和王林收拾好书包,挎上就要跑,罗玉叫住他们:“你们这两天干嘛去啊?一放学就跑了。”

        

罗武:“就是,最近准备高考压力大,咱们去吃顿好吃的吧。”

        

王沐摆摆手:“你们自己去,我和王林要回家。”

        

“你们是不是偷偷在家做好吃的,不想让我们知道?”

        

王沐和王林立马否认:“谁说的?有好吃的还能不叫你们吗?”

        

罗玉:“我不信,你们肯定撒谎了,我们要去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你们还不快点回家吃晚饭,吃晚饭继续背书啊!看看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你们就不紧张吗?”

        

罗小五摇摇头:“我不紧张,考不上大学我就出国去。”

        

王沐无奈:“反正你们一定要去是吧?”

        

一群人围着王沐和王林:“别想糊弄过去。”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王沐和王林只能坦白,他们爸妈回来了。

        

罗玉尖叫:“王沐,你们俩太不够意思了,楚阿姨是不是天天在家给你们做好吃的?你们居然不叫上我?”

        

王林还想挣扎一下:“今天算了,我妈肯定没准备你们的饭菜,我回去说一声,你们明天去我家蹭饭行不行?”

        

罗小五今天就想去:“吃了你们家那么多饭,按我爸妈说的,我都能算是楚阿姨的半个儿。饭不够有啥说啥,随便给我点吃的也行。”

        

王沐吐槽:“谁说你是我爸妈半个儿?我可不认!”

        

王林着急回家:“别吵吵了,再吵吵回去汤都凉了。”

        

叶邵:“大热天的,凉了不是正好喝?”

        

一群人就想去蹭饭,王沐和王林死活不让,最后吵吵半天,罗玉拍板,明天去吃,但是他们要吃大餐才行!

        

王沐和王林一口答应,大餐,没问题!

        

爸妈回来之后,他们家天天都是大餐。

        

br />    两兄弟吭哧吭哧跑回家,满头大汗,楚韵笑着道:“急什么,慢慢走回来,饭菜又不会跑。”

        

“肚子饿了!”

        

王建业端着一锅鸡汤从厨房出来:“饿了就赶紧去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哎!”

        

楚韵和王建业都很重视他们的高考,学习上他们帮不上什么忙,就天天在家给他们做好吃的。

        

楚韵空间存了好些名贵食材,现在有时间,她也想亲自动手试试。

        

半个小时后,一家人坐下吃饭,楚韵问王建业:“我的海参和鲍鱼泡好了吗?”

        

“已经泡了三天了,食谱上说要泡五天,最近天气热,泡到明天应该差不多了。”

        

楚韵:“鱼唇、蹄筋只要泡发一天,咱们今夜一起泡上,明天就能用。这些难泡发的都准备好了,今晚上我们可以开始杀鸡宰鸭准备熬汤了。”

        

王沐和王林听得直咽口水:“明天能吃得着吗?”

        

“明天不行,要后天晚上才能彻底炖好。”

        

楚韵微微一笑:“后天叫你们师爷他们过来一起吃。”

        

王沐说:“罗玉他们听说你回来了,想来咱们家蹭饭。”

        

王林:“原本他们今天就想来的,我没让,他们说明天来。”

        

楚韵对大院里的那群孩子很有好感,爱学习,能吃苦,都是好孩子。

        

楚韵:“让他们后天来,来吃佛跳墙。”

        

王林有点护食:“咱们家四个人,还有董叔他们,再加上师爷那边两个人,罗玉、罗武、叶邵、徐锟他们十二个人,一锅汤够他们喝吗?”

        

王建业:“够喝,你妈下手没数,干海鲍倒了大半盆,泡发起来盆子都装不下。泡都泡了,你妈为了味道平衡,其他食材全部都加量了。”

        

楚韵:“我也不想嘛,我就是喜欢鲍鱼的口感,谁知道一下加多了。既然罗玉他们要来,刚好,一顿就能吃完。”

        

吃完晚饭,一家人忙活着把准备好的各种油炸过的肉类,放到两个大肚砂锅里面炖上,才回房间睡觉。

        

第二天王沐和王林去学校,就跟罗玉说:“今天的晚饭吃不成了,你们回自己家吃饭吧。”

        

罗玉瞪大眼睛:“怎么会吃不成?楚阿姨有事儿不在家吗?”

