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5章

        

第1935章

        

玄苍怕她急坏了身子,连忙制止她说下去。

        

却细细讲给她听:

        

“绮兰已经救上来了,多亏你扎的那一下,才不至于让她酿成大错。你说的没错,映月的背后,的确是云梦蝶。是映月买通了母后宫里之前与她交好的小丫鬟,让她假传母后懿旨要打赏绮兰,却在赏给绮兰的点心里下了驭鬼,然后映月再掐着毒发时间前来见你,这才发生了小桥上的一幕。”

        

云梦牵恍然:

        

“怪不得皇后娘娘突然要打赏绮兰,原来竟是如此。”

        

玄苍搂得云梦牵紧了一些,才又接着说道:

        

“其实早在把南非齐的人放出宫去时,我就已经派人分别监视了他们,包括南流晔和宁妃、璃妃以及她身边的人。只是我没想到,来伤害你的人竟然会是璃妃身边的人,我一直以为南流晔睚眦必报,如果要出手也应该是他,没想到他却是最安分的那个。”

        

“你一直在监视着他们?”

        

云梦牵没想到,玄苍竟安排得如此周密。

        

“是,只不过在映月离开时,我临时安排了一下,所以耽误了救你的时间,你不会怪我吧?”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你的意思是,我和绮兰在小桥上发生的事,你也一直看在眼里?”

        

玄苍挑挑眉,有些心虚地道:

        

“其实从冷寻入宫开始,我就一直看着了。冷寻来找你,我怎么可能放任他单独跟你见面?”

        

云梦牵真是哭笑不得:

        

“我原来怎么没发现,你竟是个泡在醋缸里的?”

        

玄苍大言不惭:

        

“现在发现也不迟,这一次就算了,如果以后他胆敢再来找你,我......”

        

不等他说完,她忽然抬起身子,凑上去吻了他一下,堵住他的嘴:

        

“好了,不会有以后了,我的以后都给你,好不好?”

        

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样主动又温柔似水的女人?

        

她不过是一吻,他却箍着她就不肯放手,愣是忍不住又抱着她亲吻了很久,最后硬是被她给推开。

        

她娇喘微微,如水的眸子控诉着他。

        

对他而言,却更像是一种撩拨。

        

他伏低身子,又要欺身上来,却被她撑住了胸膛:

        

“好了,言归正传,刚才的事你还没说完。临时安排了什么?”

        

玄苍泄了气,只能翻身躺下,拥着她,继续解释道:

        

“我发现映月利用驭鬼驱使绮兰,便知她身后一定是云梦蝶,可是之前却并未发现云梦蝶的踪迹,应该是云梦蝶利用了别人,或者她如今已经伪装得我们根本认不出来。于是便故意让映月逃跑,我猜云梦蝶一定想要知道谋杀你的结果,便派人跟踪映月,果然在城郊的土地庙里,发现她跟一个戴着面具的人接头。抓了此人,撕下面具后,才发现......”

        

说到这里,玄苍有些迟疑。

        

云梦牵忍不住问道:

        

“发现什么?”

        

玄苍不禁有些感慨似的:

        

“发现她就是云梦蝶。但她的脸已经全都毁了,毁到面目全非,完全辨认不出的程度。所以这么久我们才一直找不到她。”

        

面目全非?

        

云梦牵思忖着,之前她只是在她的脸上划了一刀,不至于到辨认不出的程度。

        

她问:

        

“你把她抓回来了?”

        

“就关在冷宫里。”

        

云梦牵略微犹豫了一下,便肯定道:

        

“我想见她。”

        

玄苍沉吟片刻,劝道:

        

“还是......别见了吧。你会害怕......”

        

“不,我要见她,我有话要跟她说。”

        

一切都是从云梦蝶冒充了她就是玄苍的小新娘开始的,如今她恢复了记忆,她与云梦蝶的恩怨,也该在此处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