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起龙城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八十章 盖伦打野,五连绝世

        

闸南区,白家。

        

苏氏三兄弟陪白老爷子喝完酒,就已经是八点多钟了,饶是狗六子酒量不错,但也喝得晕头转向。他本想张罗着回家,但白宏伯,白宏涛这哥俩表现得太过热情,非要再玩一会,打打麻将什么的。

        

说老实话,苏天御对赌博完全提不起兴趣,但华人过年讲究的就是一个热闹,对方招待得这么热情,他也不好装杯,所以就和大哥,二哥留下来,与白家的子弟一块玩了起来。

        

中途,白宏伯又想起来孔正辉了,他很贱地给对方打了个电话,说海面上的生意临时出了点状况,让他来自己家里开会。

        

正常来讲,以孔正辉的智商肯定不能让大白给忽悠了,但今天是初一,孔正辉在亲戚家也喝懵圈了,迷迷糊糊地就来了白家,不到俩小时让白宏涛赢走了两千多块钱。

        

白家大院的偏房内,人声鼎沸,烟雾浓重,十几个人凑在一块,基本上是每分钟至少消耗两根香烟的速度,弄得房间跟仙境似的。

        

麻将桌已经换成了德州扑克桌,苏天御被众人吵得脑袋生疼,直接起身吼道:“他妈的,再待五分钟肯定肺癌了。行,你们玩吧,我休息一会。”

        

“别啊,继续战斗啊!”白宏伯龇牙说道:“这屋里的人都喝懵逼了,今晚熬一宿,明天娶媳妇的钱都有了。”

        

“不玩了,不玩了。”苏天御起身下桌,走到沙发那边将窗户推开,坐在窗台上开始透气。

        

旁边桌子上,一向稳重保守的大哥苏天南,此刻借着酒劲儿,也是嗨得不行,手里掐着一沓子钱,摆手吼道:“来来,动作都快点的,大点干,早点散,今天不给白家这几个人砸干锅了,说啥不能走!”

        

话音落,一阵电话铃声响起,苏天南脸上挂着微笑,掏出了电话:“喂?啊,我在外面串门呢,怎么了?啊?真的假的,扯淡呢?卧槽……!” 记住网址m.lqzw.org

        

苏天南只拿着电话说了两句后,脸上的微笑表情就变成了惊愕。他走出人群,皱眉喝问道:“警务署的已经过去了,是吗?行行,我马上去,就这样。”

        

打完电话,苏天南摆手喊道:“我有点事,先不玩了。”

        

“咋了?”苏天御坐在窗台上问道。

        

苏天南停顿一下,觉得也没必要隐瞒:“大熊杀人了,杀了五个,还都是……警员。”

        

“什么?!”白宏伯率先反应过来:“谁杀人了?”

        

“大熊,吴士雄!”苏天南重复了一句。

        

二人只交谈了一句话,原本嘈杂的室内瞬间安静了下来,坐在窗台上的苏天御也懵了:“杀人了???”

        

“对,他逃跑被发现了,唐柏青,还有警务署的杨安他们过去抓捕,五个都被干死了。”苏天南皱眉说道:“他之前不是在咱们公司嘛,而且案发地点也在咱们囤放填海垃圾的垃圾场,所以警务署那边的人,让我过去接受一下问讯。”

        

“卧槽,干死五个?!这不潘达Q了嘛!”白宏伯站起身,表情极为惊愕地说道:“这小子咋想的啊?”

        

“扯淡,他一傻子能杀五个人?还是警员?!”白家公司一位过来串门的工头,根本不信地说道:“那小子自己走路都容易摔跤,他能整死谁啊?”

        

固定印象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因为它很容易让人产生畏惧,猜疑,大意,甚至是轻视的想法。

        

客观来讲,大熊能从医院里跑出来,又能在暴起反抗时干死五人,都跟这种固定印象有关。在其他人眼里,大熊除了长得十分魁梧外,其余的一无是处。这样一个“傻子”,又有谁愿意去了解他呢?

        

苏天御坐在窗台上懵了好一会,才跳下来说道:“他到底咋想的啊,怎么还杀人了呢?”

        

此刻不光苏天御不理解,屋内的其他人也不理解,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大熊近二十年的生活是怎么样的,更不清楚他在羁押所里都遭遇了什么。大家只是觉得,大熊刑期又不长,老老实实蹲完几年就拉倒了,何必去逃跑,去杀人呢?

        

“行,我先走了。”苏天南扔下一句,迈步就要往外走。

        

“我跟你一块去吧?”苏天北问。

        

“哎呀,不用,他们就是想找垃圾场的负责人问讯一下。”苏天南摆手:“我自己去就行。”

        

说完,苏天南迈步离去,而苏天御,白宏伯等人也还在懵圈的情绪中。

        

“完了,这下大熊是彻底凉了。”白宏伯摇头叹息了一声。

        

……

        

锡纳罗生活村。

        

梁峰挂断电话,抬头看着徐二说道:“老……老黑到这边了,让我在十分钟内去找他。”

        

“他这是玩啥路子呢?”徐二也有些懵了,因为他之前根本没想到老黑会今晚就杀过来。

        

“……他……他做事一直这样,除了自己,谁都不太信。”梁峰结巴着回道:“但我也没想到,他今晚就能来啊。”

        

徐二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你穿衣服,咱们走。”

        

“好。”梁峰起身。

        

“明仔,你们也收拾一下,咱们出去。”徐二此刻来不及多想,因为对方就给了十分钟,他为了避免老黑起疑,只能按照对方的想法先去见面。

        

屋内的七八个人全部集结,徐二检查了一下枪械,指着梁峰骂道:“狗日的,我外面还有人,这你是知道的。你敢耍花样,他们马上进来整死你家里人。”

        

“是,是……我肯定不敢。”梁峰点头。

        

“走走!”

        

徐二招呼了一声,带着众人就要向外走去。

        

梁峰在人群中央,被俩人夹着,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众人来到门口,徐二的右手搭在门把上,突然停住了脚步。

        

“咋了,二哥?”

        

“玛德,不对劲啊!”徐二收回要推门的胳膊,突然扭头看向梁峰问道:“老黑知不知道你家在哪儿?”

        

梁峰怔了一下:“应该不知道,我没跟他提过,他也不会问,这是规矩。”

        

徐二盯着梁峰的双眼,反应很快地说道:“他妈的,咱不能大摇大摆地出去,这小子挺贼的,万一他就在门外盯着,咱这一出去,肯定漏了啊!”

        

生活村内,老黑背着简单的行李包,低头点了根烟,又看了一眼手表。