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第 89 章

        

王沐和王林九号考完试,十号请王沐和王林的小伙伴们在家吃了一顿佛跳墙,十一号楚韵和王建业就准备回上海了。

        

走之前,楚韵给王沐拿了不少钱,让他们回老家的路上,多照顾着他们师爷爷和师奶奶。

        

王沐和王林一口答应。

        

楚韵和王建业刚走没两天,王沐他们也准备启程去西南,收录取通知书的事情董叔会给他们办好。

        

罗玉他们知道王沐和王林要回老家过暑假,不用说,一群小孩儿都跟着跑了。

        

罗红旗原本想着孩子刚考完试,让他们休息几天再去部队训练。好家伙,等他过几天回来接人,一个都没看到。

        

罗红旗:“妈,罗玉他们要跑,您怎么不提前跟我说?”

        

老太太悠闲地躺在摇椅上剥花生,才不搭理他呢。

        

罗红旗工作忙,也抽不出时间坐火车去那么远的地方把孩子逮回来,训练的事情只能作罢。

        

楚韵他们这时候也刚到上海,一进家门就听到电话在响,楚韵放下包,接起电话:“你好!”

        

电话是张佳秋打来的,女儿没打招呼就跑去西南偏远的地方,虽然有几个侄子跟着一起去,她还是不放心,打电话过来问问楚韵。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楚韵笑着说:“别担心,他们到时候住在县城,生活设施都齐全。除了他们一群孩子,王沐他们师爷也去了,有大人看着,出不了事儿。”

        

听楚韵这么说,张佳秋才稍微放下心来。楚韵听到电话那头有人叫张佳秋,说有个病人发烧,张佳秋匆匆跟楚韵说了两句就挂断电话了。

        

王建业:“怎么了?”

        

楚韵放下电话,去换拖鞋:“王沐他们回老家了,罗玉也跟着他们一起去了,罗玉妈妈不放心,打电话过来问问。”

        

王建业:“他们动作挺快啊,估摸着我们才走没两天他们就走了。”

        

楚韵把齐肩的长发扎起来,没有头发捂着,脖子上凉快多了。

        

楚韵舒服地叹息一声:“他们这时候才考完试放假,除开来回的时间,他们也就能玩一个来月,可不得抓紧时间。”

        

两人坐火车回来,虽说在火车上的时候偷偷去空间洗过澡,但从火车站回来,还是一身臭汗。

        

王建业让楚韵先去洗澡换衣服,他去做饭。

        

楚韵:“不想吃热的,吃凉面吧。”

        

“嗯。”

        

王建业去厨房,找到面粉袋子,揉了一坨面,面揉好了,也不用等发面,直接做成鲜面条上锅蒸。面条蒸上几分钟,就把面条倒进下面的开水锅里煮一煮,面煮到差不多了,捞起来控水,再拌上熟油,放一放就能凉拌了。

        

趁这个时间,王建业去外面院子里摘了一些青菜回来,又从地里掐了一把香菜和小葱。

        

回厨房后,青菜洗一洗下锅焯水,小葱和香菜切碎,再加入蒜蓉、香油、蚝油、酱油、醋、辣椒油等等。调好的料汁和焯水的青菜,以及做好的凉面放一起拌匀。香味扑鼻、爽滑筋道的凉面就做好了。

        

楚韵洗完澡下来:“做好了?你吃完再洗还是现在去洗澡?”

        

王建业:“不差这一会儿。”

        

两人坐下吃午饭,楚韵尝了一口凉面,大方夸奖:“你现在手艺是越来越好了。”

        

王建笑:“喜欢吃就多吃点。”

        

两夫妻边吃边聊,楚韵说:“我们在北京的时候,郭旭不是给你打电话嘛,说是换上新材料之后,你们的设备都已经达到了指标,那你们下一步是打算量产了吗?”

        

王建业:“嗯,不能总让你一直赔钱,咱们厂也要开始赚钱了。”

        

楚韵:“你们的设备就算做出来,估计价格也便宜不了。而且你们这个是新产品,一般人也不敢花那么大的价钱买。我觉得,你们第一批机器生产出来,先免费给穆东他们几台用一用,他们现在是行业标杆,别人见他们用,肯定会跟风。”

        

王建业:“二师兄也是这样说。”

        

七月的上海,出门就是一身汗,王建业和楚韵有工作,昨天回家之后在家休息了半天,今天一早,夫妻俩吃完早饭就出门了。

        

老张一早开车来接楚韵,楚韵没舍得让王建业去挤公交车,她到锦绣东方之后,老张再送王建业去公司。

        

走进锦绣东方的大门,空调的凉气吹过来,楚韵背上还在冒汗呢,瞬间一激灵。

        

前台见了偷笑:“楚总,是不是空调温度有点低?”

