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第 88 章

        

前几天六月底,纪明已经退休了,王建业怕纪明刚退休,突然闲下来不适应,就把他们接到家里来住。

        

和王建业想得差不多,纪明从一线退下来,变成一个无所事事的老头儿,心里面确实还是有点不得劲儿。

        

七月的北京天气炎热,下午老两口睡午觉起来,去东跨院坐一坐。

        

楚韵和王建业正在书房,楚韵看到他们进来,给师娘拉开椅子:“师娘,过来这边坐,过堂风吹着凉快。”

        

师娘笑眯了眼,慢慢悠悠地过去坐下:“你呀,还真是有眼光。我们住在单位分的楼房里,虽说不是顶楼,一到中午屋里还是热得不行。”

        

楚韵笑了笑:“当时买这个院子的时候,我就是看中这个院子有好多大树,夏天绿荫笼盖着,又凉爽又好看。”

        

王建业给两位老人倒了一碗酸梅汤:“楚韵专门去中药店买的材料,中午熬出来放凉,现在喝正好。”

        

师娘喝了一口:“这个酸梅汤颜色真正啊!”

        

楚韵:“洛神花质量好,熬出来颜色跟红宝石似的。”

        

师娘:“不错,颜色好看,味道也好。”

        

纪明午觉睡舒服了,看着脸色都好了。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楚韵看向纪明:“老师,中午大师兄和二师兄给家里打电话,问你们要跟王建业回上海吗?”

        

“建业什么时候回去?”

        

王建业想了想:“再有十天吧,等王沐和王林考完试我就走。”

        

纪明:“去上海也可以,不过楚韵去年不是说,夏天的时候南方特别热吗?我干脆在北京呆着,等暑假过了再说。”

        

楚韵冒出一个想法:“老师和师娘想不想去我们老家转一转?西南那边夏天凉爽好过。我们家在江东县有房子,收拾收拾就能住。房子靠山,除了上下山有点麻烦,其他的都好。最关键是特别凉快。”

        

师娘问:“你花钱修路,现在修到哪儿了?”

        

/>

        

纪明:“你们两夫妻,也算做了一件大好事,福泽乡邻。”

        

“说不上,有多大能力办多大的事情,花这些钱,对现在的我们来说,也说不上伤筋动骨。”

        

纪明原本说他再考虑考虑,晚上王沐和王林放学回来,听说这件事后,两人都想回去过暑假。

        

王林怂恿师爷:“去嘛,等我和我哥考完试,咱们回老家过暑假,我带您去山上抓野鸡,下过雨就去山上捡蘑菇。”

        

王沐:“对,师爷,你们就不想去看看我妈建的江东专业财务学校吗?一共一千名学生都不到,出了好多能人。”

        

纪明:“你知道?”

        

王沐:“那可不,我梁静姐现在是我妈手下的二把手、王亮哥、穆东哥,他们的大名说出去谁不知道?还有马一鸣哥哥、春玲姐姐、兰洁姐姐,还有好多好多厉害的人。”

        

师娘夸奖楚韵:“你会当老师,都把学生教成材了。”

        

楚韵谦虚:“算不上,我只教了他们几个月。”

        

纪明:“虽然只教了几个月,你有本事改变他们的人生境遇,你就是他们心目中的恩师。”

        

楚韵没有说话了,家里都是自己人,没必要否认,因为这也是事实。

        

她不仅教他们本事,还给他们机会,她是他们的恩师,也是他们的伯乐,这是毋庸置疑的。

        

天下有才之士多得是,但是有机会出头的人是极少数。江东专业财务学校的学生,因为他们的老师是她,轻而易举就得到了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

        

虽然没人当着她的面说,但是楚韵也知道,在同行的眼里,楚韵和她扶持成长起来的学生,都被统称为江陵帮。

        

曾经梁静他们到家里来吃饭,楚韵听他们开玩笑似的提起过好几次江陵帮。楚韵置之一笑,但是她知道,她要的影响力已经逐步成型了。

        

楚韵相信,有她把关,只要他们好好做企业,不乱来,十年二十年后,不说全球五百强,至少全国五百强总该有他们的姓名。

        

王亮和穆东的宏基房地产公司、初春玲和楚自强做起来的进出口贸易公司,以及还有几个学生做的矿石贸易、石油贸易公司,楚韵特别看好。依托国内逐渐成长起来的大市场,他们都有成为全球五百强的潜力。

        

师娘对楚韵特别有信心:“我觉得楚韵以后一定是个厉害的人物。”

        

王林噗嗤笑了:“师奶奶,您想得可真远。您再展望展望,你看我和我哥以后怎么样?”

