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地头蛇

严代荷目光凌厉,几乎要喷出、火来,但她还是一言不发,转过身,目光从雪狼身上扫过,然后看向雪狼身旁的于惊蛰开口问道:“你就是于惊蛰?”


“我们见过的。”于惊蛰微微一笑便承认了。


“很好。”严代荷微微的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严代荷头也不回的离开,王亮心知自己以后不可能再取得她的信任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他下意识的看向陈筠竹,脸上露出一丝乞求的神色。


刚刚严代荷在的身后,他的立场已经很明白了,他清楚陈筠竹这么做就是为了向严代荷宣战并且实实在在的挫一挫对方的锐气。


不可否认,她成功了。


王亮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不简单,虽然她看起来很年轻,手腕却很老道,想想自己刚才竟然敢面对面和这个女人做对,他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既不是公司的股东,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领导,在陈氏集团这个庞然大物里面根本没有一点话语权。


上面的交锋不应该是他掺合的,他只需要趁机巴结好现在的老板就行了。


“去医院吧。”陈筠竹淡淡吐出了一句。


“谢谢陈总,谢谢。”王亮大喜,他连忙站起来,但差点因为失血过多,眼前一黑摔倒,在门口,多亏了门口一名保安连忙扶住他匆匆向医院去了,一刻也不敢耽搁。


生怕他在耽搁下去,王亮真的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恭喜你,挑衅成功。你这等于是直接向她宣战了。”于惊蛰笑了笑道。


“既然想打破陈氏目前的局面,不流血怎么行?”陈筠竹也跟着淡淡一笑道。


严代荷快步的向前走着,因为愤怒,她走路的速度非常快,就连受过特殊训练的林虎都只能在她身后快步的跟着。


“夫人,你怎么?”


“我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对吗?”严代荷突然停住,林虎差点撞到她的身上,连忙停住了脚步站定。


“对。”林虎点点头。


他突然有些不太理解严代荷的做法,陈筠竹的目的分明已经很明确了,她要在陈氏培养自己的势力,夺回陈氏的控制权,难道严代荷会默认她这个做法不成?


“说多了有用吗?”严代荷冷笑了一声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陈家老爷子走这一步棋,看似很糊涂,其实精明的紧啊,陈筠竹,绝对不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她今天已经向我正式宣战,王亮跪在地上求她,这是在打我的脸。”严代荷冷冷的道:“可是陈筠竹,这只是刚刚开始,我不相信你一个小丫头,能在公司翻起什么风浪来。”


林虎听的似懂非懂,他一个粗人,对于这些权谋之斗不是很懂,他只是觉得,陈氏恐怕要变天了。


离开了陈氏,已经快中午了。


走出陈氏集团那气势恢宏的大门,于惊蛰本打算随手打辆出租车回去,就在这个时候,一辆


黑色商务轿车一个急刹停在了于惊蛰的跟前,从车里面走出了两个文质彬彬的人来。


“林医生,万爷有请”其中一个人开口说道。


“没空。”于惊蛰淡淡的吐出这两个字来,一点也没被吓住。


“林医生,万爷就是想问问,他的解药你打算什么时候给?”其中一个人一愣,脸色不大好看,但是看在于惊蛰拿捏这万爷的命的情况下,他不得不忍住气。


上一次于惊蛰大闹黑拳场,把何万良逼的欲仙欲死,还莫名其妙的给他下了毒,说是随后把解药给送上,可这一晃数天过去了,解药呢?


中了毒以后的何万良身上紫斑越来越多,越发的惶惶度日,就是去医院检查也根本查不出来一点毛病来,心里头恨极了于惊蛰,但还是不得不拉下脸来找于惊蛰要解药。


“哦,这件事情我倒差点忘了。”于惊蛰笑了笑,扬了扬下巴道:“回去告诉何万良,他中的毒只是一种名字叫做紫心颠的植物制成的粉,这种药粉对人体无害,就是能让人的皮肤上长些斑点罢了,没毒。”


“就算是不处理,半个月之后也会好,你就这样把原话回去告诉他吧。”


“你在耍万爷?”来人的脸登时黑了。


“我就是在耍他,有问题?”于惊蛰反问。


来人被于惊蛰呛的说不出话来了,于惊蛰和何万良本来就不是很对头,他耍何万良,这不也是很正常的吗?


“行,你有种,不过我奉劝你一句,以后走路小心一点,尤其是夜路,走多了可能会见到鬼的。”来人冷冷的瞥了于惊蛰一眼,转身上车就走。


“招惹到这里的地头蛇了?”雪狼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于惊蛰的身后,笑着道,不难听出其中有着幸灾乐祸。


“算是地头蛇吧。”于惊蛰看着远去的车,若有所思的说。


“要不,我出手去把他收了?当你的小、弟?”雪狼邪魅的一笑道,眉眼当中皆是自信。


“不用,我暂且先给他个教训,如果他识趣的话就不会再来招惹我,如果不识趣的话……呵呵,那就不好意思了。”


“那家伙肯定会再来招惹你的,我先为他默哀一分钟。”雪狼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


“你现在最需要的应该是人手吧。”于惊蛰说道。


雪狼刚刚接管陈氏安全部,又身兼陈筠竹的护卫,但他现在手里貌似没有什么信得过的人。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自己找人来,刚才说过了,我的四名兄弟再过几天就回华夏了,以后,要在这里落地生根。”


雪狼有些感叹,过惯了战火中的日子和以前的日子说再见,让他们过平常人的生活,也不知道会不会不习惯。


“你觉得,陈氏集团会平静?”


“不会太平,但这是商战……跟真正的撕、逼没法比啊。”雪狼有些没劲的说道。


“你会习惯的。”于惊蛰沉吟了一下道,“我最近有个不算徒弟的土地会上京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