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第 87 章

        

楚韵和王建业经常在家做好吃的,大院里那群孩子休息的时候就有了去处,那就是去王家蹭吃蹭喝。

        

楚韵和王建业特别欢迎,让他们多去。

        

罗玉的爸妈工作忙,但是女儿高考也很重要,休息的时候都会回家看看女儿,问问学习情况。

        

罗红旗和张佳秋好不容易挤出一天时间,回到家里,看屋里的灰尘,应该有段时间没住人了。

        

两人开车回大院里问爸妈,才知道早上就出去玩儿了,估计去王家了。

        

听老太太念叨王家做了哪些好吃的,罗红旗这才知道,他们一家老小都去王家蹭吃蹭喝。

        

楚韵好客,罗老太太每次去都是车接车送,老两口也更乐意出门。去王家的东跨院吹吹风,去西跨院摘菜,日子过得美着呢。

        

罗红旗跟张佳秋说:“得了,趁着今天有空,买点东西给王家送去?”

        

张佳秋:“现在就去吧,刚好今天你开了车,装东西方便。”

        

罗老太太提醒儿子:“好好选啊,不过也不用太有压力,王家不缺东西,有那个意思就成。以后也要常来常往嘛。”

        

罗红旗双手叉腰,站在院子里,想了一会儿:“妈,楚韵有没有说最近她在忙活什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记住网址m.lqzw.org

        

罗老太太:“最近楚韵都在家里休息,陪孩子高考,没什么忙的。”

        

罗老爷子插话:“怎么没有,前天我听楚韵跟那个叫兰洁的小姑娘说买地的事儿。”

        

兰洁这个人,罗红旗知道,北京锦绣东方的负责人,他去锦绣东方找程鹏遇到过几次。

        

“不好买?”

        

罗老爷子:“这两年可不像咱们那个年代。我寻思啊,有些人手里有点权力就眼红人家富裕,总想吃拿卡要。”

        

罗红旗挑眉:“还有楚韵搞不定的人?”

        

罗老爷子说句实在话:“楚韵虽然在北京有一个锦绣东方,但是她厉害的人脉应该还是在上海。”

        

张佳秋:“我二叔在国土局工作,回头我帮忙问问?买地总绕不过这个吧。”

        

罗红旗:“没那么简单,先去王家问问。”

        

罗老太太见儿子和媳妇儿要走,连忙说:“昨天罗玉放学回来,听王沐他们说,楚韵今天做卤肉,有多的给我们带点儿。”

        

“我的亲娘,您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老太太哈哈一笑:“人家不拿我当我外人,我肯定就登堂入室了。人情嘛,欠多了就不愁了,以后你们还去。我老太太还能活几年,就要痛痛快快的。”

        

张佳秋笑:“您老高兴就行,我们还不上的人情,到时候递给罗玉,她就差叫楚韵干妈了。”

        

老太太哈哈大笑:“别人家都兴给后人留财产,咱们就给留人情债啊?”

        

罗红旗扶着老太太进屋:“太阳大,您在屋里呆着,下午等太阳下山再出门走两步。”

        

“行,我知道了,你们去忙吧。”

        

罗红旗和张佳秋拎着谢礼上门,这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老董给他们开的门,两夫妻把礼物放在堂屋,往后院去。

        

他们到的时候,王建业腰上捆着围裙,正在切菜,他旁边放着一个一米深的大锅,里面泡着不少卤好的鸡鸭鱼肉。

        

王建业问罗红旗:“吃了饭没有?”

        

罗红旗:“没有,听我妈说你们家今天做卤肉,刚好来蹭饭。”

        

楚韵笑着道:“来的正好,我们正准备吃饭。今天的卤肉做的多,你们看老太太爱吃哪一种,给拎一点回家,晚上给桌上添个菜。”

        

张佳秋一进厨房就闻到了卤肉的浓香:“我看你卤了两只鸡,给我们一只带走?”

