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诗仙李白

        

“等下老……老师!你帮忙拉……拉一下我,我有……有些看不清路了……你在哪老师?”

        

徐二眯着个眼,好似想睁开眼也睁不开。

        

走路一晃一晃,东一晃西一晃的,看着着实有一些吓人,眼神迷离,俊美帅气的脸颊上尽是红晕。

        

招生老者:“……”

        

“你叫什么名字?还能完成第五关考核不?如果不行就回去吧!”

        

招生老者看见徐二这个模样,不禁摇了摇头,说道。

        

“我叫徐……不对,我叫李白,一定能完成最后一关考核的……只要老师你带我过去就好了……”

        

徐二抿了抿嘴,努力站直了身子,迷离的眼眸中出现了一丝认真。

        

“好……好吧……”

        

看见徐二这模样,招生老者不由感到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居然还有这种奇葩?也不愧是只有他们史莱克学院才会收这种奇葩了…… 记住网址m.lqzw.org

        

只见老者搀扶着昏昏欲睡的徐二一步又一步向学院里面走去,时不时还叫唤着道:“李白,李白……李白你行不行啊?”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就在招生老者嚷嚷之时,徐二一把甩开老者的手,整个人在前方摇摇晃晃的念道。

        

“咦……这怎么听的……还挺押韵?”

        

身后的招生老者听到后暗自惊奇。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紧接着徐二一边摇摇晃晃的走着,一边嘴中断断续续的吟诗。

        

身后招生老师听见,顿时两眼冒光了。

        

这诗里的蕴意竟是直击老者心魂,让老者感到了一种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独世之感,好似感慨及时行乐。

        

轰——

        

不知不觉间,徐二已经来到了一处空阔的场地,四周还有着各种老旧的房屋。

        

招生老者也是紧跟其后走了过来。

        

“呃啊!”

        

刚一来,徐二就发现一道霸道的魂力席卷而来,一下将两位少女给震飞了出来。一位粉衣少女与一位黑衣少女。

        

“不好!”

        

场地外有另外两个少年顿时着急。

        

分别是一位白衣制服的少年与一位蓝衣少年,各自为两位少女其中一个担心。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正当两人准备冲过去,各自将各自的少女抱起时,一道懒懒散散的声音响起。

        

伴随着刺鼻的浓烈酒味,只见是一位棕色短发的少年,一边拿着酒葫芦摇摇晃晃走来,一边嘴里不断念叨着。

        

少年摇摇晃晃的走过来,听到动静后微微抬眸,看见这一幕后,手印快速一打。

        

碰——

        

一下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他,跳了上去,分别将两位少女抱住,然后放在了地上。

        

嘶!

        

随后就化作了一道烟雾消失了。

        

逼气十足!

        

四周众人看着皆是目瞪口呆。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旋即,只见少年依旧一边自言自语的念叨着一边向一位青衣少女走去。

        

青衣少女手中则是有着一个七层青色小塔,前两层却是散发出耀眼青芒!

        

少年一边摇摇晃晃的走过去,一边还不断仰头将酒葫芦中的酒灌入嘴中。

        

看向青衣少女的眼神尽是迷离。

        

“噫!你谁啊?!”

        

一阵刺鼻的浓烈酒气扑面而来,青衣少女立马捏住了鼻子,皱着眉头,顿时退后了几步,表示很嫌弃。

        

“小舞!”

        

“竹青!”

        

而此时,白衣少年已冲向了黑衣少女,蓝衣少年也是冲向了粉衣少女,反应过来后,立马异口同声的呼唤起来。

        

看着昏迷过去的两位少女,叫唤迟迟得不到回应,这两位少年面色皆是担心之色。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吾乃诗仙——李白!”

        

少年来到了青衣少女面前,也是将酒葫芦喝尽了,将酒葫芦挂在了腰间。

        

啪啪啪啪啪啪——

        

“好湿……好湿!”

        

这时,清脆的鼓掌声响起,只见是跟在棕色短发少年身后的招生老者走了过来。

        

一边走过来还一边陶醉的鼓掌。

        

“李郁松李老头你在搞什么鬼?这个小家伙又是哪里来的?你不是说已经没了吗?”

        

这时,场地中央站着一位非常健壮的男子,男子模样好似三四十,身高却才一米七左右,但体格却是五大三粗虎背熊腰!

        

此时男子看见了这一幕,立马皱了个眉头,看向招生老者,疑惑的质问说道。

        

“赵无极,这是我快回来的时候最后来报名的一个奇葩,还多给来五枚金魂币以表示与众不同,如今一看,的确与众不同!”

        

被男子叫唤做“李郁松”的招生老者看向徐二的双眼尽是异彩纷呈,好似被刚刚的那首诗,给征服了。

        

“我是一个帅破天的家伙叫过来照顾你的,他说他还有事情要做,他自己没空,那个帅破天的家伙好像叫做……徐二来着。”

        

徐二开始黄婆卖瓜,自卖自夸了起来。分身夸主身,就如同自己夸自己。

        

此时的醉意已一下消失。

        

眼神中的迷离化作了认真。

        

“小二叫你来的?”

        

闻言,一旁的蓝衣少年却是抱着粉衣少女放在了一旁,然后走过来惊奇的问道。

        

“对呀!他还跟我说了,叫我进来也照顾照顾一个叫唐三的弟弟,和一个叫小舞的妹妹……”徐二摸了摸下巴寻思着说道。

        

“呃……你好!我就是小二说的那个唐三,我是小二的哥哥,不知你怎么称呼?”

        

蓝衣少年想到徐二的贱样不由苦笑了起来,顿时为徐二的分身开始解释,并且问好。

        

“各位可称呼我为诗仙李白……”

        

徐二看了看四周所有人再次自我介绍。

        

“等一下!那个徐二的家伙!他去干嘛了?他跟我说好了的,拿着我玉佩去抵押违约金的!然后进来陪我读书的!”

        

可徐二话还没说完,青衣少女立马走了过来,一下打断,带着被欺骗的模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