        

王沐:“有事儿,但是在家。”

        

王林:“我爸妈在家研究做佛跳墙,忙活三四天了。”

        

佛跳墙他们知道呀,之前他们暑假去上海打工,凑钱去吃了一锅佛跳墙。但是他们资金有限,没吃到最好的。锅里舀起来的鲍鱼只有一点点大。

        

罗小五激动了:“楚阿姨可是土豪啊,她准备的鲍鱼肯定老大了吧!”

        

王沐笑出了声:“我妈准备的鲍鱼不仅大,还特别多,你能想象我妈泡了两盆鲍鱼出来吗?”

        

罗玉震惊:“就是你们家洗菜的那个大盆子?”

        

“就是我们家洗菜那个大盆子。”

        

叶邵、徐锟都跳起来了,高兴得嗷嗷叫:“我们要吃,今天不去你们家了,后天去吃佛跳墙!”

        

王林:“别高兴得太早,我妈吃过好多次,自己做却是第一次,还不一定好吃呢。”

        

罗小五拍桌子:“不好吃我也吃,就冲鲍鱼、鱼肚、海参,再难吃我都能吃下去。”

        

“哎呀,不能说了,我口水要流出来了。”

        

这时候,老师走进教室,一眼就看到这群少爷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兴奋得手舞足蹈。

        

老师:“罗玉、徐锟、叶邵、王沐,你们干什么呢?马上就上课了,你们不知道提前准备准备?黑板上的高考倒计时还剩几天啊?你们真是一点都不慌是吧!”

        

大家不敢说话了,赶紧回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楚韵和王建业难得清闲,两个人都不爱出门,就在东跨院的书房乘凉。

        

五月的天气已经开始热了,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养护得好,就算大夏天也不会特别热,整座院子就像一座城市中的绿岛。

        

楚韵的目光停留在两人都不能合抱的大树上,如若不是偶尔听得见胡同里路过行人的说话声,她感觉自己就像置身森林。

        

楚韵侧头看王建业,他今天穿着舒适透气细麻做的衣裳,没有染色,就是淡淡的原色。他不紧不慢地喝茶,另一只手里还拿着一本书,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有气质。

        

王建业感觉到她的目光:“怎么了?”

        

楚韵捧着脸,跟个小迷妹一样,疯狂夸奖他:“你今天特别帅!”

        

王建业勾起唇角:“是谁昨天晚上还在说,我已经是个年近四十的老男人了。”

        

楚韵摇摇头:“不知道谁说的,那人肯定没眼光,不会欣赏,下次遇到了,我帮你说说她。”

        

王建业嘴角的笑容更大了:“你自己说的话,可要记住了。”

        

“嗯嗯,哥哥好帅呀!”

        

王建业的笑眼突然变得有些深沉,嗓音也低下来:“你刚才叫我什么?再说一遍。”

        

楚韵嫩脸一红,哎呀,有点不好意思呢。

        

这两口子,在外都是一副社会精英,国家栋梁的正经样子。在家关上门,就有点没皮没脸。

        

王沐和王林下午放学回来,先去后院厨房看看熬的汤,小火煨着,都已经炖得骨肉分离了。

        

王林在家里到处转,没看到人,他跑去前院找董叔:“董叔,我爸妈呢?”

        

董叔:“不在家吗?”

        

“不在,家里没人。”

        

董叔:“我下午在西跨院伺候地里的蔬菜,估计是他们出门了我没听到。”

        

“哦。”

        

王林转身回后院,嘴里还嘟囔:“真是的,出门了也不知道说一声。”

        

王沐和王林在厨房里蹲着:“今晚上吃啥?”

        

“吃面?吃饺子?这个汤闻着真香,做什么都好吃?”

        

“那吃面?手擀面?”

        

“行啊,我去拿面粉。”

        

“等等,做不做爸妈的晚饭?”

        

就是啊,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吃了晚饭才回来。

        

这时候,还在空间里逍遥的两人,看了一眼手表,哟,孩子放学都该回来了。穿好衣裳赶紧出去。

        

楚韵走到厨房门口:“想吃面呀?”

