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除了仇恨一无所有

就在乔舜辰帮秦静温拔针的时候,宋以恩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心中那口恶气没有释放出去,在看到乔舜辰对秦静温如此紧张如此关怀备至,她更是怒火中烧。


宋以恩的怒火已经烧掉了她的理智,于是在四周寻找着带有攻击性的利器,带着凶狠的视线落在了桌子上的那把水果刀上,不加思索,直接跑过去把水果刀给拿到手。


她今天已经出手,就必须有点成就。


带着势在必得的狠戾,举起手中那把水果刀冲向病床,至于会扎到谁她就不知道了,就看谁能中招了。


然而她跑到病床边举刀刺出去的时候,陶晨的怒吼声突然出现。


“宋以恩你给我住手。”


陶晨这么一喊引起了乔舜辰的注意。输液的针头拔了下去,回首攥住了宋以恩已经停在半空中的手腕。


乔舜辰用力的甩出去,只是这一个动作就让宋以恩摔出去很远。


乔舜辰愤怒的根本没有放过宋以恩的意思,她竟然敢用刀来行凶,她就要因此付出代价。


乔舜辰起身跳下床,他的目的很明显。虽然他从来不打女人,但今天他必须破例。


可就在他要奔向宋以恩的时候,秦静温在后面拉住了他的胳膊。


“不要……”


情急之下也只说出了这两个字。秦静温的意思很明确,她不希望乔舜辰去伤害宋以恩。


不希望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不完全因为她眼中可怜的宋以恩,更担心乔舜辰会因此付出代价,会掉进宋以恩的圈套里。


宋以恩是否设了圈套秦静温无法确定,但她是将死之人什么都不怕,也什么都能做出来。她完全可以利用乔舜辰打她而临时设个圈套。


这样一来乔舜辰的名誉和前途都会受到影响,都会被宋以恩纠缠不休。


乔舜辰被宋以恩的行为气的眼睛都在冒火,可他又不得不在乎秦静温拉住她的原因。她一定是不忍心看着宋以恩被他打,不想宋以恩死在他的手里。


乔舜辰站在原地没向前走,在生气也必须理智。


这个时候陶晨已经走到了宋以恩身边,抢去了即使摔倒也握在宋以恩手里的水果刀。


“你疯了是不是,让我出去给你买东西就是想把我给支开。你觉得你这样做有意义么,你还这么幼稚,就不会思考问题么。”


“你已经重病在身……”


陶晨愤怒的指责着,如果他在失去一些理智甚至会打骂宋以恩。


然而他的话宋以恩不在乎。


“我就是因为重病在身才要找个陪葬的,如果我身体健康我不会这么做,我会一辈子陪着她玩。”


“陶晨这是我和她的事情你不要管……”


“怎么能不管,你就是因为做了太多的错事,才会被命运报复的。难道你还不知道么,你还执迷不悟么。”


“人的命天注定,温温的生死也不是你能决定的。你敢确定你这一刀下去她就会死么?你就没想想这一刀下去会让乔舜辰对温温更好么?”


“宋以恩你是怎么了,难道就不


知道事情都有两面性么?你不觉得你想问题很愚蠢么?”


陶晨怒了,因为宋以恩的死不悔改,因为她对秦静温一直不肯放下的仇恨。他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宋以恩还在处心积虑的在伤害秦静温。


死不悔改这个词可能就是为宋以恩所生的。


“不要跟我讲大道理,我不听。我只知道我不好她就别想好,我死她也不能活着。就是去了另一个世界我都不会放过她。”


宋以恩大声回怼着,为什么她做的事情所有人都来谴责,为什么就没有人设身处地的为她想想。为什么就没有人看到她的不容易,为什么所有人都一边倒的倾向于秦静温。


这就是她恨秦静温的原因,恨秦静温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她却成了光芒背后的阴暗。


“你想多了宋以恩,你真的想多了。就是去了另一个世界你们也不可能在见面,因为你下地狱她上天堂,永远都不会再有交集。不管你怎么嫉妒怎么痛恨都只是伤害你自己。”


陶晨无可救药的看着宋以恩,她所做的一些不下地狱天理难容,根本没办法和秦静温媲美。


“你胡说,你怎么知道我会下地狱。陶晨,怎么连你也不顾我的感受,怎么连你也不懂我的难处。”


陶晨的话就像老虎的咆哮听的宋以恩心惊胆战,这辈子她已经够苦了,她不想死后下地狱还要继续被折磨。


“你有顾忌过别人的感受么?你有理解过别人的难处么?你有正视过你自己的错误么?你什么都做不到,你连自己都不敢面对,凭什么让别人懂你。”


