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无耻的家伙最可怕

        

现行规定,简直故意苛待科研人员!

        

良心资本,为了民族工业发展不惜损己利人,同时呼吁官方修改相关不合理规定,将重视科研,重视人才的精神落到实处!

        

否则的话,尖端科研技术人才必然被迫外流!

        

长此以往,经济发展必然难以为继。

        

到时候,恐国将不国!

        

相关报道,不但标题惊悚,更是连篇累牍。

        

但即便如此,此事除了在切身利益相关的科研从业者中引发了大讨论之外,普通民众却几乎没有什么反应。

        

毕竟这年头,绝大多数人都在忙着糊口,又哪儿有心情去关注这些和自身几乎毫不相关的问题?

        

倒是相关人员看到报道顿时就急眼了——在法律法规中留下那么大的漏洞,为的还不是发卖国财?

        

这财还没怎么发呢,问题就被人给挑出来了!

        

要单单挑问题也就罢了,还呼吁重视,还呼吁修正!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一旦重视,一旦修正……

        

财发不了了不说,说不定还得身败名裂——这谁受得了?

        

“敢抢老子看上的技术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呼吁挖老子的根?”

        

气急败坏之中,柳骨舒第一时间叫过龚平指示道:“派人给我查,看看这振邦投资到底什么来路——敢跟老子对着干,简直是在太岁爷头上动土!”

        

没过多久,龚平便回来了。

        

“查清楚了吗?”柳骨舒问。

        

龚平欲言又止的点头道:“查清楚了,不过……”

        

“看看你这德行,吞吞吐吐的!”

        

柳骨舒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道:“查清楚了就抓,招呼一切从重,杀鸡骇猴就成,有什么好不过的——这种事难道还需要我教你吗?”

        

“叔!”

        

龚平无语道:“要能这么干不用你说我都知道该怎么干,问题的关键是现在这人,咱们压根不能抓啊!”

        

“不能抓这什么意思?”

        

柳骨舒吹胡子瞪眼的道:“相关法规是我主持制定的,解释权在我——有我撑腰,什么人咱们不能抓?”

        

龚平低声说了杨明二字。

        

听到这个名字,原本还气焰滔天的柳骨舒,立即就跟当头中了一记闷棍也似,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毕竟经过几年前的教训,他是太清楚杨明是个什么人了。

        

要光是手眼通天,柳骨舒是真不怕。

        

毕竟光手眼通天,那肯定就得讲道理。

        

法是自己主持立的,上头同样一帮利益共同体不说,外头还有洋人摇旗呐喊……

        

真讲道理他怕谁。

        

所以柳骨舒压根就不怕杨明手眼通天,他最怕的是杨明不但手眼通天,还足够无耻。

        

光是想想自己红星村一趟的遭遇,柳骨舒便忍不住的浑身发毛,几乎有些悲愤的道:“这王八蛋不是企业金融办的好好的,什么时候居然搞起风投来了——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听说是专门为格林科尔制冷剂技术才刚刚成立的风投资本,而且姓杨的只是在幕后,根本不出面——我也是刚刚调查才知道这些!”

        

龚平解释一番道:“有这家伙撑腰,咱们人不敢抓,报社电视台方面肯定也有恃无恐——这事万一真要搞大了……”

        

“没出息的东西,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柳骨舒呵斥一阵,坐在椅子里思索一阵,这才嘿嘿有声道:“还以为憋了这么几年,咱们算是井水不犯河水了呢,没想到你姓杨的居然憋出了这么一大招来——不过要是以为这样就能赶绝我们姓柳的,那你就太天真了!”

        

“叔你想到办法了?”

        

龚平闻言喜道:“那你赶紧说说,咱们该怎么办?”

        

“龚平啊,你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最近国内可能会有大事吗?”柳骨舒问。

        

一旦成功,可就是翻天覆地!

        

这种事龚平怎么会不记得?

        

可他并不明白,柳骨舒所说的那事,跟这事到底有什么关系。

        

毕竟按照最乐观的估计,想靠那事成功翻天覆地的几乎,也不足万分之一。

        

所以想要靠翻天覆地成功将眼下这事盖过去,简直无异于痴人说梦。

        

“你说的这些,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柳骨舒白眼,然后才嘿嘿道:“即便不能将这事给盖过去,但那样大的事件一旦发生,你以为还有人会关注什么科学家技术占股太少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么?”

        

听到这话,龚平恍然道:“叔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咱们只要拖着,到时候自然就没人关注这事了,对吧?”

        

“你总算还没笨到家!”

        

柳骨舒得意洋洋的道:“那姓杨的虽然的确有点能耐,可即便他再如何机关算尽,怕也不可能算到这出——不知道这家伙知道几年才憋出的大招,居然碰到这档子事,我毫发无损他白忙活一场,是个什么脸色,哈哈哈!”

        

只可惜柳骨舒得意的以为杨明百密一疏,却不知道作为一个穿越者,却压根不可能犯这种错误。

        

甚至之所以将顾楚军这事安排在那事之前,都是他刻意为之!

        

毕竟耗费了无数资源才培养出来的大学生,却不得不成批废掉,上头肯定痛心疾首。

        

无论废掉的原因是外因影响也好,内鬼勾结也罢。

        

只要稍加引导,杨明便有足够的把握,让上头思考是不是某些不公平的现象,让大学生们对未来的前途看不到希望,也是出事的根源之一!

        

只要产生这样的思考,那么顾楚军和振邦资本唱的这出大戏,便必然成为上头平息影响,稳定民心的最佳平台!

        

促进相关规定修正一事,就必然指日可待。

        

而不必等到二三十年,无数原本优志报效国家的优秀人才流落到异国他乡开花结果之后才反应过来,才开始后知后觉的改变!

        

也是因此,就在柳骨舒得意洋洋,想着杨明处心积虑的对付自己,却被自己轻松化解,白忙活一场的时候……

        

杨明计划的第二阶段,却早已悄然发动!

        

在某个商业站台活动之上,台下围满了看热闹的观众。

        

范灵灵上台,一首黄土高坡,震撼全场,将所有人的情绪调动到了顶点。

        

然后范灵灵却没有按照预定计划继续演唱,而是问道了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最近关于科研人员技术转化占股比例的争论。

        

绝大多数人不知道。

        

只有寥寥无几之人表示知道。

        

范灵灵便开始跟几人联动,花费了不少的时间讲述科研人员,特别是尖端科技人员对国家的贡献以及后续的影响,更着重表达了如果不尽快做出改变,可能引发的严重后果。

        

最后,又用一首老歌血染的风采,提醒大家先辈付出了多少的代价,才让国家有了今天。

        

所以大家一定要踊跃发声,绝不能让某些别有用心之人因为他们的一己私利,让无数先辈的血白流!

        

如此离题,主办方自然不不满意。

        

但在罗霄简单沟通,表示今儿的演出免费之后,主办方便喜笑颜开,表示这都是公民的责任,甚至还主动上台似是而非的跟着扯了几句……

        

同样的情况,可不仅仅出现在范灵灵的站台上。

        

韦维《亚洲雄风》的发布会上,田震新歌《好大一棵树》的现场采访中……

        

还有姜纹,巩利刘晓青等人的影片宣传会上……

        

随着这些歌星,明星的发声,原本连篇累牍报道都没有泛起任何水花的话题,在短短半月之中,几如烈火烹油一般,席卷全国。

        

几成燎原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