        

楚韵:“我觉得还好,这一大早就热得不行,没有空调,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上电梯的时候,楚韵还在想,她带空调的汽车,要赶紧弄两辆回来。夏天简直太难熬了。要不是她空间里面的那辆汽车太洋气,和现在的风格不符,她恨不得现在就把汽车弄出来,先享受上。

        

楚韵刚感觉自己被空调拯救了,她走进办公室,梁静抱着文件进来。除了让她签文件,还让她看上个月的电费单子。

        

他们这么大一栋楼,日常用电就不是小数目,再加上夏天的空调,电费就更高了。楚韵看过单子,觉得还行,这个数目不算多,只要保障他们大楼供电正常就行了。

        

八十年代用电肯定没有那么稳定,楚韵当初建楼的时候就跟政府部门签了合同,必须保障他们大楼供电,这个楼她才能建。

        

八十八层楼,没有电,这栋楼的高层就没什么用了。

        

梁静:“我们江陵影视传媒公司已经走上正轨了,媒体部已经在营业了,影视那边,编剧写了三个剧本,想请您看看。”

        

楚韵没看过剧本,还挺有兴趣的:“让他们把剧本拿上来,下午我看看。”

        

“好的,楚总!”

        

楚韵上午都在办公室批文件,中午吃完饭,睡完午觉起来,给自己泡了一壶茶,靠在舒服的沙发上,看梁静送上来的剧本。

        

三个剧本,一个是写男女主知青回城创业致富的,一个是写乡村教师,还有一个是个古装电影。前两个剧本,现实题材方向的,剧本写得都很真实,至少以楚韵的水平,看不出什么漏洞。

        

楚韵刚好有时间,就干脆去下面影视公司,和三个编剧聊一聊。

        

这三个剧本的编剧,一个北京的,一个上海的,还有一个香港的。楚韵看过剧本之后,再听创作者自己说完,她觉得主题都挺好的。

        

楚韵问旁听的郭子明和几个导演:“你们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郭子明发言很谨慎:“我虽然是电视台出身,但是懂得不多,拍电影这方面还是要听导演们怎么说。”

        

楚韵看向几位导演。

        

几位导演都看过剧本了,他们都认为剧本大体来说瑕不掩瑜,是可以拍的作品。

        

楚韵温和地跟创业剧本的那个编剧说:“我觉得你写的这个故事很贴合现实,除了沿海一带的人,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咱们这边具体发展成什么样的,这部电影拍出来,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人看,咱们也算承担了宣传的责任。”

        

编剧激动地点点头:“我就是从楚总的经历中得到的灵感。这个创业群体具有普遍性,我觉得我们可以写一个这个故事,给全国人民看看。到时候拍摄取景,甚至直接可以在咱们的办公楼里拍。”

        

楚韵:“剧本没问题,但是我有一点小意见。”

        

编剧有点紧张,有什么问题?

        

楚韵想夹带一点私货,让编剧吹嘘一下咱们自己人聪明勤劳肯干,再设定一个不怀好意的外资,但是呢,也不能全说外资不好,肯定要放一个守规矩的外资对照组。

        

听完楚韵的要求,编剧想了想,就是加一个小情节嘛,没问题,老板都发话了,这事儿能干!

        

楚韵顿时把编剧一顿夸,说她会写故事,以后肯定能成为名震国内外的大编剧,还说等剧本改好了,到时候就按照她写的拍,谁也不能改剧本。

        

编剧试探着问:“导演也不行?”

        

“你剧本写得挺好的,导演改什么改?好好拍出来就行了。”

        

在座的导演有点脸黑,编剧都是笑嘻嘻的。

        

楚韵不知道,她随口说的这句话,以后会成为他们江陵影视腾飞的根本。十几二十年后,有点名气的明星带编剧进组,个个都有自己的意见,想把自己的戏份改多一点,剧本最后被改得不像样,电影拍出来怎么会好?整个行业被这些人闹得乌烟瘴气。

        

但是,只有江陵影视的不这样,剧本怎么写的,就怎么拍。因为江陵影视的这一条规矩在,一些老戏骨被逼无奈,好多人都加入了江陵影视。

        

不仅好演员往江陵影视流入,新入行的编剧,以及业内鼎鼎大名的知名编剧,他们签公司的第一选择也是江陵影视。

        

那时候的江陵影视人才辈出,在全球都红到发紫的演员,剧本都能成为专业院校课本的知名编剧,以及能写进电影史的代表性导演,都是江陵影视的顶梁柱。甚至巅峰时期,就靠他们一家公司,就能和国际上的三大电影公司别苗头。

        

楚韵还有事儿,说完剧本站起来就要走,另外两个编剧急了:“楚总,我们的剧本?”