        

王沐回头:“妈,你们去哪儿了?”

        

楚韵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没去哪儿,就跟你爸到处转转。”

        

王建业也跟进厨房,他跟楚韵说:“你去休息休息,晚饭我来做。”

        

楚韵:“还有我的佛跳墙。”

        

王建业:“我来弄。”

        

楚韵放心地点点头:“好好弄哦。”

        

楚韵走了,王建业扭头跟儿子说:“愣着干什么,不是要吃面吗?”

        

王林手指头指着自己:“我做?”

        

“要不然呢?”

        

好吧,你是爸爸,你说了算!

        

呸!心里吐槽他爸奴役他们,说好了他做的,怎么就成了他的活儿呢?

        

王建业去西跨院摘了一把嫩嫩的青菜,拿回厨房,洗干净放盆里:“一会儿记得丢进去,你妈爱吃。”

        

“知道了。”

        

王建业腾出手去折腾媳妇儿心心念念的佛跳墙,晚饭都做好了,他还没弄好。主要是料太多了,要分成三锅炖,需要花点时间。

        

楚韵:“王建业,一会儿再弄,面坨啦!”

        

“马上就来,你先吃。”

        

王建业加快手上的动作,盖上盖子,洗洗手去饭厅吃饭。

        

楚韵还没吃呢,看到他过来,连忙招招手:“我等你哦。”

        

王建业笑了:“说了让你先吃。”

        

楚韵还没说话,王林立马说:“我和我哥听到了,让我们先吃,我们就吃了。”

        

王建业根本不搭理他,在媳妇儿旁边坐下吃饭。

        

明明什么都没干,但是就是让人能感觉得到两人之间的浓情蜜意。

        

王沐和王林虽说已经习惯了爸妈时不时来这么一出,但是今天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哼,一点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去上海这几年,王建业工作忙,楚韵工作更忙。好好聊聊天的时间都少。

        

/>    回家后的这几天,两人都暂时脱离工作,每天做做饭,聊聊天,有时候,什么都不干,就静静地待在一起。楚韵觉得,这样居然有度蜜月的感觉。

        

这种感觉和新婚夫妻还不一样,他们两个结婚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走过来,彼此互相理解,互相支持。突然有个时间和空间让他们能这样待在一起,感情更加浓烈,却万分自然。

        

他们这样,大概算是心意相通了吧。

        

第二天王沐去上学之前,跟楚韵说:“昨天我忘了说一件事,罗玉听说师爷他们要过来,她想带她爷爷奶奶过来做客。”

        

“罗玉爸妈他们都不在家?”

        

“嗯,只有罗爷爷和罗奶奶在家。”

        

楚韵:“那你跟罗玉说,你们放了学直接过来,下午三四点钟,我让你们董叔开车去大院接她爷爷奶奶过来。”

        

“知道了。”

        

熬了一晚上,佛跳墙的荤香已经很迷人了。为了水蒸气尽量少带走大肚砂锅里面的汤汁,王建业用打湿的毛巾把砂锅冒蒸气的地方围得严严实实。

        

就算这样,佛跳墙的香味也在无时无刻地勾搭厨房里的人。

        

楚韵拉着王建业:“不行,我不能呆在家里,我们上午出去逛逛,吃了中午饭再回来。”

        

“你想去哪里逛?”

        

楚韵:“兰洁前两天跟我说,东城那边有两块地要拍卖,我们去看看。”

        

“开车去?”

        

“开车吧,天气热,倒公交车太累了。”

        

换了身外出的衣裳,王建业去老董那里拿钥匙,带着媳妇儿,开车去城东。

        

这时候没有那么精准的地图导航,王建业和楚韵两人对兰洁说的那块儿地方都不熟悉,中间停车找人打听了两次,才找到地方。

        

地方有点宽,楚韵没有下车,让王建业慢慢地绕着地开了一圈。绕了一圈之后,车子停在原地,楚韵才下车,去附近的副食店买了两瓶汽水。

        

就买汽水的工夫,楚韵就跟人聊了起来。

        

“咱们隔壁那块地啊,听说要修高楼,要比香山的锦绣东方还高呢?修那么高的楼,得花多少钱啊?这些钱说不定能买一火车汽水。”

        

买东西的另外一个客人说:“你知道什么,上海那边的锦绣东方二号才叫高楼,修了八十八层楼,站在楼下望呀,帽子都要望掉了。”

        

店主不服气:“咱们这里可是首都,你等着吧,迟早要修一栋更高的楼起来。”

        

八十年代的房子,普遍都是五六层楼高,说到几十层的房子,见过的人少,有十几层楼都觉得很高了。

        

楚韵:“大姐,旁边这块地腾出来多久了?”

