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卸磨杀驴

脑海中昏昏沉沉的只有这一个念头,林若轻伸出手想要触碰到不远处的手机,然而一只脚却踩住了她的手,弯腰将手机给捡起来了。


黑暗吞噬了林若轻的意识,她最终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发生什么事情了?”


听到声响,南星顿时被吓了一跳,手拿着刀试探性的往厕所的方向走来。


“废物,被一个女人给算计了都不知道!”姜清池扭头瞪了南星一眼,说着就将林若轻手机上的录音给删除了。


如果不是她这一次正好在这里的话,恐怕他们得栽一个大跟头!


殷家。


“你说什么?你去找秦城阳谈判了?这个蠢货,白痴,废物!只看得见眼前的利益,根本不知道以大局为重,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想要丢弃掉马上要得到的肥肉,你知不知道你这种打草惊蛇会让秦城阳发现我们动的手脚?!”


殷肃端的脸色相当难看,他哪里还不清楚殷若尘那点小心思,还不是想着乘机得到苏梨儿。


可是殷若尘怎么不想想,如果能够成功让秦城阳倒下的话,苏梨儿没有人庇佑,还不是只能任他拿捏!


看着殷肃端那怒气冲冲的脸,殷若尘的神色并没有任何变化,被殷肃端压制那么久,他早就快要爆发了。


“还有,你之前合作的那个女人叫什么来着?”


“林若轻?”殷若尘皱了皱眉,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提到这个名字。


“呵,我还以为你只知道全世界只有苏梨儿一个女人了。”殷肃端阴阳怪气的开口道。


殷若尘没有在意殷肃端的语气,只是一听这话,就知道恐怕在他去找秦城阳那段时间又出了什么事:“她在哪里?”


“那个女人一点都不老实,已经被我打晕了再次关起来了,以后办事注意点,等我们把秦商拿下,你要什么没有?。”


次日。


“我们要见秦城阳,他秦城阳凭什么让我们提前退休!”


“对啊,我们要见秦城阳,我们可都是秦商的元老啊,辛辛苦苦的为了秦氏做了这么多的贡献!”


“让秦城阳出来见我们!”


秦商集团的门口,聚集了三四个股东,一起站在门口,大声的抗议着。


周围已经环绕了一圈的人,有好事者开始拿出手机拍摄视频了。


周助来到了门口,看着面前的几个人,耐着性子开口解释道:“各位,让你们提前退休是秦总和众多股东一起决定的,如果你们对这个结果不满意的话,可以等秦总回再说,秦总现在有事情不在公司,麻烦你们先离开,如果继续在这儿闹事,我们会通知保安。”


听到周助的话,几个股东对视了一眼,更愤愤不平了。


“秦城阳这是在卸磨杀驴,把我们几个忠心耿耿的老股东给踢走,他能够更好的掌控整个公司而已。”


“秦商集团这么对待老员工,就不怕那些新人们都寒了心吗?”


几个股东继续你一言我一语的指责秦城阳,似乎是秦城阳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路过的人们一听这话


,更兴奋了,有的甚至开起了直播。


“秦城阳出来!”


“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我在秦商几十年,居然落得这种下场!”


“秦城阳,连你爸在秦商都要给我几分面子,你这个小辈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不知道谁在人群里喊了一声,群众的情绪也被带动了起来,都纷纷跟着一起喊。


一声又一声的不断地高喊着,渐渐的,外面的人越聚越多。


几个老股东底气也慢慢的足了起来,那么多人看着呢,他就不信秦城阳还能对他们动手不成?


周助看着面前的一幕,拿起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秦城阳打电话,围在公司附近的几个保安也紧张的看着四周。


如果只有几个人的话也还好,可以处理,可是围观的群众这么多的情况下,根本不好动手。


真的动手了也只会给秦商集团落下一个坏名声而已。


人群忽然间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众人分开了一条道路。


原本正看着面前的周助的几个股东察觉到了不对劲,心里有些奇怪的转过了头,看着骚动的方向。


“秦城阳出来了?”


“不是啊,是秦恒那个老东西。”


“该死的,他不是很少出现的吗?怎么回事?”


“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出现!”


几个股东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几分,他们来到这里闹事也只是为了能够得到几分好处而已,面对秦城阳,他们还能倚老卖老卖上几分面子。


可对上曾经的上司秦恒,他们就提不起什么底气来了,当年可就被收拾的不轻,从心底就存有一份畏惧,而现在这样,鬼知道他们会面对什么。


从前秦恒在的时候他们倒是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怠慢,可后来换了秦城阳,大家心里也都有了各自的小九九,什么对秦商集团忠心耿耿,什么创造价值,都只是随口说说的敷衍之词而已。


“你们貌似很不欢迎我的到来啊,不是你们喊着要见秦城阳吗?直接见我岂不是更好?”秦恒冷笑着看着面前的几个人,手上拿着厚厚的一叠照片,说着就用力的扔到了几个人的脸上,


“让你们还能合理的交出职权退休已经是城阳手下留情,你们居然还敢来闹?看来是我没把城阳教好让他对你们太仁慈了些?”


照片如同雪花片一般纷纷扬扬的落在了地上。


“说啊!”秦恒一声怒吼,让几人都不由得打了个激灵,脖子往后缩了缩,秦恒继续道:“你们有什么话可以当着我的面说,我就在这听听你们几个有什么想要说的。”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下身子将地上的照片给捡了起来。


几个人看见照片之后脸色纷纷都变化了——那照片上正是几个人和殷氏的几个人见面的场景。


“我真是想知道你们不满的底气在哪里?知道泄露商业机密要判刑多少年么。”秦恒的脸色阴沉。秦城阳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提前退休,是看在他们曾经跟他在一起奋斗的份上,没想到他们这么不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