        

楚韵反应过来:“哦,不好意思,刚才说得太兴奋了,差点把你们忘了。你们两个人的剧本也很好。”

        

楚韵扭头对郭子明说:“你尽快找梁静申请资金,都拍吧!”

        

“谢谢楚总!”

        

大家来公司这么久,总算有正式的工作干了,办公室里所有人都摩拳擦掌,想干一票大的。

        

楚韵走后,郭子明说了几句:“楚总答应让你们拍,你们就别以为楚总的钱好拿。来了公司这么久,你们应该知道,楼上就是江陵资本,别想在账目上糊弄楚总,没用!”

        

大家纷纷点头:“我们都是正经做事的人,郭总不用担心。”

        

“但愿你们都能一直保持初心。”

        

郭子明以前的工作,没有经手过那么多钱。来江陵影视之后,他开了眼界之后,他也知道,开始拍戏之后,涉及到的资金都不少小数目,万一下面的人哪个想不开,他担不起这个责任。

        

几位导演和编剧搭配着工作,计算大概拍下来要多少钱。

        

几天之后,做好计划书,由郭子明交上去,梁静看完他们申请的款项,直接批了。

        

梁静跟郭子明说:“等等,郭总别着急走,给你们分了三个员工,麻烦您带下去。”

        

梁静在财务部的门口喊了一声,走出来两男一女,都抱着他们的私人用品,看来不是新来的员工,应该就是江陵资本的人。

        

梁静把这三个人介绍给郭子明:“导演和编剧都是搞艺术的,算账这种事还是交给他们来做吧。你把他们三个分到三个剧组,需要花钱的事情,都交给他们处理。”

        

郭子明没有拒绝的理由,他带着三个人下楼回办公室。

        

几个导演和编剧挤在他办公室门口:“郭总,楚总批了吗?有没有砍我们的预算?”

        

郭子明:“批了,没有!”

        

众人脸上顿时挂满笑意:“还是楚总大气,理解我们。”

        

郭子明:“楚总确实理解你们,为了让你们一心搞创作,连财务都给你们配好了。”

        

导演看向这三个不认识的人:“他们是?”

        

那个女生回答他的话:“您好,我们是剧组的财务,以后剧组中需要花钱的事儿都归我们管。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支持你们的拍摄。”

        

导演看向郭子明,这是给他们找了三个主管来了?想花钱还不能自己做主?那他们忙活这几天写计划书干什么?钱又不从他们手里过。

        

他们还真没猜错,后面拍戏的时候,楚总派来的财务当真是惹不起。他们算起来是江陵资本的人,他们得罪不起不说,还要求着人家。

        

每当导演想放飞自我,花大价钱搭景的时候,财务根本一口否决,没钱!

        

导演说这是关键场景,一定要弄。那就弄吧,最后场景搭起来,看起来和导演描述的差不多,但是花的钱少了一大半。

        

经此一战之后,大家都知道,为什么人家能当财务?因为人家够抠门,能管得住钱。

        

这些前期跟着剧组做财务的人,后来慢慢历练出来,也成了行业里知名的制片人。

        

楚韵是个能放权的人,事情交代下去,她就很少过问。她的工作理顺之后,又恢复到之前的生活节奏。

        

每天和王建业一起坐车上班,中午不忙就去江陵工程设备制造厂陪王建业吃午饭,下午没有工作,就呆到下班时间,和王建业一起回家。

        

过了几天,范德人联系楚韵,说她要的带空调的汽车,后天就能送到上海,让她去港口提车。钱都不用给,等到年底,直接从她的分红中扣除。

        

等车到的那天,楚韵和王建业一起去港口,老张还带了一桶油,就怕新车没有油。

        

等车子卸下来,楚韵绕着车子走了一圈,以她的眼光来看,很有年代感,但是看着还行。

        

给楚韵送车过来的是老熟人范凯,范凯拍了一下引擎盖:“这个颜色可以吧,一个灰色一个白色,我堂叔选的。原来还有一个红色,我觉得挺好,我堂叔说你肯定不喜欢红色。”

        

楚韵笑着说:“谢谢你专程给我送过来,这两个颜色挺好看的,适合我们。”

        

这时候路上的私家车还是不多,比起红色这样扎眼的颜色,还是灰色和白色这样的好,低调。

        

王建业邀请范凯一起吃个饭,范凯说走不掉,还有货要卸船,卸完货他们还要赶回香港。

        

只能等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吃饭了。

        

车子里有油,老张带来的油桶没有用上,王建业和楚韵摸索了一下,试着在港口宽敞的地方开了两圈,熟悉了车况之后才慢慢开回家。

        