        

“咱们旁边这块地啊,腾出来也有小半年了。”

        

楚韵点点头,谢过店主,拿着汽水回车上。

        

楚韵拧开汽水递给王建业:“渴了吧,赶紧喝,喝完我们去下个地方。”

        

之后,夫妻俩又开了半个小时车,又去了另外一块地,那块地原址上还有一片没有拆的砖房,里面还有人在住。一打听,说是搬迁的钱没谈拢,人家不愿意走,还拖着呢。

        

看完地之后,楚韵跟王建业说:“我觉得第一块地更好,你觉得呢?”

        

王建业嗯了声:“政府想修高楼,你说地段好想建商场,人家能答应?”

        

楚韵笑了笑:“这有什么,下面十层楼建商场,上面的高楼建写字楼,不冲突。”

        

地段楚韵看得上,就看价钱合不合适。

        

这会儿已经中午了,两人开车找了一家饭馆去吃午饭,吃完午饭就回家。大中午在外面晃荡真够热的。

        

两人回到家,额头上都是汗,楚韵小声嘀咕:“汽车没空调像话吗?”

        

王建业无奈:“你等等,等我有空研究研究空调,先给你做一个。”

        

楚韵笑了起来:“我就随便说说,你先忙你紧要的工作,我不着急。等我下次去香港,打听打听有没有国外的进口车带空调的,咱们买两辆回来。”

        

王建业牵着楚韵的手进屋:“汽车上装空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

        

楚韵:“我不记得了,好像是五六十年代发明出来的?”

        

两人回到家,先回屋洗漱换了身衣裳,被院子里的凉风一吹,顿时心都静了。

        

等到三点,估计罗家老爷子老太太午觉睡醒了,老董开车去接人。把老两口接回来,五点半的时候,老董开车去接纪明他们。

        

这一次见罗老太太,老太太的头发已经白完了,彻底变成一个银发老太太。

        

老太太是个利索人儿,满头银发挽成一个发髻,用银簪子别脑后,穿着一身宽松的长裙,看起来特别有气质。

        

楚韵夸她:“哎呀,我老了也能变成您这样,我就高兴了。”

        

老太太哈哈一笑,露出嘴里的假牙:“你是个好姑娘,有个好面相,以后老了,肯定也差不了。你比我好,你当过老师,桃李满天下,以后老了还有学生上门看你。”

        

楚韵笑道:“也没有桃李满天下,我教过的好多学生,都被我拉到我的公司干活了,都在一处呆着。”

        

罗老太太笑眯了眼:“我小的时候,我奶奶跟我说,女人啊,日子要过得好,首先手里得捏着钱,其次这个心胸要豁达一些,最后嘛,才是嫁一个好男人。你看看,你都有了!”

        

楚韵调皮地眨眼:“您不是也全都有了吗?”

        

老太太乐得不行:“这样的好事,值得干一杯清茶。”

        

楚韵端起茶杯和老太太碰了一下:“喝两口就成了,肚子留给一会儿的佛跳墙。”

        

老太太乐滋滋的:“我呀,也有些年头没吃过这个东西了。”

        

楚韵:“一会儿您尝尝,是不是那个味儿,我们家王建业做的。”

        

王建业这样能干还会厨艺的人,被老太太一顿夸奖。

        

纪明两人到了,师娘听到罗老太太夸奖王建业,她一向把王建业看作自家孩子,也跟着罗老太太一唱一和地夸起来。

        

纪明不咸不淡地瞅了王建一眼:“你最能干,谁也比不上你!我和你师娘结婚几十年,都没得过她几句夸。”

        

罗老爷子没绷住,被逗笑了:“你回去照照镜子,你那张脸都老成一张桔皮了,还吃自己学生的醋。”

        

王沐、王林、罗玉他们放学刚回来,王林从照壁后面跑出来:“罗爷爷,吃谁的醋?”