        

“行,没问题。”

        

罗红旗用长柄的勺子在锅里捞了两下:“哟,还卤了鸡爪、鸭脖子?上好的下酒菜啊!”

        

王建业:“想喝一杯?”

        

罗红旗看向媳妇儿。

        

张佳秋:“想喝就喝,看我干什么?”

        

罗红旗跟王建业说:“行,中午咱们喝一杯。刚好我也有事儿想问你们。”

        

吃饭的时候,楚韵听到罗红旗问她地的事儿,楚韵愣了一下,然后才说:“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儿,还在沟通当中。”

        

罗红旗:“是钱不够还是关系不够?”

        

楚韵笑了笑:“谁知道呢,跑了几趟,没个准话。其实我也不一定要那块儿地,不行就算了。”

        

张佳秋:“你走正规程序,怎么就不行呢?是他们不讲理。我二叔在做这方面的工作,回头我帮你问问。”

        

楚韵:“你们可别,你们都是体制内的,为我得罪人不值当,不就是一块地罢了。”

        

楚韵听罗老爷子说过,罗红旗现在有个升职的机会,为了这次机会,连孩子高考都顾不上。

        

罗红旗:“听你这个意思,你知道背后使坏的是谁?”

        

“你们忘了我的那栋写字楼?政府方面的人我认识的不多,商场的人我认识还是不少。事情进展不下去,都不用我亲自去打听,总会有人给我递话。”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她手里不缺钱,也有的人缺钱。人家虽然缺钱,但是手里不缺势。拍卖比的就是钱,她要加入进去,她真的铁了心要那块地,没多少人能抢得过她。就为这个,那些有势力,又不想多花钱的人,可不得想办法把他拦在门槛外面嘛。

        

罗红旗:“老头说在这里没那么多人脉,怕你受欺负,让我过来问问。”

        

楚韵:“你们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别掺和,影响到你自己。”

        

罗红旗:“放心,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我比你清楚。”

        

罗红日跟着王建业去了上海,他们家唯一的闺女还和王家关系这么好,他们两家来往密集,他要划清界线,人家也不一定信。

        

而且,楚韵帮他解决了不少老兵再就业的问题,就冲这个,他伸把手,其他人也说不出个什么。

        

何况,他也做不了什么,他只能让上面的人知道知道,下面有人做事不讲规矩。

        

楚韵领情:“不管成不成,我先说声谢谢。”

        

张佳秋:“咱们两家的关系,不用这么见外。”

        

楚韵淡淡一笑,把这份情谊记在心里。

        

张佳秋和罗红旗有空,吃完午饭,楚韵邀请他们去东跨院坐一坐。

        

r />    罗红旗看到书房的书桌上放着设计稿,拿起来:“这是发动机?”

        

王建业点点头:“之前在江东县的时候设计的。”

        

罗红旗在部队长期和各种军械打交道,他一眼就看出其中一张设计稿,和他们部队现在正在用的军用越野车的发动机一摸一样。当时新车进部队服役的时候,他还专门跟着学习过汽车维修。

        

王建业:“这个发动机马力大,造价也贵,现在民用不划算。”

        

罗红旗:“怎么,你们两口子还想搞汽车厂?”

        

王建业:“暂时没这个计划,我们的工程设备厂也会涉及发动机。”

        

张佳秋笑着跟楚韵说:“你们家王总工,放假休息都在家工作。”

        

楚韵:“我们两个还好,你们两夫妻才是真的忙。”

        

张佳秋叹气:“可不是,这些年都顾着忙工作去了,一转眼,罗玉这个小丫头都要高考了。”

        

说到罗玉,楚韵问:“罗玉大学报的哪里?”