        

师娘摆摆手:“我可展望不出来,这个时代啊,发展得太快了。不说十年前,就说五年前和现在相比,都差了老大一截儿。”

        

纪明说:“楚韵你胆子不小,那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就敢把全副身家搭进去。”

        

楚韵笑了笑:“赌呗!”

        

如果别人有她这样的神奇经历,估计会做得比她还疯狂。她胆子小,就想这样一步步发展起来,不要被人发现端倪,抓去切片研究。

        

回看这十年,楚韵发家致富,也不算无迹可行。七十年代,他们家两个人都是高收入的人,还有王建业时不时拿回的大额奖金,能置办下这样的家业也正常。现在倒买倒卖不犯法,就算被人知道了也没人追究,她发家致富的第一桶金知道的人也不少,再有后来去香港股市捞钱,有心人想查也是查得到的。

        

总之,研究完楚韵的暴富之路,别人最多夸奖她一句有脑子,会做生意,有钱是应该的。楚韵一直小心,就是想把自己的发迹之路,粉饰得正常。

        

现在来看,她做得挺成功的。

        

东拉西扯半天,纪明答应,等王沐和王林高考完,他们就去西南过暑假。

        

王林开心地跳起来:“太好了,到时候暑假修学校,我们就去搬砖,挣零花钱。”

        

楚韵:“虽说搬砖挣钱,难道你们就不想多挣点?”

        

王沐:“妈你有什么建议?”

        

楚韵抛出诱饵:“等你们去上海读大学,寒暑假也别去搬砖了,去公司给我当助理吧,只要工作做得好,高工资手到擒来。”

        

王沐连忙追问:“和梁静姐姐一样多吗?过年还有年终奖的那种。”

        

楚韵翻了个白眼:“想啥呢?你们就是个听话办事的工具人,还想和你们梁静姐比?”

        

纪明推了两个徒孙一把:“快答应,就是不给钱也干!跟着你们妈妈多长点见识,对你们以后有好处。”

        

王林想去跟着妈妈学做生意,但是必须给钱,不给钱怎么行?

        

楚韵只有一句话:“干多少事儿,拿多少钱,定工资的事儿不归我管,你们到时候自己和人事部门的员工去谈!”

        

王沐和王林摩拳擦掌,他们可是老板的亲儿子,人家能不给多点钱?

        

楚韵让他们别妄想了,赶紧吃完饭,洗漱完回床上睡觉,还有几天就高考了。

        

虽说儿子快高考了,楚韵和王建业一点都不紧张,儿子去学校上学,他们两个上午带着老两口去逛街,下午睡了午觉起来就喝茶、聊天、下棋、看电视、听收音机,日子过得舒爽得很。

        

有楚韵和王建业带着,纪明找到了退休的状态,从工作中脱离出来,感觉过得挺美。

        

这几天疯狂购物,楚韵他们家又买了不少古董家具,前院、后院和东跨院,每间卧室都摆放着全套的古董家具,没地方放,最后把东西都放到西跨院。

        

西跨院主要用来养鱼种菜,院子里的房间自从好多年前修缮后就一直空着,没人住,这几天空屋子都被放满了家具。

        

纪明背着手在院子里走了两步:“这西跨院,推开窗外面就是果树,远一点就是一片菜地,旁边还有水塘,水塘里面有荷叶,荷叶下面还有鱼,住在城市里,也能体会田园生活的乐趣啊。”

        

师娘故意说:“你不是说东跨院最好吗?花木葱茏,还有那么大一间书房。”

        

纪明连忙说:“都好,都好!”