“宋以恩你该反思一下了,为什么你活到最后什么都没有,为什么你都快结束了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你把你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仇恨上,因为除了仇恨你穷的一无所有。”


陶晨要疯掉了,被宋以恩逼疯了。他不明白,大家的苦口婆心究竟是为谁好,秦静温一次又一次的原谅究竟是为谁好。若这些人都不在乎她的感受,又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谅她呢。


陶晨之所以大发雷霆原因不仅仅是对宋以恩的失望。


对她失望的同时他也可怜着她,她拿刀去刺伤秦静温,如果陶晨不发脾气不痛骂她那么乔舜辰是不会放过宋以恩的。


不管怎么生气吧,他最终的目的都是希望宋以恩能走的平静些,走的有尊严些。


这样处心积虑的为她着想,她竟然还能说出没有人在乎她的话,真是让陶晨的心凉了又凉。


“不,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你说话,你就是在替秦静温说话,你就是偏袒她。”


宋以恩难以接受的反驳着,陶晨说她穷的一无所有,只能靠仇恨来寄托。这句话就像一个大锤重重的落在了宋以恩的头上一样,砸的她就要窒息,砸的她快要死去。


她细细的回想着可以反驳陶晨的话的示例,可是没有,根本就想不起来。家人没有,朋友没有,知己没有爱人也没有。


可怜的是活了一辈子即将结束了,连个孩子都没有。


她唯一有的是死亡,是坟墓。不贫瘠的也仅仅是仇恨而已。


“你……”


陶晨还要继续发怒,这个时候秦静温已经走到她身边拉住了她。


&nbs


p; 秦静温说不出话来,看着陶晨教训宋以恩还着急,只能走过来阻止。乔舜辰不放心,就护在秦静温的身边。


“你还护着她,她都要你的命你还给她机会。”


陶晨生气,气秦静温的心慈手软,气她的善良被宋以恩无视。


秦静温还是说不出话来,但她摇摇头。


就在刚刚宋以恩要用被子捂死她的时候,就在宋以恩拿刀子刺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明白了。明白宋以恩就是死都放不下对她的怨恨,尽管她一再的付出也不可能打动她。


但是她已经要死了,说这些也没有意义。她自己意识不到的事情,就是把嘴给说破了也无济于事。


秦静温过来拦着陶晨,但并没有伸手去扶宋以恩。她害怕了,害怕宋以恩依然坚持不懈的对她下手。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就这样死在宋以恩的手里,一点意义都没有。她还有孩子,有妹妹有姑姑,有自己最爱的人。


如果她把命给了宋以恩,她的家人爱人还有她本就亏欠的两个孩子该怎么办。为了这些人不伤心,为了这些人能幸福,她必须时刻小心宋以恩。


况且此时此刻乔舜辰就拥着她的肩旁,根本不可能让她靠近宋以恩。


秦静温不住的摇头,这才让陶晨冷静下来,让陶晨把嘴巴闭上。


病房里沉默了好一会,陶晨也恢复了理智,随后扶起宋以恩离开。


乔舜辰眼中带着杀气看着宋以恩离开的,如果不是秦静温死死的拽着他,若不是秦静温可怜宋以恩,他保证宋以恩走不出这个病房。


她是病人,是将死之人,但是她没有随便杀人的权利,没有伤害秦静温的资格。如果把宋以恩交给他处理,他保证她活不过下一秒。


宋以恩走了之后,乔舜辰叫来了护士重新为秦静温输液,这整个时间秦静温都是沉默的,连个眼神都没给乔舜辰。


乔舜辰从始至终都握着秦静温的手,秦静温一直用力反握着。从秦静温手上的力度可以看出,她害怕了。


知道她害怕乔舜辰就更不能放开秦静温的手,不能让她自己承受心有余悸的恐慌。


重新开始输液,护士也离开。秦静温此时再次开始高烧,烧的她晕晕沉沉的。


“我……”


只说了一个我字就把眼睛闭上,她相信乔舜辰知道她要睡觉了。


乔舜辰的确知道秦静温的意思,也知道她不舒服。但惊吓过后不能让她睡觉,怕她会做噩梦。


“等一会再睡,护士去给你拿退烧药了。等烧退了在睡,坚持一会。”


乔舜辰心中的愤怒还没有完全消退,但是对秦静温的态度却是柔和温暖的。


她被吓到了,但什么都不说就一个人承受着。如果换了别的女人可能会扑到他怀里寻求安慰而且一定会大哭一场。


所以秦静温的坚强,秦静温的死撑都让人心疼。


秦静温听到还有退烧药要吃,可又怕自己坚持不住睡着,干脆坐了起来。


什么都没说,但乔舜辰知道她在等,等退烧药过来,也有可能在等着他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