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卖华国一个面子

        

看着地上的尸体,李逸内心毫无波澜。

        

不光是因为这些人想置他于死地,更因为这光头大汉不是华国人。

        

李逸最讨厌的就是白皮猪。

        

前世如此,今生亦然。

        

唯一有点可惜的是这些人并没有触发系统发布任务,所以李逸连一点经验值都没有收割到。

        

不过李逸猜测可能是因为张明诚这些人太弱,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困扰。

        

所以系统根本就没有触发任务。

        

“这就死了?真不经打!”

        

李逸转过头来,一脸平静的看向张明诚等人。

        

当对上眸子的一瞬间,不光是张明诚等人,就连那个列车工作人员,还有那个蜷缩在墙角,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女生,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李逸的眼神既不凶,也不恶。 记住网址m.lqzw.org

        

他的话语不算恶毒,表情也不狰狞。

        

甚至可以说,李逸所有的动作、表情、话语都那么的自然。

        

仿佛他刚才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刚出栏的待宰猪猡。

        

那种冷漠的眼神,那种对生命漠视的态度,反而比凶恶的话语来得让人胆寒。

        

张明诚表情苦涩。

        

他想过自己会失败,但没想到会失败的这么惨。

        

李逸不用真气的表现,远超他所认知的所有人。

        

看着李逸那淡漠中带着嘲讽的表情,又看了看身旁这些被自己组织过来的师兄、弟、妹们,张明诚心中五味陈杂。

        

我...终究是害了他们,也害了自己么...

        

到了这个关头,说不后悔那肯定是假的。

        

但不论如何,现在后悔已然没有任何用处。

        

这些涉世未深的雏鸟终究要为自己的莽撞付出代价。

        

“嗯,你们还有什么遗言吗?”

        

李逸死死的攥着铁链,现在他只需要重复之前的甩铁链动作,所有人的脖颈都将被他扭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来截杀他的锦山弟子,也将客死他乡。

        

不过,因为没有激发支线任务,李逸杀了这些人也没什么好处。

        

就在此刻,一条机械提示音突兀的响彻在列车内的所有车厢:

        

“各位旅客,列车即将到达华国中山车站,请在中山车站下车的旅客准备好自己的行李下车...”

        

这只是一条普通的列车到站提示音。

        

但此刻,这条提示音就如同一个奇怪的讯号般,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到华国地界了?”

        

李逸皱了皱眉。

        

到了华国地界,很多东西就要严格按照华国的规矩来了。

        

虽说目前这情况,的确是对方先动的手。

        

但一次性在车厢死这么多人,说不定还是会惹上难以预料的麻烦。

        

李逸不喜欢麻烦,更不想因为麻烦而打乱他的计划。

        

沉吟了片刻后,他偏头质问道:“小菜鸟们,我现在这张脸,和悬赏令上的那张脸截然不同,你们是怎么确定是我身份的?”

        

张明诚看了看周围的师兄妹们,鼓起勇气反问道:“我若说了,前辈会放过我们吗?”

        

“不一定。”李逸耸了耸肩,“你的答案若是能令我满意,那我放了你们也无妨,可我若是不满意...下场你是知道的。”

        

“那我为何还要将这等重要的消息告诉前辈?”

        

“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听到张明诚拒绝,李逸的表情依旧平静,没有一丝一毫要生气的意思。

        

“别以为到了华国地界我就奈何不了你们,你们锦山宗门人接了白皮猪们发布的悬赏,派人来截杀本国同胞....这本就是大罪!于我而言,这更是不共戴天之血仇。我便是将你满门屠尽,别人也没什么好置喙的!”

        

张明诚急了:“这不过是我们几人的私人行为,阁下为何要牵连到整个锦山宗?这...”

        

如果说这几个师兄妹被自己的错误判断而牵连,那他还只是悔恨的话。

        

李逸的话语就让他彻底恐慌了。

        

对方中了真气散之后尚且有如此战力,那原本的实力该有多恐怖,张明诚已不敢想象。

        

招惹上这般强敌,这对整个锦山宗而言都是一场灾难。

        

“私人行为?”

        

李逸嗤笑了一声,嘲讽道:“你说是私人行为就是私人行为?那你之前不是还要借我头颅一用么?什么都你说了算,那帝都城门上咋没挂着你的照片呢?”

        

“现在主权在我!我说这次事件是你们锦山宗策划,那便是你们锦山宗的策划!”

        

“这些下了真气散的吃食,便是明证!”

        

“我...”

        

面对李逸咄咄逼人的质问,张明诚哑口无言。

        

半晌后,他终是说道:“凡是付了押金领取了前辈悬赏任务的人,都会受到一条通知,上面会实时更新前辈的位置...”

        

“小人恳求前辈放过锦山宗...”

        

李逸听完有些沉默。

        

这种事情对方没理由撒谎,而且很容易验证,只需要领取任务便能知道真假。

        

那也就是说...自己身体里被安装了某种定位器?

        

李逸只能得出这个结论了。

        

因为他出来之后,一身行头就都换了。

        

对方还能实时定位自己的信息,那定位器只能安装在自己的身体里。

        

叮!

        

束缚着张明诚的铁链被李逸拉到了身前。

        

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连张明诚自己,也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开门!”

        

李逸转头瞪了那名被买通的工作人员一眼,声音洪亮,把对方都吓了一跳。

        

刺啦。

        

餐车的铁门缓缓升起。

        

在众人愕然的眼神中,李逸大步离开。

        

随后,还有一句轻飘飘的话语从门口缓缓飘来。

        

“算你小子好运,初至华国,我卖它一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