        

楚韵哈哈大笑:“您要中意西跨院,搬过来住两天也行,反正西跨院现在也有床,方便。”

        

纪明摇摇头:“不用了,没几天就要走了,不用折腾。”

        

第二天就是王沐和王林高考的时候,一大早全家都早早起来,为他们两个忙活。

        

楚韵和王建业在厨房做早饭的时候,王沐和王林起来背书,纪明在一旁给他们倒了两杯刚烧开的开水,用扇子扇着,给开水降温。

        

师娘急步走进厨房:“面团发好了吗?”

        

“发好了,马上准备油炸。”

        

>    师娘迷信,说考试之前一定要吃油条和鸡蛋,争取考个一百分回来,取一个好意头。

        

刚出锅的油条还热着,稍微放凉一点,一口咬下去,外面的壳儿酥脆掉渣,里面的瓤还是软软的,别提多香了。

        

师娘顾不上自己吃,叮嘱王沐和王林:“鸡蛋吃了吗?要吃两个。”

        

王林嘿嘿一笑:“师奶奶您放心,我吃三个,考它个一千分,就算一折跳楼价甩卖,也能考一百分。”

        

师娘被这熊孩子逗笑了,都没那么紧张了:“尽会瞎说,赶紧吃,时间不早了。”

        

“行呢。”

        

吃完油条和鸡蛋,楚韵让他们吃小半碗粥,配着腌萝卜,早上吃这个清爽。

        

吃完早饭,王建业和楚韵亲自送他们去学校,为了不耽误时间,他们还是开车去了。

        

到了学校大门口附近,车子开不过去,前面已经被学生和送考的家长堵住了。

        

王沐和王林跳下车,罗玉看到了他们:“王沐,王林,我们在这儿!”

        

楚韵把头从车窗伸出去,笑眯眯地跟罗玉和叶邵他们几个小伙伴打招呼:“你们加油呀,好好考,考完回来我给你们做大餐。”

        

罗小五笑嘻嘻地问:“楚阿姨,吃啥大餐呀?”

        

“佛跳墙还想吃吗?”

        

一群孩子诚实地点点头:“想,太想了,特别想!”

        

楚韵:“这两天天气热,干货泡发快,我和你们王叔叔,争取让你们考完试第二天就能吃上怎么样?”

        

“行!一言为定哟!”

        

孩子进学校了,楚韵和王建业先回家,中午还要过来送饭。

        

不过回家第一件事,楚韵就去后院泡干货。

        

师娘见楚韵豪迈地倒了一大盆干鲍鱼出来,眼睛都睁大了:“你这是?”

        

王建业:“楚韵答应了孩子们,等他们考完试,请他们到家吃佛跳墙。”

        

师娘:“楚韵倒的是不是有点多?”

        

楚韵把鲍鱼分到两个盆里,往里面倒水:“不多,上次煮了三大锅,不是吃得干干净净的嘛。”

        

师娘哭笑不得:“这样好品质的东西,放在什么时候都是很珍贵的,你倒好,用这个做菜就跟用大白菜一样,一点也不心疼。”

        

楚韵:“没什么好心疼的,东西买回来就是拿来吃的。再说了,我在海边跟人家批发的,咱们家还有几十斤,不用心疼。”

        

王建业笑着说:“等今年过年,爸妈他们来了,也做给他们吃。”

        

楚韵应了一声。

        

泡完佛跳墙要用的干货,楚韵和王建业开始准备午饭,荤素搭配,菜里面都没什么汤水。等做好午饭,太阳已经很热了,停在门外的汽车,打开车门,车里一股蒸腾的热气。

        

王建业:“你把饭盒放到副驾驶上,你回家,我一个人去送饭。”

        

楚韵要去:“回北京一趟就是来陪孩子参加高考的,这个时候怎么能退缩,去!”

        

王建业不想让她去:“外面太热了。”

        

楚韵瞪眼:“少废话,快点开车,时间不早了。反正一会儿要洗澡,不差这点汗水。”

        

楚韵下定决心的事情,王建业劝不住,只能开车,两夫妻一起去学校。

        

知道有罗玉他们在,楚韵和王建业准备的饭菜都很大份。虽然他们家里肯定也会送饭,不过这些孩子喜欢隔锅香,说不定要尝尝看。

        

中午送饭的不止他们一家,学校外面,晒得满头大汗的家长们,手里都提着饭盒,眼巴巴地望着学校大门,等里面开门。

        

又等了一会儿,收卷铃声响起来,大门打开,一群孩子涌出来。

        

王沐和王林找到自家的车,楚韵问:“饭菜都在这里,你们提回学校吃,外面太热了。”

        

王沐:“那你们呢?”