        

张佳秋:“她成绩不错,选择多,我的意思,她爱去哪里上学就去哪里,罗红旗吧,就想孩子去军校。”

        

罗红旗听到媳妇儿的话:“去军校挺好,她从小训练,体能比一般姑娘好出一截儿。罗玉骨子里有股不服输的劲儿,当兵没问题。”

        

张佳秋生气:“她能干这个,不代表着她想干这个。”

        

罗红旗也不解:“干一行爱一行,怎么就不行?”

        

张佳秋:“我女儿就不能爱一行干一行?难道你还想搞世袭?你当个团长,还想你女儿也当团长?”

        

“你看看你,说两句就跟我急。我就说说我的意见,罗玉报名的时候我也没阻挡不是?”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还吵了起来。

        

楚韵和王建业连忙和稀泥。楚韵拉着张佳秋去西跨院转转,王建业留着罗红旗在书房。

        

张佳秋:“我也不是想跟他吵,我就是觉得亏欠罗玉,从小到大没给她多少陪伴。我不想她当兵,以后跟她爸似的,结了婚,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孩子几回。”

        

楚韵不同意:“陪伴虽然很重要,但是让孩子感觉到你们爱她也重要。有些家长早晚都能见到孩子,孩子就真的幸福快乐吗?你觉得亏欠只是你的想法,你可以去问问罗玉,她对这个事情怎么看?”

        

楚韵拍拍张佳秋的手:“罗玉已经是个大孩子了,她能自己独立思考。”

        

张佳秋有点茫然:“真的吗?”

        

楚韵点点头:“相信我!我第一次见罗玉,在机关小学外面,她穿着一身小号的军装,英气得很。我就想呀,是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养出这么精神的姑娘。后来接触多了,我发现罗玉特别容易高兴,特别阳光。这种孩子,能长成这样,说明她的家庭给了她富足的爱和安全感。”

        

“我一直觉得我们对她缺少陪伴。”张佳秋一直因为这个愧疚。

        

“你学学我,你看我这两年,北京和上海两边跑,孩子没怎么照顾,全靠他们自力更生,你看他们像是缺爱的样子吗?”

        

张佳秋摇摇头。

        

楚韵:“这就对了!你是妈妈,但是你也是你自己,你有你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罗玉这样懂事的孩子,肯定会理解你的。”

        

楚韵望着湛蓝的天:“换位思考,都不用等一二十年后,就算四五年后,孩子大学毕业进入工作,他们就彻底不属于咱们了,到时候咱们就是空巢中年人,你会不会觉得孩子不回来看你,就是没把你们放在心上?”

        

张佳秋摇摇头。

        

“这就对了,人生嘛,就是这样的人,大家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张佳秋想通了一点点,她看着楚韵道:“我真羡慕你,活得这么通透。”

        

楚韵哈哈大笑:“做人就是要多为自己考虑一点。你会爱自己,才会爱你的家人。”

        

张佳秋和楚韵走走聊聊,时间不早了。

        

楚韵留她吃饭,张佳秋说要回去,给爸妈把卤鸡带回去。

        

那楚韵就不留她了,让她摘点菜回家,他们家不缺菜,还有点吃不过来。

        

楚韵帮张佳秋摘菜的时候说:“我也是慷他人之慨,菜是老董他们种的,我们就只管吃。”

        

张佳秋:“我们家老太太可喜欢你家的院子,罗红旗去年也托人买了个院子,是个二进院,估计只有你们家西跨院这么大,现在还没收拾好。”

        

楚韵:“不着急,慢慢收拾。说实话,你们家老太太和老爷子年纪大了,还是住在大院合适。”

        

“可不是嘛,老战友、老朋友都聚在一起。大院里还有专门的医生和护士照看着,舒心得很。他们单独去四合院里住,我和罗红旗还不放心呢。”

        

两人摘了一篮子菜,罗红旗接过去,先放车上去。

        

张佳秋跟楚韵去后院洗手。

        

这会儿,出去玩儿,撒欢了一天的孩子们回来了。

        

罗玉看到爸妈在这里,还有点惊讶:“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张佳秋:“听说你楚阿姨在家卤肉,你奶奶馋了,我和你爸过来打劫。”

        

罗玉哈哈大笑:“我本来还想等我吃完饭早点回去,给爷爷奶奶带一点儿,解解馋。”

        

罗红旗:“你现在不用想了,卤鸡已经放车上了,我们回家吃。”

        

罗小五几个人连忙摆摆手:“叔、婶儿,再见哈!”