        

罗老爷子呵呵一笑:“说错了,不吃醋,咱们今晚上吃佛跳墙。”

        

王林激动了:“走走走,咱们快去后院,我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闻到味道都快受不了了,硬生生在学校熬了一天。”

        

几个小年轻扶着老人去后院,罗玉他们跑进厨房,看到三个炉子上各坐着一个大肚砂锅。

        

“我的个乖乖,咱们今天晚上能吃爽了。”

        

“快点让让,我们把砂锅端出去。”

        

老董进来了,戴着楚韵自制的隔热手套:“你们去拿勺子和碗筷,砂锅放着我来。”

        

王沐往饭厅跑:“我去找几个隔热的东西垫桌上,别把我妈的桌子弄脏了。”

        

三个大肚砂锅,整整齐齐地摆在饭厅那张长餐桌上,揭开盖子,那个香味啊,世人叫它佛跳墙不是没有理由的。

        

罗老太太:“我怎么闻着,这味道比我记忆中更香呢。”

        

王沐拿着勺子给老太太盛汤,汤勺在砂锅里搅动,带起的蒸汽,味道更加浓烈。砂锅里面的大鲍鱼、鱼肚、海参等等,全部都翻出来了。

        

罗老爷子赞了一句:“用料真扎实!”

        

纪明这样一个不注重口腹之欲的人,都忍不住咽口水:“王林,再去厨房拿个勺子来。”

        

“行呢。”王林小跑去厨房,拿勺子。

        

大口地吃鲍鱼海参,那种满足感,真是形容不出来的愉悦。

        

罗小五吃完一碗,吧唧嘴:“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嘴巴沾沾的。”

        

罗小五说完,罗玉他们不自觉地抿嘴,真的粘耶!

        

罗老太太笑着说:“这个佛跳墙啊,汤炖好了,就会这样。好料都炖出味儿来了,要不怎么说,营养都在汤里呢。”

        

楚韵给罗玉添了一碗:“罗玉多吃点,小姑娘吃这个,变得又白又美。”

        

罗玉嘿嘿一笑:“那我多吃点。”

        

叶邵说:“奇怪,好想试试用佛跳墙的汤泡饭吃,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徐锟抬起头:“英雄所见略同。”

        

罗小五一脸嫌弃:“猪吃不了细糠。”

        

罗老爷子喝止:“小五,怎么说话呢?”

        

叶邵连忙道:“罗爷爷,我们开玩笑的。”

        

罗老爷子:“开玩笑也不行,得讲规矩!”

        

罗小五被训了一句,老实了:“作为道歉,我帮你打饭行不行?”

        

叶邵不客气把碗递过去:“半碗饭,谢谢!”

        

等罗小五走到院子里,叶邵补了一句:“再来一碟王叔家的腌萝卜。”

        

楚韵笑了起来:“你们一个个的,还真是对汤泡饭情有独钟。酸萝卜老鸭汤要泡饭、酸菜鱼汤要泡饭、啥啥汤都要泡饭。”

        

“人是铁,饭是钢,怎么能缺了大米饭呢。”

        

几个孩子觉得新鲜,一人来了半碗饭,用佛跳墙的汤泡着,白米干饭吸饱了汤汁,异常鲜美。

        

王沐尝过之后:“我觉得这个汤还是单喝更好。”

        

罗玉点点头,不能更赞同。汤泡饭之后,虽然也好吃,但是味道就没有那么浓郁了。

        

三大砂锅佛跳墙,连汤带料,被消灭得干干净净。

        

王林瘫在椅子上,揉了揉圆溜溜的肚子。

        

哎呀,这样的好日子真棒,真想高考晚一些来,爸妈能在家里呆久一点。

        

他不贪心,就一点点!

        

外面夜色渐浓,街道上的行人渐少,四周变得安静下来。

        

院子里草丛中的小昆虫,吱吱呀呀的鸣叫声逐渐放大,晚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夏日的夜晚,就该是这样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