        

“你们先吃,吃完把饭盒送出来,我和你爸等着你们。”

        

学校不允许家长进去,有些学生家长带了小板凳过来,孩子就在校门口外面,随便找个有树荫的地方,让孩子坐下就吃。

        

楚韵:“我和你爸没考虑周到,我们明天不只给你们带小板凳,还给你们带桌子过来。”

        

这奇怪的好胜心!

        

王林嘿嘿笑:“辛苦爸妈啦!我们先进去吃饭,很快的!”

        

王沐和王林提着饭盒小跑回学校,罗玉、徐锟、罗小五他们也已经拿到了饭盒,一群小伙伴把临近的几张考桌拼在一起,饭盒的盖子都揭开了。

        

罗玉:“王沐,楚阿姨给你们带了什么菜?”

        

“你们自己看。”

        

饭盒打开,清蒸鱼、芹菜炒肉、豇豆茄子煲、凉拌香菜牛肉、宫保鸡丁,还有一壶玉米排骨汤。哇呀呀,一道道菜,不仅卖相好,还特别香,看着简直太有食欲了。

        

都不是外人,拿起筷子就别客气,罗玉率先朝她看中的香菜牛肉下手。吃了一口之后,根本停不下来,罗玉享受地慢慢咀嚼,楚阿姨弄的这个卤牛肉,撒一点辣椒粉,和香菜拌一拌,味道简直太绝了。

        

没时间回味了,抡起筷子,赶紧吃啊!再不吃就被抢完了。

        

一伙人,风卷残云地吃完午饭,王沐和王林赶紧拎着饭盒去学校门口找爸妈,生怕今天天气太热,热着他们。

        

楚韵和王建业正在喝沁凉的汽水呢,王林把饭盒放到后座上:“我也想喝冰的汽水。”

        

楚韵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大罐酸梅汤:“你们喝这个,再给你们几个杯子,跟罗玉他们分一分,不过要少喝一点,考试跑厕所不好。冰汽水就别想了,万一下午考试拉肚子,你们就惨了。”

        

王建业:“别在这里站着,回去吧。”

        

王建业启动汽车,调转方向,开车回去了。

        

周围的家长望着车屁股一脸羡慕,纷纷打听,这是哪家的呀?居然有私家车?多牛啊!

        

八十年代,家里有辆自行车,都算过得不错的了。

        

“会不会是公家的车呀?他们这样公车私用,也不怕举报?”

        

有知道的人冷哼一声:“你认识那个车牌吗?”

        

“您这意思,您认识?”

        

“锦绣东方的!我们家有个亲戚在锦绣东方上班,这个车是他们老板的车。他们老板不在北京,这车偶尔会借给他们公司用。”

        

“哟,刚才那两个是锦绣东方的老板?看着挺年轻的呀。”

        

“年轻啥呀,没看刚才两个学生喊爸妈?孩子都高考了,估计和我们年龄差不多。”

        

“比不了哦,看着我们比人家大十几岁。”

        

“有钱人嘛,会保养。”语气里面,说不出的羡慕。

        

别人羡慕他们有车,楚韵已经在车里热得脸颊通红。

        

王建业开车的时候迅速扭头看了她一眼:“中暑了吗?”

        

楚韵摇摇头:“没有,就是太热了。”

        

楚韵让王建业把车窗关上。

        

王建业:“关上车窗里面更热。”

        

楚韵:“你先关上,一会儿再开。”

        

车窗关上了,楚韵从副驾驶爬到后座。她低下头,躲在座椅后面,跑进空间,去冰箱拿了两根冰棍,撕开包装拿出来。

        

楚韵双手拿着冰棍,王建业自觉地打开车窗:“你别爬到前面来,就在后面坐着。”

        

楚韵分了一根冰棍给他:“给你。”

        

车子转弯,进入大道,没有树荫遮挡,路上都没有人。王建业单手开车,另一只手拿着冰棍。

        

楚韵真不怕伤牙齿,把冰棍咬得咯吱咯吱响,半根冰棍吃下去,从齿间凉到了肚子里。

        

爽!