        

罗玉跑到后座瞄了一眼:“只有卤鸡,我还想吃卤牛肉、鸡爪子。”

        

楚韵笑了笑:“还多着呢,你自己去厨房里装。”

        

罗玉嘿嘿一笑:“谢谢楚阿姨。”

        

罗小五、叶邵他们也跟着跑去厨房:“罗玉你少装一点,我们还有这么多人呢,不够分!”

        

罗红旗摇摇头:“这群孩子,怎么这么嘴馋?真是辛苦你们两个了。”

        

王建业笑着说:“准备点吃的没什么,我和楚韵也愿意他们来家吃饭,热闹。我们不在的时候,也多亏他们干什么都带着王沐和王林。”

        

以前的老话说,皇城根底下,一块砖头扔下去,都能砸到几个当官的。这句话放在任何朝代都是真话。

        

他们家是外来的,虽然手里有点钱,但是有钱的肯定拼不过有势的。想想他们才来北京那一年,王沐和王林在学校没少跟人打架,最后还是罗玉他们帮忙,这种事儿才少了。

        

现实一点来说,他家两个儿子跟大院子里称兄道弟,他们家不吃亏。

        

楚韵:“这些孩子懂事,还特别勤快,每次吃完饭,洗碗刷锅擦桌子啊,都抢着干!”

        

罗红旗但笑不语,没拆穿他们的伪装。他还不知道吗?干家务?这些少爷回到家都是直接瘫椅子上。

        

罗玉跟着爸妈回去了,罗小五他们在王家吃完晚饭,打扫完卫生,才乖乖跟楚韵告别回家。

        

楚韵:“天都黑了,要不让老董开车送你们回去?”

        

“谢谢楚阿姨,不过不用啦!我们这么多人,一车都挤不下,还不如慢慢走回去。”

        

“就是,晚上凉快,我们多走两步消消食,回去还能吃宵夜。”

        

楚韵哈哈大笑:“行,回去路上小心点儿。”

        

“知道了,楚阿姨再见。”

        

罗红旗一家回到大院,和爸妈一起吃晚饭。

        

吃了晚饭,罗红旗和张佳秋带着罗玉回了一趟娘家,让家里人帮忙递个话。

        

楚韵不知道罗红旗动作这么迅速,第二天下午兰洁给她打电话,说是政府部门那边打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有空去交个资料。

        

他们的资料早就准备齐全了,楚韵没去,让兰洁去交资料。

        

挂了电话,楚韵跟王建业说:“罗红旗不愧是当兵的,做事情还真是雷厉风行啊!”

        

王建业:“主要是人家真心想帮忙。”

        

“可不嘛,真心想帮忙,和说场面话的人可是大不一样。”

        

楚韵他们公司赶在最后几天把资料递进去,到了拍卖那一天,楚韵打扮得特别富贵,一早带着兰洁坐车去拍卖现场。

        

那位三番几次拦他们家资料的领导,看到楚韵之后,脸色黑得不行。

        

楚韵心情倒是挺好的,还微笑着朝他点点头。

        

兰洁凑到楚韵身边小声说:“他后头会不会给我们使绊子?”

        

楚韵:“还想再来?那他可要好好掂量掂量了,看他的工作还保不保得住。”

        

这一场拍卖,楚韵心里是有点不愉快的,第一轮喊价,楚韵就喊出了一个天价,在场的各位开发商,都无人敢说话。

        

“还有其他人要出价吗?”

