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起龙城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五章 徐二钓鱼

        

余家。

        

苏天御拿着手机,语气略有些急迫地问道:“吴士雄是啥时候越狱的啊?”

        

“他是今天晚上从警务署医院跑的,还打伤了三名警员。但具体的情况,我也还没问呢。”王道林语气轻松地回道:“就是刚才单位的人给我打了招呼,听说这小子以前在你们苏家干活,所以让我问问你那边有没有什么线索。”

        

苏天御闻声后,没有任何迟疑地回道:“我对这小子了解得不太多,就是认识而已。”

        

“啊!你帮忙打听打听,如果有啥线索,直接给我打电话。”

        

“好,我知道了。”苏天御点头。

        

“行,那就这样。”王道林挂断了电话。

        

苏天御站在余家的餐厅内,表情惊愕地呢喃道:“怎么会跑了呢?咋想的啊!”

        

……

        

凌晨一点半左右,龙城市警务署门口,老杨穿着便装,拎着一个皮包,迈步走下了台阶,拽门坐进了唐柏青的汽车。

        

“咋回事儿?!”唐柏青语气急促地喝问道。 记住网址m.lqzw.org

        

“啥咋回事?人跑了呗!”老杨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脸色阴沉地说道:“我的人刚打过电话,他们去了吴家,但吴士雄没有回去,他父母晚上刚跟儿子对象吃饭,这会还啥都不知道呢。”

        

“他没回家能去哪儿呢?”唐柏青耐着性子地问道:“杨哥,咱警务署下达相关搜捕文件了吗?”

        

老杨脸色极为难看地掏出了烟盒,皱着眉头吼道:“你是不是傻啊?!你这案子是怎么回事,自己心里没逼数啊?他是给你顶缸的,你敢把这事闹得满城风雨吗?全城范围发通缉,各地区全部协查,这事不就越弄越大了吗?回头被媒体盯上,给你炒出来一个杀人犯越狱袭警,到时候上层一关注,顶缸这事被翻出来,你和我不都得完蛋吗?!”

        

唐柏青被怼得脸色涨红。

        

“这事压还压不过来呢,你还想着全城通缉,你这脑子都在想什么?我真踏马后悔当初帮你搞这个事儿!”老杨心态炸裂:“马上过年了,你说,这事犯得恶不恶心?”

        

唐柏青的情绪要比老杨差多了,前面他一直在隐忍和退让,那是因为老杨是这事的办案人,他有求于对方。可现在后者一再地埋怨他,唐柏青也有点受不了了:“你说话能不能客气点?!拿钱的时候你怎么不怕摊事,不怕麻烦呢?我踏马的想出这种乱子吗?”

        

老杨听到这话,眯着眼睛扫了唐柏青一眼,猛吸了两口刚刚点燃的香烟,没有吭声。

        

车内,二人相互沉默了一段时间,老杨才调整好情绪说道:“现在说别的都没用,咱必须得马上把人抓住。不然这小子身上没钱,也没有生活资源,很可能会再犯罪。他要真在过年期间搞出来几起抢劫伤人的事,那就完了!一旦案发在别的区,引起关注,老案子闹不好就要漏。”

        

“那你说怎么抓?”唐柏青问。

        

“刚才副署给我打电话,把我一顿臭骂,羁押所那边也全是埋怨。”老杨低声回道:“不过,我和副署提了一下,让他在内部给城内出关单位都发一个协查通报,先确保人没有跑出去。”

        

“对,对!”唐柏青点头。

        

“我分析了一下,这小子身上没有钱,也没有回家,他很难在外面生存。”老杨的刑侦经验还是很足的,“而且他有智弱,思维逻辑比不上正常人,也没有什么反侦察经验。我个人判断,他在没地去的情况下,很可能会在以前生活过的区域进行躲藏,因为那里熟悉,会给人安全感,所以咱们这样……。”

        

唐柏青静静听着老杨的建议,频频点头。

        

……

        

区外生活村,梁峰家中。

        

徐二坐在椅子上,皱眉看着梁峰问道:“你的意思是,你现在钓不出来任何人?你跟我玩路子是吗?!”

        

梁峰跪坐在地上,精神崩溃地回道:“大哥,我把真实情况都跟你说了……我还有必要玩路子吗?”

        

徐二沉默。

        

“我们干完海上那一单活,就各自分开回家过年了。”梁峰低头继续说道:“我们这个小团体,都是直接跟领队大哥老黑联系,平时私下里没什么过多接触。因为很怕一个人出事,会导致其他人跟着连坐,所以大家心里都是很默契的,除了干活,很少会透露自己的私生活。”

        

徐二听着没有回应。

        

“我现在要贸然联系谁,肯定会引起别人警惕。因为现在是过年,很多人工作电话都不会再用了。”梁峰回。

        

“你没有价值,那我只能在你身上找心理平衡了。”徐二冷着脸说道:“一千多万的货,老子弄死你全家一百遍,也不解恨,你能明白我意思吗?”

        

“别……别,大哥,你让我再想想!”

        

“我没时间跟你耗下去。”徐二伸手扯过对方的脖领子:“我要看见你的价值,马上,立刻!”

        

梁峰面色煞白地瞧着对方,大脑快速运转后喊道:“有……有办法,但要等两天。”

        

“什么办法?”徐二问。

        

“……我直接给老黑打电话,就说有一趟高价活,让他过来商量一下。”梁峰语速很快地说道:“但要等过了三十之后,这样才不会显得很突兀。”

        

徐二皱眉。

        

“他也回家过年了,现在打真的容易引起他的警惕。”梁峰立即说道:“初一,大年初一我联系他,就说有一趟跑华区的活,很危险,但价格给得高,他应该能信。因为老黑也很爱财,他缺钱。”

        

“踏马的!”徐二松开对方的脖领子,恶狠狠地说道:“初一要是搞不定,我就把你妈先火化了。”

        

“是,是!”梁峰连连点头说道:“大……大哥,如果我把上线调出来了,你得先放我家里人走。”

        

“行。”

        

徐二回了一句,转身走到室外,拨通了大哥的号码。

        

“喂?”

        

“我抓的就是一个马仔,他不是和余明远直接联系的人。”徐二说话很简洁:“这小子说初一他能把上线调出来,所以这个年我不能回去了,只能在这蹲着。”

        

“他是不是玩路子啊?”

        

“他家里外都被控制了,他不敢。”徐二很肯定地回道:“一家人都在我手里,他敢扯淡,我就先弄死一个。”

        

徐虎斟酌半晌:“抓了上线,马上逼他吐口,然后老子直接办余明远,关系我都找完了。”

        

“好。”徐二点头。

        

说完,兄弟二人结束了通话。

        

……

        

闸南区。

        

苏天御一个人开车往家里赶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

        

“大雄越狱了,这事你知道吗?”白宏伯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