        

王建业透过后视镜看她:“你自己都不让王沐和王林吃凉的,你也自觉点,吃完一根冰棍就别吃了。”

        

楚韵靠在座椅上,一边啃冰棍一边说:“就吃这一根,马上就要到家了。”

        

一会儿之后,车子开进了同仁巷,楚韵跳下车,王建业提着饭盒走在后面。

        

老董看到他们回来了:“王沐他们怎么样?”

        

楚韵:“挺好,不过我们准备不足,明天带上桌椅板凳去,他们也能在学校外面树荫下吃饭。”

        

老董:“家里后院有一张折叠桌,明天拿那个去。”

        

王建业:“我一会儿去找出来。”

        

师娘听到外面的说话声,拿着扇子走出来,看到楚韵满头大汗,鬓角的头发都汗湿了,脸蛋热得红扑扑的,特别心疼。

        

“快去洗洗,饭菜都在厨房放着,吃完就去午睡一会儿。”

        

楚韵:“师娘,我们知道,你去睡午觉吧,不用管我们。”

        

楚韵和王建业去后院,楚韵跟王建业说:“当爸妈真不容易,想一想,这几年咱们家孩子真省心!”

        

这一点王建业也承认,他们家条件不差,孩子很能吃苦,还没长歪,学习成绩优秀,他其实对儿子很满意。

        

王建业:“教育大家说言传不如身教,孩子能这样好,都是你的示范作用好。”

        

楚韵笑着捏了一下王建业的脸:“你也不差,爸爸才是儿子最好的榜样。”

        

师娘还没走远呢,听到他们夫妻对话,笑着回屋跟纪明说起他们夫妻俩的互相吹捧,感慨道:“建业和楚韵感情真好。”

        

纪明淡淡道:“他们两个都聪明,聪明人但凡想朝着一个方向努力,结果都差不了。”

        

纪明脸上带着笑意:“咱们也不差,这些年风风雨雨走过来,好多次我都觉得没有以后了,我们都携手撑过来了,还能白头到老,挺好!”

        

师娘还有点不好意思:“老夫老妻,突然说这些干什么。”

        

纪明没有说话,屋里温馨气氛笼罩着两人。

        

楚韵和王建业感觉陪考就是一场战役,每天都匆匆忙忙的,时间半点耽误不得,还要让孩子吃得有营养,吃得舒服,只是做饭这一项,就没少费功夫。

        

第二天中午,他们带着折叠桌和四条长板凳去送饭,王沐和王林带着罗玉他们都纷纷过来树下吃饭。

        

楚韵也一次性见到了罗小五、叶邵、徐锟他们的家长。

        

几家孩子来往亲密,虽说楚韵和他们的关系不像跟罗玉爸妈那样好,但也算得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等孩子吃饭的时候,几家的家长也不谈孩子的考试,聊聊暑假什么的,时间就过去了。

        

又是一天后,艰苦的陪考送饭生活,总算到了尽头。

        

最后一天考完试回家,王沐和王林把书包扔下,跑去东跨院找爸妈。

        

王林:“我们的佛跳墙呢?”

        

楚韵闭着眼,她累了,不想说话。

        

师娘笑着说:“佛跳墙已经在锅里了,明天叫罗玉他们来吃!”

        

王林一下扑到妈妈怀里,亲了楚韵一口:“我妈真好呀!”

        

王沐:“我也要亲!”

        

王建业:“多少岁了?跟个小孩儿一样撒娇,你们的脸呢?”

        

王沐和王林装听不见。过几天爸妈又要走了,暑假后才见得到,现在抓紧时间和他们妈腻歪,爸爸就不用管了,他也不需要。

        

楚韵搂着两个儿子:“祖宗,别闹,让我歇歇!”

        

师娘哈哈一笑,第一次看到楚韵这么累的样子,平时她干什么事儿可都是精神奕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