        

负责拍卖的工作人员问了两三次,都没人说话,这场拍卖就这么尴尬地落幕了。

        

楚韵现场签字的时候,淡淡地说:“这就结束了?这还不是我的底价呢?我还以为大家要激烈争一争啊。毕竟这块地囤了这么久,肯定老值钱了吧!”

        

在场的工作人员眼观鼻鼻观心,不敢说话。他们这些小虾米,参与不了上面大佬们的明争暗斗。

        

现在还有一小半没有走的开发商,在大门口等楚韵。

        

等楚韵出去,一群人围上来。

        

“楚总,早就听说您要参与竞拍,我们就知道自己没戏了。”

        

楚韵笑道:“见笑了,开始人家不让我进来,我还以为是嫌弃我资金少,不配呢!”

        

在场的众位老板哈哈大笑,楚韵在内涵谁,他们心知肚明。

        

他们早就听到内部消息,说是这块地已经内定给一家开发公司了,他们这些人就是去陪跑的。

        

说好的公平竞争呢?

        

听说楚韵被拦在门外,连资料都交不进去,他们一个个都坐不住了,私底下都给楚韵递消息,就等着楚总打脸!他们这些小人物没办法,楚总应该有办法。

        

看看,不过几天,楚总的资料就成功递进去了,今天还高调现场打脸。虽说这块地最后还是没落在他们手里,但是心里爽得不得了。

        

“楚总不愧是楚总,今天咱们高兴,一起吃个饭?”

        

楚韵:“谢谢各位了,今天真不行。我家孩子没几天就要参加高考,我得回家给孩子准备饭菜。”

        

众人纷纷恭喜楚韵,预祝她家两位公子能有个好成绩。

        

楚韵一一谢过,邀请他们有空去锦绣东方喝茶。

        

兰洁跟在楚韵后面,抱着刚签的合同,高兴得不得了。

        

“楚总,都七月了,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建楼啊?”

        

/>

        

兰洁:“对哦,还要先找设计师。”

        

楚韵:“我提前问过,潘明月今年没空,她的时间都排满了。”

        

兰洁:“设计年前要搞完啊,要不然明年年底房子都修不起来。”

        

楚韵说:“那我抽时间回一趟学校,去挂一张招聘启事。”

        

兰洁哈哈大笑:“不用楚老师去,我一会儿就去挂。”

        

锦绣东方找建筑设计师的事情,现在还是一桩佳话。潘明月现在已经是国内知名建筑设计师了,每次酒局或者聚会提到她,都要把这件事拿出来说一说。夸两句潘明月有实力,楚韵慧眼识英才。

        

兰洁期待:“不知道这一次能找个什么样的设计师?”

        

楚韵:“也不一定是一位,拿到设计稿你找潘明月看看,如果能碰上有天赋的设计师,都介绍给潘明月,她现在手底下应该特别缺人。”

        

以前国人修房子,就是自己规划一下建几间,就开始干了!楚韵开了建楼找设计师的先河,现在修一栋好点的楼,如果没个设计师,感觉都不够上档次。

        

兰洁兴冲冲地去清大贴招聘启事,建筑系的学生瞅了一眼,以为自己眼花了,又看了一眼,还真是锦绣东方招建筑设计师。

        

我的妈呀!锦绣东方可是大神潘明月的作品,现在他们也有机会把自己的名字挂在锦绣东方牌匾上了?

        

大家都顾不得去食堂吃午饭,赶紧去把同学们都叫来!

        

连建筑系的教授听到消息,都从办公室跑出来了!挤到公告栏那里看,还真是锦绣东方,没开玩笑!

        

一个女同学,高兴地扯着嗓子喊::“姐妹们!扬名立万的时候到了!”

        

一个男生激动地喊:“兄弟们,加油啊!被选上了,咱们就是下一个潘明月!”

        

在场的一众女同学,被逗得哈哈大笑!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今天耽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