车子开到他们家大门口,楚韵下车,站在大门口那儿,跟王建业说:“咱们家大门不方便把车开进去,开进去也不好放车。咱们在右边再开一道门吧,在院子的最右边修一个车库,专门用来放车。”

        

这栋小洋楼原来建的时候就没有准备车库,就在地上建的,也没有负一楼。要停车,就只能另外修车库。

        

王建业:“先把车开进院子里,修车库的事情后面再说。”

        

“好。”

        

两辆车放在院子,实在太挡路了,楚韵说修车库那是一点都不犹豫,第二天就打电话叫宏基房地产的人来看地方。

        

等人来了,楚韵带他们去看她划定的车库位置:“地面上修一间小房子,墙不用水泥,都换成透明度最高的玻璃。下面修两层,负一楼和负二楼用来当停车场。”

        

地下可以扩建宽一点,地上建设的小房子只有五六十平方,到时候等地下停车场修好了,上面还是用泥土覆盖上,种上花草,以后用来当个待客的地方,挺好。

        

负责人大概知道楚韵的意思,这个修建起来不麻烦,施工范围也不大,他们多找点人来,最多半个月就能完工。

        

楚韵很满意:“你们明天就找人来弄,放心,工钱一分都不会少。”

        

负责人笑道:“楚总放心,这个小工程,做起来很快。”

        

他们只在白天施工,从早干到晚,没用半个月,十天就完工了。不仅房子和地下车库修好了,还把地面上的绿化恢复好了,连楚韵要的玻璃房子,都打理得特别有气氛。

        

玻璃房子的屋顶吊了梦幻的吊灯,房子四周都被花草包围着,晚上月上中天,灯光一打开,特别浪漫。

        

知道楚韵家有一间玻璃房子,梁静、罗红日、郭旭他们假期有空的时候都过来参观。

        

罗红日为了看玻璃房晚上的样子,专门过来吃晚饭,等到天黑了,玻璃房的氛围灯一打开,简直太浪漫了。

        

郭旭:“该去谈个对象,然后带她到玻璃房子里来吃西餐,她肯定高兴。”

        

楚韵很敏锐:“你有对象了?”

        

“还没有。”

        

王建业补了一句:“确实没有,他看上了一个姑娘,人家没看上他。那姑娘是小学老师,他这几天下班之后,就蹭我的车去小学门口接人放学。”

        

楚韵挑眉:“可以啊,大师兄继续加油啊!实话实说,除了年纪,你综合条件还是相当优秀。你努努力,争取明年结婚。”

        

王建业:“老师和王沐他们马上要来上海了,师娘听说你有了喜欢的姑娘,肯定盼着你们结婚,肯定就不走了。”

        

说到老师,郭旭事先声明:“说好了我给老师和师娘养老,他们来上海之后住我家,我也有房子。”

        

郭旭有积蓄,前几年罗红日来上海之后,听楚韵的建议买了个院子,郭旭也在罗红日旁边买了个院子。虽说肯定没有楚韵他们家小洋楼好、宽敞,但是也不差。

        

楚韵:“老师和师娘现在过来你也顾不上,你有空先去追姑娘吧,等你们结婚了,老师和师娘再搬去和你住。”

        

郭旭哭笑不得:“你们好像确定我就能追到似的。”

        

楚韵摆摆手:“试试吧,这个不行,说不定下个就行了。只要你动心思了,事情就快了。”

        

郭旭年纪大了点,但是他的工作好,在北京和上海都有房产,最关键的是,他人品也不错,只要稍微会想一点的姑娘,都不会太介意他的年龄。

        

罗红日站在玻璃房子里喊:“聊什么呢?快进来坐一坐。”

        

楚韵揣着手走进去:“这个地方是约会圣地,以后你没有对象,就不准进来。”

        

罗红日无语:“你说约会圣地就是约会圣地了?除了你和王建业,谁还会在这里约会?你们老夫老妻的,还约会呢?真不害羞。”

        

王建业:“谁说只有我们两个?大师兄很快就要带他对象来这里吃烛光晚餐。”

        

罗红日嗤笑:“他一个老光棍,还能开窍了?”

        

郭旭有追求对象,除了开车送过他的王建业,没有其他人知道。

        

罗红日坐在沙发上,郭旭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挑衅道:“要不要赌一赌?”

        

“赌什么?”

        

“我要今年结婚,你屋里那扇唐代的屏风,就送给我当新婚贺礼!”

        

罗红日万分不屑:“别说结婚,你就是找到对象,我都把屏风送给你。”

        

“一言为定!”

        

楚韵后退两步,挨着王建业小声说:“到时候大师兄真成了,二师兄会不会说我们见他跳坑,还不拉他一把。说我们太不讲义气了?”

        

王建业:“没添一铲土埋他,都是咱们善良。”

        

楚韵不禁笑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